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形同軟禁!中共政壇上出現三件大事(多圖)
 
田恬
 
2004-6-12
 

臨時抱佛腳!

【人民報消息】最近中共政壇上出現三件大事,一件是江澤民命中宣部長劉雲山製作了長達三個多小時的《六四風波的經過》的光碟;第二件是江澤民在六四連夜奔赴安徽九華山給地藏菩薩燒香磕頭;另一件是高層興起了「踩江」健身運動。

江能在兩會時江前胡後,軍事會議時江前胡後,政治局開會表決任何事情時,江家幫占多數,小胡不能不就範,但就這個「踩江」運動最讓江澤民沒輒和驚恐。他能控制得了胡錦濤在家裡踩他嗎?他能控制張萬年在家裡不踩他嗎?他能保證沒人給趙紫陽遞幾張「您今天踩江了嗎」的宣傳畫?他能保證軍人不拿他的照片當練槍的靶子?……

凡是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一個人衰了,方方面面都衰,江澤民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北京有一幅保護動物的宣傳畫,上面畫著一隻醜陋無比的癩蛤蟆,上面寫道:它可能是最後一隻!上海人最先傳出江澤民是癩蛤蟆(蟾蜍)托生的,江的職位是「蟾王」,所以即使它是最後一隻,您也不能不承認它是「王」,「王」當然就表示著權力。只不過這些年它的蛙兵蛙將大逃亡、慘死的已經成為趨勢。

不過有消息來源說,江澤民還被鱷魚支撐著,所以凶殘的鱷魚也與江澤民有了關係。

上海來歷很怪的九條鱷魚和江澤民有關

這裏有一個真實的故事,發生在1999年的上海,當地人說是上海市委書記黃菊親身經歷的一件事,這和江澤民有關:

1999年修上海市重慶北路大立交橋,這座立交橋時要鉆開地面下大樁,其它地面都沒費啥事,而鉆到中心大柱地面時,卻用盡現代化設施怎麼鉆也鉆不動,不知地下為何物所堵。眼看立交橋工程要擱淺。當時任上海市長的黃菊也急得無可奈何,科學解決不了,只好去求玉佛寺的住持和尚。這在當今社會是常見的事,江澤民身邊就養著一批人專門為他算命除災的。


鱷魚與江澤民有關係
玉佛寺住持告訴黃菊:那下面壓著一條大鱷魚,大鋼鉆正好鉆在鱷魚背上,所以鉆不動。黃菊急切問:「怎麼辦呢?」住持告訴黃菊:「除非做法事移動鱷魚。」黃菊求住持為了上海交通幫幫忙。開始住持和尚堅決不答應,說後果嚴重。結果黃菊反覆苦苦哀求,並且攪動三寸不爛之舌,天天去哀求,住持動了凡心,做了一星期法事,鱷魚被解開咒符逃走。立交橋中心的大柱子毫不費勁的立在地面。黃菊興高采烈的提著禮物去感謝住持。住持求黃菊答應他一件事:他犯了天條,幾天後會死去,他死後,求黃菊一定要在那根中心大柱子刻上九條鱷魚。黃菊答應了。幾天後,住持果然死了。

現在,上海重慶北路大立交橋下的中心大柱上刻著的九條猙獰的鱷魚至今還張牙舞爪。有人說從那之後江澤民確實大開殺戒,而且對黃菊倍加重用。

關於鱷魚的故事不少,這裏就不說了,只說有件前天發生的蹊蹺事:去年十一月被發現在香港新界出沒的小鱷魚,六月十日早上終於落網。

這本來沒有什麼可新奇的,就一條鱷魚唄,但這條鱷魚可不一般,它的落網成了故事。

大紀元記者吳雪兒香港報導說,去年十一月被發現在香港新界出沒的小鱷魚,六月十日早上終於落網,漁護署人員將小鱷魚放入漁網,運上岸讓傳媒拍攝,後再將小鱷魚送到檢驗中心檢驗。

狡猾狡猾的鱷魚

這條身長一點五公尺的小灣鱷,去年十一月初在香港新界元朗的山背河出現,吸引大批市民帶同小朋友一起到場圍觀,高峰期河邊曾聚集數百人,有酒店更開設「鱷魚團」吸引住客,使山背河成為假日旅遊景點。

澳洲的「鱷魚先生」利弗,於去年十一月十三日應邀到港,搜捕小灣鱷,無論利弗如何出盡法寶,包括魚叉、捕獸籠,以至將雞頭作餌,小灣鱷都沒「中計」,結果無功而返。

漁護署於去年十一月廿九日安排內地番禺鱷魚專家「鱷魚釗」,率領九人到港接力捕鱷。其間捕鱷隊伍表現勇猛,不時徒手赤腳踩入鱷魚「地盤」,最後,由於鱷魚「失蹤」一段日子,捕鱷隊最終空手而回。

鱷魚成香港年度風雲人物

在媒體天天報導下,小鱷魚一舉成名,由於最初發現它的是一位姓陳的婦人,婦人給小灣鱷冠上了自己的姓,叫它「陳鱷鱷」。

陳鱷鱷從去年十二月中以後,就不見蹤影,不過香港人對它念念不忘,在年度風雲人物的網絡票選中,陳鱷鱷得到將近三成二的選票,成為年度風雲「動」物,僅次於陳鱷鱷的是去年SARS疫情中英勇抗煞的香港醫療人員,他們得到一成九的支持。香港特首董建華得票還不到5%。

小灣鱷於今年初再「現身」,漁護署遂斥資約20萬元,在山背河安裝多部閉路電視,24小時監視它。

最原始的辦法最有效


踩江有效又簡便
一條小鱷魚令幾位捕鱷專家威風掃地,束手無策,真不可思議。

漁護署四月中推出捕獸籠「新增改良版」,在籠頂加設更多機關,只要頑鱷再爬上捕獸籠頂,手腳或尾巴隨時會套進「索箍」動彈不得,如此便可束手就擒。但花了巨款、絞盡腦汁、「機關算盡」後,令人哭笑不得的結果是,最後用來捕捉到小灣鱷的,是「原始的」鋼圈和漁網!

原始的比現代的更靈光,實踐證明了這一點!

這不禁讓人想起中國古代人痛恨秦檜害死岳飛,就做了一種油炸的面食叫炸「油鬼」,現在北京人稱其「焦圈兒」,非常酥脆。切開剛出爐的芝麻火燒,把「油鬼」往裡面一夾,不用使勁捏,就粉粉碎了。每天老百姓都用牙咬,那秦檜不完蛋等什麼!

時下流行「踩江」,即把江澤民撓首弄姿挖鼻摳眼的照片丟在地上踐踩,就是最原始的,最靈光的。

蹊蹺的情況發生

看到對鱷魚的捉捕報導,更讓人相信江和鱷魚的傳說。

報導說,據當地漁民表示,上午十時許,發現這條小灣鱷被困漁農自然護理署的鋼圈,於是用漁網團團圍住,再通知漁護署。漁護署人員到場後,其中一名職員花了約十分鐘,徒手將小灣鱷放入漁網,運上汽艇。

但汽艇引擎失靈!


江澤民形同軟禁
六名漁護署人員與小灣鱷一同被困於河中,媒體記者乘搭當地漁民的小艇,在汽艇四周拍攝。一個多小時後,一對漁民夫婦划船走到汽艇前,漁婦用手提起汽艇前的繩索,漁夫則划船,朝對岸民居駛去,漁船上還坐了兩名攝影記者。

漁船到達民居後,另一名漁護署人員登上汽艇,汽艇引擎再度啟動,漁護署人員欲前往另一邊上岸。

但汽艇駛到河中央,引擎再度失靈!

報導說,幾經波折,小灣鱷被送上岸,它在遭逮的當天就開始拒絕進食。到目前為止,小鱷魚從哪裏來的仍然是個迷,儘管當地媒體推測它是條被人遺棄的寵物,或從大陸鱷魚農場逃脫而來。因為香港當地沒有這種鱷魚品種。

香港政府發言人唐納德(Donald Lam)表示,官方已經在逮捕這隻小鱷魚的行動上花費了3萬8千美元!

儘管最初發現它的一位陳姓婦人已給這隻小鱷魚冠上了她自己的姓,叫它「陳鱷鱷」,但政府仍在考慮讓公眾給這隻小鱷魚命名,據悉有人調侃的提議叫它「江鬼」,明年將它轉移到它的一個水陸兩棲的新家。雖然它有了新家但形同軟禁,不能隨便出沒,江澤民的命運已經有了這個趨勢。

最大限度的發動民眾

從這個報導,可以看出要想逮捕、法辦江澤民,要有不懈的追查精神,就是攥著江賊的手,他也會耍賴、掙扎。

中共現在發生的三件事,已經是在追捕、圍剿江澤民了,關鍵是全民都動起來,「踩江」,「炸江鬼」等等等等,太多辦法可以使用。

千萬不要象香港政府那樣,花巨款請什麼專家來捕鱷,事倍功半;就是最大限度的發動民眾,讓大家用老祖宗用過的行之有效的最民間最土的辦法來治江鬼。

小鱷魚再狡猾不是已經捉到了嗎?所以很多人都看到,現在江澤民的權力已經很有限了,他的凶殘只能在極小範圍施展了,江澤民完了!

江澤民完了!江澤民真的完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