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迫害法輪功慘烈 九至十月江澤民再添八血債
 
2007-11-5
 
【人民報消息】零七年十月,八位大陸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證實。其中七人被迫害致死在零七年九月,一人被迫害致死在剛剛過去的零七年十月。據明慧網資料初步統計,零七年一至十月期間,至少有九十五位大陸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明慧網報導,八個迫害致死案例發生在七個省和直轄市,其中湖南省二例;黑龍江省、河北省、吉林省、重慶市、四川省、安徽省各一例。女性法輪功學員有三位,占百分之三十七點五;五十歲以上的老年人有四位,占百分之五十。中共和江氏集團自九九年七二零發動迫害法輪功運動以來,三千一百零一位大陸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已經得到證實。實際被迫害致死人數遠遠不止這些。

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的罪惡曝光後,在全世界正義善良人們的共同譴責下,中共公開承認了從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但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資深國會議員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的獨立調查報告指,中共從兩千年至二零零五年間,每年平均處決一千六百多名死刑犯,但同一時期,卻有高達四萬一千五百宗移植手術的器官來源無法解釋,很可能是強摘自法輪功學員。

今年八月以色列警方逮捕了四名人體器官走私犯,他們供認所販器官來源於中共的政治犯、死囚和法輪功學員等。此消息發表在以色列最大的報刊上。

自由時報十月二十四日報導,天津第一中心醫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朱志軍今年三月來臺灣,就在下榻的臺北福華飯店大廳為準備赴大陸換肝病人審查病歷資料進行術前評估。目前有五十餘位曾在天津第一中心醫院換肝的臺灣病人,正受邀回到天津第一中心醫院,參加移植病人的座談會,全部花費由醫院買單。報導說,天津第一中心醫院又稱東方器官移植中心,號稱是全亞洲最大的換肝中心,一年換肝可達六、七百例。自由時報指,事實上,來臺拉生意不只天津醫師,嘉義泌尿科醫師黃士維表示,廣州經濟技術開發區醫院器官移植血液淨化科主任林民專,每年也都會來臺和換腎病人聚會。

追查國際(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近日公布的對北京軍隊醫院、遼寧省錦州市法院、廣西民族醫院等單位的調查錄音中,清楚的顯示: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還在繼續。雖然中共今年五月一日通過了「人體器官移植條例」,表面上禁止器官買賣,但暗地裏卻繼續幹著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勾當。

中共不僅沒有實現其申辦奧運時改善人權的承諾,而且行惡不止,手段更加隱蔽和黑社會化。

明慧網曝光的迫害案例顯示,自前公安部長、現任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今年三月向全國下達新一輪嚴厲打壓法輪功的命令以來,大陸各地警察連續瘋狂抓捕綁架法輪功學員,手段恐怖惡劣。法輪功學員在家中或在單位被綁架或失蹤,然後下落不明。抓人的警察及責任人拒絕告訴被抓法輪功學員的親屬關押場所、拒絕親人面見,甚至互相推諉、矢口否認抓人事實。四川新津,廣西容縣等地都有知情人士透露,法輪功學員遭遇綁架時被用頭套全部蒙著頭。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惡性事件不斷發生。

河北鄧文陽再次被綁架,送保定勞教所約十天被迫害致死

鄧文陽,男,三十多歲,河北秦皇島市山海關大法弟子,自一九九九年以來,多次被邪黨惡警綁架、非法勞教。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六日,鄧文陽再次被綁架,送到保定勞教所約十天被迫害致死。家屬被強迫簽字同意火化。

零七年八月十五日,山海關公安局警察張德嶽、付勇等劫持了二十二名大法弟子。鄧文陽也在那天被綁架。八月三十日,鄧文陽被送往保定勞教所,因體檢不合格拒收送回家。

零七年九月二十六日,河北省山海關公安局長趙然和六一零頭子張德嶽帶領三十余警察,再次闖入鄧文陽家中,強行把他從床上綁架走。當時鄧文陽只穿背心和褲衩,沒讓穿外衣,就被擡上警車。鄧文陽的老母親被驚嚇的當場昏倒在地。

九月二十六日被公安綁架的大法弟子還有趙春明、何秀傑、鄧桂雲、董玉賢、王桂芹等。

鄧文陽被非法關押在山海關拘留所一晚,次日沒經任何手續就被送往保定勞教所。僅十天左右,大法弟子鄧文陽於二零零七年十月八日被迫害致死。

鄧文陽,原山海關橋樑廠職工,因堅持修煉法輪功,一九九九年被非法勞教三年,被送開平區勞教所受盡酷刑折磨,後來又轉到保定高陽勞教所加重迫害。二零零零年下半年的一天,高陽勞教所的惡警們把十幾個大法弟子強行帶到廠房,讓每個人蹲著,然後把兩隻手各銬在兩邊,半小時電擊一次。惡警強制鄧文陽用這種姿勢蹲了十多天,直到暈倒才把手銬打開。

據一名當時被非法勞教的大法弟子訴述:“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八日,唐山開平勞教所接到司法部指示,男大法弟子全部轉到保定高陽勞教所,保定高陽勞教所條件非常差,特別邪惡,我與高樹存、鄧文陽、李琪越等十名被分在高陽第五大隊,第五大隊是最邪惡的大隊。當天晚上,惡警讓我們站在大院內,不給飯吃,惡警讓刑事犯人用電棍擊我們,還用最邪惡的酷刑,搖電話:把兩隻手兩隻腳通上電,接在手搖電話上,惡警不停的搖。把我們十個人折磨到下半夜,才給安排一個地方,給點飯吃(每人兩個幹巴黑饅頭,還沒有鹹菜),住處條件很差,住在一個廢工房裏,四面透風,冬天很冷,沒有取暖設備,和刑事犯住在一起,一個工房內住一百來人。”

山海關公安局一科科長張德嶽和成員付勇,幾年來一直充當邪黨馬前卒,賣力迫害法輪功學員,此二人幾乎參與山海關每一次迫害。

吉林六旬老人王玉環被迫害致死,家屬十五天之後才知道

王玉環,六十多歲,吉林省長春市大法弟子,一個平和善良的老人。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王玉環老人與當地數十名大法弟子同時被警察綁架。直到十月九日,家屬才得到消息說王玉環已經去世。據透露,王玉環老人已於半個月前的九月二十四日在長春市中心醫院去世,家屬是在十五天之後才知道的。

王玉環老人因堅持信仰,八年內被長春警方非法關押十多次。她曾被綁在老虎凳上三天兩宿,被折磨得腳踝露出了白骨,手臂筋骨也被警察反覆劈折而斷;她被警察用電棍電擊面部至焦糊,被用煙頭烤眼球,被用竹棍紮兩耳,被折磨的全身血肉模糊……;她和其他被非法關押的女性法輪功學員一起被警察扒得一絲不掛,成大字型綁在硬木板上達二十六天,受盡警察、監醫和男犯的侮辱。

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吉林省公安廳、長春市公安局、二道區分局對在二道區召開法會的大法弟子進行了非法抓捕,當場綁架了王玉環、馮立平等三十八人,隨後大範圍的非法抓捕、非法抄家波及全市各個區,被牽連的大法弟子非常多。據估計此次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總數在六、七十人左右,並有多位大法弟子被迫流離失所。

大法弟子被分散劫持到長春市二道區的六個派出所:東盛路派出所、和順派出所、吉林街派出所、東站派出所、榮光路派出所等,遭到連夜非法提審。王玉環被抓到長春市榮光路派出所。當晚,王玉環、楊麗、馮立平、千根太(音)四位大法弟子,又被市局國保大隊提到長春市凈月潭一秘密地點連夜審訊。王玉環被送回榮光路派出所時,已是遍體鱗傷,是被兩個人架回來的。

長春市第三看守所的衛生科科長李顯東,自稱是處理王玉環事件的聯繫人。但他從來沒有主動同王玉環的家人聯繫過。問他遺體現在哪裏,他開始說不知道,後又說:他做不了主,說的不算,他只是聯繫人。

從王玉環被抓直到現在,相關責任部門──長春市公安局、長春市第三看守所、長春市公安醫院,沒有一個人主動找家人說明情況。王玉環的家人感到非常無助,不知如何處理此事,也非常害怕警察等威脅迫害。

安徽費章金被酷刑摧殘致死

最近,歐洲議會副主席愛德華•麥克米蘭-斯考特先生在致歐洲議會議長漢斯•格特珀特林的信中提到:“九月二十三日,我會見了聯合國酷刑專員曼弗雷德•諾瓦克先生,他撰寫的有關中國酷刑的報告得出結論:被拘押者當中有三分之二是法輪功學員。高智晟律師也曾見過諾瓦克先生,他認為大約有二十五萬法輪功學員目前仍被關押。”

大批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在中共監獄、勞教所、看守所、醫院、洗腦班等迫害場所,遭受著慘絕人寰的酷刑摧殘。

費章金,男,四十多歲,安徽鞍山當塗縣大法弟子,因堅持信仰,於2005年9月被非法送入安徽宿州監獄,多次遭到酷刑折磨。監獄洗腦基地對他進行強制洗腦,警察指使在押人員毒打他,用三尺多長的木棍在他身上亂打一氣,很遠處都能聽到“劈哩啪啦”的打擊聲,一連二十來天。2005年10月,警察唐傳友等人連續幾天用高壓電棍電擊費章金。惡警還指使犯人陳國興、王九林對費章金強行灌熱飯,用鋼針扎嘴唇等方式折磨他。

零七年九月二十三日中午10:30左右,費章金被人攙扶到監獄犯人衛生所,11:30被迫害致死。

有目擊者看到費章金的遺體被送上救護車,身體發青。關於費章金的死亡原因,一種說法:系獄醫吊水致死;另一種說法:被惡警指使犯人王同、韓明勤、丁某某強制灌食致死。惡警對外宣稱他死於心臟驟停。


*  *  *

迫害八年多來,中共的一系列邪惡暴行絲毫動搖不了法輪功修煉人對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正信,相反的只能使越來越多的世人看清中共的邪惡真面目,唾棄中共,越來越多的人順天意匯入解體中共的洪流中。由《九評共產黨》引發的大陸三退大潮,已使中共邪黨走向全面徹底的解體直至滅亡。

中共和江氏邪惡集團對法輪功的這場邪惡迫害必將在最可恥中收場,以江澤民為首的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的元兇及其追隨者必將受到天理和人間法律最嚴厲的懲罰。


********************************************************

購票從速!新唐人“聖誕奇觀”晚會盡顯東方神韻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