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著名斯坦福大學中國女博士喪失國籍 (圖)
 
作者:斯坦福大學化學系博士 李青
 
2004-6-16
 
【人民報消息】對很多在美國讀書的中國留學生來說,最舒心的事可能要數「無『政治』之亂耳,無『學習文件』之勞神」了。然而,近年來越來越多的事件表明,即使我們身在國外,只要我們擁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有親人居住在國內,我們還是無法完全擺脫來自「黨中央」的鉗制身心自由的輿論宣傳和脅迫表態的陰影。這絕非危言聳聽。

* 「黨支書」從中領館到斯坦福

2001年4月19日下午,舊金山中領館的一位領事到斯坦福大學「國際學生中心」協助學校的中國留學生辦理護照延期。據該領事解釋說他是教育科而不是護照科的,只是協助收集申請材料和費用,遞交給護照科處理。當時我的護照再過三個月就過期了,我準備好有關材料,和其他五六個學生一起在「國際學生中心」交給該領事過目。

因為護照畢竟是最重要的身份證,我們都很小心謹慎,也正因為如此,我們在「國際學生中心」逗留的時間都很長。正在整理材料的過程中,「斯坦福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的主席忽然從外面跑進來,領事一看到他就說:「我正要找你。」說著從提包裡拿出一封信讓學生會主席看過後簽字,並要求學生會在中國學生中組織相應的活動。

我們都很好奇這到底是封什麼性質的信,又聽到領事鄭重其事地對學生會主席說:「這個問題很關鍵,因為這是科學和反科學的問題。」學生會主席看過信後,很明顯不願意在這樣的信上簽字,他推脫說: 「我覺得這篇文章把所有的不同性質的東西都統稱為『法輪功』,這不妥當。例如『法輪功』這個功法,『法輪功』組織,『法輪功』的領導和大多數群眾全都統稱為 『法輪功』,這不太合適,應該區別對待。而且我個人不能代表斯坦福的中國學生,最起碼也要和學生會的成員商量一下。」

這時在場的每個人都明白領事是要求學生會主席代表斯坦福的中國學生在一封「反法輪功」的聲明上簽字,並要求學生會在校內舉辦「揭批」、「聲討」法輪功的系列活動。

坐在領事身邊的一位商學院的學生很誠懇的對領事說:「領事,我們都覺得政府做得太過頭了。不應該這樣對待絕大多數的煉法輪功的人。我自己不是煉法輪功的,可是我們都有朋友的朋友是煉法輪功的,他們都是很好的人。」學生會主席立刻附和說:「其實他的意見代表我們大多數人的意見,我們斯坦福大多數中國學生都是同情法輪功的。」

領事見狀繼續契而不捨的給在場的學生作政治思想工作,他說:「很多大學(北加州的其他大學)的中國學生會都已經簽字了,好幾個國內大學在灣區的校友會也簽字了,在這件事上斯坦福大學可不能落後。而且,這時一個政治立場問題。」

那時我修煉法輪功已經將近四年了,看到中國學生當著領館官員的面表達對法輪功的同情,我覺得很感動,同時我也希望領事是因為受了來自上級的欺騙才幫著傳播謠言,所以我很禮貌的打斷他說:「領事,我就是在斯坦福大學煉法輪功的學生。我希望你不要對法輪功有誤解,也不要強迫學生在『反法輪功』的聲明上簽字。」

領事有些驚異的轉過來看著我,問我知不知道天安門「自焚」事件。」

我早就料到如果領事堅持要繼續造謠必然會提到「自焚」事件。自從1999年7月江澤民下令打壓法輪功,兩年來一直不得人心,遭到很多人的譴責和痛恨,江及其幫兇自知在這樣的情況下鎮壓很難進展下去,在2001年春節期間自編自導了所謂「天安門自焚」事件,使很多人從同情法輪功轉為憎恨法輪功,江氏犯罪集團自從也更加明目張膽的迫害國內學員,同時利用「自焚事件」要求各界人士對法輪功進行「表態」,以尋求輿論支援。

我很詳細的給大家講明「自焚」錄像和有關「自焚」的報導中漏洞百出,例如劉思穎剛作了氣管手術就可以聲音清脆的說話唱歌,而且,法輪功著作中明文禁止自殺和殺生。

該領事稀裡糊塗的問我說:「真的嗎?那是以前的文章吧?你肯定沒有看過最新的文章。」我不知道他這又是聽信了什麼謠言,但我還是耐心地解釋說:「當然看過,新經文和以前的文章講的都是同樣的道理。」

領事迅速改變話題說:「你們知道嗎?我最近發現啊,那些每天到領館請願的那些法輪功的人哪,都是沒有正當職業的,每天下午三點都有一個人來付給他們錢。」那位商學院的學生很認真地聽我們的對話,同時也在很認真地思考,這時他插話說:「可是我看到世界各地都有很多的法輪功學員去請願。」我很欽佩他頭腦冷靜清醒,我幫著他把他想表達的意思說完:「今年三月這麼多學員到日內瓦,誰會有這麼多錢給大家付往返機票錢啊。」

這時,領事有些無可奈何地說: 「你們能在斯坦福大學讀書有多幸運啊!你們要珍惜你們的學習機會。當年我們這一代人都經歷了上山下鄉,回城讀書的時候年齡已經很大了。」我借著他的話題說:「國家領導人犯嚴重錯誤的時候,如果不及時糾正,家家都會有受害者。你剛才說的上山下鄉,我們哪家哪戶沒有這樣的親戚啊?現在國內這麼殘酷地迫害法輪功,我們怎麼能不聞不問呢?」

領事立即否認說:「沒有迫害,根本就沒有迫害。」我當時吃了一驚,因為作為中領館的官員,每天都會面對法輪功學員在領館前的迫害圖證,我對他說:「怎麼能這麼說呢?難道你沒看過我們的學員受迫害的照片嗎?」

領事避開大家的視線,毫無表情地說:「照片都是可以作假的。」我又提到西方媒體對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的報導,領事很不耐煩地說:「你們要知道,西方媒體都是反華的。」這時連在場的中國學生都有些糊塗了,他們顯然對領事作為一個國家高官當眾撒謊沒有心理準備,一時不知孰是孰非。我想了一下,對大家說:「我在清華大學的朋友姚悅就是因為煉法輪功已經被學校開除了,我們是應該珍惜我們的學習機會,可是我們不能不關心別人啊!」

領事趕緊拿起大家的材料,恨恨地丟下最後一句話:「我希望你以後就不要關心別人了!」就匆匆逃走了。

當時那位學生會主席因為忙著準備考試在我們談話當中就先離開了,說以後會給領事一個答覆。第二天我查到學生會主席的電話號碼和他聯繫,懇切地希望他千萬不要在那份聲明上簽字。他在電話裡開誠布公地告訴我說:「領事後來也跟我說了實話,他也沒辦法,都是上面布置下來的任務。不過領館每年給學生會很多錢作為活動經費,這件事情弄得我們也很難辦。」

接著他又關心地詢問我護照延期的情況,並說他還專門請求領事不要在此事上讓我為難。我謝謝他的好意。從他的談話中,我聽出他感受到來自領館的另一巨大壓力就是對每個海外公民來說,領館每五年可以行使的一次「護照予奪」的大權。

* 我的護照延期申請遭拒

兩週後,領事通知我到領館去取護照,我到了領館後,他把我的護照和申請費還給我,我一看護照上根本就沒有蓋延期的章,也沒有任何文字說明為什麼不延期,就問是怎麼回事。

領事再次聲明他只是協助護照科辦理,讓我和護照科聯繫。當時領館已經下班,第二天,我撥通了護照科的電話。我報了自己的姓名之後,問我的護照為什麼沒有延期,護照科的科長陰陽怪氣地說:「你們從事這種反政府的活動......」話說了一半就心虛地掛斷了。

這樣我的護照7月中旬就會過期失效,而我所在的科研小組正好8月份要到德國開學術會議,當時我的機票都已經買好了,只等著護照延期後能去德國領館辦簽證。我趕緊通知我的導師,希望他能與中領館聯繫,幫助我辦理護照延期。我的導師馬上寫了一封信,以傳真的方式發給中領館。他在信中說,我在實驗室裡是一個很認真負責的學生,他對中國政府取消我的國籍感到不可理解。

同時我也找到斯坦福大學負責國際學生的主任,向他講明瞭情況。他一聽完就深惡痛絕地說:「又來了,十年前他們就是這樣對待參加天安門民主運動的學生的。」他告訴我說,他對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國內遭受殘酷迫害的情況很了解,他會馬上和領館聯繫。第二天,他發e-mail告訴我說他既打了電話,留了言,又發了一份傳真。

幾天後,他們的信起了作用,領事希望我能和他約個時間到領館,他爭取讓參讚和我談話。

我先生為了這件事非常焦慮。我們倆是在美國相識的,當時我們新婚不久,一直憧憬著在兩個人都能請假的時候一同回國讓我們的親人分享我們的幸福。他主動提出要和我一起到領館去和領館官員們面談。我先生雖然不是法輪功學員,但他深知每個法輪功學員都是大法修煉的受益者,他也認為「知恩圖報」是做人最基本的準則。在我們動身去領館之前,他雖然是自言自語,但是很堅定地說:「如果要寫什麼書面保證,那是絕對不幹的!」

由於我們夫妻倆都很忙,不可能按照領館安排的時間去面談,我們去的那天參讚正好不在,領事只好把護照科的科長請出來和我們談話。護照科的科長一開始說了一大堆他本人對法輪功很反感之類的話,好象他個人的感受和想法可以代替國家法令。而領事作為「檢舉揭發」我的人,非常尷尬地坐在一旁一言不發。

說心裡話,我覺得領事其實是一個本質上很老實的人,可惜在當今的中國官場中許多人很難堅持做人的準則。我向他們介紹法輪功確實能給煉功人帶來身心健康,護照科科長仍然打著官腔強調他個人的感受。接著他拿出紙筆說如果我願意寫一份保證不再煉法輪功的聲明,他就可以給我的護照延期。

我先生急於拿回有效護照,同時也堅守不寫任何聲明的原則,他焦急地說:「她是個學生,平時很忙,她很少有時間參加你們所說的所謂示威活動,只是在家煉功,你們就給她延了吧。」護照科科長立刻兇像畢露地說:「只要是煉法輪功就是違法的!在家煉也不行!」我正告他們說:「對法輪功的鎮壓絕不可能長久,海外的華人對這場迫害清醒得很。」

在護照科科長凶狠的目光注視下,我們離開了代表著中華民族在世界的形象,本應當莊嚴神聖的中領館。

回到學校後,我趕緊為到德國開會的事四處奔走。我找到化學系的秘書,希望她能給我準備一些書面文件,證明我是化學系的在讀研究生,如果我因為持過期護照在德國被阻,希望能通過這樣的文件回到美國。

她告訴我說她會盡力幫我,但是她不熟悉這樣的手續和文件,會先打聽清楚再幫我辦理。第二天,我的導師匆匆忙忙找到我,讓我不要到德國去了,那樣會很危險。原來,化學系秘書給國際學生中心的主任打了一個電話,向他咨詢應該為我準備什麼樣的文件,當時主任不在,就在他的留言機裡留了言。主任收到留言後,打了一個十萬火急的電話給系秘書,告訴她千萬不能讓我出國,德國海關以只認公章,絕不通融著稱,我離開美國不會有任何問題,一旦在德國海關受阻,就會被遣返會中國,而我是一名上了黑名單的法輪功學員,一旦被遣返回中國後果不堪設想。

系裡的秘書收到電話後,又打了一個十萬火急的電話給我的導師留言。他們倆都強調讓我的導師聽到留言後務必與他們聯繫,確保我不到德國他們才放心。當時我非常感動,對他們來說,我只是有一面之交的外國學生,他們對我的人身安全真切的關心與我的同胞轉眼間毫不留情地讓我淪為有家不能回的難民形成鮮明對比。

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幾個月後,國安局的人找到我在國內的家人和他們談話,假惺惺地說:「國家很重視你女兒這樣的人才,希望她學成後能為國家服務。」我母親很氣憤地反駁道:「連護照都不給延,國籍都沒有了,還談什麼回國服務。」國安局在與我家人的談話中,希望通過他們勸說我放棄修煉法輪功,我母親回答說:「我覺得法輪功沒有什麼不好,法輪功教導修煉者做一個好人,在社會中要為人民服務......」話還沒說完就被一名國安局幹部不屑一顧地打斷說:「佛教、道教不都是這樣講的嗎。」好象佛教、道教中已經講到為眾生服務,法輪功也強調為人民服務就應該定為邪的,就可以誣蔑打擊,就應該強制「轉化」......

堂堂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家幹部,卻思路不清,邏輯混亂,這都是江氏犯罪集團層層洗腦,愚弄百姓,操縱全國所有媒體進行普天蓋地的邪惡宣傳所帶來的民族悲哀。身為肩負著關係到國家生死存亡重任的安全部門領導,對真正危害國家安全,為一己之私劫持了所有軍隊,武警、宣傳工具的大盜熟視無睹,卻以身體力行的同化真善忍,傳播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為重點管制對象,這樣的國安局是在嚴重威脅著國家安全,還是在保護國家安全???

我並不是想指責國安局的工作人員。我從家人的描述中知道他們對法輪功在海外洪傳,尤其是在海外學子中洪傳感到很好奇,也想知道個究竟,然而在一天24小時謊言宣傳的洗腦攻勢下,在來自上級的高壓下,他們常常被先入為主的謬論和為完成任務而不得不違心地進行說教而把自己也弄得昏庸糊塗。

迫害法輪功的元兇因為擔心這些做思想工作的人長期接觸法輪功學員及學員家屬而明白真相,對他們的洗腦一定比對普通民眾更可怕。仔細想來,他們才真正是這場迫害最可憐的受害者。

我忠實地記錄了我申請護照延期被中領館無理拒絕的前前後後,希望能打動所有在海外持中國護照,渴望與國內家人常相聚的同胞的心。我們的護照,凝聚著我們作為中國人的自豪,凝聚著我們對家鄉的父老鄉親和一街一景的思念,然而在賤視人權,只注重手中權力的獨裁者眼裡,取消國籍,恐嚇家人,迫使骨肉分離,迫使我們在海外成為難民,已經成為它用以實施思想控制的殺手襇。

* 17國法輪功學員國籍被剝奪

在海外的中國人法輪功學員必須保證放棄這自己做人的基本準則才能保持中國的國籍,在國內的中國人必須放棄這一準則才能保全生命,江用這樣的標準掌管中國人民的國籍和命脈,真令人感到痛心。

目前,發生了在加拿大,日本,意大利,瑞士,匈牙利,新加坡,英國,愛爾蘭,荷蘭,法國,丹麥,澳大利亞,西班牙,比利時,美國,德國,新西蘭等17個國家的法輪功學員護照被沒收或拒絕給予延長和更新。

在過去的幾年裡,這些法輪功學員在各自所在國家的中國使領館進行護照更新,延長時,所在地的中國使領館或扣留我們的護照,或拒絕給予延長和更新。中國使領館的這一做法,不僅違背了中國的現行法律,同時也極的大影響了我們在國外正常的工作、學習和生活。中國使領館擅自剝奪我們國籍和護照擁有權的做法,在海外華人及當地民衆中造成了惡劣的影響。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