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一個寄生在中國大地上的怪胎
 
周曉輝
 
2010-11-18
 
【人民報消息】當我們回眸歷史,我們不難發現,五千年的中華文明曾經締造了怎樣的輝煌!

三百多年前,葡萄牙來華的傳教士安文思寫道:中國的版圖極其廣大,中國的歷史非常悠久,中國的語言文字優美,中國的典籍豐富,中國人有禮貌也有教養,中國水運便捷、公共工程完善,中國工藝製造精美,中國物產豐富,中國聖人孔子影響巨大,中國政治發達、君主偉大,北京之建築相當宏偉。這是明末清初。

一千四百年前,一個承前啟後、百花齊開、大放異彩的盛唐,如一輪皓月,照亮了人類歷史的整個夜空。她在文化、經濟、農業、手工業、商業、交通等各個方面,都遠遠的超越了以往的所有時代。而唐詩的繁榮,散文的復興以及傳奇的成熟,把人類文學史推上了輝煌燦爛的頂峰。隨之而來的音樂、舞蹈、繪畫、造像、建築、冶金、制瓷、紡織、印刷、釀酒…… 多元紛呈,絢麗奪目,達到了盛況空前的地步。當時,海內諸國莫不知有唐,所以後來“唐”成了中國的同義語。時至今日,外國人依舊呼華人為“唐人”,把海外華人聚居的地方稱為“唐人街”,所穿服裝為“唐裝”。

一千九百年前,東漢明帝聽說西域有神,其名曰“佛”,便在公元68年派人出使天竺(今印度)拜求佛經、佛法,並於第二年在洛陽建立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個佛寺--白馬寺。明帝還聘請天竺高僧在此譯經、傳教。三國兩晉南北朝時期的西域佛教達到鼎盛時期。上至王公大臣,下至普通百姓,都信仰佛。尤其是大批王公貴族出家事佛,成為了一種時尚,使住持正法的僧人具有崇高的社會地位,推動了佛教的發展,擴大了佛法對社會的影響。這種影響也慢慢擴展到了中原和南方地區。此後歷代王朝重新佛家的皇帝和臣民都並不少見。

二千多年前,老子和孔子出世。老子留給世人一部《道德經》並西行而去,後世的有緣人正是從這部書中參透了真道。老子亦被後世視為道家的鼻祖。而孔子以“仁義禮智信”為核心的儒家思想更是影響了自漢以後的王朝,孔子被視為“至聖先師”。

約五千年前,被視為中國人的祖先的黃帝出現在神州的舞臺上。他為中華民族創造了豐富燦爛的中華文化,因而在中國歷史上受到無比的尊敬。也正是從黃帝時代,開始了以人為中心的、一幕幕璀璨的半神文化序幕。

這幾千年的歲月,中國逐漸形成了自己獨特的傳統文化,那就是“敬天畏地”,講求“天人合一”,即人要與自然和諧相處,而傳統文化的核心正是對儒(孔子)、釋(佛家)、道(老子)的信仰。中國的文學、建築、繪畫、音樂、雕塑、園林、醫學、服飾等等都無不是對上述信仰的具體呈現。

然而,在二十世紀初,西方的馬克思主義卻被一批急於改變中國現狀的知識份子接受,並在中國建立了其代言人:中共。相信以唯物主義為核心的馬克思主義的中共為了維持自己的統治,自建政後,就開始了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破壞,並強行向人們灌輸馬列主義。在中共統治六十年後的今天,很多中國人已然不知道什麼是中國的傳統文化。

那麼,為何中共要如此不遺餘力地破壞自己的民族文化?根本原因是馬克思主義和中國傳統文化是完全不相融的。

中國傳統文化是敬畏天命的,孔子認為“死生有命、富貴在天”,佛家和道家都是有神論,相信生死輪回、善惡有報;而馬克思主義和共產黨信奉“無神論”而且“無法無天”,認為沒有“救世主”,只能依靠自己。也就是說,承認有神論等於直接挑戰了共產黨的執政合法性。

中國傳統文化相信“天人合一”,人按照天道行事,就會在死後回歸天堂。佛家還認為人在世間的一切都是因果報應的結果。而《共產黨宣言》認為“共產主義”才是“人間天堂”,而通往“人間天堂”之路就是依靠共產黨的領導,並且要通過暴力鬥爭。

儒家文化重視家庭觀念,講“孝”,而《共產黨宣言》中卻明確表示要“消滅家庭”。

儒家文化重視“仁者愛人”,馬克思主義和共產黨卻主張階級鬥爭,即主張一種人對另一種人的鬥爭;而且是通過暴力和無產階級專政。

儒家主張忠君(“忠”不是盲目的,因為有天道,所以皇帝也要遵守)愛國,而《共產黨宣言》卻主張“取消祖國”。

正是因為馬克思主義完全背離了中國傳統文化,因此對於視自己為馬列子孫的中共而言,當然是要全力消滅之,否則一旦人們繼續相信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儒、釋、道思想,中共的執政根基就會坍塌。這豈是中共所願?

從這一點上看,中共完全是一個寄生在中國大地上的怪胎,它不僅根本不愛中國傳統文化,而且是背棄中華文明的千古罪人。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