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钱庄助亿元股市「黑金」流出境外(图)
 
——专题:把中共国股市黑金翻个底朝天
 
乔劁
 
2015年11月28日发表
 
贪官吃肉,地下钱庄喝汤。

【人民报消息】11月26日,新华网「新华视点」记者使用一个从未有过的直白题目,揭秘地下钱庄背后的犯罪,这个题目是《为央企高管转移千万元赃款,助亿元股市「黑金」流出境外》。 这不禁让人回想到,前几个月发生的股市的疯狂下泄。难怪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内鬼自己在玩,哪儿会玩的不通畅?! 报导说,近日,在公安部统一指挥下,浙江、福建等地警方连续侦破特大地下钱庄案。仅浙江金华的一起案件涉案金额就高达4,100余亿元,是迄今为止我国警方查获的涉案人数最多、涉案金额最大的非法买卖外汇案件。 「新华视点」记者从公安部经侦局了解到,日益猖獗的地下钱庄,成为国企高管腐败、资本市场等违法行为的洗钱通道,衍生出大量犯罪活动,社会危害极大。 为腐败份子洗钱,协助不法份子诈骗国家资金 报导详述了一个中小号的内鬼如何借助地下钱庄转移数百万美元的贪污赃款的。 报导说,总部在北京的中国港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是一家大型央企的子公司。曾担任该子公司总经理的代某平、驻沙特区域商务副总经理的王某明,借助地下钱庄转移了多达数百万美元的贪污赃款。 经查,长期担任央企高管的代某平为了转移在境外贪污的300万美元赃款,由部下王某明借助不法分子经营的地下钱庄,将1,800万元人民币转至代某平在境内的指定账户。据了解,地下钱庄转移赃款的主要方式是采用境内外钱庄核数对冲的做法,即由境外的子钱庄负责收美元,境内子钱庄同时按汇率将人民币打入客户在境内的账户。表面上看,境内的人民币留在境内,境外的外币也没有进来,但实际上交易已经完成,逃避了监管。 据项目组介绍,目前,代某平等人因涉嫌贪污罪已被纪检部门查获,涉及金额近亿元。 「这样一起怵目惊心的腐败案件,仅是各地地下钱庄案的一个案中案。」 除了成为贪腐资金的洗钱工具,地下钱庄还是多种违法行为转移赃款的通道。有地下钱庄助亿元股市「黑金」流出境外。在刚刚侦破的上海特大操纵期货市场案件中,犯罪嫌疑人、上海伊世顿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高燕等人以贸易公司为名,通过异常股指期货交易行为操纵资本市场,短期非法获利高达20多亿元。据了解,巨额非法获利中的近2亿元通过地下钱庄转移出境。 一些地下钱庄甚至协助级别不低的「不法份子」诈骗国家资金。警方侦查发现,嫌疑人赵某宜经营的钱庄中,有多笔资金从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财政局打入,备注为「国家出口奖励奖金」。经查,以潘某为首的犯罪团伙在银川市注册了12家贸易公司,在没有真实贸易的情况下,通过货运代理公司「购买」虚假出口贸易数据,2013年以来骗取宁夏自治区政府出口奖励3,860万元。 从中我们可以看到那些中央级别的高级官员们是如何盗窃国库的。例如江泽民把价值200亿人民币的美金从银行直接汇到加勒比海的中资银行的个人户头去,然后再转移到瑞士银行。 刘金宝爆老江的惊天黑幕 2003年5月20日,中银香港副董事长兼总裁刘金宝在深圳戏剧性落入法网。当中纪委告诉刘金宝谁也保不了他,并暗示江泽民也干涉不了这个案子时,刘脸色惨白,嘴角不停地哆嗦,满头流汗。他回房后吞服了二星期量的安眠药,晕倒在床上,被急送至三O五医院抢救,后脱险。 据透露,刘金宝现已承认侵吞了公款达2,500万元,借批贷款收取近800万元的回扣。他还交代了给江绵恒的「贷款」都是违规违法的。据说,迄今为止他供出的最有价值的消息是︰国际清算银行去年12月发现的无人认帐的20多亿外流美金是江泽民十六大前为自己准备后路而转移至海外的。 江泽民偷转资金被发现 中共十六大是在2002年11月8日召开的,在5月到9月期间,中资银行把30多亿美元的资金转移到加勒此海地区的分支机构。 2002年12月9日,国际清算银行发布长达105页用于评估5月至9月的例行报告,第29页有这样一句话︰「需特别注意的是,中资银行(一家或数家)转移了30多亿美元的资金到它们位于加勒此海地区的分支机构。」 对于这么大的一个金融「黑洞」,包括中国银行在内的中资银行都始终保持沉默。正当国际银行界浮想联翩、各方不断猜测的压力下,中国银行解释道︰「中银香港在上市前,将账面值114.01亿港元的不良资产出售给中国银行开曼分行,作为对价,中国银行总行将80多亿港元汇给开曼分行,再由开曼分行汇给中银香港。2002年7月25日,中银香港成功上市,全球招股约24.5亿股,集资总额达205.88亿港元,为香港历史上最大宗招股活动。而通过开曼处理不良资产,是上市过程中重要的步骤。」 国际清算银行提到的转移资金的数目是30多亿美元,而中国银行只承认转移了80多亿港元,约10亿美元。那么,谁转移了剩下的20亿美元?用途是什么?中资银行都三缄其口,给人留下无穷的想象余地。 国际清算银行总部位于瑞士,是服务各国中央银行的银行,各国中央银行会定期向其报送有关资料,国际清算银行的资料是对各国中央银行报送的数据进行加总后的结果,他们坚称︰「我们相信资料是准确的,虽然我们通常不会掌握每一笔具体交易的明细。当我们注意到有不寻常的动向时,我们会向有关的中央银行查询。」既然数据是准确的,那么其余20多亿美元到底是谁的呢? 如此大笔资金的一次外流是罕见的 「这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一位国际清算银行的高级经济学家称,「但是中间的原因我们不清楚。我们曾经去加勒比海地区的中央银行讯问,但是对方不愿回答。对于其中的原因,有一些猜测,但猜测毕竟不能算是事实。可能只有中国国内的银行自己知道。」 中资银行在加勒比海地区营业的银行分支机构只有两家,而且都是在开曼群岛,都是B类牌照,即只允许为非居民提供服务︰一是1981年设立的中国银行开曼分行,牌照号是82012;另一是工银亚洲开曼分行,牌照号是94051。由于工银亚洲只是工商银行设在香港子公司,严格来讲不能算中资银行。另外加勒比海地区还有一些中资银行完全控股的非银行机构,同样也有权让资金流动。 据国家外汇管理局每年公布的「国际收支平衡表」,可以推算出从1990年到2000年,中国的资本外逃最低估算额总计达到880亿美元左右!这些钱都是以江家帮为首的贪官污吏们以「愚公移山」的精神,化整为零地分批分期地运出去的,没人查,当然不会被发现。 银行工作人员成「洗钱中介」,「壳公司」审核形同虚设

当年,时任总理温家宝对窃国贼心有余而力不足。

据新华网今年11月26日的报导,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最新数据,仅今年4月至今,全国已破获地下钱庄转移赃款案件92起,涉案金额8000多亿元。 浙江省金华市公安局副局长俞流江介绍,仅金华这起全国最大地下钱庄案涉案金额就高达4,100余亿元,案件涉及非法资金遍及全国31个省份、91家银行的3,000余个账户,涉案账户交易记录就有130余万次,将所有银行交易记录全部打印,要耗费约3.5万张纸,堆起来有3米多高。 如此庞大的地下钱庄交易为何能长期运作?记者了解到,部份银行工作人员成为地下钱庄的「洗钱中介」,对犯罪分子用以交易的「壳公司」的注册审核也形同虚设。 金华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副支队长张辉介绍,地下钱庄在利用银行的非居民账户转移不法资金时,会伪造大量虚假的涉外购销合同,模仿真实的资金往来。这些假合同几乎没有得到任何有效查验。「如果监管机构从严审查交易资金的真实性,就可以从源头上堵住一部分地下钱庄活动。但调查发现,有10多名银行工作人员居间介绍、收受贿赂,为地下钱庄违法购汇提供便利。」 在涉案金额达120多亿元的深圳特大地下钱庄案中,某银行深圳宝安支行时任行长沈某生就主动替他人介绍地下钱庄生意,协助将巨资转移境外。一些犯罪嫌疑人说,他们在银行柜台周边向客户推销非法买卖外汇等业务一直是半公开的,从未遭到银行人员阻拦,「银行是默许我们这样做的,可以增加他们的业绩。」 另一方面,一部份公司在工商注册手续上缺乏有效审核,使得地下钱庄得以掩人耳目。浙江金华被查处的地下钱庄都有类似「义乌宇富物流公司」等名称,但这些看似正规的物流公司、进出口企业其实是嫌疑人在香港注册的几十家空壳公司。 这些能在香港注册几十家空壳公司的「嫌疑人」都是党的好干部。没有权,这么大的动静不可能掀不起浪花来。要自由民主,要「一国两制」,原来都用到这些地方去了! 据了解,成功注册这些无真实业务的公司是进行地下钱庄活动的主要载体。国家工商总局全国企业信用信息查询系统显示,其中一家空壳公司的注册经营范围原本为「批发零售,机械设备、五金产品等货物及技术的进出口业务」,事实上,公司没有从事过一单注册经营范围内的业务,而是地下钱庄非法活动的「白手套」。 报导没有把大个儿的家伙捅出来,只是把小崩豆子们拉出来打。例如「到银行大堂招揽生意」「公开开设VIP包厢」的洗钱团伙之一的头目杨某翔。江氏家族可不需要这么干。 中国那些真正的能玩儿股市黑金的、能让股市爆跌的、能惊动世界的黑色人物并不是为了赚钱,江泽民家族、曾庆红家族其实现在对于银行里私人户头又增加了多少金钱并没有什么概念。他们所思所想的就是如何使用这些钱才能把中国的经济搞垮、把习近平搞垮,保住自己的天下。△ (人民报首发)

 
分享:
 
人气:483,071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