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格吉勒图被冤死9年后 真凶曝杀人经过(多图)
 
——专题:全面还原历史真相 拉开了序幕
 
2014-12-22
 



18年前,冤死的呼格吉勒图被枪决时,还差3个月才满20岁。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肖辛报导)18年前,从报案人到定为杀人强奸犯被处决仅仅62天,还差3个月才满20岁的小伙子呼格吉勒图在中共的严打期间就这样去了。

呼格吉勒图兄弟三人,他是老二。呼格吉勒图的弟弟,当年只有16岁的庆格勒图在二哥被执行死刑后,在火葬场料理了后事。「我上去摸二哥的胳膊,瘦,非常细的胳膊了,只剩下皮包骨头。身上还有非常深的绳子勒的痕迹。抬到验尸房时我看上面还有两个枪眼,太阳穴一个,后脑勺一个。」可见这62天里,冤死的呼格吉勒图受到了怎样的折磨。

尽管呼格吉勒图的父亲李三仁、母亲尚爱云,还有两个兄弟都不相信他会干出这样的事来,但当时这个案子被当作内蒙古严打期间的成功案例,媒体广泛报道,相关办案人也得到相应的表彰和奖励。这样的情况下,老百姓不可能有半点怀疑。失去呼格吉勒图的全家人悲痛欲绝,同时又在邻居和同事面前抬不起头来,枪毙火葬后找个地方把骨灰匆匆埋葬了,竖的一块牌子上只写了呼格吉勒图的名字,连生卒年月都没有写。

18年前的「四九公厕女尸案」(呼格吉勒图案)

18年前,1996年4月9日,呼和浩特卷菸厂年轻工人呼格吉勒图和工友阎峰向警方报案,在菸厂附近的公厕内发现一具下身赤裸的女尸。

呼格吉勒图从没有门的公厕外走过,发现女厕地上躺着一个女人,他就叫上自己的好朋友、工友阎峰进去看看,靠近一看,这个女人已经死了,两人吓的就跑出去了,随后报了警。

48小时后,负责该案的呼和浩特公安局新城分局副局长冯志明和办案人员认定,呼格吉勒图在女厕对死者进行流氓猥亵时,用手掐住死者的脖子致其死亡。

尽管证据不足,但为了搞出严打成绩来,5月23日,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呼格犯流氓罪、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6月5日,内蒙古高院二审「维持原判」,核准死刑。

9年后的转机:真凶供述细节


2005年,赵志红讲出自己是9年前
「四九公厕奸杀案」的真凶。
2005年初,内蒙古乌兰察布市接连发生数起奸杀惨案。警方鉴定确认,案件系同一人所为。当年10月23日,系列强奸、抢劫、杀人案的犯罪嫌疑人赵志红落网。

赵志红的记忆力超常,对自己犯下的每起案件都记得较为清晰。在他被抓获后,供述了27起案件,最后一起是公安机关尚未掌握到的「隐案」,而第一起则是1996年在呼和浩特赛罕区邻近卷菸厂的公厕里犯下的强奸杀人案。

当赵志红供述自己是「四九公厕女尸」案真凶时,其公安局专案组成员大吃一惊。为确认赵志红所供述的真实性,专案组先后安排4组经验丰富的干警讯问赵志红。

「1996年4月,具体哪天忘了。路过菸厂,急着小便,找到那个公厕。听到女厕有高跟鞋往出走的声音,判断是年轻女子,于是径直冲进女厕。」「两人刚好照面,我扑上去让她身贴着墙,用双手大拇指平行卡她喉结,双脚蹬地用力。5、6分钟后,她没了呼吸。」「她皮肤细腻,很年轻。我身高1米63,她比我矮,1米55到1米60的样子,体重八九十斤。」

这是2005年12月26日,在呼市第一看守所,赵志红向干警孟凡涛和杨山旺的供述。在之前的3次供述中,赵志红分别确认了他当年犯下此案的各种细节。

「赵志红案」专案组组长说,「我认为赵志红才是『四九』命案的『真凶』。因为4份口供相互印证,没有漏洞。」

通过相关渠道,新华社内蒙古分社记者汤计复印了这4份口供,「仔细比对这4份供述,几乎没有出入,如果赵志红不是亲历者,应对4组具有丰富侦查经验干警、不同时间的讯问,他不可能毫无漏洞。」

而其后指认现场时,虽然案发的公厕已经被拆,在一片高楼中,赵志红仍准确地指认了作案地点。

「除了『四九公厕女尸案』,赵志红供述的另26起案子件件被警方查证属实,这无疑增加了他对『四九公厕女尸案』供述的可信度。」「赵志红案」专案组组长称。

这起冤案一经曝光,立刻在全国引起震动。尴尬的是,查办这个案子的警方人员数年之内全部提升。如果翻案,就不仅是个翻案问题,还有人命问题,当时的侦办证据都要重新拿出来过一遍水。处分事小,影响面太大了,还要坐牢。

尤其是时任呼市的新城公安局副局长、呼格吉勒图案件的主要「侦破」领导人冯志明,在真凶赵志红落网后,已经担任呼市公安局赛罕区分局局长。这位升了官儿的冯志明能把严打成绩变成冤案吗?如果还原历史真相,那他的仕途就完了,而且还要受到处罚。

据《南风窗》报道,呼市公安局赛罕区分局局长冯志明曾对供认自己是「四九公厕女尸案」真凶的赵志红进行了一次单独讯问。冯志明不是赵志红专案组的成员,而且个人单独提审犯人更是知法犯法。冯志明的这个举动立即引起了呼市公安局领导的高度重视,为了避免赵志红被灭口,立即将其迅速转移,看管的民警也被秘密调换为武警。

这是一个明显的冤案,杀人犯自己也主动承认,但为了咬定自己是正确的,呼市公安局里居然有人说「赵志红的一面之词缺乏有力的证据支持」。那么,呼格吉勒图被严刑逼供的漏洞百出的口供,就是有力的证据支持吗?

呼格的母亲:「总有一天要翻案」




呼格吉勒图的母亲尚爱云,一直相信儿子的清白。尚爱云夫妇展示上访留下的车票,这些只是一部份。

自2005年赵志红案发,真相曝光,2006年5月24日呼格的父母亲就踏上上访路,9年来如同「上班」一样辗转于各级公检法机关,试图一点点推动案件「翻转」。夫妇俩有时一人去有时两人走,留下的火车票就有46张。从2007年到2009年,仅最高人民法院给的回条就有18张。自2007年起,李三仁夫妇成了内蒙古自治区高院的「常客」,自治区高院立案一庭庭长暴巴图就接待过他们95次…。

62岁的呼和浩特第一毛纺厂退休工人尚爱云,虽然目不识丁,但她说,「我一定讨回公道,还儿子一个清白。儿子虽然走了,但我还有后人,也在这个院子里生存,我要让人们知道,我教育出的儿子不是杀人犯,他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我跟两个儿子说:有一天要是我和你爸都走了,你俩继续给兄弟讨公道。」

2005年江系人马把持公检法 5篇内参难生效

2006年3月,内蒙古自治区政法委组成了案件覆核组对案件进行调查。同年的8月,覆核得出结论,「四九公厕女尸案」呼格吉勒图是冤死,但不给平反。

2006年11月28日,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赵志红案进行了不公开审理。庭上,公诉机关对赵志红招认的10起强奸杀人案中的9起提起公诉,唯独漏掉了1996年4月9日的那起案件。真凶赵志红当庭指出了这一问题,法庭审理因此中断。

2006年12月28日左右,赵志红写了「偿命申请书」,说人是他奸杀的,与呼格吉勒图无关。

2007年11月28日,最先将此事报导出去的是新华社内蒙古分社政文采访部主任、高级记者汤计完成了第五篇内参,根据法律界人士的意见,直接呼吁案件跨省区异地审理呼格案。

呼格吉勒图案的疑点

据《凤凰聚焦》第24期的资料,呼格吉勒图案当时就疑点重重。例如,办理这起奸杀案的警方提取了受害者体内的凶手所留的精斑和呼格吉勒图的精斑,却居然没有核对,这简直是个不可思议的事情。

呼市公安局的一名退休领导告诉记者,在「四九女尸案」的诸多证据中,警方提取了受害者体内的凶手所留精斑。但警方并没有将呼格吉勒图的精斑与受害人体内的精斑进行对比。

当2005年赵志红供述了自己是「四九」案真凶后,原本保留在公安局的凶手精斑样本又莫名丢失。

还有,「死者身体未破损」疑犯指缝血样何来?

一位在「四九」女尸案案发后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的警察表示,他勘验了案发现场,「现场比较简单,没有打斗痕迹,受害者身上没有伤口」。

后来因不是具体经办人,他没再过问此案。但案发后不久一天晚上,他在公安局加班,听到局长在办公室大声喊隔壁的办案民警,「让他们去剪呼格吉勒图的指甲,我当时就不理解,因为现场勘查没发现受害者身上哪块破了。」

这位警察之后从当地媒体上看到了有关呼格吉勒图指甲的文字是「最后证明呼格吉勒图指缝余留血样,与被害人咽喉处被掐破处的血样是完全吻合的。杀人罪犯就是呼格吉勒图。」这位警察苦笑道:这就是呼格吉勒图案不多的所谓「铁证」之一。

2009年5月27日,记者从内蒙古司法机关一位重要领导处得到一份1996年的笔录,该笔录显示,即使在被枪决前一个月,呼格吉勒图也坚持自己是无辜的。

该笔录制作于1996年5月7日晚上9时20分,询问人为呼市检察院检察官刘某和彭某。被询问人是同年6月10日下午2时被执行枪决的呼格吉勒图。

在这份共计7页、1500字的笔录中,呼格吉勒图数次表示:「今天我说的全是实话,最开始在公安局讲的也是实话。后来,公安局的人非要让我按照他们的话说,还不让我解手。他们说,只要我说了是我杀了人,就可以让我去尿尿。他们还说那个女子其实没有死,说了就可以把我立刻放回家。」

在叙述「当晚自己的犯罪事实」时,呼格吉勒图做了如下陈述:「我当晚叫上阎峰到厕所看,是为了看看那个女子是不是已经死了。后来我知道,她其实已经死了,就赶快跑开了。她身上穿的秋衣等特徵,都是我没有办法之后猜的、估计的,我没有掐过那个女人。」

笔录显示,询问人对呼格吉勒图使用了「你胡说」等语言。查对一下精斑,不就昭然若揭了吗?办案人何必舍近求远呢?

2014年的下半年有了戏剧性的突破。习近平提出要还原历史真相。一切真相都要还原。但是做起来阻力相当大。2014年10月底,呼和浩特市退休检察官、曾经多次撰文为「呼格吉勒图案」呼吁的滑力加,也被人以递送投诉材料为由,约出家门后,在一个饭店内遭到殴打。右侧肋骨骨折,并且插入右侧肺叶造成气胸,遭受锐物划伤的面部缝合7针。还原真相还需要血的代价,可见中共公检法的黑暗已经到了什么程度。

呼格吉勒图案进入再审

2014年周永康、徐才厚这样的级别都进监狱了,更何况一个小小的市公安分局局长。11月初,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院长胡毅峰表示,呼格吉勒图案正在依法按程序复查,法院将坚持「实事求是、有错必究」的原则,依法公正处理此案。

「我觉得到了该解决的时候了。9年了,这个事情该审查的都审查完了,该调查的也应该调查完了。」呼格的母亲尚爱云说,「我坚信总有希望。我坚信总有一天这个案子要翻过来,总有一天有个『包青天』要出现。」

11月20日上午,内蒙古高院立案庭庭长暴巴图代表高院向呼格吉勒图父母送达立案再审通知书,备受关注的呼格吉勒图案进入再审程序。

2014年12月15日上午,内蒙古高院副院长赵建平带队来到呼格吉勒图父母家,将案件再审判决书送到二老手中,宣告呼格吉勒图案再审结果:撤销呼格吉勒图流氓罪、强奸、杀人罪罪名,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改判呼格吉勒图无罪。

听完判决后,呼格的父母抱头痛哭起来,在场的许多记者也禁不住流下眼泪。

2014年底的重审,不仅是让呼格洗去冤屈,更重要的是这个案子拉开了还原历史本来面目的序幕。△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