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天國的路
 
陳璐
 
2007-12-27
 
【人民報消息】聖誕期間,流光溢彩的燈飾把溫哥華裝扮得金壁輝煌。平安夜的傍晚,教堂裏人頭湧湧,擠滿了參加聖誕崇拜的人。

想起十幾年前在中國大陸,一位親戚來省城看望重病的母親,談話中特別提到,如今信仰宗教的人越來越多了,上教堂信耶穌須要先參加一個查經班,每晚聚會讀聖經,半年以後才有機會輪候接受洗禮。這位在黨校當領導的親戚最後笑道:“現在要信主的比要入黨的人還多,通往天國的路越來越擠了,等我退了休也去做禮拜。”聽到這裏,正躺在病榻上被病魔折磨得奄奄一息的母親竟然難得地開心笑了。

後來幾周,母親陷入了深度昏迷狀態,我在她枕邊一遍一遍的播著她喜愛的讚美詩音樂。一天深夜,母親的呼吸突然停止了,當時錄音機正在播放“收成圓滿歸天家”。就在那一剎,我清清楚楚的看見她嘴邊浮起了一道欣然的喜悅。那時我只是想,死亡對她來講是一種解脫,也許她真的找到了自己的歸屬。後來,我目睹過禪宗六祖惠能的不朽肉身,又聽說過西藏高僧去世時整個身體化為一道光,“虹化”離去。我才明白,信神的人不畏懼死亡,因為他們知道有接引他們的天國。

從祖輩起,我家裏人都信神,可偏偏出了我這麼一個“無神論”。我一直以為信仰共產主義會讓我變得高尚。記得最疼我的大姑姑是基督教傳道人,當年聽我說加入了共產黨,就說我是魔鬼。我一直很困惑:姑姑從來認為連壞人、甚至是監獄裏那些殺人放火的犯人都可救度上天國,而我被公認是同輩人中最好的一個,為什麼入了共產黨就被她看成那麼邪惡呢?

移民加拿大後,生活在西方民主社會這些年,遠離了中共的統治,冷眼旁觀中國大陸社會變遷,自以為已認識中共本性。直至讀了《九評共產黨》,才真正認清共產黨的原形。推行無神論的共產黨從來都與眾神為敵,它迫害宗教,摧毀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統治中國五十多年,害死八千萬中國人。難怪大姑要說共產黨是魔鬼了。

審視自己內心,我不由得暗暗吃驚,儘管已從組織上脫離了中共,可是從小受黨文化的灌輸,已被中共邪靈在生命深處打上了印記。文革時母親因為宗教信仰曾被安上“裏通外國” 的罪名,趕到鄉下受罪,我都沒有懷疑過共產黨的“偉光正”。想起曾在血旗下宣過誓,要把一切以至生命都獻給魔鬼,真的不寒而慄。我趕緊上網發表鄭重聲明,退出中共。

07年春在溫哥華的“全球華人新年晚會”上,我聆聽了關貴敏的一曲《我是誰》,歌中唱道:“天地茫茫我是誰,記不清多少次輪回。苦難中無助的迷茫,期盼的心如此的累,黑夜中流出的是滄桑的淚。直到我看見真相的那一刻,直到我追尋到大法灌耳如雷,我明白了自己是誰,我知道了在神的路上奮起直追。……”

短短一曲讓人從靈魂深處震撼,促使人重新思考人生的意義與歸宿。千古以來引發人們苦苦追索的命題:“我是誰”被破解了,我意識到,神打開了通往天國的路!

不久前,聽到溫哥華一位八旬老人的故事,這位滿頭銀發的老太太住在老人公寓,她獨自倒幾趟車去給“九評”捐款,去年問她姓什麼,她都不敢講,放下錢就走了。今年她又去了,先是拿出100元捐款;然後又講述了她曾經歷過的共產暴政;後來,她鄭重其事的掏出一個信封,裏面是年初回中國大陸探親時,她走訪親朋好友傳遞“九評”後得到的二十幾個“三退”(退黨、退團、退隊)名單。最後,她對“退黨服務中心”的義工說:“我是基督徒,我天天在為你們禱告。”

三年來,退出中共相關組織的人潮洶湧,我曾聽到溫哥華基督教長老會的王牧師把這退黨潮稱為“新的出埃及記的運動”。“中國人民離棄共產暴政,爭取“出埃及”與尋找未來屬於自己“迦南美地”的偉大浪潮。”

04年至今,網上退黨人數已達三千萬,其中有我家族裡的基督徒。去年,我在中國的親戚都聲明退出了中共相關組織,不論目前在組織上與中共有無聯繫,這聲明是要告知天地神靈的。他們都清楚,不抹掉獸的印記就不可能走向通往天國的路。

通往天國的路真的越來越擠了。


********************************************************

看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有大福氣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