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接受中共在訃告裏抹黑萬里 (多圖)
 
——駕鶴萬里行 千古永垂
 
梁新
 
2015-7-16
 



1980年代中期,老布什訪問中國,時任副總理萬里在北京
國際俱樂部中美網球大賽後對老朋友笑的真誠。



江恬著個臉跟萬里套近乎,萬里不拿眼夾他!

【人民報消息】2015年7月15日12時55分,正直的老人萬里在北京逝世,享年99歲。萬里生前留下了兩樣東西,一個是境外媒體透露他多次斥責江澤民惡言惡行的報導,一個是《萬里與中央黨校年輕教授談話》(簡稱《談話》),表明自己幾十年來對中共的反思和真正態度。

當天上午,習近平率全體中央政治局常委去北京醫院看望,表明自己對萬里所持的肯定態度。

7月15日晚間(20:15:44)中共中央、全國人大常委會、國務院、全國政協發出聯合訃告,說悼念萬里逝世。裏面既有習中央對萬里的正確評價,又有中共邪黨和江系血債集團抹黑萬里的話。所以,一扯就扯出兩千餘字,創了中共訃告史上的奇觀。

中共在訃告裏抹黑萬里

這個悼辭是在國內外八萬余名法輪功修煉者控告江澤民之時寫的,所以中共邪黨和江系血債集團在訃告裏抹黑聲望極高的萬里,說他支持江澤民。

例如「1993年3月,萬里同志不再擔任全國人大常委會領導職務。從領導崗位上退下來以後,他仍然關心黨和國家事業的發展,堅決擁護支持黨中央的領導」。當時的黨政軍最高領導人是江澤民。

訃告還說「他堅決貫徹執行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的路線方針政策,堅定不移地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同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於1978年12月18日至12月22日在北京舉行,歷時36天。12月22日,三中全會進行最重要的人事任命,增補的九名中央委員裏有習仲勛,胡耀邦升任中央政治局委員,擔任中紀委第三書記。

但是,訃告裏說萬里堅決貫徹執行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的路線方針政策,言外之意是說萬里從1978年12月到2015年7月都「堅定不移地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同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這就是在耍文字遊戲,抹黑萬里連江澤民的活摘器官惡行都支持。

萬里兩袖清風

歷史曾記載中共招兵買馬時的醜態:1930年8月1日,在江西,中國工農紅軍宣傳標語寫道:「你想有飯吃嗎?你想種地不交租嗎?你想睡地主老財的小老婆嗎??趕快參加紅軍。」

萬里的長子萬伯翺說,父親從不在家人面前談自己的功勞,也沒有給家人留下財產,「沒有房產、沒有存摺,沒有金銀玉器,他是一個真正的無產階級,但他留給子孫的是寶貴的精神財產,」

事實證明,萬里從來沒共過別人的產,沒有過種地不交租的事,更沒有江澤民那樣把國庫的錢轉移到海外中資銀行的個人戶頭上,也決不會像江那樣專睡別人老婆。訃告卻說萬里「忠於『共產』主義事業」。 這不是扯淡麼!

萬伯翺說,父親對農民很有感情,1977年6月,父親被任命為安徽省委第一書記,他到農村調研,發現農民很窮,沒有褲子穿,很難吃上一頓飽飯,於是頂著壓力支持安徽小崗村包產到戶「大包乾」,開啟中國農業改革。「剛開始包產到戶,有很多反對意見,父親跟母親說,大不了不要烏紗帽了,也要讓農民吃飽飯。」 訃告卻說成這是「馬克思主義理論在我國實踐中的新運用。」

萬里對家人的無私與溫情

萬里長子萬伯翺7月15日晚告訴新京報記者,萬里去世前7天,因肺炎連續多日高燒不退,7月14日,萬里失去意識,家人都陪在病床前。「父親走的時候很平靜,沒有什麼痛苦。」

萬伯翺說,上個世紀60年代,父親把18歲的自己派到農村去鍛煉,「農村生活很苦,當時不能理解父親的決定,去的勉強,現在回過頭來想,父親對我嚴格要求,使我在農村得到真正的鍛煉,我一生都受用。」

據新京報7月16日報導,在次子萬仲翔的心目中,父親萬里太無私,對家人的要求非常嚴格。

萬仲翔說:「有一次我和哥哥妹妹上陽臺玩耍,一時興奮好奇竟然向樓下的墻外投起石子來了,並打破了樓下行走小孩的頭。一群路人和家人帶著頭破血流的孩子找上門了。」

「父親正好在家,馬上接待群眾賠禮道歉,立即派人用車送孩子去醫院醫治,然後回屋找我們問罪:『你們仗勢欺人,欺壓老百姓,那還了得!』」

「晚上,他見我低頭不語,橫眉冷對朝我走來,我嚇的不敢抬頭,以為父親要打我,只見父親飛起一腳,踢斷了我手中的甘蔗。這是我一生中惟一一次經歷的父親發火事件,從此懂得了不能仗勢欺人。」




萬里不是個馬克思主義者。

萬仲翔說,文革中,妹妹萬雲因為父親的緣故遭到江青點名,被批鬥的很慘。萬里被解放後,萬雲也相繼解放,恢復了工作。北京紡織局的領導找到萬里說:「萬雲同志表現不錯,我們準備提升她為紡織局副局長,你看怎麼樣?」萬里馬上一口回絕。

人們常說朝中有人好做官,萬里認為朝中有人難做官。他曾對子女們說過:「通過你們辦事,能成的也不能讓它成,如果都成了我們家不就成衙門了。」萬仲翔曾撰文稱,「父親當了政治局委員和書記處書記之後,對我們要求更嚴,所有孩子一律不許做生意。父親從不護犢,我們如果有違規犯法的事情,肯定是罪加一等,嚴加懲處。」

退休後的萬里,把更多的時間花在陪家人上,體現出了溫情的一面。每到週六,他都親自張羅廚房做好飯菜,等著兒孫們回來聚首。

萬里和夫人邊濤金婚時,他特地讓全家團聚,一起慶賀,這使夫人特別高興。可對於他自己的生日壽誕,卻不辦什麼酒宴。說起他和邊濤60多年的篤愛深情,老戰友們常對他樂呵呵的說:「這麼多年過來了,你們真是模範夫妻,典型知音!您呀,是模範丈夫啊!」每聽到這樣的話,萬里就自豪的開心而笑。

2003年邊濤離去後,萬里每天都放邊濤生前喜愛的音樂。而她的房間,至今絲毫沒有改變,床邊擺放著鮮花,床頭掛著她的遺像,房間裏掛滿了她和家人的照片。

2009年萬里已經給自己定了論

訃告裏說「他刻苦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始終堅持共產主義理想信念」。

訃告的一部份定論,與2009年萬里發表的長篇文章「萬里與黨校年輕教授的談話」風馬牛不相及,在此談話中萬里毫不畏懼的表明對中共非法政權的反思與自己的態度,讓中共恨的咬牙。

萬里說:我告訴年輕教授,建國六十年了,我們這個國家沒有變的東西還有很多很多。最基本的事實是,這個國家還是由中國共產黨領導。這個事實誰都明白,但這個事實的背後是什麼呢?比如說,我們黨有七千多萬黨員,是一個最大的黨,而這個黨至今還沒有在社團管理部門登記過。這個事實背後又是什麼呢?就是我們國家還沒有一部「政黨法」,六十年了,還是空白,沒有變,我們國家還沒有現代意義上的政黨制度。

萬里這段話非常尖銳的指出:中國共產黨沒有在任何部門註冊過,它是個非法組織。

萬里對要培養自己女兒的黨組織說:「不要培養,我們家多一個非黨群眾也好嘛。」

萬里文革以及文革後兩次挨鬥撤職,孩子們都受到連累,他譴責說:父親是父親,兒子是兒子,共產黨不能搞株連!

萬里並明確指出愛黨不是愛國。他說:中共統治下,「『國家還是黨的國家』,而不是『黨是國家的黨』。六十年了,『黨和國家領導人』這個概念沒有變。」

在《九評共產黨》系列文章中專門談到「邪靈附體的特徵」,文章說:共產黨組織本身並不從事生產和發明創造,一旦取得政權,便附著在國家人民身上,操縱和控制人民,控制著社會的最小單位以保護權力不致喪失,同時壟斷著社會財富的最初來源,以吸取社會財富資源。

在中國,黨組織無所不在,無所不管,但人們從來看不到中國共產黨組織的財政預算,只有國家的預算,地方政府的預算,企業的預算。無論是中央政府一直到農村的村委會,行政官員永遠低於黨的官員,政府聽命於同級黨組織。黨的開銷支出,均由行政部門開銷中付出,並不單列開支。

這個黨組織,就像一個巨大的邪靈附體,如影隨形般附著在中國社會的每一個單元細胞上,以它細緻入微的吸血管道,深入社會的每一條毛細血管和每一個單元細胞,控制和操縱著社會。(引自《九評之一》)

前副總理、全國人大委員長萬里的談話中談到了中共黨非法附體國家的事實,他說:「在財政上,黨庫與國庫之間的那堵牆還沒有建立起來」。

萬里說:前些年,一位老同志(習仲勛)病重,我去看他,他花了一個多小時向我說他對國家、對黨的現狀的種種擔憂,說很想跟中央領導同志直接談。他說他沒有這個機會了,我說,我保證轉達到。後來,一位常委同志來看我,我就傳了話。我特別忘不了的是,這位老同志(習仲勛)專門提到,革命了一輩子,到頭來怎麼向老百姓、向歷史作個交代,還有那麼多疑點沒有搞清楚,怎麼交代才好呢?

萬里說,對這個國家、對這個黨,他有兩大遺憾。一個遺憾是,沒有能為黨的歷史上一個重大冤案(高崗)平反,另一個遺憾是沒有推動黨對不同意見的容忍政策。他的話不多,說完了,他倆只是相對無語,因為這是他們都無力解決的問題。

萬里說,習仲勛前幾年已經故去了,「他的夙願還依然是個夙願。這怎麼向老百姓交代、向歷史交代?」

從這段對話中我們知道,習仲勛帶著眾多對邪黨的不解離世。在談話後,萬里沒有像訃告中強加給他的是什麼馬克思和列寧的忠實信徒。恰恰相反,他年輕時懷著一腔憂國憂民的熱血跟著中共幹「革命」,到了年邁發現自己跟錯了對象,那種痛苦是令人無法想像的。

這也許就是在習仲勛去世7年之後,93歲的萬里決定在非官方媒體上發表自己的《談話》,豁出命去表明自己對邪黨態度的原因。

萬里談到修改黨章


萬里不光打網球和橋牌,還打三呆婊!
萬里談到一個很尖銳的問題,就是「黨章」上的那麼多權利為什麼落不到實處?為什麼落不到實處卻又不加修改?!

「這位年輕教授對我說,六十年了,我們國家還沒有出現完整意義上的選民,我們黨也沒有出現權利完整的黨員,我們還沒有建立起來容許其他人發揮政治作用的制度,這些是不是您個人最大的不安?」

萬里說:我就找他來談了很多次。還是要從基本事實說起。從建黨的時候起,我們黨就說自己代表了農工,四九年以後,又說代表了幾萬萬中國人民,到建國六十年的現在,還是這麼來講。大家同時還看到,六十年了,並沒有嚴肅嚴謹的政治程序來賦予那種代表權,選舉的、非選舉的,都沒有。

這一點,萬里與習近平不謀而合。

六四前夕,人大委員長萬里被江軟禁在上海

訃告中說的「顧全大局,遵守黨的紀律,維護黨的團結」應該指的就是六四前夕,身為人大委員長的萬里被江軟禁在上海這件事。

在六四行動之前,中共通知正在北美訪問的人大委員長萬里縮短行程,即刻經上海返回北京。屆時正出訪的萬里完全不知總書記趙紫陽已經被迫下臺,總理職位被解除。總書記職位由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代替,總理職位由李鵬代替。

據庫恩撰寫的《他改變了中國:江澤民傳》英文版提到,早在1989年六四之前的5月20日,中共八大元老就內定江澤民成為新任中共總書記。

因為萬里曾公開表示要保護學生們的愛國熱情,所以鄧小平等擔心他回國可能會召開人大會議改變解除趙紫陽總理之職的決定。於是5月23日,江澤民以「鄧小平指定的人選」和「八大老的代表」身份受命在上海攔截萬里,直至他同意武力處理天安門廣場的決定。

5月25下午3時,萬里的飛機在上海機場降落,江澤民手持鄧小平的信件,在柏油碎石做的停機坪等著萬里,然後按計劃把萬里送到上海市郊的一家招待所,讓他上不著天、下不著地,無法自行離開。然後江把鄧小平的信交給他,並說現在軍隊已經準備就緒,已來不及阻止天安門的「軍事清場」,讓他配合。萬里聽後情緒激動,拍桌子斷然拒絕,並要馬上返回北京。江說,得到指令,在萬里不答應之前,要把他留在上海,不得返京。

當時的新聞報導說,正在北美訪問的人大委員長萬里途經上海返國,可是萬里滯留上海數天不歸,這引起了輿論注意。僵持了3天,軟禁中的萬里被迫在5月27日寫了一封違心的公開信「支持中央實施戒嚴的決定」。但是,即使是這樣,還是對他回京不放心,於是讓江澤民先去北京,以總書記身份主持會議,又過了幾天才讓萬里返回北京。官媒說的理由是「萬里身體不舒服,醫生要為他做檢查」。

萬里:60餘年都是黨在折騰人民

1989年到2009年不過才20年,而萬里對於共產黨的醜陋政治已經思考了30餘年,中國國殤60年之際,萬里終於說出心裏話:60年了,我們黨說把國家的「治亂」系於一身。過去那麼多年的折騰,沒有不起因於我們黨自身的折騰的。這讓我痛心,我們黨的折騰殃及了國家,殃及了老百姓。

萬里說:人們常說浪子回頭金不換,這金不換要有前提,就是要有反思,要有承擔責任。我們這麼一個泱泱大國,這麼一個堂堂大黨,總這樣含混過去,成了什麼樣子!用人用錯了,舉薦的人不負責任,考察評價系統也不負責任,協商機制不負責任,紀律檢查委員會也只管查處,不管用人過程中的失察責任,把人關起來了或者槍斃了,就算了結了,還要說查處此人是偉大的成就。這樣,這個國家不就成了沒人負責任的國家了嗎?我們的黨不就成了沒有人負責任的黨了嗎?

萬里這話真是太一針見血了,並在近期被習近平落到了實處。但中共在訃告中竟然編造說:萬里「忠於共產主義事業。他刻苦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始終堅持共產主義理想信念」。

訃告裏習中央的評價

訃告的最後部份是習中央的評價(…是江系抹黑強加的話,所以刪除):

「萬里同志一生堅持真理,堅持正義,堅持原則,…對改進作風、堅決懲治腐敗堅定支持。…萬里同志的一生,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一生,是追求真理、追求進步…的一生。他為中國人民的革命和建設事業貢獻了畢生精力,為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事業作出了重大貢獻。他的逝世,是我們黨和國家的重大損失。我們要學習他的革命精神、崇高品德和優良作風,更加緊密地團結在以習近平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周圍,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協調推進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國、全面從嚴治黨,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奮鬥。

萬里同志永垂不朽!」

在江澤民最不平靜的時候,萬里走的很平靜,他沒有了牽掛,因為他的心結已經解了。

喬石走了,萬里也走了,現在有很多新聞都證實人是有輪回轉世的。我們相信他們還會回來,他們著急走,就是為了快點回來,因為回來就會看到一個完全嶄新的世界。那個世界還有很多事情等著他們做呢。△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