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巡視組口述的三個驚探故事(上)(多圖)
 
門禮瞰
 
2015-5-1
 
【人民報消息】新華網轉載了中國紀檢監察的新聞,是中央巡視組王瑛口述的蘇榮的落馬故事「如何將江西『老虎』找出來」和任愛軍口述的兩個偵查惡官的故事,其中包括重慶的「尋找王立軍名單上的人」,和天津的「調查武長順考驗能力、智慧和膽量」。

下面讓我們看看中央巡視組是如何工作的。

蘇榮落馬是遲早的事




老江一撒氣,蘇榮就完蛋!

蘇榮落馬是遲早的事,他就憑著江的那口氣頂著的,只要江澤民權力一衰,他馬上落馬。

在江澤民的提拔下,蘇榮歷任青海、甘肅和江西三個省的省委書記,是第十四、十五屆中央候補委員,第十六、十七屆中央委員。作為江西省委一把手,蘇榮在即將離開江西就任副國級的全國政協副主席之前,兩次省委重要選舉中排名都是倒數第一二名。

2014年6月14日,中央紀委發佈消息,全國政協副主席蘇榮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接受組織調查。2015年2月16日,中央紀委宣布,給予蘇榮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將其涉嫌犯罪問題、線索及所涉款物移送司法機關處理。次日,最高檢察院發佈消息稱,決定對蘇榮以涉嫌受賄罪立案偵查並採取強制措施。

這是蘇榮第二次火起來,第一次是2004年11月4日隨人大委員長吳邦國在贊比亞訪問期間被法輪功團體告上贊比亞高等法院。因聆訊時間被安排在下個週一(即2004年11月 8日),致使蘇榮不得不脫離團隊而在贊比亞首都盧薩卡度過該週末。這是繼與江澤民通姦的教育部長陳至立在坦桑尼亞被起訴後,第二個中共高官在非洲被告,也是中共高官首個在接到傳票後被扣留在當地等候傳訊者。


吳邦國及代表團入住的贊比亞賓館。
蘇榮是在隨團剛剛結束了對贊比亞副總統Lupando Mwape的國事訪問,於11月4日下午在返往酒店途中接到贊比亞高院工作人員親自送來的法院傳票的。當時在場的還有時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人大委員長吳邦國在內的另外14位中國代表。

據新華社報導,吳邦國是於2004年10月29日起率團到肯尼亞共和國、津巴布韋共和國、贊比亞共和國及尼日利亞聯邦共和國4個國家進行國事訪問的。贊比亞是該團抵達非洲的第二個國家。贊比亞時報11月5日的頭版消息說,此次吳邦國率團的人數超過100人,傳媒人員大約40人。

據「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提供的消息,時任吉林省委副書記的蘇榮在1999年至2001年期間,任「省委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組長,主持全省對法輪功的鎮壓行動。蘇榮在鎮壓開始時就積極表態支援並主持對法輪功學員的「轉化」和開除黨籍、開除公職的處罰。他還親自參加對法輪功學員的「轉化」。《追查國際》在一份名為《關於中共甘肅省委書記蘇榮參與迫害法輪功的調查報告證據版》中指出,「蘇榮在全國反法輪功報告團會議上發言誣蔑法輪功並鼓吹『轉化』和『鏟除』法輪功。」


給蘇榮發出傳票的贊比亞高級法院。
因接到贊比亞高等法院傳票而不得不脫隊滯留在盧薩卡等候傳訊的甘肅省委書記蘇榮, 因11月8日未如期出庭而被控「蔑視法庭罪」。在被告律師的要求下,法庭特意安排11月13日再一次開庭,為的是給被告蘇榮一個辯解的機會。但被告蘇榮再次缺席。

警方聲稱,2004年11月8日, 有關方面已通告贊比亞有關邊境管理部門,在法庭作出有關裁決之前,禁止給蘇榮放行。在兩次缺席開庭的情況下,贊比亞警方發出通緝令:逮捕蘇榮。經過長時間的搜尋,在蘇榮的藏身處中興中心發現他的衣物及個人用品等仍在原處,人跑了。

原來,在中使館雇人幫忙下,出訪贊比亞時被控酷刑罪的蘇榮2004年11月15日經陸路非法越過贊比亞和辛巴威邊境。越境後,搭乘辛巴威去南非的飛機飛往終點中國。至此,蘇榮偷渡回國,成為國際通緝犯。非洲成為他永遠的惡夢。

回國後,國際通緝犯蘇榮繼續當甘肅省委書記。後來輿論太大,2006年把他調到北京任中央黨校常務副校長(正部長級),時任校長曾慶紅。一年後,江澤民認為風頭過去了,把他調到江西任省委書記。十八大後,習近平準備收拾他,就調他任政協副主席,搜集他在貪腐方面的罪證,然後把他雙開。

中紀委調查蘇榮的這篇文章原標題是《蘇榮:「我就是權錢交易所所長」》。權錢交易固然可恨,但中共官場已經爛透,從上到下不進行權錢交易的官員寥寥無幾。那麼哪個落馬哪個沒有落馬、或被降職依然當官,都是有說道的。這個說道,說的是天道。

下面讓我們看看中央巡視組王瑛口述、滕抒採寫的蘇榮權錢交易醜聞:

2013年,南昌的夏日比往年來得更早,還未進入6月,整個城市已經變成火爐。

這個夏季,如同天氣一樣讓南昌升溫的,還有中央巡視組的進駐。人們用火辣辣的目光關注著這個城市,是想看看十八大以後第一輪巡視工作在江西怎樣開局,巡視組究竟怎麼落實中央領導有關當好「千里眼」,找出「老虎」和「蒼蠅」的要求。

一時間,江西上下屏息凝神,大家似乎更關注的是:江西真有「老虎」,巡視組能不能找出來?

壓力也在這兒。

「到江西之前,儘管我們按照創新巡視工作的要求,做了大量準備工作,但並沒有具體目標。」從2013年5月27日到8月27日,中央第八巡視組聯絡員王瑛清楚地記得那些進駐江西的日日夜夜。

「我們到江西後與各級領導幹部進行談話,領導班子成員,特別是黨政一把手是了解的重點。」王瑛回憶。

在個別談話中,有同志反映的一個情況引起了巡視組重視:2012年下半年,省委書記蘇榮在即將離開江西之前,省裡有兩次重要選舉,一個是全國人大代表選舉,一個是黨的十八大代表選舉。作為省委書記,他在這兩次選舉中排名都是倒數第一二名。

為什麼作為省委一把手,在這麼重要的政治活動中,會是這樣一個結果?幹部群眾對蘇榮意見最大、反映最強烈的是什麼呢?

「一定要搞清楚這其中的原因。」經驗豐富的巡視組組長王鴻舉和副組長寧延令敏銳地意識到,問題的背後必定隱藏著重大玄機,值得探究。(王鴻舉就是曾與薄熙來搭襠,差點被薄整死而智慧逃脫的原重慶市市長)

在接下來的巡視工作中,巡視組的同志們開始尋找答案。

最受群眾非議的,是蘇榮執掌江西時確定的發展思路。2008年剛,他剛到江西不久,就提出造林綠化「一大四小」工程。「一大」是指確保2010年全省森林覆蓋率達到63%,「四小」則分別為:縣城和市政府所在地、鄉鎮政府所在地、農村自然村以及基礎設施、工業園區和礦山裸露地的綠化。

實際上,早在2006年,江西的森林覆蓋率就已高居全國第二,僅次於福建。因而從一開始這個工程的必要性就充滿了爭議。隨後的幾年裡,江西不僅上演了「脫離造林實際安排年度綠化任務」、大搞「一夜成林、一夜成景」的荒誕劇,而且,巨大工程背後隱藏的利益,讓腐敗成為公開的秘密。

「江西盛產苗木,卻舍近求遠從外省大量調進苗木,耗費巨額財政資金。」巡視組同志聽到了幹部群眾普遍詬病的種種問題。

這僅是冰山一角。蘇榮主政期間飽受群眾非議的還有選人用人問題。據反映,他提拔的幹部有的政績平平,有的口碑不佳,實在難以服眾,而那些務實能幹的卻得不到提拔。一把手選人用人的錯誤導向,導致江西一些幹部熱衷於拉關係、拉選票,甚至跑官買官....。

那麼,幹部選任的背後又暗藏怎樣的玄機?巡視組順藤摸瓜,一幕幕權錢交易浮出水面,蘇榮的家人進入巡視組視線。

調查談話、受理信訪等情況發現,蘇榮的配偶子女活躍於當地的礦產資源、土地出讓、房產開發、工程項目等諸多領域。巡視人員聽到反映最多的,當屬蘇榮的老婆于麗芳。她在江西政商界素有「于姐」之稱,蘇榮主政江西期間,「于姐」很活躍,介紹到江西來的朋友不計其數。

不僅如此,據知情人反映,蘇榮的老婆和兒子還插手幹部人事任命,從中收受錢財。而且,他們各有各的「障眼法」。


蘇榮的老婆于麗芳插手人事安排,從中斂財。
其妻熱衷藝術收藏,愛去景德鎮「淘寶」。一些幹部千方百計投其所好,總有人從景德鎮把價值高昂的瓷器以各種名目送到她手上,好通過她實現職務晉升。

其子通過「代言人」前臺收錢,再讓老子後臺辦事,進而完成買官賣官、權錢交易事項。

一幕幕家庭腐敗醜劇,直指幕後主角蘇榮。

2014年6月14日,蘇榮接受組織調查。官至副國級的蘇榮,成為十八大後第一個倒在巡視利劍下的國字頭「大老虎」。看起來偶然,但偶然之中定有必然。江澤民衰敗到極點時,蘇榮的好日子也過到頭了。

無心插柳柳成蔭──尋找王立軍名單上的人

這是李倩根據中央巡視組任愛軍的口述進行整理的,採用的是第一人稱。

十八大之後,中央第五巡視組的首站就是重慶。

那是2013年的5月,當時重慶亂糟糟的,薄熙來案還沒有審判。我們巡視組一行到達後,反饋來的都是一些雜亂的信息。接連幾天過去了,局面依然沒有打開。

怎麼辦?

經過縝密分析,大家形成一個共識:在一團亂麻中,反而處處都是節點,必須抽絲剝繭找關鍵!

很快,在與重慶市公安局一位幹警的例行談話中,局面有了突破。(未完待續)△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