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
 
2003-11-26
 
【人民报消息】在中国北部一个小山城,一个女人被强迫参加枪决死刑犯的陪绑公判大会,她拒绝参加。随即冲上来五个警察和犯人,抓住手脚和头发把她强行抬到院内,她上身的衣服全被拽起,背、胸、腹部裸露在外。警察强行往她的脖子上挂牌子,她拼命挣扎,然后被连拖带拉弄到公判大会的现场。公判结束后又将她拖上了一辆大卡车,在县城游街示众。当她被拉下车时,两腿已不能站立,脸色苍白、神情呆滞 ……

这一幕不是上个世纪60年代的文革回忆,而是发生在2001年8月3日。

故事还得从头说起,这个女人,她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一家祖孙三代五口人,夫妻都是干部职工,年近九旬的老母亲,一双天真烂漫、品学兼优的儿女。

夫妻俩曾经疾病缠身,丈夫因患萎缩性胃炎等多种疾病,每年都要花去上千元医疗费。妻子因患严重的肾病,不能上班。95年夫妻二人为了祛病健身,炼了法轮功,身体明显好转。卧床的妻子重返工作岗位,全家人悲去喜来,其乐融融。夫妻俩工作勤奋,淡泊名利,在单位多次被评为优秀先进,在社会上也是大家公认的好家庭。

99年7月20日,法轮功突然遭江泽民镇压,丈夫想讨个公道被捕。一家人东奔西走,找人说情,往外保人。妻子承受著四面八方的压力,在强大的宣传攻势下被迫在电视上表了态,放弃修炼,换取丈夫免受折磨。丈夫出来了,一家人在提心吊胆中刚刚度过了半年多时间,新的灾难又降临。

2000年4.25的前夕,各地加紧对上访学员的迫害。呆在家里的丈夫也被绑架到公安局,他责问政保科长:“我哪儿也没有去,为什么无故把我抓来?” 科长回答:“在中国没有你讲理的地方,要讲你去和江泽民讲!”

在他被拘留期间,儿子正面临著高考,爸爸在狱中受苦,对儿子心理打击很大。父亲向公安提出在儿子高考期间暂时回去,以免影响了儿子高考。这一要求遭到拒绝。

丈夫是一个参加工作三十多年,身兼多种社会职务的国家干部,然而这种身份反而成了他被打击和迫害的重点。警察说:“我们的重点就是你们这些有身份、有知识的人。”

在拘留后不久,他被宣布开除党籍,撤销职务。在关押期间,人格尊严受到了严重的侮辱与践踏。如:强迫戴刑具提取指纹掌纹照片上网,剃光头,戴铐录像在电视台播放等。

除了在“名誉上搞臭”之外,在“经济上搞垮”也是不择手段。从99年以来,仅从他的家人和亲友身上就以“保证金”“罚款”等名目索要去九千多元,停发的工资达五万多元,家人和亲友们为怕亲人受罪和往出保人所用的花费还不在内。

近七个月的非法超期拘留,他身心受到严重迫害,在家中休息了一个月,他返回单位上班,想从此以后安心工作。

2001年的“4.25”前期,公安又突然找到了单位,以领导找谈话为由,再一次将他骗到了公安局。面对第三次将要承受的牢狱之苦,面对悲伤至极的老母和妻子,他选择了出走。

在长达九个月的流离失所的生活中,为了躲避警察的追捕,他隐姓埋名,忍饥挨饿,露宿荒野山林。

在丈夫被迫出走后不久,妻子和其他学员一道进京向上级机关讨公道,她也被捕了,由于江泽民采用株连政策,县委书记受到上级严厉批评,书记恼羞成怒,在全县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大搜捕。

这个县城70多名学员被绑架到看守所和“转化基地”。公安派出大批警力,搜捕被迫出走的丈夫,他的八九家亲戚受到了非法搜查。同时还印发了贴有照片的“通缉令”,在全县到处张贴,悬赏五万元捉拿,后在外地被抓。

2001年的8月3日,县里强迫他的妻子参加枪决死刑犯的公判大会,她拒绝参加。就发生篇头的一幕,她竭力地拼命挣扎著,但是,就这样将她连拖带拉地弄上了车,拉到了公判大会的现场。公判结束后又将她拖上了一辆大卡车,在县城游街示众。

当她被拉下车时,两腿已不能站立,脸色苍白、神情呆滞,如同小死一场,其情其景惨不忍睹。大街上围观的群众议论纷纷:这么好的人被折磨成这样,这世道也太可怕了。

在接下来的看守所长达两年多的时间里,为了抵制和抗议迫害,她多次以绝食的方式进行抗争。一次次被强行灌食,极度痛苦,身体被折磨得每况愈下。体重以由原来的75公斤下降到不到40公斤,经常浑身浮肿,胸闷憋气,血压升高,长期不能平卧睡眠,饮食难进。当她的亲戚去探望时,见到她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头上有近二寸的伤口。

2003年8月27日,妻子被宣布判刑五年,她不服判决提出了上诉。同一天,她的丈夫也被从外地拉回宣布劳教两年,他拒绝在劳教通知书上签字。在他的强烈抗议下,公安才同意让他和他的妻子见面。

夫妻二人隔著铁窗拉著手互道珍重,看著被折磨得瘦弱不堪、形容憔悴的妻子,他强忍著泪水与妻子话别,嘱咐她千万要珍重,珍惜自己的生命和身体,期待著夫妻团聚的那一天。

当时他还不知道自己年迈的母亲已于半年前在思念儿子、儿媳的心碎中,在公安三番五次抄家的惊吓中悲恨离世了。

在孤苦的老人痛苦地期盼著儿子儿媳回来的那段日子里,好心的街坊邻居自动来到老人家,或端来热腾腾的饭菜,或塞给老人点钱让老人买口吃的,或安慰上老人几句话。

听说有一次,老太太听到敲门声颤抖著双手去开门,一问是公安局的顿时吓呆了。警察等不及开门,就从墙上跳了进去,善良的老人吓成那样还关心地说:“你们别跳墙头了。小心蹲坏了腿。”

妻子的父母也是快八十的人了,父亲是一位离休老干部,为了把女儿保出来,老人在承受著巨大的痛苦中到处奔走,流著泪向有关部门领导哀告苦求,换来的却是女儿五年的刑期。

女儿在看守所时常出现病危,需要到医院救治。按规定应由看守所负责治疗并承担费用,却屡次通知她的父亲拿钱治病,否则就不能治疗。一对年迈老人每天为女儿以泪洗面。

夫妻双双坐牢后,双方单位立即停发了工资,经济收入分文没有了,两个上学的孩子只好靠亲友们资助。好端端的一个幸福家庭顷刻间被迫害的支离破碎。街坊邻居、朋友都在为这一家人伤心、惋惜。但愿迫害能早日停止,他们一家人能够早日团聚,重新过上幸福、平静的日子。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