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頭兒朝下!中共還有什麼活勁兒(多圖)
 
黎梓
 
2007-12-20
 

12月19日,中共駐英使館
“國旗”倒掛著!
【人民報消息】2007年12月19日,中共駐英國大使館懸掛的國旗倒掛了整整一天,被媒體披露後是否還倒掛著就不好說了。就是再舔中共後腳跟的人也不能說這是邪黨的「洪福」之兆。

這種事在中共駐英使領館並不是偶然發生的。例如2003年2月21日,英國蘇格蘭的《每日記錄》報刊登了該報記者傑克-馬塞遜關於愛丁堡中領館倒掛國旗的獨家報導。馬塞遜先生的題目是《中共國旗的危機》。

報導說,「當愛丁堡中共領事館的旗幟上下被懸掛顛倒時,旗幟的頂部則變成大紅臉」,絕了,如此形容中共大頭朝下、旗幟的頂部五顆黃星統統全無非常形象。


愛丁堡中領館血旗掛顛倒,提醒也照舊!
報導說,過路的行人都看到了在繁忙的克斯托芬路的中共領事館新址的五星紅旗被上下顛倒後,不禁大吃一驚。為了這個世界人口最多的國家的外交官不至於太丟臉面,《每日記錄》的記者發現後好心的走進去提醒中領館的人請立即糾正這種疏忽。

報導說,中領館工作人員感謝我們讓他們關注此事,但拒絕給予進一步的評論,而且令人驚訝的是,過了24個小時以後,他們的旗幟才被懸掛成正確位置。這種做法是否暗示外國記者在多管閑事?

馬塞遜先生氣憤的寫道:中領館的國旗沒有多少運氣,在領事館原來地址「車站路」時就曾丟過一次。簡直是大笑話,掛在領館頂樓的「國旗」居然能丟了。

中共駐外官員都對邪黨沒肝少肺的,這個獨裁政權豈能不是一盤散沙。

還有幾個國內國外關於懸掛中共血旗的奇聞怪事,也挺有意思的。

2006年6月30日,四川瀘州市古藺縣石堡鎮為第二天「七·一」中共祭日舉辦一場運動會。經過精心準備,還特意請來當地駐軍為他們升旗,一切就緒。主持人高喊:「奏國歌,升旗」。全場誰也不敢再聊天兒說話了,頓時一片寂靜。

這時怪事發生了,擴音器裏播放的不是《義勇軍進行曲》,而是八寶山專用的那淒淒慘慘的哀樂。“停!停!”隨著驚慌失措的喊聲,哀樂停下。

只見血旗升到一半,就停在半旗位置,正好一幅祭日景象。後來解釋說是拉繩跳了槽被卡住,所以上不能升、下不能降。可是拉繩從來沒跳過槽,怎麼單慶祝黨媽媽生日時罷了工呢?

此時更怪的事情發生了,空中懸掛的裝飾燈泡沒人碰,卻一個個往下掉,摔在地上,砰砰直爆,猶如報喪的鞭炮。

全場頓時大亂,很多人不由自主的驚呼:要出大事了!要出大事了!有的人竊竊私語:看來共產黨要完。

一親共團體日前在美國素有“總統城”之稱的麻州昆西市的一繁忙街口兩次升中共政權血旗,遭到當地美國居民及退伍軍人團體的強烈抗議,血旗被迫兩次降下。當地美國人說,中共政權這旗子上的紅色代表著獨裁統治下人民被殘害的鮮血。

2006年9月17日,在美國素有「總統城」之稱的麻州昆西市(Wollaston )中心的商業區,發生了另類降旗事件。


昆西市居民舉橫幅抗議在該市升中共血旗!
一親共團體在舉行開幕典禮時升起了中共政權血旗。突然,一名男子以英文大吼:「No Communist ! (不要共產黨!),No Communist ! (不要共產黨!),No !... No !... Stop !(停止!), Stop !(停止!)……」。

昆西市升中共政權血旗的消息很快在當地傳開了,昆西市政府及市議會的議員們不斷接到電話及傳真,說半個多世紀,中國人被中共屠殺了八千萬不止,抗議升血旗。議長古卓在接受《波士頓環球報》訪問時表示,他本人就接到了超過一百通電話及電子郵件關於升旗的問題。是他接到過最多的選民反饋。

面對抗議,該親共團體只好將旗降下。但隨後又以慶祝中共國殤日「十一」為由,再升血旗,結果引發了更強烈的抗議,親共團體只好再次將血旗降下。

這裏僅僅舉了幾個小小的與血旗有關連的新聞,要真搜集起來,再寫幾千字也寫不完。既然外國人堅決反對升中共「國旗」、中共官員升旗時連上下顛不顛倒都不肯瞄一眼,那中共還有什麼活勁兒呢。△

(人民報首發)

購票從速!新唐人“聖誕奇觀”晚會看的就是奇觀

聖誕晚會、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神韻藝術團晚會,看了好福氣!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