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巡視組口述的三個驚探故事(下)(多圖)
 
門禮瞰
 
2015-5-2
 



雷政富形像很「偉光正」,行為如其相貌。對王立軍亦步亦趨

【人民報消息】(接上)這位幹警在談到王立軍的問題時,突然說了一句:「王立軍早就知道雷政富的一些事,只是他裝作不知道,關鍵時候把它們拿出來要挾雷政富。」

此時,巡視組的例行談話已接近尾聲,聽到這句話,我們小組的同志頓時興奮起來。

「王立軍在雷政富問題上拿人家一把,目的是要挾對方幹點兒什麼事,你回憶回憶,他還有沒有類似的情況?」組裡一位有著將近10年巡視經驗的老同志追問道。

「肯定是有的,王立軍好幹這事。常常是一桌人在一起吃飯,王立軍當著眾人的面,指著某個人的鼻子說,你心裡清楚啊!你的事,你知道我知道,我跟你說,你得好好與我配合。」

這裏面肯定有情況。

「那你想想,他手裡有沒有捏著名單?」

「名單我還真是見過一個。」

「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名單?上面大概有多少人?有沒有省部級幹部?」

「我印象當中有。」

「叫什麼名字?」

「譚棲偉。」


王立軍抓住譚棲偉(右)貪腐的小辮子。
聽到這個名字,大家精神一振,趕緊追問名單的下落:「你是什麼時候見到這個名單的?它現在在誰手裡?」這位幹警想了想,說:「那還是『打黑』時候的事了,當時有個專案組,組裡有個管檔案的人,他或許知道。」

無心插柳柳成蔭。就這樣,從一次例行談話中我們發現了重慶市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譚棲偉的問題線索。接下來最緊要的,是找到幹警口中所說的「管檔案的人」。

時間不等人,得到線索後,第二天我們就通過公安局找到了當時管檔案的警察,他是個小青年,穿上警服沒幾年時間。

一開始此人戒備心很強,嘴很硬,什麼都不說。我們耐心地做思想工作:「對於你,這是一次機會。如果我們從其他渠道獲得了這名單,作為公安幹警,你是有責任的。」

他琢磨了一下:「好像有這個名單。」

「在什麼地方?」

「在我家裡。」

我們馬上向組長徐光春匯報了這一情況。他立刻指示:「為避免夜長夢多,你們趕緊和他一起去拿這個名單!」

就這樣,我們又馬不停蹄地到了年輕警察家,他竟然把名單存在自家電腦上!把材料下載完畢,我們心裡的石頭落了地,開始和這位年輕的警察談心,並嚴厲指出他的行為過失。一番話說得他心服口服,還主動告訴我們名單上只是記錄了譚棲偉受賄的數目,具體的卷宗在一個看守所裡。

「走,帶我們去!」

卷宗被放在「打黑」時一個看守所的臨時辦公室裡,說是辦公室,不如叫倉庫。裡面堆了好多架子,上面全是卷宗,房間裡到處都是灰塵。

一進門,我們幾個人紛紛挽起了袖子,開始一卷卷翻,才找到關於譚棲偉的內容。這些卷宗中,清楚地記錄了譚棲偉過生日時,有個「黑社會」頭子一次性送給他幾百萬元。就這樣,基本印證了譚棲偉涉嫌違紀違法。沿著這個路子去查,進入紀律審查階段,他交代了更多的事。

重大問題線索往往藏在細枝末節中。所以,從事巡視工作,必須瞪大眼睛,伸長耳朵,每一個細節都不能輕易放過。

對付他,我們還是有點「擔心」




天津市前公安局局長、人稱「武爺」的武長順落馬。

下面是滕抒根據任愛軍口述整理的部份文字稿,看完感覺從事巡視工作需要勇氣和智慧,作為舉報人也需要勇氣和智慧。為舉報天津公安局局長武長順,天津舉報人一路換三次車牌,才到北京的中紀委所駐地。整個過程看起來很象偵探小說。

3月的天津,春寒料峭。晚上八九點鐘,靜謐的海河沿岸行人稀少。

沿著河邊,一行3人邊走邊聊。外人看來,他們是平平常常的散步路人。其實,那是中央第五巡視組的同志在秘密研究工作。

選擇這種方式,是因為他們面臨的巡視對象有著特殊的身份。此人就是在天津公安系統工作44年、當公安局長11年,時任天津市政協副主席兼公安局局長、人稱「武爺」的武長順。

「他是公安局長,對付他,我們還是有點『擔心』。」巡視人員說的這個「擔心」,並非因武長順在天津是腳一跺地亂顫的人物,而是他手中掌握的公安特殊手段。

「我們擔心手機、會議被監聽,擔心打草驚蛇。」巡視人員說,據反映,武長順在公安系統工作多年,嗅覺靈敏,為人狡詐,手段毒辣,反調查能力非同一般。

鎖定武長順,源於大量幹部群眾的反映。調查他,是對巡視人員能力、智慧和膽量的考驗。

2014年3月28日,中央第五巡視組進駐天津。3個月間,巡視組收到來信5000多封,來電3000多個,來訪4000多人次。

其中,大量內容涉及武長順。

巡視組收集整理情況後,針對群眾反映集中的有關武長順違規經商辦企業、濫用職權、貪污受賄等問題開始調查了解。考慮到武長順身份特殊,「安全」就成為巡視組最大的擔心。

「工作信息安全、舉報人安全乃至天津社會治安狀況都與我們所定的這個巡視對象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巡視組同志說,他們的每一個舉動都是反覆斟酌,謹慎有加。

「比如,開會,我們故意打開收音機製造干擾,防止竊聽。」甚至,他們還請相關部門把會議室、居住房間全部掃描了一遍,確保信息不泄露。

當時,眾多舉報人中,大多懾於武長順的威力,不敢接受巡視人員的約談。

「避開敏感地點,到北京去談。」為確保舉報人安全,巡視人員讓舉報人換了一個新手機卡。

一切準備妥當。週末上午9點,舉報人來到中央紀委。一進大門,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長年遭受武長順打擊報復,一些人總覺得「背後有把槍指著自己」。即使到了中央紀委,那顆習慣性緊張的心依然難以放鬆。一進辦公室,來人就趕緊摳下手機電池,「不瞞你說,一路我換了三次車牌!」他知道,一旦被盯上,武長順什麼招數都使得出來。

這次深談,進一步印證了武長順的一些問題。

正當武長順的問題線索逐漸明朗之時,新的威脅又向巡視人員逼近。

清明剛過,巡視組一名同志突然接到一個特殊的電話,說某中央領導辦公室給組長帶了本書,問什麼時候給他送去。

「這不是施壓嗎?!」組裡的同志為組長捏了一把汗。

王明方思考片刻,「他是中管幹部、公安局一把手,是巡視的重點對象,巡視情況是要向中央如實報告的。」

「讓他送來!」組長毅然決然。

後來拿到書才發現,這只是狡猾的武長順向他們耍的一個花招。那本書根本與「中央領導辦公室」沒有半點關係。

較量,在無聲地進行,調查也一步步深入。巡視組根據掌握的大量信息,來到被武長順控制的汽車檢修場、駕校、停車場……

「這條路上怎麼劃了這麼多線?」

「馬路剛修好,有人連夜就在地上打好格子了」,「路也不是他們修的,打上格兒就收錢」,「亂收費還挺橫,動不動就是一句『不服找我們武爺去!』」老百姓義憤填膺。

據明慧網報導,武長順任期內殘酷迫害天津法輪功修煉者,天津市數千名佛法修煉者被綁架、遭洗腦迫害、被勞教和判刑。截至2014年7月,天津已有92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受到海外《追查國際》的通報追查。

2014年5月28日,巡視結束。武長順問題線索被迅速移交,紀律檢查部門旋即對其立案調查。

7月20日,武長順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組織調查,聽到這個消息,天津一些群眾走上街頭,燃炮竹示慶。

2015年2月13日,給予武長順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收繳其違紀所得;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理智看待當前國內國際形勢

從這三個真實的官場落馬故事中,我們看到了那些為清除中華大地上的污垢而默默工作的人。他們樂於執行習近平交代的任務,是因為他們與習近平有著相同的理想和願望,希望復興中華民族傳統的偉大中國夢。

從「武爺」被舉報的故事可以看出,被江澤民腐爛了二十多年的官場,提拔的一批又一批的都是貪官污吏,這就是所謂的「帶病提拔」。沒病的不提拔,提拔的都帶著病,而且病越重提拔的越快。這話是薄瓜瓜在微博透露出來的。

他說:「對某一氣功團體和異議人士進行器官摘取和屍體加工的指控,不能讓父母獨自承擔!那是當時上面高層有相應政策,特別是得到了某首長(江澤民)的支持,是當時大氣候下進行的!全國各地許多部門都在做,公檢法部門、軍隊、醫院都在參與!只不過他倆開了頭。要死大家一塊死!」

以馬克思為祖師爺的中共黨國已經被外國人權組織稱為「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也就是說這是一個腐爛長滿蛆蟲的爛蘋果,注定是要銷毀的。

可是,中華民族有著五千年的燦爛文明和神傳文化,中華大地只不過在1949年被中共利用欺騙的手段奪得了政權。半個多世紀的洗腦,炎黃子孫忘記了真正的祖宗。

習近平2014年3月27日在巴黎出席中法建交50周年紀念大會講話說:「中國這頭獅子已經醒了!」習近平在帶領全國老百姓找回自己的民族根,復興中華民族傳統。

很多人迷惑了:為什麼習近平沒有砸碎中共國?這不是在保黨嗎?

中國14億人口是要生存的,不但要生存,而且習近平發誓要讓老百姓過上富足的生活。那麼,國家的結構就不能打爛,不能讓中國回到文革的無政府混亂狀態。那麼,最高的智慧就是在無任何震動之下讓中共消失殆盡。

我們發現,一個腐爛長滿蛆蟲的爛蘋果中共國正在向好蘋果中國轉化,一部份一部份在轉化,當全部轉化過來的時候,把國名、國旗、國歌一改,中共組織和中共國就不存在了。

讓我們擴大心胸的容量,理智的看待習近平當政後中國在國內國際上的驚人變化,並全力支持他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夢。這個夢是他的,也是我們大家的。△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