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高調宣布 李鴻忠將有麻煩(多圖)
 
單京京
 
2015-7-10
 



武漢電視問政節目,市民向區長問政,省委書記李鴻忠麻煩大了!

【人民報消息】2015年7月7日,新華網轉載中國網的一篇署名時政文章《中紀委強化紀律觀念:檔案造假是對黨不忠誠》,給了江澤民致命第一刀。

第二天,7月8日,新華網刊登了兩篇新聞,一篇轉載央視網經濟的圖片新聞《武漢電視問政,開場5分鐘全場亮出「哭臉」》;另一篇轉載中新網新聞《武漢電視問政曝農村基層懶政:書記1周上班2小時》。兩篇新聞都準確無誤的、高調的直指湖北省委書記李鴻忠的政績。文章下面鏈接的是4月8日新華時政文章《給庸政懶政怠政下三劑「猛藥」》。

在習近平宣布幹部能上能下,主要是「能下」的當口,新華網高調宣布:武漢電視問政,開場5分鐘全場亮出「哭臉」。這明白無誤的表明江系鐵桿兒李鴻忠將有麻煩。下面我們看看李鴻忠的仕途軌跡。

李鴻忠是江姘頭黃麗滿的忠實聽差

李鴻忠原是電子工業部的一個普通秘書,1985年電子工業部部長江澤民前腳調去上海任市長,李鴻忠後腳就調到電子工業部當秘書。

1982年之後,與江澤民通姦的秘書黃麗滿被提升為電子工業部黨組辦公室副處級秘書,隨後提升為副主任(正處級);江澤民1985年臨調去上海之前,再把黃麗滿提升為電子工業部辦公廳副主任兼黨組辦公室主任(副廳級),這樣倆人通話費也夠級別報銷。李鴻忠沒拍到江澤民的馬屁,隔了一道手,拍到其姘頭黃麗滿的馬屁,這也非常實惠,拍了3個月就被提拔到正處級。

後來,為了漂白電子工業部時的醜聞,江又把黃麗滿調到機電部辦公廳任副主任(副廳級)。1988年,李鴻忠到廣東惠州「掛職鍛煉」,實際是江澤民在廣東安插自己人。

1989年江澤民成為六四鎮壓的最大受益者。1991年底,為吞下深圳那塊大肥肉做準備,手握黨政軍大權的江澤民把黃麗滿調去中國電子工業總公司,升任辦公廳主任(正廳級)。熬了一年之後,夠資格平調的黃麗滿去了深圳,任市委副秘書長。

2001年2月,李鴻忠任廣東省副省長。

2001年後,黃麗滿任省委副書記、深圳市委書記。

2003年5月,黃麗滿擠走廣東省委常委,深圳市委副書記、深圳市長于幼軍。

2003年6月,李鴻忠坐上了于幼軍的市長位子,與提拔他的江姘頭黃麗滿成為「如魚得水」的搭檔。

但好景不長……

2004年9月16日,十六大四中全會,江澤民被迫交出軍委主席之職。

2005年,黃麗滿被迫轉任廣東省人大主任,但江不甘心吐出這塊肥肉,提出讓李鴻忠代替黃麗滿任深圳市委書記。

2005年2月至2005年6月,李鴻忠任廣東省委常委,深圳市委書記兼市長、黨組書記。4個月後,深圳市長由黃麗滿一手提拔的許宗衡接任(2009年6月8日,雙規,3天後免職)。

不兼任市長,市委書記李鴻忠又多出兩個職務:深圳市人大主任和深圳警備區黨委第一書記,直到2007年10月十七大召開。足見李鴻忠被江澤民信任的程度。

2007年10月15日,十七大召開,確定習近平是胡錦濤的接班人。對江和黃麗滿亦步亦趨的深圳市委書記李鴻忠被調往湖北任代省長、薄熙來被調往重慶任市委書記。無論江的境外筆桿子如何吹牛皮,江的計劃沒有實現是無可辯駁的事實。

2007年12月,李鴻忠出任湖北省代省長的同時,還有一個與「代省長」不相符的職位:省政府黨組書記。

2008年1月至2010年12月,李鴻忠任湖北省委副書記,省長、黨組書記;2010年12月至2011年2月,李鴻忠任湖北省委書記;2011年2月至今,李鴻忠任湖北省委書記、省人大常委會主任。

2012年6月13日,湖北省第十屆委員會第一次全體會議選舉新一屆省委領導班子時,在13名省常委「等額選舉」(10個職位只準備10個候選人)中,李鴻忠以倒數第二得票率當選省委書記。

選舉完畢,會議主持請省委書記講話,惱羞成怒的李鴻忠說:「講什麼,要講的都講了,再講十遍、百次,沒用」,說完即黑著臉起身走了。

「李鴻忠」這個名字之所以官場民間皆出名,有兩個原因,一個是與江的老姘頭黃麗滿無法分開,可以說沒有黃麗滿就沒有他李鴻忠的今天。而黃麗滿則與她在廣東省委開會時抖落江澤民穿什麼品牌內褲,公然炫耀與江通姦而臭名遠揚。 另一個原因是2010年兩會期間搶奪《京華時報》女記者劉傑的錄音筆而引起軒然大波。

2010年3月7日兩會期間,上午11點多,人大湖北省代表團新聞發佈會臨近尾聲,《人民日報》下屬的《京華時報》女記者劉傑提了最後一個問題:「您對鄧玉嬌案怎麼看?」李鴻忠臉色頓時陰沉。

李鴻忠連續質問劉傑三遍:「你是哪裏的?」劉傑回答:「啊?人民日報的…」李鴻忠接著斥責說:「你真是《人民日報》的?你還問這問題?你還是黨的喉舌?你怎麼引導輿論?」「你叫什麼名字?我要找你們領導去!」2010年正是薄熙來、周永康們最猖狂的時候,李鴻忠指的「黨的喉舌」就是替江家幫發聲的官方媒體。

李鴻忠一把搶走了劉傑的錄音筆,隨後逕直走向電梯。在場的眾位記者全部噤聲,女記者劉傑紅了眼圈。當天下午,湖北代表團工作人員將錄音筆還給了劉傑,但省委書記沒有讓他向女記者轉達任何歉意,可見李鴻忠的小人心胸有多狹窄。

十八大之後,在13名省常委「等額選舉」中以倒數第二得票率當選湖北省委書記的李鴻忠,有沒有反省自己?看看2015湖北省省會武漢電視問政的「期中考」。

湖北省委書記李鴻忠用惡劣政績與習近平對抗

7月8日,新華網轉載了央視網經濟的武漢電視問政視頻截圖,還曝光了武漢農村基層懶政到書記一週只上班2小時。這個新聞以證據說話,披露湖北省委書記李鴻忠到了2015年還敢用如此惡劣的政績與習近平對抗。

據央視記者的報導,2015年7月6日晚,2015武漢電視問政「期中考」開場僅5分鐘,第一段短片曝光違建成風、投訴處理不到位後,市民代表對臺上官員,亮出了齊刷刷的哭臉牌。而後,在短短兩小時的問政中,「工商執照給錢就能辦」、「占道經營打發一下就可以」、「爛尾樓專班互踢皮球」等12個不作為、亂作為問題被曝光。

新華網刊登了9張視頻截圖:




2015武漢電視問政「期中考」會場。

第一張是2015武漢電視問政「期中考」會場,會場屏幕上有12個大字「踐行三嚴三實 推進城市治理」。




市民代表對臺上官員,齊刷刷的亮出了哭臉牌。

第二張是第一段短片曝光違建成風、投訴處理不到位後,市民代表對臺上官員,亮出了齊刷刷的哭臉牌。

第三張是臺上官員的近鏡頭。第四張是臺上官員的全鏡頭。第五張是武漢電視問政的字樣。




令人心驚膽顫的偷工減料,建築材料費都到哪裏去了?!

第六張是武漢電視問政及觀眾可以撥打的電話「85761111」,鏡頭中顯示一棟鋼筋如細鋼絲的爛尾樓,下面寫著:「舊的沒去,新的又來」。




出了人命,湖北地方政府各部門踢皮球。省委書記根本不沾球!

第七張右邊是牢固美觀無比的政府機關,左邊是湖北地方政府各部門踢皮球的爛尾樓。




文山會海,除了耍嘴,別的啥也不會。

第八張是一位官員在打電話,牆上掛滿了送來的讚譽錦旗,上面寫著:「人民的好公僕」「真心真情、真誠幫扶」「勤政為民辦實事、一心一意為人民」「熱情服務、廉明高效」等等。右上角有幾個字「非正常拍攝」,左下角有幾個字是「市民:他們總在開會」。活脫脫一個黑色幽默。




拿著公務員的錢,做著地痞惡霸的事!

第九張是一雙城管的手握著一厚疊錢,下面有幾個字:「小攤販:你擺攤得出錢」。言外之意,這不是制度規定的必須上交的錢,而是你要給他個人錢。也就是你賄賂他,他讓你在這地方擺攤,你不給他錢,他就整死你。這表明武漢某些公務員拿著國庫的銀子,幹著比地痞惡霸還流氓的事!

武漢是湖北省的省會,湖北省委書記李鴻忠2007年12月出任湖北省代省長、一個月後任省長。他在這個城市生活、辦公已有7年7個月。先不說老百姓的評價,2012年6月在省委選舉新一屆省委領導班子時,在指定必須當選的13名省常委中,在此工作4年的李鴻忠以倒數第二得票率當選。可以肯定,若是湖北省委幹部可以自主投票,他肯定是選不上的。

有如此不合格的省委書記,必然提拔不合格的下級,不合格的下級的下級是什麼樣呢?

武漢電視問政曝農村基層懶政:書記每週只上班2小時

中國新聞網7月8日報導說,2015年上半年武漢電視問政7日晚舉行第二場,當天的這場問政以「村級基層組織如何堅強有力」為主題,武漢市各區書記必須面對這場「期中考」。

當晚播放的督查人員和媒體明察暗訪電視短片,暴露和揭示武漢1800多個農村基層組織中存在的不作為、亂作為等諸多亂象。 鏡頭對準了該市各區的村級基層組織。村委會大門緊閉、書記每週只上兩小時班、並冒領村民補償款……

武漢市黃陂區地少人多,羅漢街邱皮村村民鄭春階說,4年前,他家十畝土地全部被徵收,當年土地補償價格是一畝三萬三,但村裡只給每家補了一萬五。為了拓展生活門路,他在政府徵收後荒廢的土地上開荒種地,結果被村裡把地拱了、推了,用挖土機把樹苗都挖了。讓老鄭不解的是,同樣是被徵收的荒地,外鄉人卻可以在此租種西瓜等作物,原因是村幹部將荒地出租,個人牟利。

武漢化學工業區八吉府街新村,諸多村民連書記姓名都不敢確認。原因有二,一是村支書一個星期來一回,一次只工作兩個小時,基本上是「神龍見首不見尾」;二是大家對這位書記感到害怕,不敢跟其接觸……

李鴻忠非落馬不可


李鴻忠治下的百官圖。
2015年兩會,李克強所作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到同一個關鍵詞──為官不為。為官不為,不是新表述,也不是新問題;但它被寫進政府工作報告,卻是史無前例的頭一遭。 

李克強說,「少數政府機關工作人員亂作為,一些腐敗問題觸目驚心,有的為官不為,在其位不謀其政,該辦的事不辦」;「對為官不為、懶政怠政的,要公開曝光、堅決追究責任」。

3月8日,李克強在參加四川代表團審議時再次揭批為官不為,他舉例說,去年還有1萬多億的資金存量沒有用,一些地方給了錢、批了項目、供應了土地卻沒有用,就是因為不作為。

3月15日,李克強在會見中外記者時再次重申:既要懲治亂作為,也要反對不作為,庸政懶政是不允許的。「門好進了、臉好看了,就是不辦事,這是為官不為啊,必須嚴肅追責」。

4月8日,新華時政以《給庸政懶政怠政下三劑「猛藥」》為題報導說,如果說貪污腐敗是黨和國家的「致命傷」,那麼,庸官懶官則是黨和國家的「慢性病」。不管是「致命傷」還是「慢性病」,今年的全國兩會上,治理庸官懶政被首次納入政府工作報告,強調對為官不為、懶政怠政的要公開曝光,堅決追究責任。一段時間以來,李克強總理在不同場合反覆強調:屍位素餐本身就是腐敗,不作為的懶政也是腐敗!今年初的中紀委全會公報也旗幟鮮明地提出,對屍位素餐、碌碌無為的幹部,該撤換的撤換、該調整的調整。

4月17日,京華時報報導說,國務院總理李克強16日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聽取國務院出臺政策措施推進情況督查匯報並部署狠抓落實與整改。會上,李克強嚴厲指出,有些地方確實出現了「為官不為」的現象,庸政、懶政同樣是腐敗。

治理庸官懶政,已從口頭強調上升到國家治理層面。

有一位知根知底的湖北省級官員說:「這回李鴻忠跑不了了,不管以什麼名義收拾他,在江澤民被抓之前,他一定進去。」△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