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小夥千里還欠款 轟動醫院(圖)
 
2016-12-17
 



張廣懷和母親從貴州到南京一所醫院補繳一年前欠下的3.1萬元醫療費。

【人民報消息】2016年12月9日上午,張廣懷和他母親從貴州一起來到南京一所醫院補繳一年前欠下的3.1萬醫療費。從貴州省威寧縣老家到江蘇南京,直線距離約1,800公里。但一路波折,張廣懷用了整整8天時間。

當張廣懷拿著3萬元出現在醫院時,醫生和護士們都驚呆了。

一年前,19歲的貴州心臟病患者張廣懷與母親一起在江蘇泗陽打工時,突發昏厥,被緊急送往醫院進行搶救。手術很順利,但當時張家人經濟困難,無法承擔醫療費,醫院決定允許他們「欠費出院」,日後有錢時再償還。

沒想到,一年後,張廣懷專門申請了貸款,從千里之外的貴州老家趕到南京,把欠下醫院的錢都還上。

「這對我們是一種震撼。」醫生坦言,「可以說,『不還錢』是常態,『還錢了』才是反態。」

張廣懷成了當今敗壞社會的異類。

近乎絕望的小孩

據主治醫生介紹,張廣懷所患的是一種複雜的先天性心臟病,學名叫法洛氏四聯症。患病的人通常呼吸困難,發育不全,「說話帶喘,幹不了重活兒,沒辦法正常運動。」

雖然1歲多就查出來這個病,還暈倒過2次,但由於家裏沒錢,手術治療只能一拖再拖。

也因為這樣,張廣懷從小就沒接受過正規的教育,因為沒有學校敢要他。他不能跑、不能爬樓梯,更不能做爬山這樣的運動,連走路超過1公里都會讓他覺著「憋著慌」,氣都喘不上來。

平時在家裏,張廣懷也沒法幹重活兒,父母出去打工,他自己只能承擔一些輕微的家務活,做個飯、掃掃地。

他害羞地說,直到現在,自己也只認識大概40多個字,那還是看村裏鄰居以及弟弟寫作業時偷偷記下來的。

他最大的夢想是有健康的身體,能走遠路,能運動,能像正常人一樣按部就班上學和工作。

「小時候我老愛幻想,假如突然某一天,我的病好了,我成了正常人,我要好好規劃,幹好多、好多事情。」這麼簡單的事對他卻是那麼遙不可及。

長大後,他慢慢明白,自己的心臟病很難一下子變好,很多事情都難以做到,他開始不再規劃未來,「能活到什麼時候就什麼時候」,「反正什麼都幹不了」,這種絕望的想法日夜侵蝕著他的心。

波折的還款路

去年手術後回到老家,「這3萬多元就一直在張廣懷心裏癢著,每天總在琢磨怎麼把錢還上。今年為了還醫院先墊付的醫療費,張廣懷一家特意申請3萬多元的貸款。

12月的第一天,母子倆特意起了個大早,拎著一大包家鄉的核桃,趕最早的一班車,從山區裏趕到縣城,顛簸7個多小時,又從縣城坐車到六盤水車站,再經過30多小時的火車來到南京。

到南京後,第一次使用ATM機取錢的張廣懷,因為舟車勞頓,一連輸錯了幾次密碼,銀行卡因此被凍結。需要再次回到貴州的開戶行解凍。為了節省路費,張廣懷讓媽媽留在南京,自己又孤身一人再次返回貴州解卡。來到醫院的時候,已是他們開始出發的8天之後了。

張廣懷還錢轟動了醫院,驚動了記者。「這孩子雖沒上過學讀過書,但是靠譜、誠信,這是當下多麼稀缺的品質。本領不會,可以學,但本質上的東西,怎麼樣也變不了。」醫院相關負責人說。

「質量」、「誠信」這樣的詞對張廣懷可能過於深奧,他的知恩圖報完全是出於人的本能、本性。那是人先天就具有的。越不尖滑世故的人保存的越多,保存越多的人越善良、越值得信賴。

由於他的誠信,醫院頒給他一張「誠信患者」榮譽證書,這是醫院建院以來第一次頒發這種榮譽證書。△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