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接受中共在讣告里抹黑万里 (多图)
 
——驾鹤万里行 千古永垂
 
梁新
 
2015-7-16
 



1980年代中期,老布什访问中国,时任副总理万里在北京
国际俱乐部中美网球大赛后对老朋友笑的真诚。



江恬着个脸跟万里套近乎,万里不拿眼夹他!

【人民报消息】2015年7月15日12时55分,正直的老人万里在北京逝世,享年99岁。万里生前留下了两样东西,一个是境外媒体透露他多次斥责江泽民恶言恶行的报导,一个是《万里与中央党校年轻教授谈话》(简称《谈话》),表明自己几十年来对中共的反思和真正态度。

当天上午,习近平率全体中央政治局常委去北京医院看望,表明自己对万里所持的肯定态度。

7月15日晚间(20:15:44)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全国政协发出联合讣告,说悼念万里逝世。里面既有习中央对万里的正确评价,又有中共邪党和江系血债集团抹黑万里的话。所以,一扯就扯出两千余字,创了中共讣告史上的奇观。

中共在讣告里抹黑万里

这个悼辞是在国内外八万余名法轮功修炼者控告江泽民之时写的,所以中共邪党和江系血债集团在讣告里抹黑声望极高的万里,说他支持江泽民。

例如「1993年3月,万里同志不再担任全国人大常委会领导职务。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以后,他仍然关心党和国家事业的发展,坚决拥护支持党中央的领导」。当时的党政军最高领导人是江泽民。

讣告还说「他坚决贯彻执行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坚定不移地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于1978年12月18日至12月22日在北京举行,历时36天。12月22日,三中全会进行最重要的人事任命,增补的九名中央委员里有习仲勋,胡耀邦升任中央政治局委员,担任中纪委第三书记。

但是,讣告里说万里坚决贯彻执行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言外之意是说万里从1978年12月到2015年7月都「坚定不移地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这就是在耍文字游戏,抹黑万里连江泽民的活摘器官恶行都支持。

万里两袖清风

历史曾记载中共招兵买马时的丑态:1930年8月1日,在江西,中国工农红军宣传标语写道:「你想有饭吃吗?你想种地不交租吗?你想睡地主老财的小老婆吗??赶快参加红军。」

万里的长子万伯翱说,父亲从不在家人面前谈自己的功劳,也没有给家人留下财产,「没有房产、没有存折,没有金银玉器,他是一个真正的无产阶级,但他留给子孙的是宝贵的精神财产,」

事实证明,万里从来没共过别人的产,没有过种地不交租的事,更没有江泽民那样把国库的钱转移到海外中资银行的个人户头上,也决不会像江那样专睡别人老婆。讣告却说万里「忠于『共产』主义事业」。 这不是扯淡么!

万伯翱说,父亲对农民很有感情,1977年6月,父亲被任命为安徽省委第一书记,他到农村调研,发现农民很穷,没有裤子穿,很难吃上一顿饱饭,于是顶着压力支持安徽小岗村包产到户「大包干」,开启中国农业改革。「刚开始包产到户,有很多反对意见,父亲跟母亲说,大不了不要乌纱帽了,也要让农民吃饱饭。」 讣告却说成这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在我国实践中的新运用。」

万里对家人的无私与温情

万里长子万伯翱7月15日晚告诉新京报记者,万里去世前7天,因肺炎连续多日高烧不退,7月14日,万里失去意识,家人都陪在病床前。「父亲走的时候很平静,没有什么痛苦。」

万伯翱说,上个世纪60年代,父亲把18岁的自己派到农村去锻炼,「农村生活很苦,当时不能理解父亲的决定,去的勉强,现在回过头来想,父亲对我严格要求,使我在农村得到真正的锻炼,我一生都受用。」

据新京报7月16日报道,在次子万仲翔的心目中,父亲万里太无私,对家人的要求非常严格。

万仲翔说:「有一次我和哥哥妹妹上阳台玩耍,一时兴奋好奇竟然向楼下的墙外投起石子来了,并打破了楼下行走小孩的头。一群路人和家人带着头破血流的孩子找上门了。」

「父亲正好在家,马上接待群众赔礼道歉,立即派人用车送孩子去医院医治,然后回屋找我们问罪:『你们仗势欺人,欺压老百姓,那还了得!』」

「晚上,他见我低头不语,横眉冷对朝我走来,我吓的不敢抬头,以为父亲要打我,只见父亲飞起一脚,踢断了我手中的甘蔗。这是我一生中惟一一次经历的父亲发火事件,从此懂得了不能仗势欺人。」




万里不是个马克思主义者。

万仲翔说,文革中,妹妹万云因为父亲的缘故遭到江青点名,被批斗的很惨。万里被解放后,万云也相继解放,恢复了工作。北京纺织局的领导找到万里说:「万云同志表现不错,我们准备提升她为纺织局副局长,你看怎么样?」万里马上一口回绝。

人们常说朝中有人好做官,万里认为朝中有人难做官。他曾对子女们说过:「通过你们办事,能成的也不能让它成,如果都成了我们家不就成衙门了。」万仲翔曾撰文称,「父亲当了政治局委员和书记处书记之后,对我们要求更严,所有孩子一律不许做生意。父亲从不护犊,我们如果有违规犯法的事情,肯定是罪加一等,严加惩处。」

退休后的万里,把更多的时间花在陪家人上,体现出了温情的一面。每到周六,他都亲自张罗厨房做好饭菜,等着儿孙们回来聚首。

万里和夫人边涛金婚时,他特地让全家团聚,一起庆贺,这使夫人特别高兴。可对于他自己的生日寿诞,却不办什么酒宴。说起他和边涛60多年的笃爱深情,老战友们常对他乐呵呵的说:「这么多年过来了,你们真是模范夫妻,典型知音!您呀,是模范丈夫啊!」每听到这样的话,万里就自豪的开心而笑。

2003年边涛离去后,万里每天都放边涛生前喜爱的音乐。而她的房间,至今丝毫没有改变,床边摆放着鲜花,床头挂着她的遗像,房间里挂满了她和家人的照片。

2009年万里已经给自己定了论

讣告里说「他刻苦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始终坚持共产主义理想信念」。

讣告的一部份定论,与2009年万里发表的长篇文章「万里与党校年轻教授的谈话」风马牛不相及,在此谈话中万里毫不畏惧的表明对中共非法政权的反思与自己的态度,让中共恨的咬牙。

万里说:我告诉年轻教授,建国六十年了,我们这个国家没有变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最基本的事实是,这个国家还是由中国共产党领导。这个事实谁都明白,但这个事实的背后是什么呢?比如说,我们党有七千多万党员,是一个最大的党,而这个党至今还没有在社团管理部门登记过。这个事实背后又是什么呢?就是我们国家还没有一部「政党法」,六十年了,还是空白,没有变,我们国家还没有现代意义上的政党制度。

万里这段话非常尖锐的指出:中国共产党没有在任何部门注册过,它是个非法组织。

万里对要培养自己女儿的党组织说:「不要培养,我们家多一个非党群众也好嘛。」

万里文革以及文革后两次挨斗撤职,孩子们都受到连累,他谴责说:父亲是父亲,儿子是儿子,共产党不能搞株连!

万里并明确指出爱党不是爱国。他说:中共统治下,「『国家还是党的国家』,而不是『党是国家的党』。六十年了,『党和国家领导人』这个概念没有变。」

在《九评共产党》系列文章中专门谈到「邪灵附体的特征」,文章说:共产党组织本身并不从事生产和发明创造,一旦取得政权,便附着在国家人民身上,操纵和控制人民,控制着社会的最小单位以保护权力不致丧失,同时垄断着社会财富的最初来源,以吸取社会财富资源。

在中国,党组织无所不在,无所不管,但人们从来看不到中国共产党组织的财政预算,只有国家的预算,地方政府的预算,企业的预算。无论是中央政府一直到农村的村委会,行政官员永远低于党的官员,政府听命于同级党组织。党的开销支出,均由行政部门开销中付出,并不单列开支。

这个党组织,就像一个巨大的邪灵附体,如影随形般附着在中国社会的每一个单元细胞上,以它细致入微的吸血管道,深入社会的每一条毛细血管和每一个单元细胞,控制和操纵着社会。(引自《九评之一》)

前副总理、全国人大委员长万里的谈话中谈到了中共党非法附体国家的事实,他说:「在财政上,党库与国库之间的那堵墙还没有建立起来」。

万里说:前些年,一位老同志(习仲勋)病重,我去看他,他花了一个多小时向我说他对国家、对党的现状的种种担忧,说很想跟中央领导同志直接谈。他说他没有这个机会了,我说,我保证转达到。后来,一位常委同志来看我,我就传了话。我特别忘不了的是,这位老同志(习仲勋)专门提到,革命了一辈子,到头来怎么向老百姓、向历史作个交代,还有那么多疑点没有搞清楚,怎么交代才好呢?

万里说,对这个国家、对这个党,他有两大遗憾。一个遗憾是,没有能为党的历史上一个重大冤案(高岗)平反,另一个遗憾是没有推动党对不同意见的容忍政策。他的话不多,说完了,他俩只是相对无语,因为这是他们都无力解决的问题。

万里说,习仲勋前几年已经故去了,「他的夙愿还依然是个夙愿。这怎么向老百姓交代、向历史交代?」

从这段对话中我们知道,习仲勋带着众多对邪党的不解离世。在谈话后,万里没有像讣告中强加给他的是什么马克思和列宁的忠实信徒。恰恰相反,他年轻时怀着一腔忧国忧民的热血跟着中共干「革命」,到了年迈发现自己跟错了对象,那种痛苦是令人无法想像的。

这也许就是在习仲勋去世7年之后,93岁的万里决定在非官方媒体上发表自己的《谈话》,豁出命去表明自己对邪党态度的原因。

万里谈到修改党章


万里不光打网球和桥牌,还打三呆婊!
万里谈到一个很尖锐的问题,就是「党章」上的那么多权利为什么落不到实处?为什么落不到实处却又不加修改?!

「这位年轻教授对我说,六十年了,我们国家还没有出现完整意义上的选民,我们党也没有出现权利完整的党员,我们还没有建立起来容许其他人发挥政治作用的制度,这些是不是您个人最大的不安?」

万里说:我就找他来谈了很多次。还是要从基本事实说起。从建党的时候起,我们党就说自己代表了农工,四九年以后,又说代表了几万万中国人民,到建国六十年的现在,还是这么来讲。大家同时还看到,六十年了,并没有严肃严谨的政治程序来赋予那种代表权,选举的、非选举的,都没有。

这一点,万里与习近平不谋而合。

六四前夕,人大委员长万里被江软禁在上海

讣告中说的「顾全大局,遵守党的纪律,维护党的团结」应该指的就是六四前夕,身为人大委员长的万里被江软禁在上海这件事。

在六四行动之前,中共通知正在北美访问的人大委员长万里缩短行程,即刻经上海返回北京。届时正出访的万里完全不知总书记赵紫阳已经被迫下台,总理职位被解除。总书记职位由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代替,总理职位由李鹏代替。

据库恩撰写的《他改变了中国:江泽民传》英文版提到,早在1989年六四之前的5月20日,中共八大元老就内定江泽民成为新任中共总书记。

因为万里曾公开表示要保护学生们的爱国热情,所以邓小平等担心他回国可能会召开人大会议改变解除赵紫阳总理之职的决定。于是5月23日,江泽民以「邓小平指定的人选」和「八大老的代表」身份受命在上海拦截万里,直至他同意武力处理天安门广场的决定。

5月25下午3时,万里的飞机在上海机场降落,江泽民手持邓小平的信件,在柏油碎石做的停机坪等着万里,然后按计划把万里送到上海市郊的一家招待所,让他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无法自行离开。然后江把邓小平的信交给他,并说现在军队已经准备就绪,已来不及阻止天安门的「军事清场」,让他配合。万里听后情绪激动,拍桌子断然拒绝,并要马上返回北京。江说,得到指令,在万里不答应之前,要把他留在上海,不得返京。

当时的新闻报导说,正在北美访问的人大委员长万里途经上海返国,可是万里滞留上海数天不归,这引起了舆论注意。僵持了3天,软禁中的万里被迫在5月27日写了一封违心的公开信「支持中央实施戒严的决定」。但是,即使是这样,还是对他回京不放心,于是让江泽民先去北京,以总书记身份主持会议,又过了几天才让万里返回北京。官媒说的理由是「万里身体不舒服,医生要为他做检查」。

万里:60余年都是党在折腾人民

1989年到2009年不过才20年,而万里对于共产党的丑陋政治已经思考了30余年,中国国殇60年之际,万里终于说出心里话:60年了,我们党说把国家的「治乱」系于一身。过去那么多年的折腾,没有不起因于我们党自身的折腾的。这让我痛心,我们党的折腾殃及了国家,殃及了老百姓。

万里说:人们常说浪子回头金不换,这金不换要有前提,就是要有反思,要有承担责任。我们这么一个泱泱大国,这么一个堂堂大党,总这样含混过去,成了什么样子!用人用错了,举荐的人不负责任,考察评价系统也不负责任,协商机制不负责任,纪律检查委员会也只管查处,不管用人过程中的失察责任,把人关起来了或者枪毙了,就算了结了,还要说查处此人是伟大的成就。这样,这个国家不就成了没人负责任的国家了吗?我们的党不就成了没有人负责任的党了吗?

万里这话真是太一针见血了,并在近期被习近平落到了实处。但中共在讣告中竟然编造说:万里「忠于共产主义事业。他刻苦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始终坚持共产主义理想信念」。

讣告里习中央的评价

讣告的最后部份是习中央的评价(…是江系抹黑强加的话,所以删除):

「万里同志一生坚持真理,坚持正义,坚持原则,…对改进作风、坚决惩治腐败坚定支持。…万里同志的一生,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一生,是追求真理、追求进步…的一生。他为中国人民的革命和建设事业贡献了毕生精力,为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他的逝世,是我们党和国家的重大损失。我们要学习他的革命精神、崇高品德和优良作风,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周围,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协调推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

万里同志永垂不朽!」

在江泽民最不平静的时候,万里走的很平静,他没有了牵挂,因为他的心结已经解了。

乔石走了,万里也走了,现在有很多新闻都证实人是有轮回转世的。我们相信他们还会回来,他们着急走,就是为了快点回来,因为回来就会看到一个完全崭新的世界。那个世界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们做呢。△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