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 简体版
 
孔繁森常去紅燈區!人民軍隊人民怕(多圖)
 
林七賢
 
2003年12月13日發表
 

軍隊淫亂貪腐的帶頭人
【人民報消息】「人民軍隊人民愛」這句擁軍歌詞已吟唱了幾十年。其實早在文革的「軍宣隊」年代,老百姓對人民子弟兵的敬愛就已經消亡了。在那些年頭裏,穿軍裝的不可一世,欺男霸女,作惡多端。幸好「軍宣隊」的劣跡只見於城鎮,尚未波及廣大鄉村。文革收鑼後,鄧、胡、趙等人推行新政,其中之一就是讓軍隊退回營房,不得代行政府的職能。當時還頒發了文件,要求軍隊退還「軍管」時期所奪的房產,以及清理「軍宣隊」造成的冤假錯案......那時輾轉呻吟的百姓「苦秦久矣」,軍方之惡尚不算最恐怖的記憶。在「撥亂反正」之下,這筆爛帳總算是遮掩過去了。

開放改革頭十年,軍民相安無事。雖說八十年代中期開始,軍隊開始武裝走私,後來也大規模經商。但與民爭利總好過凌虐百姓、殘民自逞,所以人民對軍隊談不上心存恨意,只不過尊敬之情也實在淡薄得可以了。孰料八九年「六四」,是日大煞,血漫長街......一個「恨」字從此成了民衆的心頭死結。

轉眼十餘年過去,如今的中國人民解放軍又是另一番光景了。他們橫豎得不到人民的愛,於是破罐破摔,乾脆虎狼百姓,魚肉人民。且說以前高級軍官玷污霸佔女兵已爲常態,而今普通軍人強姦民女或「嫖霸王妓」之事亦屢見不鮮。又聞廣州駐軍羣毆出租車司機;廣州軍區一個連演出全武行,暴打公安警察和夷平整座派出所,惠州武警在夜總會與同樣來消閒的公安爲爭小姐而起肢體衝突,繼而動槍,當場鬧出人命;當然還有那個現役武警的奪命殺手,毫不容情地拿去了人大副委員長李佩瑤的性命……其實此類醜聞,知情者稍爲抖落若干,真是「三言二拍」也刊不完!


紅燈區常客孔繁森
鑑於國家機器的重要部件──軍隊、武警、公安等紀律部隊的名聲如此之差,中共當局也撓破腦袋,好不容易挖掘出一個典型,那就是駐藏軍人孔繁森。一夜之間,孔的名字響遍大江南北,爲全軍、全黨乃至全民的模範榜樣。殊不知,中共此舉類乎「病篤亂投醫」,孔繁森固然是車禍因公殉職,但生前種種作爲,離「聖潔高尚」差得頗遠。如果他只是凡人一個,大家也就無須「扒糞」,讓他人士爲安罷了。不幸孔繁森被搬上神龕,那就不必爲賢者諱了。

大陸作家王力雄多次考察西藏而寫出的(天葬》一書,記錄了西藏駐軍的劣跡。譬如,作者親睹:軍官們一次喝掉十幾瓶四川名酒「瀘州老窖」,還有成箱的「青島啤酒」。西藏交通爲鳥道羊腸,任何物資僅運費一項,便令人咋舌。而當時(九十年代)西藏邊防戰士每人每天的伙食費爲十二元八角五分(已高於內地軍人)。作者感嘆:軍官們喝一箱酒,夠士兵吃多少天?這就是不折不扣的「喝兵血」。


孔繁森還有個紀念館
至於說到孔繁森的那一筆,就是拉薩的「紅燈區」,正坐落於西藏軍區門前的鬧市街道,它被拉薩市民稱爲「軍妓一條街」,此間提供餐飲、娛樂、色情「一條龍」服務。孔繁森亦曾是拉薩歌舞廳的常客。然而,孔繁森服役主要在西藏阿里地區,不巧的是,在那裏關於孔繁森的故事也不那麼中聽。當地幹部說,孔繁森從老家山東販運了幾十萬元對蝦來西藏阿里,卻用公款墊付。豈料這宗生意頗爲失敗,大部分對蝦都銷不出去,直至孔繁森車禍身死,大批對蝦仍然積壓在軍方的冷庫裏。當地人一直懷疑孔繁森搞販運推銷,從自己的老家山東得到了不少回扣......

孔繁森如此,軍隊如此,要說武警、公安,更是等而下之,包娼包賭、徇私枉法,公開索賄,誰人不知!豈不聞民謠有句「過去土匪在深山,如今土匪在公安」?尤需提到惡中之惡,公民因思想、言論而獲罪,不鏽鋼老鼠劉荻、網絡作家黃鶴樓主、新青年學會四君子……如今是何種景況?四君子被逼供訊時,國安部的朝廷鷹大竟用菸頭摁在受審者的皮肉上!就這樣亦僅屬小示顏色罷了;比起他們對坊間蟻民要「文明」多了。由此可以想見,所謂人民軍隊、人民公安,人民早就如畏猛虎長蛇,由文革的「失敬」,到「六四」的「痛恨」,再到今時的「懼怕」,這足以載入中國人民解放軍的軍史。

有獨裁寡頭,便有專權之黨;有專權之黨,便有暴虐之軍;有暴虐之軍,便有犬羊之民.這個宿命怪圈何日才能解魔脫咒?

轉自爭鳴12月刊

 
分享:
 
人氣:28,303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