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史傳奇 從溺死鬼到大富翁(圖)
 
喻梅
 
2010-11-28
 

光緒年間的銀元
【人民報消息】晚清遺老徐珂(1869年~1928年)根據清代掌故遺聞匯編了《清稗類鈔》,其中記載了光緒年間的一個傳奇,命中是溺死鬼卻成了大富翁。

話說一位江蘇人,未知名,權當姓賈,在上海租界某洋貨商行工作。一年端午節的前幾天,老板派他帶著小皮囊去南市收款。賈先生從早上到中午,任務完成的還算順利,共收得欠款銀洋一千八百余元。賈走了一上午說了一上午,又饑又渴,想趕快回去交差後好好休息休息,於是就在一個名叫「十六鋪」的茶樓喝了點茶,歇歇腳,又急忙趕路。

回到商行交差時,才發現小皮囊不見了,頓時如雷轟頂、汗流如註、頭腦混亂,越急越說不清錢是怎麼丟的,丟在哪裏。老板看他神色慌張、張口結舌,斷定他私吞了這筆巨款。於是厲聲斥責他辜負了東家的信任,並說如不立刻歸還,就送他見官。一千八百余元銀洋在當時要仔細花,夠一個人用一輩子的。就是把賈先生賣了也賠不起,於是他哭的驚天動地、死去活來。

話說兩頭,另一位浦東人,歷史未記載其名,權當姓義,也在租界從商,大約運氣不好,忙活半天掙不到半個大子兒,於是結束生意,買好那天的船票準備渡過黃浦江回鄉。賈先生剛匆匆離開「十六鋪」茶樓,義先生就到了,離上船時間還早,他要了一壺茶,邊慢慢飲著茶,邊焦慮以後的生活怎麼辦。正在這時,他突然發現身邊的椅子上有一個小皮囊,提起來沉甸甸的,打開一看,他眼珠子差點沒驚的掉出來:竟然是大把大把的銀元!

這真是天上掉餡餅,不但後半生衣食不愁,而且還能衣錦還鄉。義先生驚喜交加,煩雲一掃而光。但他轉念又一想:不行,這錢我不能要!如此巨款,如果我取走了,自然後半生溫飽有餘。但如果別人因為遺失這些錢而喪失名譽、失去性命,我的罪過可就太大了!

那個年代,人人知道「不義之財不可取」的道理,但見錢眼開的事情並沒有斷絕。義先生心想:既然今天讓我拾到了這些錢財,那就是我應該盡到職責、物歸原主。

到了正午,吃飯之時,茶樓的客人稀稀落落的,來來回回也不過才八九個人。義先生仔細打量著茶樓客人的神色,沒有一個象丟錢的。此時饑腸轆轆,茶也喝到品不出味道了,但還是沒等到失主。

黃昏之時, 夕照橫江,到掌燈的時候了,樓中茶客聊完喝完都回家去了,唯有義先生寸步不離茶座,兩眼不錯位的盯著往來的人群……

突然,他看到一個人面色慘白、鋃鋃蹌蹌的朝這裏奔來,後面還跟著兩個人。一進茶樓,那人就奔這個茶桌而來「就是這裏,我當時就是坐在這裏的,……」,三個人桌上地上的一通亂找。義先生觀察他們真的是失主,笑著對那位失望的先生說:「你們掉了錢囊嗎?」賈先生不可置信的盯著他一個勁的點頭。「我等你們很久了」,義先生隨即拿出那個小皮囊給他們看。賈先生感激的差點沒跪下,說:「您是我的救命大恩人哪,沒有您,我今晚就要上吊了!」

原來,丟掉小皮囊後,賈先生想在所經之路沿途找一遍,雖然能找回的希望渺茫,但也只有這一條路了。可是主人怕他潛逃,不准他出門,他費了很多唇舌,主人才叫兩人陪同出來尋找,告訴務必把他帶回來。

二人互報姓名後,義先生讓他當面點清,結果分毫不差。賈先生要以五分之一酬謝,義先生堅決拒之;又改為十分之一,義先生還是堅決拒之;再改為百分之一,義先生嚴詞拒絕。賈先生不知如何酬謝才好,於是說:「那我請您喝酒,好嗎?」義先生仍然堅決推辭。最後,賈先生說:「明天早晨小弟在某某酒樓略備小菜,恭請仁兄大駕光臨,不見不散。」說罷掉頭就走。

第二天早晨,義先生居然來了。賈先生正要敬酒道謝,義先生卻搶先道謝說:「多虧您昨天丟了銀洋,讓我撿回一條命!我昨天原定在午後一點搭船渡過黃浦江,回去得知那條船行駛一半時遇到急浪翻船了,船中23人全都淹死!」

酒樓吃飯的客人們聽了都嘖嘖稱奇,紛紛舉杯向他兩人道賀,說義先生一樁善舉挽救了兩條人命。

故事到此還沒結束。賈先生三人回去後,把事情一說,老板說,「見錢不眼開,這麼好的人萬里難尋哪!」非要見見義先生不可。結果兩人一見面非常投緣,再經過一番長談後,老板全力挽留義先生不要回鄉,並高薪聘用他主管賬簿。幾個月後東家就招義先生當了上門女婿。再以後乾脆把生意全交給他打理。

生活艱難的義先生拾金不昧的誠信故事很快傳開了,商家客人都紛紛主動找上門來與他做生意,他家的生意越做越大,後來義先生竟擁資數十萬,成為當地的大富翁。

古人雲:「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惡之家必有餘殃」,義先生從溺死鬼到大富翁的故事,其實就是告訴我們,損人根本不利己,關鍵時刻的善惡一念,人就決定了自己的未來命運 。△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