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操控海外媒體(上)──驚人慷慨
 
作者:張秉軍
 
2004-1-4
 
【人民報消息】槍桿子,筆桿子,歷來是中共的主要統治手段。在中共繼續用監獄、警察、軍隊的槍桿子實行極權統治的同時,隨著共產主義在東歐以至世界性的崩潰,處於恐懼狀態的中共,現在更注重使用筆桿子,來加強宣傳和欺騙中國人,以維持它的統治。最近,中共更把手伸向外部,對海外華文媒體加強統戰,從另一個角度來加強它的統治。

過去二十多年中國的持續經濟增長,外匯存底的增多(目前已達4千億美元),給了中共更多能力來投資媒體等領域,來維持已處於弱勢的宣傳。尤其在對外領域,主要是針對美國的華文媒體,北京近年表現出,拿出更多資金,使用多種手段,來滲透、影響以至控制美國的華文媒體,從而影響在美國的中國人。中國政府擁有的“中央電視臺”(CCTV)還專門針對美國的華人觀眾製作了幾套節目,通過在美國的華文電視等,進入美國的中國人家庭。由於多數在美國的華人英文不好,因而華文媒體成為他們獲取外部信息的主要來源。

除了北京有資金能力和影響控制美國的華文媒體的目標之外,臺灣政局的變化,也給了北京進行統戰滲透的特殊機會。國民黨下臺,傾向臺獨的民進黨上臺,北京利用多數中國人不支持臺灣獨立的民族主義情緒,在過去兩年更加強化了在美國華人中的統戰宣傳,由此導致很多支持臺灣的傳統僑社倒戈,原來支持臺灣的華文報紙,也更加傾斜北京。

為了加強對美國等西方世界的華人的宣傳,2003年2月中共當局在北京召開了專門的宣傳會議,做出多項決議,決定採取更大的對外宣傳行動。隨後中國政府的25個部門,成立了聯合的對外宣傳新機構,試圖統籌和擴大對海外的宣傳行動。

中共召開的“全國對外宣傳工作會議”,江澤民到會講話。主持會議的中共中央對外宣傳辦、國務院新聞辦主任趙啟正強調,中國最近幾年“對外宣傳得到明顯加強,外宣事業有了很大發展,形成了一定的規模和實力。”現在要利用中國經濟發展,國力提升,有了更多資金的情況,來加強和擴大對海外的宣傳行動,“開闢外宣工作的新局面”。

中國政府有多達25個部門,聯合成立了名為“中央對外宣傳聯席會議”的新機構,由中央外宣辦牽頭負責,來統籌對海外的宣傳行動。這25個部門包括中宣部、中央外宣辦、中聯部、外交部、中央臺辦、財政部、教育部、廣電總局、國家宗教局、民航總局等。

趙啟正在會上特別強調,想利用經濟增長,國力提升的實力,來增加資金,擴大對海外的宣傳能力。中國“經濟發展,綜合國力的增強,國際地位的提高為進一步開展對外宣傳工作提供了堅實基礎。”

到底北京向海外,尤其是美國的華文報紙、電視等媒體提供多少資金等支持,一直是秘密。前香港的中共新華社社長曾說,當年經他的手,就曾直接資助在美國和香港出版的親北京報紙《中報》三千萬美元,當時中國國家主席楊尚昆對此的批示是,對外宣傳經費“不封頂”,即沒有上限規定,需要多少,北京提供多少。

目前美國的主要華文報紙有四家,其中《僑報》的報導口徑和《人民日報》幾乎完全一樣。美國華文新聞圈廣泛流傳說,《僑報》是由北京出資,其主要編輯和管理人員,也是由北京派出的。北京宣傳會議決定增加對海外宣傳的投資,《僑報》可能因此獲得更多支持。

紐約的主要華文電視臺是“中文電視”(Sino Vision),其報導內容也基本和北京的中央電視臺一致,並很多時段是轉播北京“中央電視臺四臺”(CCTV─4)和“中央電視臺第九套節目”(CCTV─9)專門針對海外華人製作的節目。紐約華人新聞研究者認為,這家親北京的電視,可能從北京獲得更多的支持。

臺灣《自由時報》2003年4月23日報導說,臺灣有17家媒體疑受巨額中共資金投註。如果對臺灣的報紙北京都出如此資金進行統戰,可想而知對美國的華人媒體會下多大的賭註。

美國的四家主要華文報紙,除了上述的《僑報》在報導內容和政治傾向上明顯給人是北京喉舌的印象之外,另外兩家主要日報《明報》和《星島日報》,其擁有者,都是親北京的人士。購買了《星島日報》主要股份的香港商人何柱國(Ho Tsu-Kwok)不僅和北京關係密切,他還擔任中共“全國政協委員”。

《明報》在1995年被和北京關係密切的馬來西亞華人木材工業大亨戴圖克.熊許金(Datuk Tiong Hiew King)收購,然後像《星島日報》一樣,從此立場親北京。北京宣傳會議確定的利用“涉外媒體的作用,爭取更多的讀者,擴大在海外的影響”的方針,可能意味著中共當局對上述這些親北京的華文報紙給予更多支持。

中共宣傳會議還提出新策略,要進一步拉攏和收買西方國家媒體的記者,“採取‘走出去、請進來’相結合的辦法,作好外國媒體和記者的工作。”所謂“走出去”,就是派出更多的新聞媒體代表團,和美國等西方國家媒體進行“交流”,拉關係,影響美國等媒體對北京的報導傾向。同時包含派出中國“新聞人員”,進入到美國華文報紙之中,影響以至主導報紙的報導方針。

所謂“請進來”,就是由北京出資,邀請美國媒體記者訪問中國,利用出資、款待、紅地毯等方式,來影響美國記者對中國的報導態度。例如,美國《時代》周刊中一位華裔編輯,曾接到北京統戰部門的邀請,北京提供飛機票、食宿等所有費用,請他到中國訪問。這位編輯向《時代》周刊主管提出訪問報告後,得到的答覆是,同意他前往中國,但條件是由《時代》周刊支付全部費用,而不接受北京給予的“優惠”。當這位編輯把這個消息告訴北京統戰部門之後,對方則取消了邀請計劃。知情者分析說,北京看到無法提供機票等費用,等於失去了拉攏美國記者的可能而最後做罷。

北美發行量最大的華文報紙《世界日報》的一名編輯也曾在幾年前被北京統戰部門邀請去中國“訪問”,結果返回之後,這名編輯的立場很快就變得親北京。熟悉該報內情的人士透露說,由他撰寫的社論,多是批評美國和臺灣,而親北京。知情者透露說,中共駐紐約使館官員,時常請《世界日報》這位編輯到餐館吃飯,對外說“請教”中國對美政策,但談話真正內容外人無法得知。

“請進來”策略的另一個內容是,邀請更多的西方媒體的資深記者等,來參與拍制中國對外宣傳的節目,以更附合西方觀眾的口味,擴大宣傳效果。例如,親北京的香港鳳凰電視網曾刊出陳萌滄的文章“對外宣傳如何包裝中國?”其中說,中央電視臺四臺(CCTV─4)為了擴大宣傳效果,“加大公信力,央視還嘗試了許多方法,比如用了很多外國人來當主持人,請了一些國外媒體的資深記者來為他們的稿子把關,使節目更容易被國外的觀眾所接受。”

中共的對外宣傳會議,不僅有中國政府各部門(及各省)負責外宣工作的高層官員參加,引人注目的是,還有中共派駐西方國家,包括駐美國的使領館官員參加。它顯示,北京將通過派駐美國等西方國家使領館官員,來領導海外華文媒體的宣傳行動。事實上,中共對外宣傳行動,一直由派駐西方國家的使領館在指揮。中國旅美學者梅都哲曾在他的文章中披露,“紐約《明報》辦公室的人員透露說,他們‘真正的老板’是紐約的中共領館,領館怎麼說,他們就怎麼做。”

作者為旅居美國的新聞工作者

摘自《觀察》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