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 简体版
 
總理指示失靈 打斷肋骨嚇死經理藐視溫家寶(多圖)
 
欣欣
 
2004年6月17日發表
 

溫家寶的焦慮
【人民報消息】國辦、國土資源部去年12月披露:上海、江蘇、廣東、福建、山東、安徽、河南等省市土地開發、億元以上工程,基本上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由本地區高幹子女、親屬的公司承包或中標。

周正毅案牽出了江綿恆兄弟倆在上海黃金地段強遷居民、做無本萬利生意的醜聞,但是夠判幾個死刑的周正毅被輕判三年,而江綿恆、上海幫們依然歌舞昇平。這個消息強烈的鼓舞和刺激着大大小小的貪官污吏們!他們對總理溫家寶提出的各項指示不僅無動於衷,而且變本加厲的抵抗。

舉個例子,國務院辦公廳近日發佈「關於控制城鎮房屋拆遷規模嚴格拆遷管理的通知」,要求大陸各地嚴格依照城市總體規劃和建設規劃,制止和糾正城鎮建設和房屋拆遷中存在急功近利、盲目攀比的大拆大建行爲。

這個通知本身就證明了這個問題已經到了不可收拾的程度,而且非常普遍、範圍極大,不保證老百姓衣食住行的最基本生存權,就是不讓老百姓活,那就是官逼民反。國務院的這個通知就是要趕快糾偏。

此外,通知還要求,對各級政府及有關行政主管部門違反城市規劃以及審批程式、盲目擴大拆遷規模以及濫用職權強制拆遷的現象,堅決查處。

如果我們看了大紀元記者趙子法報導的關於西安當局僱用打手強制拆遷的新聞就明白從最高層到最低層,利慾薰心使人變得毫無心肝。隨着江澤民腐爛下去嚐到甜頭的貪官污吏們對總理的指示當然拒絕貫徹執行,溫家寶孤軍作戰扭轉不了全國的危機局面已經被多次證實了!

下面讓我們看看詳細報導:

大紀元記者趙子法報導,西安市安仁坊小區在以新城區政府爲後臺的強制拆遷中,20多人被打,10多人受傷,有三人受到重傷,他們的住居每天都遭受到越來越嚴重的破壞,失業的黑衣流氓、體工隊學生、拆遷辦官員毆打威脅居民們,450戶居民中有許多居民經受不了威脅含着眼淚搬走。現在安仁坊小區還剩下100多戶下崗工人,老弱病殘、教師等沒有去處的人,他們走投無路,面臨日益升級的暴力毆打威脅逼迫悲憤萬分,還有的居民計劃點燃煤氣罐,同房子、惡官們同歸於盡。

居民們悲嘆:「他們把老百姓往死裏逼,老百姓連居住的房子都沒有,太野蠻了,共產黨簡直是徹底的不要臉了!」

拆遷辦僱傭拳擊學生打手 兇狠殘暴前所未聞

據安仁坊小區的居民介紹:24年前,西安市人民政府對低窪危舊居民區進行改造,建造了安仁坊小區,當初政府許諾居民們可以永久居住。2003年10月,西安市房地局和新城區政府取消許諾,將安仁坊小區在內的周邊68畝地賣給了浙江溫州人開辦的『銀邦公司』,市、區政府聲稱要與銀邦公司合作在此共同開發經營西北商務中心,竟以「低窪和危舊房屋改造」 謊言騙取了開發許可,他們規定拆遷賠償是每平方米950元,每戶住宅約四十多平方米,按照這個規定每戶只能得到四五萬元的賠償,安仁坊小區的居民表示這點錢連偏遠農村的房子都買不起,有許多下崗和退休人員的生活已是非常艱難了,哪裏還再有錢買房子!他們搬向哪裏?

有人估算,開發安仁坊小區,政府貪商將居民整體遷往六公里外的郊區,僅在土地區域的差價上,就可獲得約四億元的暴利。以後在這個黃金地段開發商貿中心的利益更是難以估量。

5 月27日,在利慾薰心的新城區政府拆遷安置辦公室的指揮下,幾百名十幾歲,二十幾歲一身黑衣刺青紋身的社會流氓、高大凶狠的學生們佩帶着『工作人員』的牌子,推倒安仁坊小區的圍牆大門,砸門搗窗,翻越陽臺硬闖入居民家中,氣勢洶洶的強令居民立即搬遷,對拒絕或阻止強拆的居民們,打手們則一擁而上拳打腳踢。在一個小時中有六人被毆打受傷。

氣憤的居民們湧上小區北邊的長樂西路,堵路抗議政府拆遷辦的暴行,使這條橫貫西安東西的最主要幹道中斷交通。成百名頭盔武裝的防暴警察趕到現場,幾百人的暴力強拆人員也趕到現場,他們和防暴警察一起,或架走居民,或抬起扔到道路一旁,遇到譴責痛罵者,則撲上十幾個打手如餓虎撲食對居民拳腳相加,打的興致大發,呼喊吆喝。

據居民介紹:打手們有的是黑社會的流氓,有的是等待就業的青年,有的是還在校的學生,有中學的、體育運動學校摔跤隊、柔道隊,有一個拆遷戶的兒子說打手們中就有許多他們體工隊的拳擊學生。

這些年輕的學生流氓打手們高大野蠻出手狠毒,活象當年失去了理智的紅衛兵一樣無知可怕,他們毫無節制的毆打一切人,包括80多歲的老太太王秀英、60多歲的常生吉和張玉英,被打斷幾根肋骨的40多歲的王春生。學生流氓打手們還從20號樓的二樓平臺破窗進到正在做月子的秦翠玲家,對他們夫婦暴力相加致使秦翠玲夫婦傷重入院。

據說5月27日當天共有20多居民被打傷,10多人住進了醫院。19號樓的老太太在打手們砸門威逼下,嚇的犯了心臟病,被強制簽下合同。5月10日,就有一個包括遭到打手們強拆威逼的市場經理被當場嚇死。

網絡人士說:學生打手已成爲繼軍隊、警察、保安之後,政府對付人民的第四種力量。

拆遷辦僱用價錢:報信50元、拆房50元,打人100元

開始時,拆遷辦僱用打手的價錢是每天200元,據說5月28日、29日還付過上千元僱用打手,彙報居民消息的50元,拆遷辦收買的奸細遍佈四處,所以拆遷辦的消息比居民都靈通,居民輕易不敢表示對拆遷辦不滿,否則就會招致拆遷辦傾巢而出;到現在,每天僱用價錢是每天拆房50元,打人100元,報信50元。

官員、政府、警察、打手、新聞媒體、弱勢羣衆面面觀

5月27日暴行現場中,居民們跪着求現場的防暴警察主持正義,防暴警察回答:哪裏有打人?我們沒有看見,我們在執行任務管不了;居民撥打110報警,警察說『我們接到上級指示,今天任何干警不得出門,誰違反了,馬上脫警服除名』;5月28日、29日,40多名的居民們到市政府上訪被官員推來推去無人過問,西安市長的舉報電話一直打不通;拆遷辦這麼一個事關重大的辦公部門,做賊心虛竟然沒有一個公開的對外電話,;居民們還多次通知各媒體,沒有一家媒體敢於給予的真實報導。

每天小區中有幾百上千的名黑衣打手們佔據小區的馬路,向居民找茬尋釁逼迫簽訂合同搬家,居民們嚇的戰戰兢兢,他們白天不敢留在家中,拆遷辦官員和打手們深夜11點回去後他們才敢回家;拆遷辦官員中午吃完飯後,一邊剔着牙一邊走回小區,剔完後官員們將牙籤塞到居民的鑰匙眼裏,深夜歸來的居民們往往要摳半個小時以上才能打開門鎖:

在新城區政府這種膽大包天的有預謀、有組織、有勢力的犯罪強拆中,安仁坊小區居民「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小區550戶居民中,有400多戶居民流着眼淚搬到親戚家、偏遠的農村等,剩下無處投奔的100多戶居民,拆遷辦在還有人居住的情況下,對小區強行拆除,他們砸樓掀頂,每天持續到深夜11點,安仁坊居民小區到處迴響着震耳欲聾的『咚咚』聲。

居民們痛苦不堪,電話線也被扯斷,電話公司在屢次三番來到小區修復被破壞的電信設備後無奈的對用戶說「實在對不起,這樣沒完沒了不是辦法,你們還是拆機吧(停電話)」,暴力拆遷破壞了供電線路,供水管道,下水也被堵塞破壞,電視天線被破壞,樓頂防雨的油氈已被掀掉,到處一片狼藉。

拆遷戶閆先生說:「我活了這麼大的年紀,經歷了58年大鍊鋼鐵,經歷了文化大革命,經歷了地震,經歷了學潮,現在是我第一次經歷這種野蠻的拆遷。現在終於體會到什麼是禍從天降。現在你也能聽到吧?他們勝利了,樓下這些黑狗子在起鬨,我相信老天有眼,總有一天他們會得到報應的。」

18號樓的女士哽咽着說:「我們很難受,恐怕以後都活不下去,希望你們能夠呼喚正義,還給我們一個公道。」

還有將失去安身之處的居民計劃點燃煤氣罐和房子、惡官們同歸於盡。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六月十四日,國務院辦公廳下發《關於控制城鎮房屋拆遷規模嚴格拆遷管理的通知》,通知規定:

……拆遷引發羣衆大量上訪,影響社會穩定……
……對亂用職權,強制拆遷,要堅決懲處。嚴禁野蠻拆遷、違規拆遷,嚴禁採取停水、停電、停氣、停暖、阻斷交通等手段,強迫被拆遷居民搬遷。國務院的通知中還強調,凡政府有關部門所屬的拆遷公司,必須與部門全部脫鉤,實行「拆管分離」。……

據安仁坊小區的居民說:這個通知在16日的『西安晚報』登出後,拆遷辦和打手們反而加劇了拆遷。如同北京政府歷來『說的一套,作的另一套』的實際演示,這樣的政策不過是裝點裝點一下門面而已,如同對待六四的冷血屠殺,對待信仰『真善忍』法輪功學員的殘忍滅絕,共產黨的官僚們在『人治』國家中已經把『貪得厚顏無恥,騙得道貌岸然』的手段鍛鍊的比他們的黨要更加『爐火純青』,老百姓已經不指望這些惡官們還會憐憫流浪街頭的弱勢百姓。

有網友在網絡留言:「最可怕的是拆遷辦所代表的政府,竟然窮兇極惡,僱用學生做打手,不擇手段到了駭人聽聞的地步。這種黑社會性勾當證明政府已淪爲黑社會,是最大的黑社會,是什麼卑鄙兇殘的手段都能使出來的。」


5月27日,被中國西安新城區拆遷辦打傷的18號樓居民,滿臉是血,渾身軟組織搓傷,肋骨被打斷,躺在地上近2小時無人過問!


5月27日,被拆遷辦打傷的16號樓居民


西安新城區拆遷辦僱用的打手對被拆遷老人大打出手。


西安新城區拆遷辦僱用的打手,對安仁坊被拆遷的羣衆大打出手


西安新城區政府拆遷辦僱的打手(圖中全是打手)


打手非法翻窗闖入20號樓36號正在坐月子的秦翠萍家,對他們夫婦大打出手,並砸壞部份傢俱。


強行拆除的安仁坊17號樓的圍牆


6月4日,西安新城區拆遷辦強行拆除的17號樓房間


西安當局僱用打手強制拆遷,讓市民無家可歸!


5月27日,面對西安新城區拆遷辦僱用的打手,對羣衆施暴大打出手,旁邊站立的警察無動於衷。


這就是官逼民反的前奏曲:先讓百姓無處安身!
 
分享:
 
人氣:26,059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