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馬加爵死去的不是子彈!新華網今天透露真機(多圖)
 
諸葛青
 
2004-6-18
 

馬加爵接受記者採訪

【人民報消息】6月17日,馬加爵被執行了死刑。

新華網轉載了華東新聞6月18日李泓冰寫的評論《馬加爵之死大快人心嗎?》,文章說:馬加爵昨天被執行槍決。這是一個意料之中的死亡結局。有網站在討論:馬加爵之死是否大快人心?這個話題著實讓人心緒複雜。不眨眼的殺了四個同學,惡貫滿盈,被判死刑理所應當、依法必然,這個結局應該大快人心。

文章寫道:但是───雲南大學學生寢室裡,一下子空了五張床,它們年輕的主人全都命赴黃泉,這能大快人心嗎?五個貧困家庭節衣縮食供出來的希望,一下子就肥皂泡般破滅了,遺下的,是更加絕望的苦日子,這還能大快人心嗎?讀一下這封馬加爵從前的家書:「爸媽,在校門前的天橋上,偷偷落淚望著你們離去……親情總是很感人,讓人心酸。你們千萬要保重啊!我什麼時候才能報答你們?」寫這封信的大學生被槍決了,大快人心嗎?

為什麼會出現如此冷靜的殺手,三天用錘子砸死四個同窗唐學李、邵瑞傑、楊開紅、龔博?令人跌破眼鏡的是,馬加爵捶死的不是平時惡語相對的同學,而是好朋友。理由簡單到令人目瞪口呆:不能容忍好朋友也象別人一樣嘲笑我!


誰之過?!
那幾個好友的挖苦諷刺徹底打碎了馬加爵的虛榮心,他說自己「太失敗了」,於是他想到死,想到殺人……。

事發後,有些人一廂情願的認為農村孩子馬加爵是因為貧困被人譏笑而動殺機,他自己斷然否認,馬加爵臨刑前接受記者採訪時說,「沒有理想是最大的失敗」。他還說,如果當時在他心情惡劣的時候有人聽他說說話、傾訴傾訴,後來的事情可能就不會發生了。但他當時並沒有找任何人去舒解自己的滿懷恨意。他說,「我找不到人去說話。」

當然他還是找得到人去說話的,要看談什麼話題,談麻將、股票、色情、賺錢等等到處都可以找到談話的對象,想找個火上澆油的絕非難事,但要想找到能夠正確引導他思考、化解他心中恨意的人卻不容易。記得文革前大學裡都有專門做思想工作的輔導員,現在就不行了,連曾慶紅當校長的黨校都在賣文憑賺錢,看黃片上癮,誰輔導誰啊?

爭鳴動向雜誌透露了幾則曾大校長管轄下的醜聞:

各省黨校紛紛搞經濟效益,招收私企老板進黨校學習,速成班一個月收費一萬元,一學期收三萬元─高級班收費達五萬元。據悉報名頗為踴躍。錢權交易,各取所需。

據中紀委通報:廣東、福建、海南等省黨校,舉辦廳級幹部三個代表思想學習班,業餘時間集體欣賞由公安、海關查獲的日本超級色情片。有的領導幹部竟稱:幹部也是人,看(色情片)犯哪條法?據悉,濟南、合肥、南京、南昌等地有些黨校均長年放映色情片。中央書記處下達命令:各級黨校以各種籍口放映境外、外國色情影片,經查證屬實,該黨校校長予以撤職;組織放映、提供影片、錄像者,開除黨籍、公職。

要讓這樣素質的黨的領導幹部給馬加爵上黨課,他們會講出什麼內容來呢?

動向雜誌2003年11月刊透露,大陸色情業年消費超過五千億元,僅次於食品餐飲業、服裝業,居第三位。有二千多萬人從事有關色情業的服務,其中用於色情業的消費,有三千億元屬於「公費」。

嫖娼還得老百姓給買單,中共的「三個代表」就是強行代表人民的財產支配權!

一位筆名「枉評天下」的新華網友就《馬加爵被執行死刑內幕:最後時刻癱軟在地 發表評論》:


禍國殃民的賣國賊江澤民
馬案給社會敲響了警鐘!我們在進行經濟建設的時候,對思想道德建設做得不夠,出現了「一頭沈」現象。從而在一代青年身上發生了「信仰危機」,轉而「金錢至上」占據了人們的心靈,社會上的腐敗現象又從另一方面助長了這種思潮的蔓延,比如無「人」,無「權」,無「錢」,就業就是個問題。這種思潮無疑已侵蝕到時代驕子大學生當中,集中體現在他們對前途的擔心和情緒的浮躁上,這也許就是馬加爵犯罪的症結所在!推而言之,「信仰危機」是多數犯罪現象、醜惡現象以及腐敗現象發生的重要原因之一。

另一位網友說:讓我們默哀,為馬加爵,為我們自己,為我們的社會!

這兩位網友說到了點子上!

道德危機、信仰危機是出現馬加爵案件的根本原因。看看深圳每天600起刑事案件,看看廣州那些駭人聽聞的殺人案,就知道馬加爵案件不是孤立的、偶然的,是整個中國的問題,是整個民族的問題,是炎黃子孫未來前途的問題。難道不是嗎?

新華網友的評論讓人驚醒──讓馬加爵死去的不是子彈,讓那四位大學生慘死的不是鐵錘,而是中共,是賣國賊江澤民領導下的爛到不可收拾的中共!

這就是馬加爵刑事案件給我們的啟示!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