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嫌磕碜!此时把万里抬出来想当枪使(多图)
 
萧良量
 
2015-3-8
 



江泽民嘻皮笑脸,万里看都不看江一眼!

【人民报消息】2015年3月4日,全国政协委员分组讨论工作报告。政协委员万季飞接受媒体采访谈父亲。

3月7日,新华网以《万里之子万季飞:一直以父亲为自豪》为题转载了新安晚报的报导《万里之子万季飞:99岁父亲身体还不错》。

万季飞说,父亲工作时兢兢业业,退下来后,像普通人一样安安静静的生活。「他打打网球、桥牌,有自己的爱好和兴趣。」

万季飞告诉记者,父亲今年已经99岁,身体状况比较平稳。不过,父亲年纪大了,需要更多精心照顾。


3月4日万季飞接受媒体采访谈父亲万里。
1916年出生于山东东平的万里对于安徽人有着特殊的意义。1977年,61岁的万里担任安徽省委第一书记。支持和鼓励小岗村包产到户,并在全省推广,当时有「要吃米,找万里」的说法。

1988年至1993年任第七届全国人大委员长,1993年,从政60年的万里经多次主动要求,中央批准,77岁走下政坛,开始离休生活。

万里到离休时还只是一个政治局委员,人大委员长居然不是政治局常委,这是非常明显的带着感情色彩的决定。

姚依林为何怕万里进政治局常委会

1987年,邓小平委托由薄一波牵头的「六人小组」做十三届政治局常委人事安排。 薄一波自己不同意万里进常委会,就专门搜集否定意见汇报给邓小平。姚依林说:「万里如果进常委,国家一旦有事,他就会带头起哄。」

比万里晚一年出生在香港的姚依林,发表完这个意见7年后,在1994年77岁那年去世。为什么姚依林害怕万里进常委会呢?因为1977年6月万里出任安徽省委第一书记时,支持和鼓励包产到户政策,深受农民欢迎。当时遍传「要吃米,找万里」。可见万里有「带头起哄」影响力极大的「前科」。

事实证明,无论在位或退休后,万里均喜欢「问事、管事、惹事」,和中共党总合不上辄。

其中,表现的最明显的有三件事情,一件是1989年5月份,江泽民当上海市委书记时,受命把出访返国的时任人大委员长万里扣留在上海,什么时候答应不反对六四的决定,什么时候才可以回北京。另一件是2002年十六大一中全会,江泽民挟枪杆子留任军委主席。第三件是2009年公开发表的《万里与中央党校年轻教授谈话》,说出的评价共产党的话,句句还原历史真相。

江泽民把万里软禁在上海

1989年5月19日凌晨,赵紫阳进入天安门广场含泪看望了绝食的学生。晚上10点钟,李鹏受命发表讲话,重申了中央的立场,采取「严厉措施结束骚乱」。两小时后,午夜时分,天安门广场的一个大喇叭宣布实施戒严。

5月20日凌晨2时,在李鹏讲话后不久,江泽民立即以明传电报的形式表态对中央精神坚决支持。这个及时表态的大动作走在所有省、市、自治区领导的前面。5月20日,八大老就内定江泽民获提名成为新任党总书记。

5月21日,江泽民被邓小平秘密召往北京,交给江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要他截住奉命出访加拿大提前回国的人大委员长万里。他们命令万里乘坐的飞机不直飞北京,而是在上海降落,江泽民的任务就是劝说万里同意大老们的主张,否则不让他回北京。

邓小平解释说,由于当时有57名人大常委要求开会讨论李鹏宣布北京戒严是否合法的问题。如果万里回京主持人大会议,形势极可能向大老们所反对的方向发展,那时局面就难以控制。 江泽民听后又紧张又兴奋,同时心里也明白万一有个闪失,那前途就彻底「无亮」了。

5月23日,江泽民返回上海,万里的飞机在5月25下午3时在上海机场降落,江泽民接机并立即递过去邓的亲笔信,万里是邓小平的桥牌朋友,邓在信中恳求万里「看在几十年朋友的份上,在此关键时刻帮我一下。」

万里在上海住了六天,痛苦了六天,最后江泽民交了底牌,在万里不答应之前,江得到指令要把他留在上海。

5月27日,万里被迫发表了公开声明,同意中央颁布的戒严令。那57名人大常委和赵紫阳都不知道内情,老百姓就更不知道其中的缘故了。江泽民完成了任务,得到其作梦都想不到的大红包。

同一天,邓小平等八位元老开会,决定总书记人选。最早的时候邓小平曾提议乔石或李瑞环,但是陈云力推江泽民。陈云的警卫员赵天元认为,八大老中邓小平和陈云是实际的当家人,邓小平具有决定权,陈云具有否决权。



江泽民拍李先念马屁真得到实惠。

李先念和薄一波对邓小平转而起用江泽民中也起了关键性作用。李先念当时说:「江泽民虽然缺乏中央工作的经验,但他有政治头脑,人正壮年,可信任。」

作为新任总书记,江泽民从1989年5月底就开始批阅文件了。

之后,万里多次要求离休,态度很坚决,直到1993年6月,邓小平身体转弱,才获批准。

2002年万里乔石等要求江全退




2002年,万里、乔石等要求江全退!

2001年,江当政末期,退休的万里和乔石等众元老多次参加中共中央召开的扩大会议,要求江泽民按照邓小平的指示,把党政军三大权交给胡锦涛。

2001年至2002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了五次会议,江在会上讨价还价,最终决议还是全退。

2002年11月13日,江泽民在背后策划,并授意张万年等在中共十六大主席团常委第四次会议上,搞了一场突然袭击,推翻了原政治局讨论五次做出的让其全退的决定,使江留任中央军委主席。

会后十六大主席团常委会把决议内容通知了万里等五名请假者。万里拍案而起,怒斥这不是与时俱进,而是与时逆退!

江泽民欺骗民意、利用民意、镇压民意

《万里与中央党校年轻教授谈话全文》(下面简称《全文》)给人印象非常深刻,至今还没有任何一位中共正国级的领导人能够单刀直入的把真话说到如此程度。

这封2009年发表的公开信回顾的是中共的历史真相,江泽民是1989年5月任党总书记的,到2009年《全文》发表的这20年中,触及到江泽民的历史大事件、党史大事件,起码有两件,一件是六四屠杀那些要求反贪的学生,另一件是10年后灭绝信奉「真、善、忍」的佛法修炼者群体,活摘他们的器官,并贩卖尸体,牟取暴利。

万里在《全文》中写道:「我们是不是应该说,在民意处理上的失误,是我们共产党最大的失误,这是要写进史书的。90年代初那几年,有不少签名信、万言书、公开信,我说过多少次,不要大惊小怪,不要乱查封杀,人家有话说,就让他说出来,有什么忍受不了的。我的话就是没有人听。」

中共建政使用的是「枪杆子」和「笔杆子」两杆子,建政后不能再使用机关枪大炮来屠杀人民,就利用国家机器来屠杀人民的思想,反过来又把被愚弄的民众当枪使。

在《全文》中,万里举了一个让他特别痛心的例子:「九十年代末的时候,一些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同志给中央写信,要求禁止一些学者发表关于抗美援朝战争的最新研究成果,他们认为,这些研究修正了过去的一些定论,让他们感情上受不了。这是民意吧,可这是什么样的民意呢?这些老同志到底了解那场战争多少?那些专家则不过是到前苏联那里查了刚刚公开的档案,做了学术上的研究。这有什么错?有一个学者写信给我喊屈叫冤,我给有关领导转了他的信,最后还是石沉大海了。那些老同志脑袋里的定论到底从哪里来的?还不是从外面灌输给他们的。要用事实来纠正他们的一些老观念,就说不行,就说要照顾老同志们的感情,就说『党史无小事』,这是什么政治逻辑?」

2009年万里已经是93岁高龄的老人,而且是中共正国级的高官,今年99岁的万里,19岁入党(以为是个好党),宣传抗日救亡。19岁在家乡建立了东平县工委,被任命为书记。并建立了东汶人民抗日自卫队。21岁的万里时任中共泰西特委宣传部长……。现如今中共体制里没有一个人比他资格老、年龄大。看看《全文》就知道,万里没有被中共的迷魂汤所灌醉。为什么?因为他很清醒,几十年一直在思考:这个党与自己心目中的党为什么风马牛不相及?一直在寻找历史的真相。

中国人的祖宗与执政党没有任何关系

习近平目前所做、所想达到的目地,与万里的理念是吻合的,就是要还原历史真相,要恢复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和理念,找回民族的根。

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源远流长,多少朝多少代过去了,哪个当政,祖宗也没有变。只有中共上台以后才利用舆论工具把中国人的祖宗给变了种、换了种,成了德国人、俄国人。还让党员死后去见马克思。这不是非常可笑么?你一填表加入中共组织,你的祖宗就变了种?难怪贵州的天然「藏字石」预言「中国共产党亡」!

其实人清醒的时候都知道,哪国人的祖宗也与执政党没有任何关系,执政党的使命就是竭尽全力让国富民强,否则你下台让别人来!中共非法建政后,不但把中国国库的钱都偷运到外国去了,还硬把咱的祖宗也改成了外国人。咱能干么?!

中共动不动就吓唬人,说什么「亡党亡国」。你那个党那个党国只会往死里整咱中华民族、炎黄子孙,所以中共亡了党、亡了国是个大好事,咱中国人举双手欢迎呢。

江系为啥暗杀习近平咒骂万里

习近平要顺天意复兴中华传统文化,中共认为这就是不让它在中华大地上生存,所以江系就屡次暗杀习近平。万里要还原历史真相,中共就认为是把自己「伟光正」的美丽外衣剥下来,套句现代词就是让中共「素颜」,江泽民的海外雇佣媒体就编瞎话咒骂万里。

从这个现象可以看出个门道来:中共与江泽民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中共死江泽民就死,江泽民死中共就活不成,所以中共和江泽民视习近平与万里如水火。

2015年的整体形势已经非常明朗化,江泽民曾庆红没有几天蹦达了,所以目前抓紧时间蹦达。

江系在香港争鸣杂志3月刊上放了两则消息,一则是用来转移视线的,在「迷你信息」栏目里,题目是《万里:对毛重评趋成熟》,想借万里之名把视线从正在咬人的江老虎身上转移到毛泽东棺材里。

争鸣杂志说,年近百岁的中共元老万里口述回忆录已经两年,其中披露九十年代初邓小平、陈云、杨尚昆等都有说过,过十年、二十年可能是对毛泽东一生重新评价的适当时期。万里称「对毛重评已经日趋成熟」。

这不是即时新闻,是6年前的旧闻了。2009年,薄熙来折腾最欢,唱红和让全重庆市人都学《毛主席语录》时,万里就说了。

当时,万里是这么说的:「80年起草《决议》的时候,小平同志说,他最有资格来评价毛主席他老人家的政治品质。可他却认为,这种评价应该让后人去做。这么一来,难题就留下了。如果后人既没有小平同志那种资格,又不讲基本的政治伦理,这事情又要赖给后后人了。总要有人出来讲话的,我算是其中的一个吧。 」

2015年阳历新年期间,四川挖出了江大蛤蟆和曾毒螃蟹的巨大石雕,这就是预言了,不是遥遥领先的谣言,而是近在咫尺的预言。

这时候把万里几年前的一句半句话抬出来给江当挡箭牌,也派不上用场。万里可没在逮捕江泽民的前夕,说先掀起一个把毛「批倒批臭」的高潮,因为不需要这个前奏的,毛不但已经倒下39年,而且棺材盖儿也盖的严严实实的,白天升到纪念堂供人瞻仰,晚上降到地下室进行维护保养,哪个当班儿的工作人员都可以控制,那可真是说一不二。

而江泽民却不行,还能喘气儿,折腾的凶,危害极大。争鸣杂志3月刊自己的另一则消息就证实了这一点,消息说,「江泽民致信政治局再提任期(反腐跟任期没有任何关系,一会儿就卸任,现在就把你毙了,这种事并不鲜见),要求反腐刹车:江泽民已不止一次对当局的反腐表示担忧,英国《金融时报》报导称,江泽民向习近平施压,要求中共现当局收控放慢反腐败运动。 」


江系在广州火车站杀人搅局两会。
江泽民向习近平施压?呵,争鸣杂志的这则消息无非是想吹乎江泽民还有能力垂帘听政。如果江真能一个电话,习近平就伏首贴耳,那江绵恒现在起码是政治局委员啦,但却不是,而且恰恰相反,过年期间「因年龄问题」卸下了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长职务!这是咋回事?

两会期间,3月6日上午8时许,江系雇两新疆人去广州火车站拿匕首见人就砍头,造成一死12伤,其中重伤6人;下午在山西吕梁市再制造砍杀事件,导致3人死亡。事发现场至少有两名遇害女性倒卧血泊中。干嘛呀?不就是拿习近平没辄了,才去外地火车站制造血腥事件,搅搅局么?

再说了,人家万里老先生已经99岁,离休22年了,拿人家曾经说过的话为江泽民现在的困境转移视线,你们这帮癞蛤蟆骨朵也不嫌磕碜!△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