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树斌案真凶被河北下破坏神经的药物(多图)
 
李威
 
2015-3-18
 



新华网3月16日奇闻:河北工作组暴打杀人强奸犯,因他认罪!



2005年3月16日,张焕枝(中)听闻真凶另有其人,扑倒在儿子聂树斌低矮的坟头,
哭声凄厉!

【人民报消息】2015年3月16日,新华网首页法治栏目转载京华时报的一则消息《聂树斌案嫌犯:河北工作组打我 逼我否认强奸杀人》。

聂树斌案凶犯是潜逃多年的奸杀案真凶王书金。其实这个案应该叫「康菊花奸杀案」。为什么叫聂树斌案呢?因为1994年7月,38岁的康菊花被奸杀后,公安局的专案组找不到凶手,7天7夜暴力逼供说话口吃的20岁聂树斌,强迫他承认自己是强奸杀人犯,他受刑不过就成了冤死鬼。

1995年4月27日,时年21岁的聂树斌以强奸杀人的罪名被执行死刑。这个案子就结案了。

但10年以后,2005年中国新年前,一个叫王书金的连环强奸杀手在河南荥阳落网,交代了其在河北强奸5名女性并将其中的4位杀死。被奸杀之一的是康菊花!

王书金随后被移交河北广平县警方。广平县公安局副局长郑成月与石家庄公安局交换案情时才发现,1995年石家庄公安局已侦结38岁受害者康菊花的案件,10年前已被执行死刑的凶犯叫聂树斌。经过媒体曝光,就有了「聂树斌案」。

10年后,真凶王书金的供词毫无疑问说明聂树斌是冤死的。但是当年因为迅速结案,这个专案组的不少人都被提拔上去。那么,发现杀错了人,这个问题可就大了,所以公安和法院都竭力否认办错案。

记者去采访聂树斌的妈妈张焕枝,当她听到自己儿子是冤死的,老人几乎昏厥过去。她久久才回过神来,哽咽着说,聂树斌被执行死刑后,10年来全家人背负着强奸杀人犯家属的恶名,无法面对世代而居的乡亲们投来的眼光。她曾指着门口那棵老槐树发誓:一定要将事情搞个水落石出。

可是,从2005年张焕枝发过誓,到2015年,又是一个10年。

河北省高院不承认康菊花被王书金奸杀

2013年9月,为了维护石家庄公安局的利益,也是为了河北公检法之间的经济利益链不要断裂,河北省高院二审宣判,不承认石家庄强奸杀死受害者康菊花的是王书金,但认定王书金的另外三起强奸杀人罪。这意味着冤死的聂树斌得不到昭雪。

2013年的几次开庭,法庭陈述时间,王书金坚称自己是西郊玉米地案真凶,「跟别人没有关系」。但河北省高院虽然最终判处王书金死刑,但4命案中却坚决把康菊花命案除外。

2013年死刑判决后的一次会见,王书金对自己的律师彭思源说,「死就死了,但案子弄不明白,就是去了那边,冤死的人(聂树斌)肯定会找我算账,两个鬼会打起来。」

西方国家在没有证据的前提下不采用犯人的口供定罪,是为了对犯人负责。而中共的公检法在有证据的前提下不肯给犯人定罪,是因为犯人定了罪,自己也得被定罪,所以坚决不许犯人说出真相。正因为此,3月16日,新华网转载京华时报的消息,透露河北工作组为了把聂树斌冤死案定成奸杀铁案,暴打真凶王书金,逼他翻供,否认自己强奸杀害了康菊花。

多黑暗的司法系统!多残忍的「伟光正」!

聂树斌案真凶王书金被下了破坏神经的药物
  
据京华时报3月16日报道,昨天,王书金的辩护律师彭思源在河北磁县看守所会见了王书金。据其透露,3月13日,山东省高院的5名法官赴磁县看守所讯问了王书金,王的回答与此前一致,承认他是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康菊花的凶手。

在习近平提出还原历史真相的前提下,2014年12月,最高法院指令山东省高院对「聂树斌案」异地复查。山东省高院安排5名法官组成聂案合议庭。

记者获悉,3月13日,山东省高院的法官到河北磁县看守所提讯了王书金。3月16日,应王书金的要求,辩护律师彭思源前往看守所会见了他。彭思源证实法官提讯一事。据彭思源称,王书金在法官提讯后,主动向看守所提出想见律师。为什么?他有一个强烈的不祥预感。

据辩护律师彭思源介绍,春节前王书金因跌了一跤致轻微脑梗,住院3天,输液一周多,同时被打胰岛素控制糖尿病。

问题就出在这里。治疗后,王书金感觉头晕、反应迟钝,还出现不清醒现象。

据内部知情人说:47岁的王书金跌了一跤就得脑梗了?那是笑话!王书金根本没得什么脑梗,是有人以此为借口下令给他使用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为的是使他的话不被采信。

知情人说,给王书金使用的就是一种经常用在被关押法轮功学员身上的破坏神经的药物。

王书金趁清醒忙见辩护律师


新华网3月16日此报导截图。
会见时,王书金告诉辩护律师彭思,3月13日上午,山东省高院的5名法官、一名书记员和两名录音录像工作者共8人到磁县看守所讯问了王书金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案的经过。

王书金告诉彭思源,山东法官要求他作客观陈述,他回答山东高院法官的内容与被逮捕一开始时交代的一致,即他是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案的凶手。

据京华时报3月16日报道,彭思源说,王书金告诉他,13日见法官后感觉很慌,急于想把作案过程向法官解释清楚。但他普通话很不标准,带有很重的家乡口音、语速也快。法官为了听清楚,偶尔打断他,这让他心里更慌,加之「脑梗」治疗后自己反应变慢,表达更不清楚。这一切都加剧了他的担心,因此向看守所提出想见律师。王书金的另一辩护律师朱爱民表示,他也将于近日前往看守所会见王书金。

真凶王书金担心什么呢?担心在录像机前,自己提供的真实供词会以「脑梗反应慢」,「表达不清楚」为借口而不被采用。这样,自己一被枪毙,那聂树斌就彻底无法昭雪了,自己死的都不踏实。

京华时报的报道中有一段使用了黑色重体字,这段内容是:

王书金称曾向工作组说了假话

王案二审二次开庭前,王书金曾向辩护律师透露,河北方面曾派工作组进驻看守所「做工作」,逼他翻供,要他否认是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案的凶手。彭思源说,王书金在山东省高院的法官提讯时说:「虽然我现在脑袋不清醒,但当初回答警察的提问是清醒的!原来讲的是真话,只是在工作组面前说了假话。」

「因为工作组的人打了他,他忍受不了才说了假话。因此他向山东高院法官声明:他在工作组面前讲的一切都作废!」彭思源解释说。


还原历史真相难在这里



因为外交部高官急需换肾,聂树斌符合条件指数,于是就被按需杀了。

2014年底呼格吉勒图案已经成功开了还原历史真相的先河,而还聂树斌清白非常难的原因是牵扯到活摘其肾脏的黑箱作业,据说是为急救原外交部亚洲司副司长章含之而下指示杀聂树斌的。

那么,是谁下的命令,这个案子就牵扯到谁,但这仅仅是1995年江泽民当政期间活摘器官的一个案例。5年以后就不是个案,而是像薄瓜瓜说的「当时上面高层有相应政策,特别是得到了某首长(江泽民)的支持,是当时大气候下进行的!全国各地许多部门都在做,公检法部门、军队、医院都在参与!」瓜瓜说,只不过他父母开了头,要死江泽民也得一块死,不能江下完命令让他父母独自承担罪责!

所以,聂树斌案担负的还原历史真相,不仅是为聂树斌个人昭雪,还直接触及到必须完成「要死大家一块死」这个重任。这个重任到了最高层那就是制裁始作俑者江泽民及其党政军中的左膀右臂周永康、徐才厚,还有狗头军师曾庆红等,所以阻力就大。

两会期间,与会的山东省人大副主任、前省政法委书记才利民透露,复查结果「两会后将见分晓」。

什么意思,两会上江系还能折腾出什么动静来?!

2015年2月份刚卸任的山东省省政法委书记才利民,1955年1月生于河北宽城。从参加工作,到2006年3月成为副省长,都在河北省。2006年4月平调到山东省任副省长。2012年到2015年2月任山东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河北的聂树斌案说是异地到山东复审,等于是走形式。根据山东政法委书记才利民的履历,此案他应该回避。因为他是河北人,担任过河北省副省长,在老家河北的根子更深。看来上面也知道,山东省委总跟着江泽民跑,政法委更没干什么好事,才利民当政法委书记期间,也没与江系脱钩。所以,2015年2月后,才利民只担任省人大副主任。

今年2月刚上任的山东省政法委书记是夏耕,1957年1月生于黑龙江五常。1981年7月南京大学经济系经济管理专业毕业,2000年7月南京师范大学与澳大利亚麦考瑞大学合办研究生班毕业,获经济学硕士学位,2006年7月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政治经济学专业毕业,获经济学博士学位。

根据他的简历,是一位学者。活摘器官与他没有机会沾边。让这样经历的人当山东省政法委书记,考虑的应该算是周全。

聂树斌案已经清楚的不能再清楚了,百分之百是个冤案。任何不想吃江系人血馒头的人,都知道应该怎么处理。△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