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舊書店 店主因病離世情牽全城(圖)
 
2016-12-10
 



2015年,老朱的病情加重,每個月都有10天要在醫院接受化療,
醫生也給他「判定」了生命期限,可他把書店經營下去的信念沒有動搖。

【人民報消息】安徽省合肥市有一家著名的舊書店「增知書店」,在網絡書店一家一家如雨後春筍般開張的時代,愛書的店主堅守舊書店16年,頂住了網店衝擊,這可能是中國最後的舊書店。

故事開始於店主不幸去世的消息。據《新華社》2016年12月7日報導,「明天,一起去送我們的『弗蘭克』最後一程。」增知舊書店的店主朱傳國因癌症去世的消息,很快傳遍了全城愛書人的微信朋友圈。在他的告別式的前一天,網友相約去送他最後一程。

增知書店,像電影《查令十字街84號》中的「馬克書店」一樣。病中的老朱,一直堅持當「文化擺渡人」,也曾婉拒捐款。他和他的書店情牽全城。

愛書和懂書的人

在人口超過800萬的合肥,有一間不過幾十平方米、簡陋而昏暗的書店。店裏收藏包括民國時期的舊籍珍本、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各種畫冊、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出版的中外名著等在內的幾萬冊書籍。

這家名叫「增知」的舊書店位於市中心一棟老舊的居民樓下。雖然店面狹窄,但書店常年有顧客排隊,安靜地等待著衣著樸素的店主夫妻——朱傳國和陳桂霞結帳。

美國電影《查令十字街84號》描述一個關於書店的感人故事:窮困的美國女作家海倫,受不了紐約昂貴庸俗的古舊書店,便寫信向位於倫敦查令十字街84號的馬克書店求購一些書,並逐漸與書店的老板弗蘭克結下不解之緣。但十多年後她準備上門拜訪時,發現弗蘭克已病逝。

在合肥當地的媒體人、作家、教師、學生等愛書人群眼中,朱傳國就像「弗蘭克」一樣,是一個愛書、懂書並且熱心的人。用心收集舊書、幫助愛書人找書、與藏書人交流書……就這樣,朱傳國與陳桂霞充實而滿足地度過下崗之後的20餘年時光。

章玉政因買書和朱傳國成為朋友:「一些人會打電話拜託他幫忙找書,他都會盡心盡力去尋找,找到了再打電話告訴對方。」

希望大家衝著文化去

2013年7月,樂觀熱心的朱傳國不幸患上直腸癌。他不願讓尋書的顧客失望,便一直為大家堅守著這片「精神港灣」。直到2015年新年之後,朱傳國身體難以支撐,沒能兌現年初六開門的承諾。常常流連增知舊書店的人們才發現他病了。

朱傳國的病情和增知書店的故事很快傳遍這座城市,也感動了很多人。許多新老顧客紛紛來到這家小書店,甚至擠到馬路上。很多人買了書之後也不立刻走,等著陳桂霞稍有空閑時詢問朱傳國的身體狀況。他們希望能為朱傳國的治療,為增知書店的延續盡一點力。

一位老顧客在網上發布「幫幫增知老朱,拯救舊書店」的號召帖子,一天裏就有十多萬閱讀量。

朱傳國在病床上也總是惦記著這些愛書的朋友。只要身體狀況允許,即使被攙扶著,他也要堅持到書店坐上一小會兒。

但由於朱傳國病情加重,不斷的手術和治療,讓夫妻倆幾乎花光所有積蓄,書店也斷斷續續停業了好幾次。然而,他們夫妻卻拒絕很多想要收購書店的人。

不僅如此,有很多人要捐款給朱傳國,他都委婉拒絕。在他心目中,書店不僅是謀生的方式,更是對文化傳承的堅持。

朱傳國病情加重、舊書店瀕臨關閉的消息,更牽動網友的心。在一些網友傳播、媒體呼籲下,許多愛讀書的熱心人紛紛來到書店,以淘書的方式向老朱伸出援手。

「我希望大家是衝著書店去的,是衝著文化去的,而不是出於慈善的目的。」朱傳國曾如是說。他更希望大家關注的是書店,是書和文化,而不是他這個人。

永遠的舊書店

用幾十年收購書籍的故事,朱傳國寫成一本厚厚的《最後的舊書店》,記錄下合肥這座城市溫馨的一面。

2015年11月,《最後的舊書店》新書發布會當天,數百名讀者在寒風中趕來。他們想讓老朱了解,有更多人用行動向舊書店說一聲「感謝」。

2016年,朱傳國寫了自己的第二本書《永遠的舊書店》。書中除了收書經歷,還包括他的人生感悟,以及對社會各界的感謝。然而,他卻沒能看到這本書面世出版。12月5日上午,這位「文化擺渡人」離開了書店,離開他心愛的「渡口」。

《查令十字街84號》的結局,弗蘭克的離世和馬克書店的關閉讓人落淚。老朱的離去也讓人們更加懷念。一名女大學生網友,每週都從郊區大學城坐一個小時公交車,到增知舊書店買書。她說:「我們是多麼想讓我們的『弗蘭克』知道,大家都希望增知書店一直開下去。」

還有一位網友說:「和弗蘭克一樣,朱傳國和他的舊書店傳遞給愛書人和整個城市的不僅僅是書籍和文化,還有一種精神上的堅守和寄托。」

老朱、讀者和書店,仍在溫暖著合肥這座城市,溫暖著每一個人。朱傳國曾多次為貧困地區的兒童捐贈書籍。今年11月,他生命的最後時光裏,他還到合肥市圖書館,親手捐贈珍藏10多年的一些合肥市歷史數據。

在眾多從增知書店收獲知識與感動的讀者和熱心人士的幫助下,增知舊書店並未因朱傳國的離去而關閉。一位媒體人這樣寫道:「老朱走了,不必悲傷。他已經把他所能做到的最美好的東西留給我們。我們發起的『我為增知舊書店代言』,很多朋友熱心參加,我們做這些不只是為了幫助老朱,更多的還是希望這個舊書店能持續下去,成為老朱所期待的『永遠的舊書店』。」

《永遠的舊書店》這本書擺在朱傳國的靈堂中。「臨走前,他說希望我們繼續把舊書店開下去。」陳桂霞說,她和兒子決定,將與眾多愛書人一起努力實現這樣一份「永遠」的心願。△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