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
 
2003-11-26
 
【人民報消息】在中國北部一個小山城,一個女人被強迫參加槍決死刑犯的陪綁公判大會,她拒絕參加。隨即衝上來五個警察和犯人,抓住手腳和頭髮把她強行抬到院內,她上身的衣服全被拽起,背、胸、腹部裸露在外。警察強行往她的脖子上掛牌子,她拼命掙扎,然後被連拖帶拉弄到公判大會的現場。公判結束後又將她拖上了一輛大卡車,在縣城遊街示眾。當她被拉下車時,兩腿已不能站立,臉色蒼白、神情呆滯 ……

這一幕不是上個世紀60年代的文革回憶,而是發生在2001年8月3日。

故事還得從頭說起,這個女人,她原本有一個幸福的家庭,一家祖孫三代五口人,夫妻都是幹部職工,年近九旬的老母親,一雙天真爛漫、品學兼優的兒女。

夫妻倆曾經疾病纏身,丈夫因患萎縮性胃炎等多種疾病,每年都要花去上千元醫療費。妻子因患嚴重的腎病,不能上班。95年夫妻二人為了祛病健身,煉了法輪功,身體明顯好轉。臥床的妻子重返工作崗位,全家人悲去喜來,其樂融融。夫妻倆工作勤奮,淡泊名利,在單位多次被評為優秀先進,在社會上也是大家公認的好家庭。

99年7月20日,法輪功突然遭江澤民鎮壓,丈夫想討個公道被捕。一家人東奔西走,找人說情,往外保人。妻子承受著四面八方的壓力,在強大的宣傳攻勢下被迫在電視上表了態,放棄修煉,換取丈夫免受折磨。丈夫出來了,一家人在提心吊膽中剛剛度過了半年多時間,新的災難又降臨。

2000年4.25的前夕,各地加緊對上訪學員的迫害。呆在家裡的丈夫也被綁架到公安局,他責問政保科長:「我哪兒也沒有去,為什麼無故把我抓來?」 科長回答:「在中國沒有你講理的地方,要講你去和江澤民講!」

在他被拘留期間,兒子正面臨著高考,爸爸在獄中受苦,對兒子心理打擊很大。父親向公安提出在兒子高考期間暫時回去,以免影響了兒子高考。這一要求遭到拒絕。

丈夫是一個參加工作三十多年,身兼多種社會職務的國家幹部,然而這種身份反而成了他被打擊和迫害的重點。警察說:「我們的重點就是你們這些有身份、有知識的人。」

在拘留後不久,他被宣布開除黨籍,撤銷職務。在關押期間,人格尊嚴受到了嚴重的侮辱與踐踏。如:強迫戴刑具提取指紋掌紋照片上網,剃光頭,戴銬錄像在電視臺播放等。

除了在「名譽上搞臭」之外,在「經濟上搞垮」也是不擇手段。從99年以來,僅從他的家人和親友身上就以「保證金」「罰款」等名目索要去九千多元,停發的工資達五萬多元,家人和親友們為怕親人受罪和往出保人所用的花費還不在內。

近七個月的非法超期拘留,他身心受到嚴重迫害,在家中休息了一個月,他返回單位上班,想從此以後安心工作。

2001年的「4.25」前期,公安又突然找到了單位,以領導找談話為由,再一次將他騙到了公安局。面對第三次將要承受的牢獄之苦,面對悲傷至極的老母和妻子,他選擇了出走。

在長達九個月的流離失所的生活中,為了躲避警察的追捕,他隱姓埋名,忍饑挨餓,露宿荒野山林。

在丈夫被迫出走後不久,妻子和其他學員一道進京向上級機關討公道,她也被捕了,由於江澤民採用株連政策,縣委書記受到上級嚴厲批評,書記惱羞成怒,在全縣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大搜捕。

這個縣城70多名學員被綁架到看守所和「轉化基地」。公安派出大批警力,搜捕被迫出走的丈夫,他的八九家親戚受到了非法搜查。同時還印發了貼有照片的「通緝令」,在全縣到處張貼,懸賞五萬元捉拿,後在外地被抓。

2001年的8月3日,縣裡強迫他的妻子參加槍決死刑犯的公判大會,她拒絕參加。就發生篇頭的一幕,她竭力地拼命掙扎著,但是,就這樣將她連拖帶拉地弄上了車,拉到了公判大會的現場。公判結束後又將她拖上了一輛大卡車,在縣城遊街示眾。

當她被拉下車時,兩腿已不能站立,臉色蒼白、神情呆滯,如同小死一場,其情其景慘不忍睹。大街上圍觀的群眾議論紛紛:這麼好的人被折磨成這樣,這世道也太可怕了。

在接下來的看守所長達兩年多的時間裡,為了抵制和抗議迫害,她多次以絕食的方式進行抗爭。一次次被強行灌食,極度痛苦,身體被折磨得每況愈下。體重以由原來的75公斤下降到不到40公斤,經常渾身浮腫,胸悶憋氣,血壓升高,長期不能平臥睡眠,飲食難進。當她的親戚去探望時,見到她臉上青一塊紫一塊,頭上有近二寸的傷口。

2003年8月27日,妻子被宣布判刑五年,她不服判決提出了上訴。同一天,她的丈夫也被從外地拉回宣布勞教兩年,他拒絕在勞教通知書上簽字。在他的強烈抗議下,公安才同意讓他和他的妻子見面。

夫妻二人隔著鐵窗拉著手互道珍重,看著被折磨得瘦弱不堪、形容憔悴的妻子,他強忍著淚水與妻子話別,囑咐她千萬要珍重,珍惜自己的生命和身體,期待著夫妻團聚的那一天。

當時他還不知道自己年邁的母親已於半年前在思念兒子、兒媳的心碎中,在公安三番五次抄家的驚嚇中悲恨離世了。

在孤苦的老人痛苦地期盼著兒子兒媳回來的那段日子裡,好心的街坊鄰居自動來到老人家,或端來熱騰騰的飯菜,或塞給老人點錢讓老人買口吃的,或安慰上老人幾句話。

聽說有一次,老太太聽到敲門聲顫抖著雙手去開門,一問是公安局的頓時嚇呆了。警察等不及開門,就從牆上跳了進去,善良的老人嚇成那樣還關心地說:「你們別跳墻頭了。小心蹲壞了腿。」

妻子的父母也是快八十的人了,父親是一位離休老幹部,為了把女兒保出來,老人在承受著巨大的痛苦中到處奔走,流著淚向有關部門領導哀告苦求,換來的卻是女兒五年的刑期。

女兒在看守所時常出現病危,需要到醫院救治。按規定應由看守所負責治療並承擔費用,卻屢次通知她的父親拿錢治病,否則就不能治療。一對年邁老人每天為女兒以淚洗面。

夫妻雙雙坐牢後,雙方單位立即停發了工資,經濟收入分文沒有了,兩個上學的孩子只好靠親友們資助。好端端的一個幸福家庭頃刻間被迫害的支離破碎。街坊鄰居、朋友都在為這一家人傷心、惋惜。但願迫害能早日停止,他們一家人能夠早日團聚,重新過上幸福、平靜的日子。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