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目惊心!冤死20年后看聂树斌案卷(多图)
 
——专题:还原历史真相 聂树斌案为审江开路
 
陈东
 
2015-3-22
 



聂树斌母亲在得知真凶落网后,百感交集,她说:我高兴,也不高兴……



「高兴是因为这不是我儿子做的,我一直相信不是我儿子做的!」



「不高兴是因为你犯的案,却把我儿子枪毙了!」



聂树斌母亲老泪纵横:我接受不了!

【人民报消息】聂树斌案到2015年已经过去20年了。

1995年4月27日聂树斌以奸杀罪被执行(活摘器官)死刑。10年后,2005年2月,聂树斌案真凶王书金在河南荥阳落网。《河南商报》记者范友峰与楚阳动身去河北调查。他俩千辛万苦才找到聂树斌的家庭住址──河北省鹿泉市下聂庄村。

在下聂庄村的村中央一棵有着两百多年树龄的老槐树下,范友峰和楚阳见到了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一位神情恍惚的农村妇女。

当她听记者说自己儿子背负的奸杀罪另有真凶时,老人几乎昏厥过去,她久久才回过神来,哽咽着说,聂树斌被执行死刑后,10年来全家人背负着强奸杀人犯家属的恶名,无法面对世代而居的乡亲们投来的眼光。

但真凶露面后,居然又过了10年,到2015年,聂树斌的冤情依然没有昭雪。理由是当年制造冤假错案的公检法官员们,今天还要继续掩盖当年自己制造的冤案。

2015年3月19日新浪转载了央视新闻频道的一个视频《聂树斌母亲得知真凶落网后发声 掩面痛哭》。

视频简介:聂树斌母亲在得知真凶落网后,百感交集,她说「我高兴,也不高兴,高兴是因为这不是我儿子做的,我一直相信不是我儿子做的;不高兴是因为你犯的案,却把我儿子枪毙了。」话语间,老泪纵横。

这个视频下面,已有32条网评,共3,220网民参与。

天津一位网友写道:聂案就是一个典型的草菅人命,公检法三方全部失守,但令人发指的是知道错了后,不但不纠错反而捂着盖着,处处对当事人设置障碍,使冤案迟迟不能纠正,河北法院的作为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们强烈要求还聂树斌一个公道,给冤案制造者予以严惩,给老百姓一个交待。

江苏南京一位网友写道:要回过头追究当时有关法官、检察官责任,即使他们退休也要毫不留情地追责,还社会一个公道,还法律一个尊严,还人民一个公正!

湖南一位网友写道:不追究相关责任人的刑事责任,那这个社会就没有天理了!

湖北一位网友写道:聂案比呼格案更恶劣,河北高院必须承担刑事罪责!

冤死20年后看聂树斌案卷触目惊心

3月19日新闻晨报以《聂树斌案卷至少8处签名造假 涉本人和父母签字》为题综合法制晚报、新京报的报道。这个题目本身就触目惊心。

报道说,3月17日,备受关注的聂树斌案有了新进展。该案申诉代理律师李树亭、陈光武进入山东省高级法院开始阅卷,并被允许拍摄和复印聂树斌案及与该案有关的全部原始案卷材料17本。据聂树斌代理律师透露,经字迹核对,聂案卷宗中至少8处当事人签名涉嫌造假,包括聂树斌本人及其父母的签字都是假的。

3月18日上午,聂树斌亲属代理律师李树亭表示,经他连夜阅卷(聂树斌案及与该案有关的全部原始案卷材料)发现:在聂树斌的所有供述里始终没有提及王书金交代过的案发现场出现的那串钥匙;聂案卷宗里的司法文书,如一审起诉书送达回证、判决书送达回证等聂树斌的签名均不是出自聂本人,已至少发现8处签名问题。

报道说,据介绍,律师阅卷时发现,聂树斌卷宗中的起诉书及送达回证、验明正身的笔录、刑事判决书送达回证等法律文书的签字都不是聂树斌所签。

「上诉状是聂树斌亲笔所写,上述提及的法律文书上聂树斌签字的笔迹与上诉状的笔迹不一致。」李树亭判断,出现这种情况,一是这些法律文书是后补的,二是有可能是别人代签的。

报道说,阅卷律师回应称,聂案侦查卷即原始卷是完整的,尽管很多纸张发黄,有些地方有破损,但没有撤、改、换、拆,136页的编号、封条、页码、原始材料看不出重新组装的任何痕迹。

聂案侦查卷显示,欠缺聂树斌被抓后的前七天口供。但是当时一定有审讯记录。当时的书记员是哪一位?

侦查卷里的第一份口供是七天后出现的,是「有罪供述」。

《石家庄日报》20年前描述了这是怎样的七天七夜

2005年真凶出现,《河南商报》记者范友峰从聂母那里得知,当年聂树斌案由石家庄市公安局桥西分局侦办。又从当地警方获悉,当年办案民警纷纷调离升职,当年侦破聂案的石家庄桥西公安分局已经被合并。

另有知情者透露, 曾参与聂案侦破的警员都已立功受奖、升职。而对此案最清楚的要数民警焦惠广。他写过一篇关于此案侦破过程的通讯。此人现已升为石家庄市桥东分局东华路刑警中队的中队长。

焦惠广在简单问明了两人的来意后,要求查验范友峰与楚阳的记者证,再向报社挂电话查实后,回答范友峰说:「当年聂案发生时我确实在专案组,就是一跑龙套的,专事写通讯报道。当时发表了我的通讯稿《青纱帐迷案》」。不过,当范友峰追问发在哪家报纸时。焦队长一下子警觉起来,说:「发在哪里,不告诉你。」

为找到焦惠广10年前写的那篇通讯稿,范友峰与楚阳开始在《河北法制报》《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的档案室中找了三天,无果。

最终,在《石家庄日报》档案资料室中找到了当年焦惠广写的通讯,这篇唯一的官方通讯显示如下信息:聂树斌于1994年9月23被抓获,9月29日交代了作案事实。1994年10月26日,《石家庄日报》以《青纱帐迷案》为题刊登了这一新闻通讯。文中让人记忆最深的是「经过七天七夜的攻心战,这个狡猾的犯罪份子终于交代了其犯罪事实……」。

那是怎样的七天七夜,把一位无辜的年轻人屈打成招至死刑,而且还被活摘器官,当年的刑侦人员都心知肚明,所以这段枉夺人命的真实历史,连1995年的聂案侦查卷中都没敢记录下一笔,只在七天后出现的第一份供述,也是「有罪供述」中,有这么一句话:「前几天说了假话」。

这难道是一条人命的事吗?不是。多么可怕的「曾参与聂案侦破的警员都已立功受奖、升职」,这短短几个字的报道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这些人尝到了暴力造假的甜头,他们会制造更多的冤案!

聂卷里没有任何实物证据:关键的一串钥匙

阅卷律师陈光武表示,卷里除了聂的有罪供述外,没有其它证据,根本没有实物证据!

阅卷律师李树亭说,曾被他视为聂案关键点的案发现场的一串钥匙,在案卷材料中,聂树斌并未供述。

据报道,自称是真凶的王书金在供述石家庄市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案时,曾提到过案发现场有一串钥匙。他称,自己觉得没有用就没拿,钥匙放在被害人的西边。

被害人康菊花的父亲曾向聂案律师李树亭提过有这串钥匙,称1995年「破案」后他去公安局送锦旗时,警方将钥匙归还给了他。

真凶王书金的辩护律师朱爱民说,他所查阅的聂案卷宗中的凶杀现场警方笔录,显示在康菊花左脚西侧偏南30厘米处有一串钥匙。但经过七天七夜的酷刑逼供,聂树斌卷宗中却没有出现他供述这串钥匙的字句。

别的不说,就凭这一点,谁是真凶谁是屈打成招,已经成为定局。

吃人的中共公检法

代理律师陈光武强调,「20年间,这一卷宗在不同法院间传递并经手多人,能保存得如此完好,实属幸运。」

从一个角度讲,保存完好是有原因的,2015年3月,聂树斌案代理律师首次被允许看聂案卷宗,就看出其中多处聂树斌本人及其父母的签字是假的,那么这20年中,不同法院的阅卷者也一定都看出来了──这是一桩不折不扣的冤案。有没有真凶出现,这也是一桩冤杀无辜案!那么,阅卷者也都知道,这个案子不翻则已,倘若有一天,真要平反昭雪,这些办案人都得进监狱。所以,谁都不吭声,谁也决不淌这个浑水。

1995年,经过七天七夜的酷刑折磨,逼着聂树斌屈打成招。20年后,在习近平要求还原历史真相的时刻,2015年3月16日,新华网首页法治栏目转载京华时报的消息《聂树斌案嫌犯:河北工作组打我 逼我否认强奸杀人》。

报道总的透露了一个信息:王书金坚持承认自己是真凶后,跌了一跤被送医治疗,治了三天。关怀备至吧?出来就神智不清了。还被录像证明他神智不清。王书金不是傻子,被录像后,立即找自己的辩护律师,说过去证明自己是奸杀康菊花的凶犯时「神智很清」。

一件如此清楚的冤案,况且还有真凶出来作证,也要阻止昭雪。河北公检法头头儿的心里多么阴暗,为了不承认自己和自己的下级是错的,为证明自己提拔这些人是对的,还得想办法找人把真凶弄成傻子。可怕吧?难怪河北省是江系血债帮制造血案的重灾区之一,至今河北政法委还执行江泽民的指示在继续嗜血杀人。

其实,昭雪聂树斌决不是他一个人、他一家的事,而是关乎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家庭的事,也关乎着中华民族未来的生死存亡。因为,一个国家的公检法随意酷刑杀人、活摘器官谋取暴利,那这个国家一定会受到上天的惩罚,天灾人祸遭难的还是老百姓。

既然,呼吁和推动「还原历史真相」人人有利,那么就人人有责。△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