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迫害法轮功惨烈 九至十月江泽民再添八血债
 
2007-11-5
 
【人民报消息】零七年十月,八位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得到证实。其中七人被迫害致死在零七年九月,一人被迫害致死在刚刚过去的零七年十月。据明慧网资料初步统计,零七年一至十月期间,至少有九十五位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明慧网报导,八个迫害致死案例发生在七个省和直辖市,其中湖南省二例;黑龙江省、河北省、吉林省、重庆市、四川省、安徽省各一例。女性法轮功学员有三位,占百分之三十七点五;五十岁以上的老年人有四位,占百分之五十。中共和江氏集团自九九年七二零发动迫害法轮功运动以来,三千一百零一位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已经得到证实。实际被迫害致死人数远远不止这些。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罪恶曝光后,在全世界正义善良人们的共同谴责下,中共公开承认了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但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的独立调查报告指,中共从两千年至二零零五年间,每年平均处决一千六百多名死刑犯,但同一时期,却有高达四万一千五百宗移植手术的器官来源无法解释,很可能是强摘自法轮功学员。

今年八月以色列警方逮捕了四名人体器官走私犯,他们供认所贩器官来源于中共的政治犯、死囚和法轮功学员等。此消息发表在以色列最大的报刊上。

自由时报十月二十四日报导,天津第一中心医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朱志军今年三月来台湾,就在下榻的台北福华饭店大厅为准备赴大陆换肝病人审查病历资料进行术前评估。目前有五十余位曾在天津第一中心医院换肝的台湾病人,正受邀回到天津第一中心医院,参加移植病人的座谈会,全部花费由医院买单。报导说,天津第一中心医院又称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号称是全亚洲最大的换肝中心,一年换肝可达六、七百例。自由时报指,事实上,来台拉生意不只天津医师,嘉义泌尿科医师黄士维表示,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医院器官移植血液净化科主任林民专,每年也都会来台和换肾病人聚会。

追查国际(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近日公布的对北京军队医院、辽宁省锦州市法院、广西民族医院等单位的调查录音中,清楚的显示: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还在继续。虽然中共今年五月一日通过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表面上禁止器官买卖,但暗地里却继续干着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勾当。

中共不仅没有实现其申办奥运时改善人权的承诺,而且行恶不止,手段更加隐蔽和黑社会化。

明慧网曝光的迫害案例显示,自前公安部长、现任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今年三月向全国下达新一轮严厉打压法轮功的命令以来,大陆各地警察连续疯狂抓捕绑架法轮功学员,手段恐怖恶劣。法轮功学员在家中或在单位被绑架或失踪,然后下落不明。抓人的警察及责任人拒绝告诉被抓法轮功学员的亲属关押场所、拒绝亲人面见,甚至互相推诿、矢口否认抓人事实。四川新津,广西容县等地都有知情人士透露,法轮功学员遭遇绑架时被用头套全部蒙着头。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恶性事件不断发生。

河北邓文阳再次被绑架,送保定劳教所约十天被迫害致死

邓文阳,男,三十多岁,河北秦皇岛市山海关大法弟子,自一九九九年以来,多次被邪党恶警绑架、非法劳教。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六日,邓文阳再次被绑架,送到保定劳教所约十天被迫害致死。家属被强迫签字同意火化。

零七年八月十五日,山海关公安局警察张德岳、付勇等劫持了二十二名大法弟子。邓文阳也在那天被绑架。八月三十日,邓文阳被送往保定劳教所,因体检不合格拒收送回家。

零七年九月二十六日,河北省山海关公安局长赵然和六一零头子张德岳带领三十余警察,再次闯入邓文阳家中,强行把他从床上绑架走。当时邓文阳只穿背心和裤衩,没让穿外衣,就被抬上警车。邓文阳的老母亲被惊吓的当场昏倒在地。

九月二十六日被公安绑架的大法弟子还有赵春明、何秀杰、邓桂云、董玉贤、王桂芹等。

邓文阳被非法关押在山海关拘留所一晚,次日没经任何手续就被送往保定劳教所。仅十天左右,大法弟子邓文阳于二零零七年十月八日被迫害致死。

邓文阳,原山海关桥梁厂职工,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被非法劳教三年,被送开平区劳教所受尽酷刑折磨,后来又转到保定高阳劳教所加重迫害。二零零零年下半年的一天,高阳劳教所的恶警们把十几个大法弟子强行带到厂房,让每个人蹲着,然后把两只手各铐在两边,半小时电击一次。恶警强制邓文阳用这种姿势蹲了十多天,直到晕倒才把手铐打开。

据一名当时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诉述:“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八日,唐山开平劳教所接到司法部指示,男大法弟子全部转到保定高阳劳教所,保定高阳劳教所条件非常差,特别邪恶,我与高树存、邓文阳、李琪越等十名被分在高阳第五大队,第五大队是最邪恶的大队。当天晚上,恶警让我们站在大院内,不给饭吃,恶警让刑事犯人用电棍击我们,还用最邪恶的酷刑,摇电话:把两只手两只脚通上电,接在手摇电话上,恶警不停的摇。把我们十个人折磨到下半夜,才给安排一个地方,给点饭吃(每人两个干巴黑馒头,还没有咸菜),住处条件很差,住在一个废工房里,四面透风,冬天很冷,没有取暖设备,和刑事犯住在一起,一个工房内住一百来人。”

山海关公安局一科科长张德岳和成员付勇,几年来一直充当邪党马前卒,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此二人几乎参与山海关每一次迫害。

吉林六旬老人王玉环被迫害致死,家属十五天之后才知道

王玉环,六十多岁,吉林省长春市大法弟子,一个平和善良的老人。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王玉环老人与当地数十名大法弟子同时被警察绑架。直到十月九日,家属才得到消息说王玉环已经去世。据透露,王玉环老人已于半个月前的九月二十四日在长春市中心医院去世,家属是在十五天之后才知道的。

王玉环老人因坚持信仰,八年内被长春警方非法关押十多次。她曾被绑在老虎凳上三天两宿,被折磨得脚踝露出了白骨,手臂筋骨也被警察反复劈折而断;她被警察用电棍电击面部至焦糊,被用烟头烤眼球,被用竹棍扎两耳,被折磨的全身血肉模糊……;她和其他被非法关押的女性法轮功学员一起被警察扒得一丝不挂,成大字型绑在硬木板上达二十六天,受尽警察、监医和男犯的侮辱。

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吉林省公安厅、长春市公安局、二道区分局对在二道区召开法会的大法弟子進行了非法抓捕,当场绑架了王玉环、冯立平等三十八人,随后大范围的非法抓捕、非法抄家波及全市各个区,被牵连的大法弟子非常多。据估计此次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总数在六、七十人左右,并有多位大法弟子被迫流离失所。

大法弟子被分散劫持到长春市二道区的六个派出所:东盛路派出所、和顺派出所、吉林街派出所、东站派出所、荣光路派出所等,遭到连夜非法提审。王玉环被抓到长春市荣光路派出所。当晚,王玉环、杨丽、冯立平、千根太(音)四位大法弟子,又被市局国保大队提到长春市净月潭一秘密地点连夜审讯。王玉环被送回荣光路派出所时,已是遍体鳞伤,是被两个人架回来的。

长春市第三看守所的卫生科科长李显东,自称是处理王玉环事件的联系人。但他从来没有主动同王玉环的家人联系过。问他遗体现在哪里,他开始说不知道,后又说:他做不了主,说的不算,他只是联系人。

从王玉环被抓直到现在,相关责任部门──长春市公安局、长春市第三看守所、长春市公安医院,没有一个人主动找家人说明情况。王玉环的家人感到非常无助,不知如何处理此事,也非常害怕警察等威胁迫害。

安徽费章金被酷刑摧残致死

最近,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斯考特先生在致欧洲议会议长汉斯•格特珀特林的信中提到:“九月二十三日,我会见了联合国酷刑专员曼弗雷德•诺瓦克先生,他撰写的有关中国酷刑的报告得出结论:被拘押者当中有三分之二是法轮功学员。高智晟律师也曾见过诺瓦克先生,他认为大约有二十五万法轮功学员目前仍被关押。”

大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在中共监狱、劳教所、看守所、医院、洗脑班等迫害场所,遭受着惨绝人寰的酷刑摧残。

费章金,男,四十多岁,安徽鞍山当涂县大法弟子,因坚持信仰,于2005年9月被非法送入安徽宿州监狱,多次遭到酷刑折磨。监狱洗脑基地对他进行强制洗脑,警察指使在押人员毒打他,用三尺多长的木棍在他身上乱打一气,很远处都能听到“噼哩啪啦”的打击声,一连二十来天。2005年10月,警察唐传友等人连续几天用高压电棍电击费章金。恶警还指使犯人陈国兴、王九林对费章金强行灌热饭,用钢针扎嘴唇等方式折磨他。

零七年九月二十三日中午10:30左右,费章金被人搀扶到监狱犯人卫生所,11:30被迫害致死。

有目击者看到费章金的遗体被送上救护车,身体发青。关于费章金的死亡原因,一种说法:系狱医吊水致死;另一种说法:被恶警指使犯人王同、韩明勤、丁某某强制灌食致死。恶警对外宣称他死于心脏骤停。


*  *  *

迫害八年多来,中共的一系列邪恶暴行丝毫动摇不了法轮功修炼人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正信,相反的只能使越来越多的世人看清中共的邪恶真面目,唾弃中共,越来越多的人顺天意汇入解体中共的洪流中。由《九评共产党》引发的大陆三退大潮,已使中共邪党走向全面彻底的解体直至灭亡。

中共和江氏邪恶集团对法轮功的这场邪恶迫害必将在最可耻中收场,以江泽民为首的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元凶及其追随者必将受到天理和人间法律最严厉的惩罚。


********************************************************

购票从速!新唐人“圣诞奇观”晚会尽显东方神韵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