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全球新年晚會隆重推出多倫多場──中西合璧 演繹古今 (多圖)
 
2004-1-11
 
【人民報消息】

集歌唱、舞蹈、樂器表演於一體的《萬古天門開》


(大紀元記者李曉葵多倫多報導) 1月10日星期六晚7點,多倫多晚市會議中心John Bassett劇院鑼鼓喧天,身著金色服裝、頭戴金色頭飾的腰鼓隊在大紅燈籠高高掛著的舞臺上表演中國傳統腰鼓;緊接著,一群小猴、豬八戒與猴王蹦蹦跳跳地出現在舞臺上,猴王帶小猴們向在場的觀眾拜年。新唐人電視臺全球新年晚會多倫多會場的晚會就此宣布開幕。節目演繹古今,中西合璧,融合了東西方藝術的精華。

這是新唐人電視臺舉辦的第二場新年晚會,本月6日在臺北舉辦了第一場晚會。

東西方孩子們的精湛表演

曾在第一百屆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儀式上表演的DAREarts少年和平合唱團演唱《永不孤獨》後,邀請明慧中文學校的孩子們一起合唱中文歌曲《夢中的虹》,歌中唱道:

「甜甜的夢裏有暖暖的風
藍藍的天裏有柔柔的雲
還有美麗的甜蜜的虹

飄呀飄到我心中,
飄呀飄到我夢中
美麗的甜蜜的虹,
多甜蜜」

DAREarts合唱團孩子們稚氣的歌聲,與明慧小學孩子們純真的聲音合在一起,這些來自東西方的孩子們把這首中文歌曲演繹得維妙維肖。DAREarts合唱團團長瑪莉蘭說:孩子們喜歡這首中文歌,他們很快就學會了,這與明慧學校的孩子們提供的幫助分不開。


東西方孩子合唱中文歌曲《夢中的虹》


來自香港的11歲的多倫多孩子Ariel Kwan是鋼琴、小提琴天才。她的鋼琴和小提琴演奏都曾在國際上獲過大獎。她為晚會帶來肖邦的小提琴曲《幻想即興曲》和克萊斯勒的鋼琴曲《帕格尼尼風格的序曲與快板》。她精湛、嫻熟的演奏讓觀眾如癡如醉,詫異於她原來還是一個年紀小小的孩子。 

傳統東方舞蹈以及西方芭蕾舞

綠葉下、花叢中,花仙子們在自由、快樂地舒展她們的舞姿,婀娜多姿的柔美的動作向觀眾展示出詩情畫意的境界。這是團長張鐵鈞帶著「蓮花藝術團」的演員表演的東方舞蹈《花仙》。張鐵鈞是中國第一批由蘇聯藝術家培養出來的舞蹈家,同時是唯一的一位任職於加拿大芭蕾舞學院的華裔教授。

加拿大國家芭蕾舞團演員Jeremy Nasmith和Tina Pereira帶來雙人芭蕾舞《唐吉柯德》之《婚禮》。西方的芭蕾舞也給觀眾帶來視覺上的完美享受。觀眾給他們配合默契的演出報以熱烈的掌聲。


雙人芭蕾舞《唐吉柯德》之《婚禮》


東方民樂與西方民樂表演

《末代皇帝》榮獲奧斯卡音樂金像獎,曾經參與這部電影的《末代皇帝》的音樂配制,並在其中當任琵琶獨奏的李麗沙從英國倫敦趕來,表演她自己創作的樂曲《生命的感恩》。二胡演奏家戚小春也專程從美國趕來,與多倫多本地一些民樂演奏者一起參加了表演。這是傳統的中國民樂演奏。

本地印地安人則帶著他們的民樂和傳說來到了晚會。印地安民族每逢重大節日都會演奏別具特色的民族音樂來歌頌自然、讚頌神靈。他們流傳著一個傳說:他們相信,一旦有白牛降生,就表示一位前來淨化我們心靈的神就要來了。據悉在1994年,曾有白牛降生。

臺灣、大陸與本地華人藝術家同臺演出

來自臺灣的鋼琴演奏家陳瑞斌先生是曾被歐洲樂壇喻為「二十年才出一個」的音樂奇才,榮獲過16項國際鋼琴比賽的大獎。他為晚會表演鋼琴獨奏肖邦的《夜曲C小調作品48之1》與諸利格的《在山王宮中》。

杜瑞安是唱紅了中國大地《少林啊,少林》的原唱者,他為晚會帶來《告別大別山》、《重歸蘇蓮托》以及《少林啊,少林》。

曾在國內三個國家級的歌舞團裏擔任過獨唱演員的白雪在晚會上演唱《你我有緣》、《直到永遠》,她還帶來了去年出的光盤作為新年禮物獻給現場觀眾。

「跨越千山萬水」《為你而來》

金髮碧眼的西方人不僅僅會唱中文歌曲,他們講述真實的故事顯示了他們與華人朋友的關係遠不止於此。這是節目《為你而來》講述的故事。他們是一群因修煉法輪功而熱愛中國文化的法輪功學員,他們中的一些人曾經「跨越千山萬水」去到中國。他們用中文感謝新唐人電視臺邀請他們參加晚會的表演,並向華人朋友致以新年問候。


西人法輪功學員用中文演唱《為你而來》


節目編排者Michael Mahonen就是在晚會開場時演繹猴王的西人演員。他是加拿大知名話劇、電影、電視演員。他因主演系列短劇《沉默的陰謀》而獲得加拿大電視界最高獎項「雙子座」獎,這個獎被譽為加拿大奧斯卡獎,他曾四次獲得此獎的提名。接受傳統戲劇教育的他活躍於加拿大各大劇院,曾扮演過莎士比亞筆下的漢姆雷特。

余音繞梁

晚會的特色節目還有許多。如加拿大交響樂團首席小提琴手Jacques Israelievitch及樂隊的《四季》之《春》,多倫多威爾士男聲合唱團表演的節目、烏克蘭民族舞等等,不一而足。 記者從許多現場觀眾那裏獲知,他們對晚會節目感到非常滿意。

晚會在集歌唱、舞蹈、樂器表演於一體的《萬古天門開》中落下帷幕。該節目寓意很深:古代的唐朝文化、天上的仙人、余音緲緲的仙樂,歷史是那麼遠、同時又那麼真切;東西方相距遙遙,同時又是那麼親近……此幕此景,令人不禁暇思萬千。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