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格案重审翻案 启动究责局长被捕(图)
 
——专题:全面还原历史真相拉开了序幕
 
2014年12月24日发表
 



酷刑逼供呼格吉勒图的警官冯志明。



冤死的呼格吉勒图。

【人民报消息】1996年4月,江泽民当政,要求严打出政绩。19岁的呼和浩特卷烟厂工人呼格吉勒图4月9日在工厂附近的女厕发现一具女尸,立即向警方报案,为了出“政绩”, 5月23日,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报案人呼格吉勒图死刑,6月5日,内蒙高院二审“维持原判”,6月10日即被执行枪决。当时,该案通报后,包括冯志明在内的许多警官,因为“迅速破获大案”获得从二等功到通报嘉奖的表彰,冯志明甚至被媒体誉为“神探”。

9年后,真凶赵志红因其它奸杀案被捕,供述了自己犯下的27起奸杀案件,最后一起公安机关尚未掌握到,而第一起则是1996年在呼和浩特赛罕区邻近卷烟厂的公厕里犯下的强奸杀人案。冤案办成了错案,冯志明等为了自己的仕途,坚持不认错,甚至想杀人灭口。于是呼格吉勒图的父母又上访了9年。

2014年的下半年有了戏剧性的突破。习近平提出要还原历史真相。

当年11月初,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院长胡毅峰表示,呼格吉勒图案正在依法按程序复查,12月15日上午,内蒙古高院宣告再审结果: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改判呼格吉勒图无罪。当天,内蒙古公检法先后启动“追责”调查,对象是各自系统内对呼格案负有责任的人员。

重审后的究责

12月17日下午,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副局长冯志明是第一个被检察机关带走,接受调查的究责对象。随后,曾于2006年9月首度公开报道呼格吉勒图案的楚京辉,在其个人认证微网志中称,冯志明“被内蒙古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立案刑拘”,其涉嫌“两至三个罪名”。他表示,冯志明案发时任职呼市公安局副局长,分管治安、特警、警卫,三级警监,正处级,“以其行政级别,本不够由自治区高检侦办,应由市检侦办。但因呼格案案情重大、与情关注,而由高检指导市检、甚至直接侦办。”

在呼格案“告破”后,内蒙当地媒体刊发《四九女尸案侦破记》报道中称,“当他(冯志明)和报案人简单地交谈了几句之后,他的心扉像打开了一扇窗户,心情豁然开朗了。来现场时一路的思绪,已理出了头绪。……冯副局长、刘旭队长、卡腾教导员等分局领导,会意地将目光扫向还在自鸣得意的那两个男报案人,心里说,你俩演的戏该收场了…。”

上文中的两个男报案人,正是呼格吉勒图和他的同事闫峰,二人随后被分开进行审讯。

但审讯进展极不顺利,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局长王智亲自来到新城区公安分局,听取案件进展情况,并做出特别指示,“审讯很快便发生了根本性的扭转”。随后,呼格吉勒图给出了有罪的“供词”…。

重审尚未宣判 先请长假隐匿

据法制晚报报导,启动重审之后,11月20日冯志明即以“身体不适”为由请假,并且至今没有在公开场合露面。期间,冯志明按照上级要求上交了工作配枪。

12月17日下午,近一个月未上班的冯志明,被通知到呼市公安局里参加会议。冯志明身着便装前往,面容有些“憔悴”。当天下午3时左右,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的办案人员履行完手续后,向冯志明出示了工作证件和相关法律文书,正式宣布他被调查。当办案人员准备给他戴上手铐的时候,冯志明“神情紧张尴尬”,甚至还和办案人员发生了短暂争执,随后平静下来。随后办案人员给冯戴上了手铐和黑头套,将其带离。

不过,呼格吉勒图案重审代理律师王振宇表示,“冯志明仅是刚被带走调查,他在此案中应该负有什么样的责任不好说,虽然他是组长,但不见得所有的都是他说了算,即便是在侦查中说了算,在整个公安局,以及后面的检察院、法院环节他也不一定能决定得了。”

冯志明会成为幕后共犯结构的“替死鬼”吗,尚难论断。

嫌犯暴毙 警官一路升迁

法制晚报另外还引述一位曾担任呼市公安局重要职务的官员透露:冯志明在1988年担任呼市公安局某分局刑侦大队队长期间,曾有一宗命案的嫌疑人在刑侦大队的审讯室“触电身亡”。

时任刑侦大队队长的冯志明因此被办理了取保候审的刑事强制措施,同时他和他的上级即该分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两人都被上级机关免职。但此案在后续进入法律程序后,冯志明和该名副局长都被免于刑事起诉。

2005年10月23日赵志红落网后,供出自己是“4.9”女尸案的真凶,并在此后一直坚持这一点,才使“呼格案”引起媒体和公众的高度关注。

据《南风窗》报道,赵志红落网后,时任呼市公安局赛罕区分局局长,曾任新城公安局副局长、呼格吉勒图案件的主要“侦破”领导人冯志明,曾对赵志红进行了一次单独讯问。这立即引起了呼市公安局领导的高度重视,随后赵志红被迅速转移,看管民警也被秘密调换为武警。

尽管冯志明作为该专案组组长将呼格吉勒图定为杀人凶手的过程也被曝光。然而,冯志明的仕途非但没有受影响,反而继续一路“带病提拔”。2011年,冯志明升职为呼市公安局党委委员,次年又进一步明确为市公安局副局长,主管信访刑侦等工作。外界质疑这种“反常现象”背后另有黑幕。

其它办案者的仕途:调任、升迁、退休

根据呼格案“告破”后,内蒙古当地媒体刊发《“四•九”女尸案侦破记》,点出了参与办案的部分警员,除了新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冯志明之外,还有时任呼市公安局局长王智、呼和浩特、刑警队长刘旭……。也都是立功受奖的“严打先进集体”

当时对该案作出“特别指示”的哈市公安局局长王智,后来升任内蒙古公安厅巡视员。据知情人士透露,王智现已退休。当年的刑警队队长刘旭,后来交流到了呼和浩特市土左旗公安局,目前担任着该局副局长。

而当年办理呼格吉勒图案的检察官、法官,也大抵如是,要么继续升职,要么正常退休。

另据“搜狐网”报道,当年负责公诉呼格吉勒图的检察官名叫彭飞。2011年6月,呼和浩特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免去了彭飞的检察员职务。目前,其已退休在家。

在呼格案一审判决中担任代理审判员的宫静,2014年1月22日被任命为呼市中级人民法院民四庭庭长。此前,他在民二庭副庭长的职位上徘徊了10年。

另一名代理审判员胡尔查,也于今年由中院行政审判庭副庭长,升任执行监督庭庭长。

呼格案二审期间,负责此案的审判长杨小树,已从内蒙古高院刑事审判第一庭庭长,升任副厅级审判员。据交叉信源介绍,杨小树在此案中并未参与审判,却在审判书中签字。一位知情人士曾多次向高层反映杨小树在此案中的问题。据其分析,杨小树的任职受到了呼格案的一定影响,“副厅级审判员一般都会兼任副院长,但他没有”

凡人走过,必留痕迹。谁也不敢保证冯志明为求减刑卸责,会供出多少贪腐的内幕,让逍遥网外的没有几天好日子过了。△

 
分享:
 
人气:153,350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