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驚呆!習下的致命第一刀竟在這裏(多圖)
 
青晴
 
2015-7-8
 



江澤民六叔江上青比他僅大15歲,江把「漢奸」出身篡改為「革命烈士子弟」。



江西永新縣棉花坪這個小地方是漢奸學生江澤民永遠害怕提起的地方!

【人民報消息】2015年7月7日,新華網轉載中國網的一篇署名時政文章《中紀委強化紀律觀念:檔案造假是對黨不忠誠》,1400多個字。 江決想不到,習下的致命第一刀竟在這裏。

前幾年呂加平就是因為舉報江澤民「檔案造假」,還有與宋祖英「通姦」,被江秘密判刑10年,關進監獄,今年中國新年前夕被習近平放了出來,在家靜養,等著看江澤民被審判。

7月7日刊登這篇文章也不是偶然的,因為這天是「七七事變」也叫盧溝橋事變,是中華民族全面抗擊侵華日軍的起點。而江澤民和他的父親江世俊(當漢奸副部長時用名江冠千)都是漢奸。


漢奸學生江澤民逃到棉花坪。
江澤民是日偽政府重點培養的漢奸學生,在抗日戰爭勝利後,怕被槍斃,逃到江西永新一個叫棉花坪的地方躲藏起來,半年後風頭過去,江被家裡人接走,在走之前,江在那位農民家的一本舊醫書上寫下了如果今後他發達了,一定回來報答這家人之類的話,並且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後來江當上總書記後,去過井岡山,途中就在永新呆了一天,而且特意去看了一下棉花坪。但是江並沒有去那位農民家,更沒有報答這家人在其逃亡之時的救命之恩。為什麼食言呢?跟江怕人知道自己是漢奸有關。

新疆因「檔案造假」落馬的「首虎」讓江驚恐

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7月6日做出一個驚人通報,說十八大之後新疆落馬「首虎」、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栗智因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通報指出,栗智「檔案造假,向組織隱瞞本人真實年齡」。栗智由此成為首個涉嫌「檔案造假」的落馬省部級官員。

中國網7月7日報導說,「檔案造假」也正在成為各地、各部門整治重點。在2014年中央巡視組兩輪巡視涉及的20個省份中,包括新疆在內有15個省份在整改中,提及要整治幹部「檔案造假」問題。今年所公布的巡視整改情況中,已有中國科協、中國南航等也提出嚴肅處理「檔案造假」。

這麼一來,江澤民苦心造假幾十年的「烈士養子」身份就成了一大罪狀。江決沒想到習近平向其下的致命第一刀竟在這裏。

江澤民借桿兒往上爬

據《江澤民其人》揭露,江澤民就是利用把漢奸出身篡改為「烈士養子」出身,而借桿兒爬上去的。

《江澤民其人》一共有24章,第一章「瞞身世欺騙共黨 編瞎話過繼死人」是這樣描述江澤民如何「檔案造假」的:

當然,江澤民自己偷偷篡改出身還不行,其出身還必須得到王者蘭一家的認可。江澤民知道物質投資是必要的,就開始到六嬸娘那裏去走動,但絕不空著手,總是拿著些讓母女都驚喜的禮物。人是有感情的,感情培養起來,看見什麼事就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何況江澤民謊報出身也只能使王者蘭一家有收獲而無損失。

對於江澤民來說,只在檔案材料裡有一個「烈士子弟」出身遠遠不夠,並不是所有的「烈士子弟」都能飛黃騰達,沒人提拔也不行。於是江澤民便時常搜尋、打聽哪位高層幹部曾和江上青認識。

1982年,任國家進出口管委會副主任的江澤民有一次無意中聽到,當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張愛萍有一段在皖東北特委工作的經歷,這讓他欣喜若狂。自那天起,江澤民開始搜集張愛萍的愛好、特長。當他發現張愛萍愛好書法時,就有了一個投其所好的主意。


江六叔江上青比他僅大15歲,當年當「共匪」時
被土匪用亂槍打死。留下了遺孀王者蘭和倆女兒。
一次會議結束,張愛萍忽聽身後有人喊道:「張副總理!」他回頭一看,原來是國家進出口管委會副主任江澤民。此前,因工作關係,他們曾有多次接觸。江澤民匆匆幾步走到他的身邊,緊張地問道:「您還記得江上青嗎?」張說:「當然記得,我們是好朋友。很可惜,他英年早逝。」江澤民臉上頓時露出耐人尋味的表情,聲調提高了八度,說:「他是我的養父!……」張愛萍震驚得半天沒回過神兒來。

張愛萍和江上青(原名江世侯)的相識是在抗日戰爭時期,當時江上青曾受中共黨委派至皖東北特委與張愛萍一起工作過,遂成朋友。1939年江上青28歲遇難時,張愛萍正好29歲。江澤民知道張愛萍喜好書法,就找了一個「為江上青墓立新碑」的理由向將軍求字。這一舉動既讓王者蘭母女三人感動,又在張愛萍面前坐實了江上青「養子」的名份。

眾所周知,因汪道涵的竭力推薦,江澤民當上了上海市長,這當然與江澤民自稱是江上青的「養子」有直接關係。抗戰初期,也就是所謂的「國共合作」時期,江上青曾經是汪道涵的頂頭上司。那時共產黨員江上青負責安徽國民黨的地方政府及地方武裝統戰工作,取得了國民黨安徽省第六行政區專員兼保安司令盛子瑾的賞識。江上青將中共派的一批上海、江蘇等地的地下共產黨員安排到盛子瑾下屬的各個縣裡擔任行政職務,汪道涵就是其中的一個。

當江澤民得知汪道涵和江上青的關係後抓住不放,一口一個「恩師」,在汪的提攜下,江澤民仕途極順,一路攀升。但在江手握黨、政、軍大權之後,去上海接見這個、會見那個,就是不理汪道涵,被上海人大罵「良心被狗吃了」。

和汪道涵、張愛萍建立了關係之後,江還不滿足,他決不肯放過任何一塊能夠鋪墊通往官場高層的墊腳石。

在趙紫陽擔任總書記期間,江澤民直接討好趙紫陽的機會不多,只能用迂迴戰術,先討好趙的秘書。於是,江曾經拉住趙氏的一個秘書強認「老鄉」的醜事一度在中南海裡傳為笑談。中共前中央軍委領導人之一洪學智上將是安徽金寨人,江澤民在他面前主動談及自己的祖籍是安徽,借此與洪學智攀上了「老鄉」。見什麼人說什麼話、下什麼菜碟,這已經成為江澤民闖蕩官場的最大特點。(《江澤民其人》)

與江相比,落馬官員的各種造假都是小菜碟兒

新華網的時政文章中提到的「造假」能力最高的是河北省石家莊市團委副書記王亞麗。

報導說,初中未畢業的王亞麗,一路欺騙、最終升遷至共青團石家莊市委副書記。除了性別是真的,其身份、年齡、履歷、檔案均涉嫌造假。對王亞麗檔案中所有公章進行技術鑒定顯示,90多枚公章中,竟然有1/3是假公章。2011年,王亞麗因職務侵占、行賄被判14年。

與江相比,王亞麗非常辛苦的,爬到一個市的團委副書記,還要絞盡腦汁製造30多個假公章。江澤民只需「檔案造假」,緊緊抓住被土匪亂槍打死的六叔江上青(真名江世侯),就欺騙了老將軍張愛萍和老資格汪道涵,在他們的保薦下,江仕途順風順水。

中紀委曾刊發文章指出,一些組織工作幹部分析認為,檔案造假現象主要存在三大貓膩,第一大貓膩就是造假目地為「升官」。這「貓膩」簡直就是為江澤民量身度造的。

那又怎樣呢?中紀委:檔案造假是「對黨不忠誠」!這一句話讓中央政治局以及常委會的江親信都癟了茄子。360度,轉著圈從哪個角度來看,這種行為都是想欺騙黨、在欺騙黨。

披露三罪行是包治三呆婊的信號

最後的小標題是「中紀委:檔案造假是『對黨不忠誠』」。這個小標題下,一共有四段,也是文章的最後四段。第一段就把「檔案造假」、「與他人通姦」和「訂立攻守同盟」連在了一起。

第一段說:去年以來,被查處的落馬「老虎」中,不斷被貼上新的「標簽」,如戴春寧、冀文林、毛小兵等「與他人通姦」。今年開始,斯鑫良成首個被指「訂立攻守同盟」的「落馬虎」,栗智則成為首個涉嫌「檔案造假」的省部級官員。

乍一看有點突然,再一想才明白記者的用心良苦。薄瓜瓜說活摘器官是江澤民指使薄熙來領頭幹的,那薄熙來與周永康訂立攻守同盟、要把習近平搞下去,就不可能不跟江主子密謀。

第二段說:2014年,中紀委在解釋通姦一詞時曾指出,「黨紀嚴於國法」。「通姦」屬於違反社會主義道德的行為。刑法及相關法律中,一般情況下,沒有對「通姦」作出定罪的規定,但是在黨紀中則有對通姦的懲戒規定。

說的多在理。中國共產黨建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當然黨紀嚴於國法,國法是對全國人民說的,黨紀是對執政黨說的。

第三段寫道:同樣,「檔案造假」等也是嚴重違反黨紀的行為。2014年1月頒布的《黨政領導幹部選拔任用工作條例》規定,選拔任用黨政領導幹部,必須「遵守下列紀律:不准塗改幹部檔案,或者在幹部身份、年齡、工齡、黨齡、學歷、經歷等方面弄虛作假」。

這讓人想起呂加平揭露三呆婊的「二奸二假」。

什麼是「二奸二假」?「二奸二假」是2009年12月1日,呂加平在網上發表公開信,宣稱江澤民有嚴重歷史問題。「二奸」披露的是,江及其親生父親江世俊都是日偽漢奸,江本人還效力於蘇聯情報機關,在江手中奉送了大片中國領土給蘇俄。「二假」,是指稱江冒充解放前的中共地下黨員,及冒充中共革命烈士子弟。

文章最後說:中央紀委網站在6月份發佈的《突出執紀特色》文章中指出,「搞假年齡、假學歷假婚姻,篡改檔案,不如實報告個人有關事項,這都不是小錯誤,而是欺瞞組織,是對黨不忠誠」。由此也可以看出,中央正在不斷強化領導幹部組織意識和紀律觀念,「時刻以黨紀為準繩約束自己」。正如中央紀委多次強調的,「黨員違法必先違紀」。

誰說不是呢。

違紀怎麼辦?習中央說:從嚴治黨永遠在路上。△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