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訪的辛子陵是少有的明白人(圖)
 
陳東
 
2015年7月12日發表
 



國防大學退休教授辛子陵

【人民報消息】1935年出生的辛子陵,原名宋科,中國傳記作家,中共黨史學者,國防大學退休教授。

2015年6月24日,80歲的辛子陵接受澳大利亞SBS記者周驪女士第5次訪談,7月8日由澳洲廣播電臺播發,並形成文字。

前4次訪談是什麼內容不知道,這次訪談,周驪女士問的幾個問題都非常敏感,辛子陵的回答證明他在大方向上頭腦清晰。

下面讓我們看看這次訪談的內容:

周驪:北京「8·31」政改方案被香港立法會否決,成爲世界輿論對中國形勢觀察和判斷的一個看點。普遍認爲中國政府大丟面子,請您談談看法。

辛子陵:要正確認識中國的形勢和走向,有一個前置條件,就是必須看清中國政府和執政黨的現狀。表面上看中國政府是以習近平爲主席的中央政府,和以習近平爲總書記的共產黨。實際上執政黨是分裂的,套句老話事實上存在兩個司令部,以習近平爲首的改革派組成的司令部,和「江核心」操縱的反對派,一個地下司令部。反貪打虎鬥爭是兩派激烈鬥爭的表現。

18大組建領導班子時,江澤民還佔着相對的優勢,7名常委他推薦了三個,劉雲山的票數少於汪洋,但江堅持要劉上,胡習只好讓步,讓汪洋下。現在這個常委班子,習、李、王是核心,俞正聲是代表鄧家的,站出來支持習李王,改革派穩佔了4票,是多數派,但只是相對的優勢,張劉張掌握着常委的七分之三的權力。所以表面統一的中央政府和中共中央,經常出現兩種聲音。

外國觀察家和中國百姓,把好事壞事,善政虐政,都掛在習近平頭上,就是不知道有些事情(虐政)不是習近平的決策,有些事情是反對派故意給習近平抹黑。像重判鐵流,打壓《炎黃春秋》,都是反對派搞的。習近平不能放下反貪打虎的大事來跟這些豺狼狐狸在小事上糾纏。反對派就是要轉移鬥爭大方向,在次要問題上與習近平纏鬥,掩護「江核心」。像《炎黃春秋》問題,不改革整個意識形態,在列寧主義的基礎上爭論,是扯不清的。將來歷史會證明,《炎黃春秋》是正確的,龔雲之流不過是文革中的「梁效」還魂。

香港事件是那七分之三的權力發力的結果。先是劉雲山製造了「香港白皮書」,修改基本法,強調「一國」,淡化「兩制」,配合張德江出臺「8·31」政改方案。目的在於挑動幾十萬人佔領中環,癱瘓香港,逼習近平下開槍鎮壓的命令。習近平識破他們的陰謀,沉着冷靜,要他們妥善處理危機,但嚴厲拒絕他們開槍的建議。習強調堅持「一國原則」和尊重「兩制差異」。

爲逼習近平下水,人大常委、社科院副院長李慎明還在人民日報發表文章,揚言人大有權罷免國家主席,逼習近平表態支持。

至於誰輸誰贏?誰丟面子誰得面子?就香港和北京,地方和中央來說,無輸贏,回到了基本法,回到了原點。2017年的選舉仍照基本法規定的《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進行,由800人組成的選舉委員會選舉產生。

若從黨內鬥爭來說,是江核心地下司令部的大失敗,張劉自取其辱,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而習近平嚴厲拒絕了他們武力鎮壓的意見,保護了香港的市民,保護了民主力量,在香港市民中提高了威信,在全國人民中提高了威信。

從香港白皮書的發表到「8·31」政改方案出臺,這是一個城府很深的政治陰謀。實際上是爲習近平佈設「六四」陷阱,企圖借香港人的血肉,把習近平拉下馬,爲大大小小的「老虎」們創造逃脫被清算、能東山再起的機會。江派這個陰謀是完全失算、徹底失敗了。

從習仲勳到習近平,對香港有特殊的認知。這是香港人必須了解的。

在鄧小平的支持下,習仲勳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實際開拓者。

習仲勳創造的深圳模式,實際上是「走香港人的道路」,香港引領深圳,深圳引領全國。這條道路改變了毛澤東的「走俄國人的道路」的航向,又超越了劉少奇所要堅持的新民主主義,是把目光轉向了西方文明,轉向了WTO,轉向了世界共同市場。這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與世界文明接軌的關鍵一步。

周驪:周永康終於走完了審判程序,判了無期徒刑,世界輿論普遍認爲判輕了,高高舉起,輕輕放下,是反貪打虎的尾聲。您怎麼看這個問題?

辛子陵:我冒昧的說一句,這是沒看懂中國政治的誤判。在中國,最希望判周永康死刑的是江澤民。他寫條子給政治局常委,明確表達了這樣的意見。因爲鎮壓法輪功,活摘人體器官的很多指令,都是江澤民直接向周永康下達的。讓周永康活下來就是保留江澤民反人類罪的活證據。這在未來的決戰中是有大用場的。周案了結,不是反貪打虎的尾聲,而是反貪打虎壓軸大戲的序幕。有三件事請新聞界朋友留意:

第一件,宣判周永康的第二天,江蘇出版社推出一本新書,在封面上「慶親王」、「你懂的」六個大字上下排列,赫然入目。全國人民都看懂了,繼周永康之後,清算曾慶紅這隻巨虎被提上了日程。王岐山開始過問魯能的問題,這是曾慶紅的軟肋。

第二件,從今年5月份開始,大陸法輪功修煉者和他們的家屬被允許向中國檢察院和法院控告江澤民。據明慧網6月14日報道,從5月底到6月11日,他們已經收到3946位中國公民控江的刑事控告書副本。從6月12日到6月18日,又增加了5千多人,總計近萬人控江大潮正在興起。(現在已知的有八萬餘封告江信已寄出)

第三件,周永康被判刑後,《人民日報》迅速發表評論文章,再次提及「鐵帽子王」。文章稱「無論權力大小、職務高低,沒人能當『鐵帽子王』」,並強調,「一定能打贏這場攻堅戰、持久戰」,釋放的絕不是止步收兵的消息。

15年前有個名叫王傑的法輪功修煉者狀告江澤民,立馬被捕,收監迫害而死。今昔對比,中國確實處在政治大變局的前夜。有可能是今年下半年解決曾慶紅,明年解決江澤民問題。(訪談完)

辛子陵的以上談話證明他看懂了中共體制下發生的是正邪大戰,而且支持以習近平爲首的體制內的正義力量。

據我們估算,今年就可以解決江。不過,江臨死前必然拼命掙扎,近期爲了轉移對控江告江大潮的關注視線,江家以及江系惡勢力就故意製造股市的空前惡性大跌。其實,這不僅沒阻止的了告江信的源源寄出,反而把江的極度恐懼和絕望的內心世界渲泄的淋漓盡致。

不管江搞出什麼惡性大動作,也不管江還會再搞出什麼惡性大動作來試圖拖延被繩之以法,其被押上審判臺只是個時間問題,因爲結局已經定在那裏了,「人」不可能改變。人所能做的,就是從體制內的正邪大戰中選擇自己的未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人氣:69,199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