律师难见高智晟 耿和母女遭警欺辱
 
2006-11-3
 
【人民报消息】(大纪元记者辛菲11月3日采访报导)自高智晟律师8月15日被当局秘密绑架,迄今已逾两个半月。高律师9月21日被当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批准逮捕,至今无法见到辩护律师。大批警察在高家外面驻扎监控至今,高律师的妻子耿和、女儿格格等不断遭受警察的欺辱。

据胡佳通过可靠渠道获悉,11月1日下午,高律师的儿子天宇失踪,警察不许耿和寻找,还要她的妈妈离开北京,对其进行谩骂,说的话很难听。虽然最终找到了小天宇,但警察对耿和母女的恶劣态度使她们再次受到强烈刺激,嚎啕大哭,甚至要自杀。

律师仍无法会见

自莫少平担任高智晟辩护律师以来,北京市公安局几度找理由推诿,并以高智晟案件“涉及国家秘密”为由,拒绝莫少平会见高智晟。

莫少平今天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9月21日得知涉嫌罪名后,我们再次向公安机关致函,要求会见高智晟,但至今没有收到任何答覆。

莫少平指出,所谓的“煽动”必须是公开的,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不应涉及国家机密,那么公安机关就不应该再以“涉及国家秘密”为由阻挠会见。

他表示,将进一步与有关部门交涉,以尽快见到高律师。

耿和与格格的处境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今天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耿和与格格苦不堪言,就像坐监狱一样。

据胡佳通过可靠渠道获悉,高律师楼下设有岗楼,楼下能明显看到的警察每天有十几个,便衣、不明身份的车辆更多。耿和一直处于被监禁状态,不能自由出入,也不能与外界自由通讯,现在偶尔可以出去买菜,或者送儿子天宇去幼儿园,但被警察贴身跟踪。

“耿和精神压力很大,经常伤心痛哭,有时近乎崩溃。她心里很矛盾,既希望得到外界的援助,但又害怕外界的帮助给高律师的案件带来不利的影响。”

据胡佳介绍,13岁的格格上初二,每天被警察押送往返学校。自格格8月26日出逃哭诉遭遇而引起外界强烈反响后,当局加强了对她的监控。贴身跟踪她的警察一般是1男3女,经常用刻薄的语言挖苦嘲笑、呵斥她,甚至用“骚货”这样难听的字眼侮辱她,有时故意将她反锁在车内导致上学迟到,以各种方式虐待她。格格上课时,他(她)们就在教室窗户外面盯着格格,格格到哪里,他(她)们跟到哪里。

“格格的老师对格格也很严厉。警察和老师给学生们灌输说,她爸爸是政治犯。刚开始一段时间,格格的同学因此疏远她,但后来同学们看到那些警察不三不四、趾高气扬的恶劣表现,感到很厌恶,因此而改变对格格的态度,甚至在可能的情况下愿意帮助格格。”

格格忍受不了折磨,10月21日再次找机会给胡佳打电话哭诉。胡佳说,“格格真的很可怜,那么小的年纪,受到这样恶劣的对待。我写给她、寄到她学校的信,她一封都没看到,最后都由她的老师交给国保,国保经常得意洋洋的拿着信在我面前晃。”

胡佳呼吁外界关注

胡佳自7月17日至今被数名便衣24小时强制软禁在家,已逾百日。

他说,“警察这样对待他们太没有人性了!我若不是受制于软禁状态,一定会冲出去,看望她们。但凡我有自由,第一件事就是去看望耿和,去学校接格格。”

“至少我可以去高律师家楼下,作为目击者,将她们的遭遇传递给外界。如果受到阻挠,那我一定会和警察发生肢体冲突,如果和警察发生冲突,那就是一个新闻事件,不管我自己头破血流如何,我能通过这个事件让外界知道高律师家人所遭受的一切屈辱。”

胡佳呼吁海内外各界继续关注高律师及其家人的遭遇。

他说,“国内的环境很严酷,直接去看望耿和会有很大风险,但有条件的朋友可以考虑到她们家附近,作为过路人,看看情况,给历史做个见证。联合国官员、各国外交官也可以考虑去探望耿和孩子们,了解她们的悲惨处境。这些都会给中共施加压力。”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