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笑话,千万别认真
 
高达宏
 
2006-10-18
 
【人民报消息】有时候许多的巧合让人觉得实在太不可思议,在政治上很少人谈政治命数,笔者偶尔也看看风水丶面相丶手相丶姓名学丶文王八卦丶命理的书籍,这次的施明德倒扁有着许多的事项,让笔者兴起了算算政治命理的兴趣,因此将之收集论述成章。

这不是严肃的政治论述,希望读者将之当作笔者谈笑之作,到底是:

 「算命先生最膨风,
  说南说北说西东,
  若是真正有神通,
  觅块龙穴葬乃翁。」(父亲葬龙穴,他应该当皇帝了)

大家听听就好,当作政治笑话,千万不要认真。

一、水扁:

有个朋友说:陈水扁这个名字就是有个「扁」字,所以自从当了总统以後老是被人扁。这话说得颇有几分道理。

笔者觉得除此之外,这个「水」字,相当柔软,世间最软的莫过於水,所以,陈水扁总统在面对对手打压的时候,大部分的时间都是采取不作为的方式来应对,从「两颗子弹」就一直是如此,柔软虽然可以避免更大的冲突,不过,却让事情没完没了。

此外,就拆字来看,扁字加个人就变成「偏」,别人走偏了,陈水扁也跟着倒楣,陈哲男丶赵建铭就是实例。

不过,水有个特性就是不怕打,不论怎麽打,只要一停就会恢复原状,所以就命格来看,是有惊无险。

此外,国民党主席马英九先生的「英」是花中之精,有时引申为花,「水」利「花」,有了陈水扁,二人相辅相成,马英九应该大发,但是,马英九却倒扁丶罢扁,便成了拒水,花缺水则枯萎,以姓名学的相克相生来看,对马英九不利。

二、马英九陪坐:

当施明德静坐在总统府前展开之後,马英九前往致意,原本致意即可,但偏偏马英九却陪着施明德坐了十五分钟。

马英九这一坐,等於是离主格而就偏格丶副格。对於志在一国之尊的总统之位的人来说,这是个不好的现象。

当年,宋楚瑜在马英九第二次竞选台北市长之时,往地上一跪,笔者就指出在气势流失之际双膝落地,位格尽失,宋楚瑜今後将不可能再担任主官。

马英九不是不能陪坐,而是要看气势走向,在自己气盛之时不论到那里去都是主格,并不妨,但是,当时施明德的气势正盛,而且言语之间对马英九视若无物,马英九却自行前去陪坐,当然会弱了自己的位格。

三、倒扁手势:

民进党主席游锡堃先生说,倒扁手势不好,会带衰。

笔者第一次看到倒扁的符号,一个拇指向下的手势,就有这样的感觉。

後来看到倒扁的活动场面,一群人,台上的人向台下的人做出拇指向下的手势,台下的人向台上的人做出拇指向下的手势,大家比来比去,成了你倒我倒他倒,大家一起倒。

这个手势,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向着你要倒的人做,而不是向着自己的人做。

所以,围城之战的高潮过了,陈水扁还没倒。

施明德经常被数十万人,比着拇指向下的手势,对命宫的冲击相当大,因此,施明德的健康情况可能会快速恶化。

事实上,施明德原有肝肿瘤,加上「花开遍地」巡回倒扁的劳累,身体若是出状况并不意外。

四、马革裹施:

绿营北市议员在质询马英九时提出了「马革裹施」,以此触马英九的霉头,马英九闻言大发雷霆。马英九大概很少碰算命丶拆字这些东西,才会有这种反应。

马革裹施,裹的是施,也就是施明德,并不是马英九,所以,该生气的是施明德,而不是马英九。

以字意来看,施明德碰到马英九,铁死。不过,马英九碰到施明德,虽然没有大难,也得脱一层皮,马革正是马皮也。

五、鞭施泄愤:

在反倒扁的行动中,有人作了施明德的布偶进行鞭打,被媒体以「鞭尸泄愤」来形容。其实,说这话的人有点恶毒,如果是「鞭施」,那只是「打打施明德」,并不严重,但是,以音引意,成为「鞭尸泄愤」,那可就是要让施明德「死了都不得安宁」。

命理学中有着不提不上,提了就动了气运的说法。说白话一点,就是气运有时候是不碰不动,碰了才动。

这次施明德发动百万人倒扁,一开始就大谈殉道,自己又有肝肿瘤,如今又遇到「马革裹施」丶「鞭施」的说法,所以,兆头相当不好。「十」失音则成「施」,「十失施」,施明德恐怕必须特别留意十月。

六、天下已死:

这次施明德倒扁最巧合丶最不可思议的一件事,应该是这一件了。

施明德展开「花开遍地」全台巡回倒扁,各县市为了防止倒扁挺扁发生冲突,都动员了大量员警。云林县虎尾警分局侦查队长刘天下,於值勤时因主动脉剥离丶破裂导致昏迷,经送往台大医院云林分院急救,却不幸宣告不治,令人十分错愕与难过。

刘天下先生敬忠职守,任劳任怨,在生时屡破大案,值得全体台湾人给予最高尊敬,我们所有的人都应该为刘天下先生的因公殉职志哀,安慰遗族。因此,必须特别声明,这里的说法并不是对刘天下先生的不敬。

施明德这次最後的重头戏就是「围攻天下」。结果第一个因公殉职的人,竟然名字就叫做「天下」。

大家可知道这样的机率有多大呢?以中国字的字数和取名字的组合而言,这机率应该是「零」,也就是在理论上,根本不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如今殉职的刘先生的名字竟然是「天下」,所以这样的巧合,除了用不可思议之外,还能怎样解释?「天下」既然已死,如何「围攻」?

在命理学中,有所谓的「替代」,如今既然「替代」已经发生,所以,即将发生的事情就会生变。至於「天下围攻」会变成怎样,不要问我,你问我,我问谁啊?我要是真有能预知未来的神通,早就去买乐透奖了。

(南方快报)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