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新華網「新聞聚焦」裡有三個血寫成的字(多圖)
 
戚思
 
2004-6-20
 
【人民報消息】現在,新華網「新聞聚焦」裡有三個鮮紅的字「父親節」,點擊一下就出現文章《每年6月的第三個星期日──父親節7種暱稱品親情》。

北京晨報6月20日報導說,每年6月的第三個星期日是父親節。儘管父親深沉、寡言,可他額頭的皺紋、鬢上的白髮,卻一年年深深觸動我們每個兒女最敏感的神經。我們走上街頭,捕捉當代人對父親飽含深情的幾種暱稱,勾勒當代都市人對父親那種形式多樣卻深摯如一的關愛與感激──

「老爸,你想要什麼,我今天給你買?」

「daddy,你看那個怎麼樣?」

「老竇,你等一下我嘛!」

昨天,正是父親節前夕,在商場裡,陪父親買東西的人可真不少。而以上幾句話,是記者在商場裡聽到的對於父親的幾種不同的稱呼。

看到這段報導,不由得想起璇璇、虎虎、融融和小法度失去父親的痛苦。

五歲的璇璇今天怎樣過父親節


璇璇

五歲的林慧璇,已有三年沒有見過爸爸林燕清了。父親節她向誰去說:爸爸,我愛你!

2003年1月,林燕清因堅持修煉和講真相,又被秘密判處三年勞教,現關押在福建省福州市魯江強制戒毒中心,據悉,十指剩三的林燕清在勞教所用腳洗衣。璇璇從兩歲起一直與媽媽、外公和外婆過著逃亡生活。今年2月三位朝夕相處的親人在哈爾濱又被送去洗腦班,當晚小璇璇獨自默默的坐了一夜。

虎虎還要等多少年才能給爸爸過父親節


虎虎


  
虎虎的爸爸、媽媽均畢業於中國著名學府清華大學,媽媽褚彤清華大學微電子所教師,爸爸虞超是一位網絡工程師,在北京一家外企擔任主要職務,兩人均修煉法輪功。

幾經國安綁架後,虞超、褚彤夫婦倆在北京再次被判刑,2004年5月北京市朝陽區法院進行秘密審判,褚彤被判11年,虞超被判9年。虎虎還要等多少年才能給爸爸過父親節呢?

四歲的融融沒有機會給爸爸過父親節


融融


  
99 年11月融融出生時,她的爸爸鄒松濤不在家裡。99年10月底,鄒松濤因為去北京信訪局反映法輪功的情況,一回青島就立即被拘留了,到12月份才放出來。 2000年7月被判勞教3年,同年11月3日死於山東淄博王村勞教所,時年28歲。據知情人調查證實,鄒松濤被王村勞教所警察鄭萬辛、紹正華用電棍毒打致死。
  
那時小融融才十一個月,和爸爸相守的日子總共加起來也沒有半年。四歲的融融永遠沒有機會給爸爸過「父親節」。

小法度永遠無法在父親節親吻爸爸


2歲半的小法度走遍了世界二十六個國家

小法度在8個月大時,她的爸爸陳承勇因堅持自己的信仰,在中國被迫害致死,他的屍體於二零零一年七月在一間草棚內被發現,終年三十四歲。如今年僅2歲半的小法度,已隨著媽媽在嚴寒酷暑中走遍了世界二十六個國家。母女倆走到哪裏,把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的事實帶到哪裏。

是誰剝奪了小法度歡度父親節的快樂?是誰剝奪了小法度在父親節親吻爸爸的權力?

記者在《父親節》裡動情的說,父親額頭的皺紋、鬢上的白髮,一年年深深觸動我們每個兒女最敏感的神經。

但記者們敢關注這些法輪功學員的孩子嗎?他們的父親才二十多歲,三十多歲,額頭還沒有皺紋、鬢上還沒生白髮,可是就因為信奉「真善忍」而被江澤民、羅幹等殘酷虐殺!

今天,父親節,有多少家庭無法快樂起來,有多少無辜的孩子永遠失去呼喊「爸爸」的機會?在我的眼裡,新華網「新聞聚焦」上那三個鮮紅的字是用無辜被虐殺者的血寫成的!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