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寧生日中共喉舌鼓噪 俄討論將屍體送給北京(圖)
 
任百鳴
 
2010-11-12
 



今年列寧生日當天,俄羅斯媒體“集體沉默”,與之形成強烈反差的是,中共喉舌卻均在當天顯著位置上刊文為列寧鼓噪。4月22日,莫斯科討論了將列寧屍體送給北京方面的問題。(網絡圖片)

【人民報消息】從中國人的賭咒發誓中,可以看到人們普遍認為的惡報形式,比如“不得好死”,“天打雷劈”,“絕子絕孫”等,其中還有一個最恐怖的就是“死無葬身之地”。

無神論者可能不理解為什麼“死無葬身之地”是個很大的惡報,他們認為人都死了,折騰擺弄那個屍首和原來的生命似乎沒有關係。但是,中華幾千年的傳統文化是相信生命輪迴的,“入土為安”是福報,利於生命的轉生,而據說“死無葬身之地”的生命來生連當個蒼蠅的資格都沒有。

繼承馬克思主義魔教,並引入暴力革命的列寧,是製造人類紅禍災難的罪惡生命的元兇之一,不管形式表現如何迷惑,實質上,列寧死後受到的正是“死無葬身之地”的懲罰。

列寧因梅毒死亡

蘇共的締造者列寧在其生命最後的十幾年中被梅毒折磨,2005年的一項回顧診斷證實了這一流傳很久的民間說法。

在2005年6月的《歐洲神經學學報》(The European Journal of Neurology)上,三位以色列醫師參考歷史資料,得出了這一可能診斷。

研究顯示列寧在領導1917年的十月革命之前,就在歐洲被感染了這一性病。在紅色政權建立不久,梅毒就開始占了上風,並終於在1924年要了他的命。

這些歷史資料包括列寧在歐洲和蘇聯的治療醫生的記載、列寧的健康狀況材料及被研究者稱為“政治宣傳”的驗屍報告。

研究者之一的精神病醫生勒納(Vladimir Lerner)對紐約時報記者說:“如果你消去列寧的名字,而把其症狀拿給任何一位精通傳染病的神經學家看,他會說:‘梅毒’。”

列寧於1924年1月21日18時50分死亡,年53歲。官方宣布的死因是腦動脈血管硬化、腦瘤爆裂。

列寧曾遭暗殺,子彈留在他的頸部,當時的醫療條件無法安全取走子彈。1922年 5月,列寧第一次中風,右側部份癱瘓。同年12月第二次發生中風後,不得不停止了所有的公開活動。1923年3月,第三次中風後,直到死亡一直臥床不起,也不能說話。

蘇聯崩潰後,公開的文獻表明,早在1895年醫生就建議列寧治療梅毒。文獻提及主管屍體解剖的病理學家Alexei Abrikosov,受命證實列寧並非死於梅毒。Abrikosov 在屍體檢驗中沒有提到梅毒,但是血管損害、癱瘓和無力都是典型的梅毒症狀。1923年,列寧的醫生給他使用了當時用於治療梅毒的六零六和碘化鉀。

共產革命史上的“共妻”現象

隨著90年代蘇聯的解體和蘇共檔案的公開,人們才了解到被掩蓋了大半個世紀的一些蘇共領袖們私生活秘密和共產革命歷史上確實存在的“共妻”現象。十月革命時期踐踏性道德的行為比比皆是,兩性關係的基本規範蕩然無存。

1990 年第10期俄國《祖國》雜誌對俄共初期的共妻現象曾有全面揭露:在布爾甚維克控制的地區,有“公有化”資產階級婦女的行為。1918年3月,葉卡捷琳娜堡公有化婦女的行為達到登峰造極的程度。當地布爾甚維克組織在蘇維埃消息報公布命令並在大街上張貼:“16至25歲的婦女必須接受公有化。革命者如果需要行使這個命令給予的權利,可向相應的革命機關說明。”在城市公園的一次圍獵行動中,四個姑娘當場就被強姦,有25個被送往波羅斯登的司令部,另有一些被送往布爾甚維克占據的旅店,悉數被強姦。一些女孩的命運很悲慘,她們被折磨後被殺害,屍體扔進河裏。一個5年級(小學)的女生連續12個晝夜被紅軍輪姦,然後被綁在樹上,用火折磨,最終被槍殺。

曾有報導說,當時中學生賣淫現象嚴重,世界著名社會學家沙樂金在1920年寫道:共青團在少年的賣淫事業中起了極大的作用,在俱樂部招牌下,每一個學校都設立了賣淫場所。對位於聖彼得堡附近沙皇村兩所中學所作的調查發現,所有的孩子都有性病。少女參與色情商業交易,介入了有權勢革命者的私生活。

從共產運動的發展史來看,列寧因染性病去世不足為奇,他的導師馬克思亦為同一貨色,強迫女家傭為性奴隸,最後產下私生子。在中共內部,共產運動領袖將這一“光榮傳統”發揚光大的比比皆是。

紅場列寧墓中列寧屍首分離僅存10%

2010年7月,據俄羅斯媒體報導,統一俄羅斯黨黨員、國家杜馬議員弗拉吉米爾-梅金斯基對外表示:俄羅斯政府必需盡快埋葬列寧的屍體,目前只有10%的列寧屍體存放在紅場列寧墓內。他說:“我們往往會認為在紅場列寧墓內看到的就是列寧的全部屍體,請不要被錯覺欺騙,那裏只存放著10%的列寧屍體。”

梅金斯克認為,繼續保存列寧的屍體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從預算支出的觀點來看存放這種人工製造的藝術品是不道德的,對列寧的家人來說也是一種傷害。 他說:“政府現在不願意觸及這一敏感的話題。他們希望歲月能使圍繞保存列寧屍體的爭論平靜下來。”

列寧死後,蘇聯政府在莫斯科的紅場建造列寧墓,並將列寧的屍體用現代防腐技術製成木乃伊保存在水晶棺內供人觀看。

列寧死亡三天後,聖彼得堡被更名為列寧格勒,直到1991年蘇聯解體時才改回原名。就保密性而言,列寧墓不亞於政府的核防設施,列寧的屍體安放在水晶棺內,棺內保持16攝氏度常溫,由中央控制系統的儀器監視,各種指數都非常精確,甚至比醫生要求的還要高。

每天中午1時,列寧墓關閉。每逢週一和週五,列寧墓不開放。這是醫護人員作例行檢查的時間。他們打開水晶棺,對屍體進行認真檢查後,給死者的面部塗上特制的藥液,然後再將水晶棺重新封上。

此外,他們每隔18個月要對屍體進行一次專門護理。這時,要用專車將屍體從瞻仰廳運到護理室,將其放進一個池子,用專門配制的藥液浸泡一兩個星期。然後,人們再重新給列寧換衣、化妝,把屍體安放好,呈“安睡”狀態。一切整理就緒後,屍體又被送回瞻仰廳。

事實上,列寧死後一個月屍體便開始迅速腐爛,科學家們一籌莫展,後來由一位叫巴爾斯基的教授用自己的防腐辦法暫時遏制了屍體的腐爛。二戰期間,1943年底,列寧的屍體開始大塊腐爛。於是列寧屍體的一條腿和部份左肢被截去並安上人造假肢。1945年底,列寧屍體被運回莫斯科。

1961年,當斯大林的屍體被從列寧墓搬出後,列寧的屍體又開始腐爛。當時的蘇共領導人赫魯曉夫同醫務人員商定,將暫時尚未腐爛的頭部同軀幹分開。同時決定製作人體模型代替原來的身體。手術進行得相當成功,列寧的軀幹被火化,頭部被安裝到一個人造軀體上。一切都做得天衣無縫,參觀者絲毫沒察覺。

近年來俄羅斯科學院等機構提出將列寧的屍體遷出紅場埋葬,並得到了部份議會議員的支持,但這一提議遭到前蘇聯克格勃頭目普京等人的反對。

中共喉舌鼓噪 莫斯科討論將屍體送給北京

今年4月,俄羅斯媒體在列寧生日當天“集體沉默”,俄評論人士稱,該把列寧屍體從紅場遷出送給北京方面。

俄羅斯社會此前針對將列寧墓從紅場遷出問題,產生過激烈爭論,在列寧出生140周年的日子裏卻對列寧這個話題表現得異常冷漠。俄羅斯媒體也在列寧生日當天如同事先約定了一樣,集體實施沉默。頭版沒有列寧消息,唯一一份刊登關於列寧文章的小報上也僅寫道:今年的列寧生日靜悄悄。

莫斯科紅場列寧墓在生日當天早上開門的時候,門前也同樣顯得非常冷清。對於此種冷清現象,俄羅斯民意調查中心負責人瓦列里-菲德洛夫說:“關於列寧的話題已經不被人重視了,至少已經從報紙的頭版頭條消失了,雖然共產黨人會在當天大造聲勢,但這不是說反對將列寧墓遷出紅場的人占了優勢,只是絕大多數俄羅斯人在用沉默表達自己的態度。”

雖俄媒體實施集體沉默,但有趣的是,中共官方媒體當天均在顯著位置刊登了讚揚列寧的評論文章,一些文章甚至稱,越來越多的俄羅斯人認同列寧。莫斯科《迴聲電臺》在4月22日的一個評論節目中,主持人同嘉賓就此進行討論時,找到了解決列寧屍體去向問題的出路:應該把列寧屍體從紅場遷出,並送給北京方面。

俄羅斯民間對列寧等前蘇聯共產黨創始人的憤怒一直有增無減,他們利用各種方式表達希望審判前蘇共領導人罪行的呼聲。幾年來,俄羅斯各地不斷發生針對前蘇聯共產黨領導人雕像和塑像的破壞事件。其中最嚴重的是發生在2009年4月份,聖彼得堡市中心火車站前廣場列寧銅塑像被不明身份者用炸彈炸毀的事件。聖彼得堡紅村地區一個列寧雕像被人實施“斬首”削去了頭部。前蘇聯國家級文物,一幅山岩列寧壁畫被人潑墨破壞、並塗寫侮辱性文字等等新聞不斷在俄羅斯報導。

俄羅斯最近的一起反對列寧的事件發生在今年3月15日的莫斯科紅場,莫斯科紅場在當天發生了槍擊事件,一名俄羅斯男子用汽槍打傷一名負責克林姆林宮前列寧墓保衛的警察並試圖闖入列寧墓,稱希望以此方式呼籲拆除紅場上的列寧墓,警察重傷住院治療。他在被審訊過程中對媒體明確表示說:我敢在紅場開槍打傷警察,就是為了呼籲列寧墓應該被拆除,或者改建成為鐘樓,但列寧屍體必須被遷出紅場。

按道理上講,中共長期致力於把它的國民轉型為馬列子孫,所以,中共治下的北京城更是適合10%的列寧暫存之地,但是無論怎樣,上天給人呈現的事實是,從1924年列寧死亡,到現今的2010年,已有86年的時間,這個共產運動的頭號人物之一的屍身,不僅無法享受一般普通老百姓的入土為安,竟然經受被掏空、被分屍、被割頭、常年累月(近百年)的被折騰、被化學藥物浸泡腐蝕,沒有一天的安息,客觀上看,完全是屍身分解且“死無葬身之地”的煎熬。

共產子孫就是這樣的“敬仰”和“愛戴”他們的“偉大領袖”,這不是個地地道道的魔教又是什麼呢?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