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溫家寶四處碰壁說起(圖)
 
章天亮
 
2008-11-26
 
【人民報消息】中國經濟環境全面惡化,僅廣東就至少有5萬家中小企業倒閉。溫家寶日前在廣東視察時,指示要加大對中小企業的扶持力度。而做為廣東省委書記的汪洋則繼續堅持不救這些企業,《中國時報》報導直指廣東省杠上了溫家寶。

溫家寶在中共體制內幾乎四處碰壁。汶川賑災時,他面對遲遲不動的軍隊而只能說句“是人民在養你們,你們自己看著辦”就摔了電話;到紐約參加聯合國大會,接受 CNN專訪時談到“六四”的教訓是中國需要政治改革的回答,也被國內媒體毫不客氣地刪除;2007年2月26日,“兩會”召開前夕,溫家寶在人民日報上發表署名文章推崇民主、人權等“普世價值”(所謂“普世”,自然應超越“國情”限制),而在今年九月遭社科院院長、政協副主席陳奎元高調批判。

毛澤東時代無疑是個人獨裁的時代,這也使得毛可以隨心所欲地做他想做的事,這也才有了“文革”時的“踢開黨委鬧革命”。即使各級黨委被打倒,毛仍可直接指揮民間的活動。到了鄧小平和江澤民時期,這種獨裁風格仍可見其蹤影。鄧小平可以廢黜華國鋒、胡耀邦、趙紫陽,江澤民可以下令鎮壓法輪功,這都至少是頂著一大批黨內反對力量所做,其所憑藉的就是對軍隊的掌握。

胡、溫本身則是一個弱勢組合,既缺乏黨內、軍內的鐵桿支持,更缺乏毛那樣民間幾乎萬眾一心的“誓死捍衛”(儘管這種捍衛是受毛的愚弄所致)。為維持自己的權力,胡、溫唯一能做的就是依靠中共的各級官僚混日子。這是一種默契的平衡:胡、溫不能損害而只能維護各級官僚的利益;各級官僚則不挑戰胡、溫的權力合法性。

明白這一點,儘管會讓一些人沮喪,但至少讓我們正視現實——胡、溫不但不可能做一點點地政治改革,反而是被中共的官僚集團所裹挾。每個中國人看看自己周圍那些貪婪而跋扈的中共官員就知道:即便胡、溫本人抱有某種善良願望,他們二人只要留在黨內一天,就永遠“形勢比人強”,就永遠什麼都做不了。

按照這個趨勢,我們不妨再往下推理三步:第一、中共過去“個人服從組織,下級服從上級,全黨服從中央”的組織原則已經徹底癱瘓。第二、組織癱瘓後的官僚個體更加不會考慮整個官僚集團的長遠存在,而抱著“想怎麼撈就怎麼撈、能撈多少撈多少”的心態。林嘉祥的兩句“名言”——“我是交通部派來的,級別和你們市長一樣高,敢跟我鬥,你們這些人算個屁呀!”和“我就是幹了,怎麼樣?”就是中共官僚的典型心態反映。由於中共拒絕輿論、選舉、法律等制衡手段,其政策的出臺只能以攫取利益為出發點,最終“劫貧濟富”的速度越來越快,直至百姓走投無路、官逼民反為止。第三、弱勢胡、溫所指定的繼任者只能越來越弱勢,無法再整合中共 “有節制的壓榨百姓”,或走上改良之路。

此次中共出臺四萬億的刺激經濟計劃就是一個例證。在政策出臺之際,我看著暴漲的大陸股市,真是很同情那些散戶。他們一次次相信中共,一次次追高被套,“大小非”卻趁機出逃。同時,由於民間投資環境的惡化,讓本來應投資的資本流入股市投機,最後的結果是實體經濟的崩潰。在這個惡性循環過程中,貪官則更有理由上特大工程“拉動內需”,趁機將工程款裝入口袋,百姓則被告知“在未來的5到10年內,底層人要過類似於60年代的苦日子”。

不解體中共,就無法打破這個趨勢。中國民眾、乃至胡溫即使從利益角度出發,也應該解體中共,自己做一回自己的主,同時更應該把《九評之二》裡的一句話當作座右銘來時時念誦——“歷史的教訓是:共產黨的任何承諾都不能相信,任何保證都不會兌現。誰在什麼問題上相信了共產黨,就會在什麼問題上送掉小命。”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