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水端平!毛澤東嫂子是革命專嫁戶(多圖)
 
林淩
 
2010-11-23
 

70年代末,楊開智夫婦等在板倉為楊開慧掃墓。
【人民報消息】有一段中共歷史醜聞,說湖南人李一純(原名李崇英)原本是毛澤東和楊開慧的親嫂子,楊開慧哥哥楊開智的妻子,但後來未離開楊開智時,已經感情奔放的先愛上李立三、後愛上蔡和森,並心安理得的分先後次序的轉嫁,被稱為「革命專嫁戶」。

1922年底,李立三被張國燾、羅章龍邀請到北京傳授安源的罷工經驗,以促進北方的工人運動,此間在北京滯留了一個多月,結識了著名教育家楊昌濟的兒子楊開智、李崇英夫婦。

1923年1月底,李立三啟程南歸,楊開智因為在北京還有事情,就托付李立三照顧其夫人李一純一同回長沙。


李立三和第四任妻子、俄國人李莎。
李立三的才華與閱歷,主要是因為在黨內做負責人這一點,深深吸引著李一純,覺的楊開智啥也不是。此時的李立三,已經離家好多年,獻身撒旦黨革別人命的工作,生活長時間沒有人照顧,因而也希望有個女子(當時大姑娘有的是)生活在身邊。雖然老祖宗有訓:「朋友之妻不可辱」,但共產黨的原則是共產共妻,於是在他們南歸的途中,產生了不能抑制的情欲。按照報導說,錯不在他倆,錯在由於「接觸的頻繁」和情欲這東西「不能抑制」。

本來楊開智托付李立三照顧李一純到長沙,但旅途中所托之物居然轉運到了安源,楊開智妻子隨李立三走了,沒離婚就組建了新的革命家庭。這樣的無道德舉動確實令人尷尬,李一純將自己的一個妹妹李崇德介紹給了楊開智作妻子,這兩家的婚姻債才算是告了一個段落。

但李一純和李立三一起生活了不到三年,「接觸的頻繁」和「不能抑制的情欲」再一次成為家庭關係不穩定的理由。李一純和蔡和森住在一起後,拋棄了李立三。

1925年6月,蔡和森因為生病,離開上海去養病,他的妻子向警予因為和時任中共宣傳部長彭述之「接觸的頻繁」,這倆有夫之婦和有婦之夫墜入情網。

三個月後,病情緩解的蔡和森與陳獨秀一道返回上海。令他驚異的是,儘管早將行程通知了愛妻,但向警予卻躲到樓上,沒有出來接他。很快向警予在逼問下合盤托出,於是蔡和森大鬧政治局會議,讓黨評評理。


向警予至今被黨稱作蔡和森夫人!
黨是這樣解決的。1925年10月下旬,黨中央派中共代表李立三和夫人李一純、蔡和森和夫人向警予(向俊賢)、張國燾和夫人楊子烈等人到莫斯科參加共產國際第六次執行擴大會議。襠中央想,都是帶著老婆去,情欲可以得到釋放,一路去一路回來應該不會有問題。但就在這次莫斯科之行中,四對夫妻中兩個婚姻解體了。首先解體的是蔡和森與向警予的婚姻,體弱多病的蔡和森受不了精神打擊,病倒下了。

李立三和李一純主動到蔡和森那裏照顧幫助。由於李立三的工作繁忙而無暇顧及,李一純常常一人去「接觸的頻繁」蔡和森,李一純被蔡和森深深吸引了,又一次發生「不能抑制的情欲」,當時就與蔡和森合二為一。居然讓李立三孤零零一個人從莫斯科回國。現代人都批評「閃婚」,哪裏知道中共未建政前,黨的高級領導人早就閃上了,而且閃的更邪性,速度更嚇人,而且閃婚時還有配偶。

幸虧那時國民政府沒有獨生子女政策,李一純便將其另一個妹妹李崇善許與李立三為妻,度過了又一個難關。


楊開慧哥哥楊開智的妻子
李一純被稱革命專嫁戶。
1931年夏,蔡和森被捕死後,不知李一純有沒有再閃婚,反正現在的官媒報導,她是黨的早期領導人蔡和森的「遺孀」,先後在延安魯迅師範學校、陜甘寧邊區行政學院和北戴河中直療養院等單位工作。1984年在北京去世,終年85歲。

有讀者辯駁說,兩次閃婚都有小姨子們當替補的李一純,早就不是毛的嫂子了。

說的也是……如果她沒閃第三次的話,最後應該是紮根在蔡和森家譜裏。

哎,有人不幹了,說:要一碗水端平,既然李一純改嫁他人就不是毛的嫂子了,那麼為什麼與楊茂之結婚已近49年的劉松林還以毛岸英的遺孀身份出來得瑟呢?△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