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树斌案担负还原历史真相的重任(多图)
 
——专题:还原历史真相 聂树斌案是试金石
 
袁通
 
2015-2-16
 



2005年3月15日《河南商报》刊发的「聂树斌案」报道。



2013年7月10日,邯郸大雨,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从法院出来便被记者包围,
她不知道儿子的案子何时能再启重审程序。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袁通报导)一案双凶,是司法的耻辱。

2014年底呼格吉勒图案已经成功开了还原历史真相的先河,而聂树斌至今不能还其清白的原因是为救原外交部亚洲司副司长章含之而牵扯活摘其肾脏的黑箱作业。所以,聂树斌案担负的还原历史真相的重任更加艰巨。

案情相似 仅呼格案平反

2014年12月15日,内蒙古「呼格案」再审宣告原审被告人呼格吉勒图无罪,然而无罪者已经蒙冤九泉18载。与内蒙古接壤的河北省,另一起同样备受关注的「聂树斌案」在此前的12月13日,也迎来转机: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案件进行异地复查。

「呼格案」和「聂树斌案」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两个年轻人在江泽民当政年代皆因为奸杀案被判死刑并迅速执行;同在2005年,真凶现身;均有媒体记者执著追寻,前者有新华社内蒙古分社记者汤计,后者有原新华社河南分社《河南商报》总编马云龙和记者范友峰。

一如众人期盼「聂树斌案」的真相能像「呼格案」 一样还冤死者一个清白。《新华每日电讯》对于众人关切的「聂树斌案」从「铁案」变为疑案的过程, 在12月19日有一个整版的回顾,这个回顾清楚的表明,在江泽民掌握党政军大权的时代,政法界是如何草菅人命的。

一案双凶 媒体曝光

1995年4月27日,时年21岁的聂树斌以强奸杀人的罪名被执行死刑。原因荒谬到不可思议的地步,仅仅因为他好奇问过几次罪犯是否找到了,于是抓起来暴力逼供7天7夜,强迫他承认自己是强奸杀人犯。破案在江当政时就如此简单。

2005年2月,当自称是此案「真凶」的王书金在河南荥阳落网,聂树斌已经含冤离世10年。

2005年3月, 有天一大早,《河南商报》编辑马云龙把当时在机动部担任调查记者的范友峰叫到办公室, 以从未有过的严肃要派范友峰去河北调查一起案子。随后,由一位跑公安线的同事楚阳向范详细谈了事情的经过。

2005年的春节前,楚阳从河南荥阳警方获得消息,一名潜逃多年的嫌疑人王书金在荥阳落网,王书金交代了其在河北强奸5名女性并将其中的4位杀死的过程。楚阳据此写了新闻稿《河北「摧花狂魔」荥阳落网》刊发在2月19日的《河南商报》。

王书金随后被移交河北广平县警方。广平县公安局副局长郑成月与石家庄公安局交换案情时才发现,石家庄公安局已侦结其中一位受害者康菊花的案件,而凶犯聂树斌已在1995年被执行死刑。

一案两凶!毫无疑问,此事有着极高的新闻价值。范友峰与楚阳随后动身开始河北调查之行。

记者调查受阻 难度始料未及

尽管已有心理准备,但调查的困难程度还是让二人始料未及。

到了河北,首先遇到的是广平县公安局不配合采访。聂树斌是河北哪个地方的人?受害人康菊花是何地人?河北省石家庄市公安局的办案人员是谁?聂树斌死刑判决书是否还在?一系列的问题都得不到信息来源,一周过去了,调查却没有任何进展。范友峰只好从从石家庄液压件厂附近的村庄开始, 对每一个村庄进行访查。10天后,大海捞针的笨方法终于得到了回报,范友峰在一个村支部里打听到聂树斌家的详细地址──河北省鹿泉市下聂庄村。

范友峰和楚阳来到下聂庄村,在村中央的一棵有着两百多年树龄的老槐树下,见到了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一位神情恍惚的农村妇女。

当她听到自己儿子的死存在诸多疑点,老人几乎昏厥过去,她久久才回过神来,哽咽着说,聂树斌被执行死刑后,10年来全家人背负着强奸杀人犯家属的恶名,无法面对世代而居的乡亲们投来的眼光。她曾指着那棵老槐树发誓:一定要将事情搞个水落石出。

「发表在哪里,不告诉你」

范友峰从聂母那里得知,当年聂树斌案由石家庄市公安局桥西分局侦办。又从当地警方获悉,当年办案民警纷纷调离升职,当年侦破聂案的石家庄桥西公安分局已经被合并。

另有知情者透露, 曾参与聂案侦破的警员都已立功受奖、升职。而对此案最清楚的要数民警焦惠广。他写过一篇关于此案侦破过程的通讯。此人现已升为石家庄市桥东分局东华路刑警中队的中队长。

焦惠广在简单问明了两人的来意后,要求查验范友峰与楚阳的记者证,再向报社挂电话查实后,回答范友峰说:「当年聂案发生时我确实在专案组,就是一跑龙套的,专事写通讯报道。当时发表了我的通讯稿《青纱帐迷案》」。不过,当范友峰追问发在哪家报纸时。焦队长一下子警觉起来,说:「发在哪里,不告诉你。

花了三天 找到唯一的官方通讯

为找到那篇通讯稿,范友峰与楚阳开始在《河北法制报》《河北日报》《燕赵都市报》的档案室中找了三天,无果。最终,在《石家庄日报》档案资料室中找到了当年焦惠广写的通讯,这篇唯一的官方通讯显示如下信息:聂树斌于1994年9月23被抓获,9月29日交代了作案事实。1994年10月26日,《石家庄日报》以《青纱帐迷案》为题刊登了这一新闻通讯。文中让人记忆最深的是「经过七天七夜的攻心战,这个狡猾的犯罪分子终于交代了其犯罪事实……」。

那是怎样的七天七夜,能哄骗威胁、屈打成招一位无辜至死刑?没有人透露过。

「你们怎么能信记者的话」

在王书金没有出现前, 聂母张焕枝就不相信儿子做了恶事。那年,聂树斌才20岁。家人听说,被强奸杀害的女子已经38岁。张焕枝一直后悔没有亲口问儿子。

聂树斌被公诉至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后,由法院指派某司法局的工作人员张景和为辩护律师。从严格的意义上说,张景和没有律师资格,这一点,后来张景和也承认。

张景和家住在市内一排平房区,聂母张焕枝、姐姐聂树慧一行多人见到了张,表达了对案件的疑问。张景和高高的个子,他对着聂家人愤怒地说:「你们怎么能信记者的话?记者的话能信吗?」聂母回问:「那我们该信谁的?」张景和大声地说:「你们应该信政府。」

张景和说,当年自己是被指派任聂树斌的律师,做的是「有罪」辩护。他说聂树斌自己承认杀了人,从来没有说过自己冤。

聂母流着泪说:「我儿子口吃,你问过他此事是不是他做下的吗?我付你2000多元律师费,你为我儿子做了什么辩护?」张景和哑口无言。

说到判决书,张景和说,现在已退休,挪动办公室时,不知那个判决书丢到哪里了。

拿司法当儿戏 用人命换乌纱

时间、地点、作案过程,每次不一样的交代,聂案细节确实让人疑窦丛生。还原聂树斌抓捕前后的场景,梳理聂树斌被认作杀人犯的经过,让人目瞪口呆。

38岁的康菊花被害后,石家庄市郊区公安分局在下聂村一带设一个侦察组,每天询问可疑人。

聂树斌骑着他的那辆山地车,不时地从办案组那里经过,并多次打听并问「抓到了吗?」接近此案的警方人士指称,聂树斌的举动引起警方办案人员注意。在办案毫无头绪的情况下,聂树斌成了急于邀功的侦察组的救命稻草。于是,将聂拘捕。

昼夜24小时不间断的连续逼供蛮审,直到第七天七夜,因口吃病从小就自卑胆小的聂树斌才在精神实在无法承受下任侦察组摆布成死囚。

在记者范友峰的采访中,警方排除了真凶王书金与冤死的聂树斌共同作案或者先后作案这种可能。

媒体曝光 一案两凶

范友峰和楚阳的调查之行结束后,以《一案两凶,谁是真凶》为题,将报导刊发在2005年3月15日的《河南商报》。总编辑马云龙除了决定将此稿同时转发给全国100多家报纸,并且声明:欢迎转载,不要稿酬。为的是要让聂案藉由广泛转载,成为全国热点新闻。

新闻见报第三天,河北省高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发言人史贵中对全国媒体承诺:重新调查,尽快向媒体公布真相。但聂案与呼格案一样,又被搁置了9年。

尽管期间有众多的媒体不断报道,诸多律师、学者关注,但河北省法院再无任何举动。河北公安厅的承诺也没有兑现,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至今没有等来一个公正的说法。

千古奇闻:不许真凶认罪


聂案真凶王书金落网
聂案真凶王书金落网后,一度被关押在广平县。

为了打开聂案的突破口,必须得到真凶王书金的真实口供。2005年,《河南商报》总编辑马云龙与有关人士商议后,决定为王书金聘请律师。

2005年8月,真凶王书金在河北广平受审,朱爱民作为王书金律师到庭为其辩护。这次开庭被称为是聂案的一次突破口,如果公诉机关对王书金自首杀害康菊花一案进行公诉,聂树斌案将会得到重审。

2006年,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王书金一案。和呼格案真凶赵志红的情况一样,赵供述的10件命案,只起诉9件,唯独没有与「呼格案」相关的毛纺厂命案。王书金主动交代的4起奸杀案,检察机关只公诉3起。石家庄玉米地里的那桩康菊花奸杀案,起诉书里只字未提。不但如此,律师朱爱民向法庭陈述王书金交代的杀害康菊花一案有自首情节,被法庭制止。王书金在法庭也多次提到杀害康菊花的具体过程,但都被法庭制止,法官并当庭宣布:王书金所坦白的在石家庄强奸杀人一案,在本次起诉书中并未提及,所以与本次公诉案件无关。

当法庭多次拒绝王书金交代其在石家庄液压件厂附近杀人经历后,王书金一脸茫然地回望律师朱爱民,不明白为什么不许自己交代罪行。最后陈述时,王终于等来这个权力,他把在液压件厂强奸杀害康菊花的过程一一供述。说完之后,王书金坐了下来。报导说,他的表情如释重负。

没有判决书 重审聂案被拒

此后,聂案再无任何进展,张焕枝与村民多次到河北省高院要求重审聂案,但被河北省高院以没有当年的判决书为由拒绝。

实际上,聂树斌被判死刑的判决书就在河北省高院的档案中存放。母亲张焕枝为了给儿子申冤,无数次的要求复印均遭拒,她质问河北高院的一位主要领导时,得到了一个流氓式的回答:「是存在档案里,就是不给你! 」

这样的流氓无赖领导一个省的最高司法机构,这个省没有冤假错案才会是怪事!

没有这个判决书成了河北省高院乃至最高法不给立案的理由。为了聂案的重审,律师界与媒体试图努力从各种渠道争取到这份判决书。记者范友峰曾数次试图通过做通受害人康菊花家属的工作来获得那份判处聂树斌死刑的判决书,都被康的家属拒绝。

直到一天,张焕枝终于接到了一份特快专递,里面装的正是当年的那份判决。在众多猜测下,张焕枝对范友峰说,我们应该感谢那些有良知的人,我首先要感谢康菊花的家人。我们有理由相信,正义与公理存于人心。也正是这份判决书的获得,最高法院于2007年1月5日受理了聂家的申诉,并批转到河北省高院重新审理。但河北省高院迟迟未启动对此案的审理。

不能接受这样的死法

2011年9月11日,长期关注聂案的学者、律师及其他社会人士共60余人,在河北省石家庄市就该案以及该案反映出的刑事诉讼的问题召开研讨会。参加研讨会的李金星律师表示,虽然截至目前还困难重重,但我还是谨慎地乐观,主要是我们将会持续不断地关注。没有什么不能够改变。

尽管没有任何结果,聂树斌还没从法律上得到平反,但由于媒体报道,聂家在村民心目中已不像原来那么不堪。

一位长期关注聂案的学者说:民众不愿看到一个年轻的生命这样逝去,因为他们不能接受聂树斌这样的死法。△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