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非偶然!驚現劉少奇要"把共軍變成國軍"(上)(多圖)
 
門禮瞰
 
2014-2-15
 



人民的軍隊應永遠忠於人民,怎麼要永遠忠於黨呢?!

【人民報消息】近日用《劉少奇曾提出「把共軍變成國軍」的設想》這個題目搜索時,發現很多網站轉載。這個題目實在是太敏感了,觸及到了中共生存的底限。黨衛軍變成國家軍隊,沒人保衛黨了,那黨豈不嚇死?!

劉少奇提出的「把共軍變成國軍」是1946年2月1日的事,距今68年。

我們相信,這篇歷史紀實文章的再度出現絕不是偶然的,天象不變化到這一步,劉少奇68年前提出的設想我們連知道都不可能知道,所以我們預言,最近中國大陸會有驚人的變化。

國家是黨的國家,軍隊是黨的軍隊

前人大委員長萬里在2009年公開發表的《萬里與中央黨校年輕教授談話全文》中寫道:

我告訴年輕教授,建國六十年了,我們這個國家沒有變的東西還有很多很多。最基本的事實是,這個國家還是由中國共產黨領導,這個事實誰都明白,但這個事實的背後是什麼呢?比如說,我們黨有7000多萬黨員,是一個最大的黨,而這個黨至今還沒有在社團管理部門登記過,這個事實背後又是什麼呢?……「國家還是黨的國家」,而不是「黨是國家的黨」。六十年了,「黨和國家領導人」這個概念沒有變。在財政上,黨庫與國庫之間的那堵牆還沒有建立起來。再看看,數百萬軍隊還叫解放軍,沒有變,還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國家武裝力量。軍隊的最高領導人還是黨的最高領導人。黨軍一體沒有被國家對軍隊的領導來代替。六十年了,這一點也沒有變。

現在中共統治64年有餘,國家還是黨的國家,軍隊還是黨的軍隊,如果進行民主選舉,別說國家不會是中共邪黨的國家,軍隊也不會是中共邪黨的軍隊,中華人民共和國(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簡稱PRC)也根本就不會存在。


愛國歌曲居然是「人民軍隊永遠忠於黨」!
很多人不明白,為什麼中國共產黨不存在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就不存在了。這個問題問的好,也間接回答了萬里老先生的問題。萬里說「我們黨有7000多萬黨員,是一個最大的黨,而這個黨至今還沒有在社團管理部門登記過,這個事實背後又是什麼呢?」這個事實背後的答案就是黨老子怎麼可能在國兒子下面當兒子(註冊)呢?那中共豈不是成了自己的孫子?!這正是中共無法註冊無法掛牌的難言之隱。

有不少中國人在海外看到信仰團體拉起橫幅標語要求嚴懲江澤民等反人類罪犯,就撲上去狂吼道:「你們不愛(中華人民共和)國!」這話說的沒有錯,炎黃子孫確實不能愛中共建立的國,因為中共至今公開宣揚自己是馬列子孫,高舉馬列大旗,可是五千年中華文明裏邊沒有馬克思也沒有列寧,中共是外來貨。外來貨才會整天吆喝:我是你媽!那些說「你們不愛國」的人恰恰忘了誰是自己的祖宗,是真正背叛祖國的人!這個問題搞清楚了,那句「你們丟中國人的臉」就不需要再解釋了。正是罵別人「丟臉」的糊塗蟲在丟中國人的臉。

《劉少奇曾提把共軍變國軍設想》原文刊登

網易2月12日刊登了那篇《劉少奇曾提把共軍變國軍設想》,並在論壇上搞了個「話題:劉少奇曾提把共軍變國軍設想」。

第一個帖子是「好友向您推薦這條跟貼:

徐靜蕾微博 [網易江蘇省手機網友]: 2014-02-12 08:49:04 發表

有這種思想才稱得上偉人。
誰把這個偉業實現,誰就是劃時代的偉人。

(跟貼1673條 有14704人參與,頂徐靜蕾微博的有3029人)

第二多人頂的是:劉少奇是毛澤東黃袍加身的最大障礙,不過毛沒想到日後自己兒子竟然死在了朝鮮戰場(頂2191人)

第三多人頂的是:那有本事軍費不要問國家要,你們(中共)組織自己養啊

第四多人頂的是:(劉少奇)事業未競!致敬

還有好多帖子,最後再上,先把《劉少奇曾提把共軍變國軍設想》這個原文刊登如下:

1、他也有「糊塗」的時候


1945年8月15日,日本政府宣告無條件投降,持續八年的抗日戰爭正式結束。8月24日,遠在美國的胡適致電毛澤東,以感謝其問候為由(一年前,傅斯年訪問延安,毛澤東曾談到胡適對他的幫助),表達了對中共的期望。這份電報的主旨,是希望「……中共領袖諸公,今日宜審察世界形勢,愛惜中國前途,努力忘卻過去,瞻望將來,痛下決心,放棄武力,準備為中國建立一個不靠武力的第二政黨」,來爭取國內和平,實現民主憲政。(《胡適之先生年譜長編初稿》第五冊,第1894-1895頁,臺灣聯經出版事業公司民國73年第二次印行)。




毛澤東、美國駐華大使赫爾利(Patrick Hurley)、蔣介石從左至右並排合照。重慶談判珍貴照片。

8月28日,毛澤東應蔣介石之邀赴重慶談判,劉少奇代理中共中央主席職務。在此期間,劉少奇根據東北出現的無政府狀況,認為這是「千載一時之機」,遂制定「向北發展,向南防禦」的戰略決策,並決定迅速向東北派遣一百個團的幹部,以便獨占東北,並控制熱河、察哈爾等地區。於是,大規模內戰的陰雲開始顯現。

虛晃一槍的重慶談判結束後,毛澤東因「健康原因」住院一個月,隨後又休養數月,因此劉少奇繼續主持中共中央日常工作。面對一觸即發的中國內戰,美國派遣馬歇爾以總統特使的身份來華進行調解,國共兩黨又於1945年底恢復談判,並在1946年初簽署「停戰協定」。與此同時,政治協商會議也在重慶開幕,人們對實現國內和平又產生幻想和希望。

1946年2月1日,就在政協閉幕的第二天,劉少奇為中共中央起草《關於目前形勢與任務的指示》。其中提出:從此「中國即走上了和平民主建設的新階段。……中國的主要鬥爭形式目前已由武裝鬥爭轉變到非武裝的群眾的與議會鬥爭,國內問題由政治方式來解決。黨的全部工作,必須適應這一新形勢。」(《劉少奇年譜》下卷,第15-16頁)該文件指出:在新的形勢下,「我黨的軍隊即將整編為正式國軍,及地方保安隊自衛隊等。在整編後的軍隊中,政治委員黨的支部黨務委員會等即將取消,黨將停止對軍隊的直接指示,(在九個月之後開始實行)不再向軍隊發出直接指令,我黨與軍隊的關係亦將依照國民黨與軍隊的關係。」文件還說:這種退讓是適合全中國人民利益的,「國民黨的軍隊能夠脫離國民黨的直接指揮,我們相信我們的軍隊也能夠脫離我們黨的直接指導。」(《中共黨史參考資料》第十冊,第116-117頁,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

戰後中國最迫切的問題就是政治民主化和軍隊國家化。這個文件意味著中共已經公開承諾,為了實現國內和平與政治民主,它將放棄對軍隊的控制。同一天,劉少奇在延安幹部會上發表《時局問題的報告》,進一步闡述這些問題。與此同時,劉少奇曾經考慮過以和平方式實現土地改革的方案。文革期間,劉少奇的一大罪狀就是要走「議會道路」,這是主要的依據。

儘管毛澤東修改過這個文件,但他顯然不同意上述判斷和意見。早在1946年1月,延安《解放日報》就發表社論指出:「軍隊國家化的根本意義,是要把專制獨裁制度的軍隊化為民主制度的軍隊,而不是要把民主制度的軍隊化為專制獨裁制度的軍隊;是要把黨閥制度和軍閥制度的軍隊化為人民的軍隊,而不是要把人民的軍隊化為黨閥制度和軍閥制度的軍隊。……以八路軍、新四軍為標記的各解放區軍隊,是為人民服務的軍隊,……這種軍隊除了民族與人民的公益外,沒有黨派的私益」;相反,國民黨的軍隊則是為少數人服務的,「其中的黨閥制度與軍閥制度是國家民主化的主要障礙。」(《中共黨史參考資料》第六冊,第84-91頁,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因此,要解決軍隊國家化,必須先解決國家民主化。

3月24日,毛澤東在胡喬木起草的《評國民黨二中全會宣言》的批示中進一步說:如果先搞「國家軍隊化」,將使國民黨「吞併異己,大權在握,永遠也不(會有)國家民主化。」(《胡喬木書信選》第5頁註4,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於是,劉少奇在1946年11月召開的中共中央會議上承認,當時是「我們糊塗了一下」(《劉少奇傳》第545頁)。

2、發動內戰與進行「土改」




貧雇農不勞而獲,直接從地主手中獲得了土地!

儘管劉少奇當時糊塗了一下,但其他人非但沒有跟進,反而始終著保持「清醒」的狀態。

據薄一波回憶,抗日戰爭勝利以後,中共就把「土地問題」與發動內戰緊密結合起來。由於戰爭需要,晉冀魯豫邊區早在1945年下半年就開展了「以反奸、清算、訴苦、復仇為內容的群眾性反奸清算鬥爭」。他認為反奸清算的鬥爭對象是漢奸惡霸地主,這種鬥爭符合廣大群眾的願望,既能使群眾在政治上翻身,又能他們直接獲得土地財產。後來,「反奸清算鬥爭,很快轉到減租減息鬥爭上來,鬥爭的目標是整個地主階級」,從而擴大了鬥爭範圍。更重要的是,這些鬥爭的目的,是要用「耕者有其田」的口號,動員廣大農民參軍參戰,進而奪取全國政權。因此薄一波說:「到1946年3月,全區有50%的地區,貧雇農直接從地主手中獲得了土地,實現了『土地還家』,『耕者有其三畝田』(大體人均3畝)。中農也分到了一些鬥爭果實。翻了身的農民,積極地搞好生產,參與基層政權建設和民兵建設,大批參加人民軍隊。」(《七十年的奮鬥與思考》上卷,第395-397頁,中共黨史出版社1996年出版)他還說,後來經過土地改革,僅僅在晉冀魯豫邊區,「截止1947年6月,(就)有24萬翻身農民參軍,出現了幹部帶頭、兄弟爭先、父母送子、妻子送郎的感人局面;游擊隊、民兵發展到100餘萬。數百萬民工隨軍支前,擔負起巨大的戰爭勤務。」(同上,第416至417頁)看來土改運動對支持內戰起了難以估量的作用。

基於加緊備戰的考慮,劉少奇受毛澤東委託,與任弼時、薄一波、鄧子恢等人開始研究土改問題。1946年5月4日,他們將三易其稿的《中共中央關於土地問題的指示》提交中央全會討論通過,這就是著名的關於土地改革的「五四指示」。與此同時,中共中央還發出關於練兵的指示。

「五四指示」是在薄一波等人匯報的基礎上形成的。它認為消滅「封建剝削」、解決土地問題,是「我黨目前最基本的歷史任務,是目前一切工作的最基本環節,必須以最大的決心和努力,放手發動與領導目前的群眾運動」。它要求各地黨委應該支持廣大群眾「直接從地主手裏取得土地,實現『耕者有其田』」。與此同時,它還提出土改的18條原則,其中包括爭取中農參加、一般不動富農土地、不反對工商業資產階級、對中小地主的生活要給予相當照顧等問題(《中共黨史資料參考》第六冊,第128-129頁,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可見,這個文件既標誌著中共土地政策的左轉,又保留了比較溫和的一面。

中共在土地問題上的「策略」,還表現在此之前秘密傳達的《關於如何執行土地政策決定的指示》中。該文件明確指出:「聯合地主抗日是我黨的戰略方針。但在實行這個戰略方針時,必須採取先打後拉,一打一拉,打中有拉,拉中有打的策略方針。當廣大群眾還未發動的時候,一般地主是堅決反對減租減息與民主政治的。在這種時候,我們必須積極幫助群眾打擊地主的反動,摧毀地主階級在農村中的反動統治,確立群眾力量的優勢,才能使地主階級感覺除了服從我們的政策便不能保持他們的利益,便無其它出路,在這種廣大群眾的熱烈鬥爭中,不可避免的要發生一些過『左』的行動,而這些過左行動,如果真正是最廣大群眾自願自覺的行動,而不是少數人脫離群眾蠻幹的(這是絕對不許可的原則問題),則不但無害,而且有益,因為可以達到削弱封建發動群眾之目的。在這種時候,畏首畏尾,束縛群眾手足,就是右傾錯誤。這是鬥爭的第一階段(打的階段)……」。(《中共黨史參考資料》第五冊第24-25頁,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

3、「指示」背後的指示

從表面上看,「五四指示」是比較溫和。它要求:第一,要「用一切方法吸收中農參加運動,並使其獲得利益,決不可侵犯中農土地」;第二,對富農要「保全其自耕部分」的土地,「不要打擊得太重」;第三,對地主要謹慎處理,要區別對待,對於大地主中的開明紳士和中小地主的生活要「適當照顧」;第四,要保護工商業,「不可將農村中解決土地問題,反對封建階級的辦法,同樣用來反對工商業資產階級。」另外,中共中央還向各解放區提議,「凡地主的土地超過一定數額者,其超額部分由政府發行土地債券,並以法令徵購之。」「由地主保留免於徵購土地之定額,由各解放區政府根據各區情況規定之,大概以等於當地中農每人所有平均土地的二倍上下為宜。並應注意地主保留土地的質量,不能全保留好地,亦不能全保留壞地。」(《土地改革運動史》,第18頁,福建人民出版社2005年出版)但由於指示的背後還有更重要的指示,所以紙面上的東西與實際情況並不一致。據薄一波回憶,「五四指示」下發之前,中共中央召開會議討論這個文件。劉少奇在會上說:「土地問題,今天實際上是群眾在解決。中央1942年關於土地政策的決定,已經落在群眾的後面了。今天不支持農民,就是潑了冷水,就要重覆大革命挫敗的錯誤,而農民也未必『就範』,失去農民又仍然得罪了地主,對我們將極不利。另一方面,要看到這是一個影響全國政治生活的大問題,可能影響統一戰線,使一部分資產階級民主派不與我們合作。要說服群眾,只有遵守各項正確的原則,才能得到真正鞏固的利益。中農必須堅決聯合,富農不可過分侵犯,一切須要照顧的地方都要照顧到,以便運動正確進行。」(《七十年的奮鬥與思考》上卷,第401頁)這段話表明劉少奇對土改的態度,也透露出劉少奇的一種擔憂。

會議結束時,毛澤東作了總結發言。這個發言的要點被薄一波記錄下來,並以《毛主席在討論土地問題時幾點指示》為題,致電他所在的中共中央晉冀魯豫分局作了傳達。其主要內容如下:「(一)七大時說將來要尋找適當方法,實現耕者有其田,這一指示就是適當方法,為群眾所創造,中央所批准的。(二)政治上需要。因有強大的國民黨(他人多,有大城市,有外國幫助),他大我小,我只有依靠人民和他作鬥爭,如能在一萬萬幾千萬人口中解決了土地問題,即可長期支持鬥爭,不覺疲倦。△(未完待續)

絕非偶然!驚現劉少奇要"把共軍變成國軍"(下)(多圖)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