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聞!老人頭上長犄角 預言薄周搞政變(多圖)
 
旖林
 
2014-5-5
 
【人民報消息】古代交通不發達,在「家書抵萬金」時代,發生的奇聞異事傳播並不廣,即使聽到一個半個也是周遭地區發生的事。於是東晉時期的幹寶把自己搜集到的真實發生的事情印成了一本奇書叫《搜神記》。為什麼叫《搜神記》呢?因為出現的那些事情都是人的能力做不了的。

儘管大多數人把它作為文人編造的「神怪小說」,但卻被當作民間傳說一代一代傳到了今天。既然能傳到今天,必然有傳到今天的道理。現在互聯網發達了,人們會更快更多的看到世界上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不光是有文字,還有圖像、視頻,讓人很難不相信。

最典型的是千年以來人們不相信海會枯、石會爛,也不相信天會塌、地會陷,於是用「海枯石爛」和「天塌地陷」不變心來形容對愛情的忠貞。但是現在海也枯了石也爛了,天也塌了地也陷了,愛情成了「一夜情」。

現在,那些實實在在發生的怪事層出不窮,可是它為什麼會出現?沒有人知道。人只看到現象卻找不到答案。

兩老人頭上長犄角 捅出薄周搞政變



2009年,江蘇金壇市八旬老漢楊小明頭頂右側長出一隻「角」!



2009年,河南省魯山縣百歲老人張瑞芳頭前左側長出犄角,右側也要長!

揚子晚報2009年6月30日以《八旬翁頭上長「角」 一年時間長到近6厘米》為題刊登了一件奇事。

報導說:近日,江蘇金壇市薛埠鎮柳莊村傳出一件新奇事:八旬老漢楊小明頭頂右側竟長出一隻「角」。現年82歲的楊小明,除耳朵有點背外,身板硬朗。一年前(2008年),他的頭上突然長出一個小疙瘩,不料,只一年多時間,這隻疙瘩越來越長,如今,已長到近6厘米長,酷似「羊角」,十分醒目。

黨網人民網2010年3月7日以《河南魯山百歲老人頭上長犄角》為題刊登了類似的一件奇事,但後來又刪除了,這完全可以理解。黨的領導人去雍和宮搶新年第一柱香,但黨為了維持政權,必須利用媒體以無神論教育百姓。不過好在到處都轉載人民網這條新聞,順手就可以拈來。

報導說:「在河南省魯山縣林樓村,一位叫張瑞芳老人,今年101歲,生有6男1女,長子張國忠今年已經82歲,老人家現在和5子60多歲的張國政一起生活,老太太心境平和身體安然。每天張瑞芳老人都要出門走走鍛煉身體,還能做一些家務。從去年(2009年)開始,張瑞芳老人的頭部左上方,不知怎麼的慢慢的生出了硬硬的角質,不疼不癢的,家人也沒有當成事,誰知,到現在已經長成約5.6厘米長狀似牛角,而且頭部的右上方也有角質頂出了頭皮。」估計右上方也要長出犄角來。

這兩個長犄角的新聞都發生在2009年上半年(中共十七大後),犄角的長度基本都是6厘米,兩人都高齡,一位82歲,一位101歲。

這兩個奇聞轟動一時,但過去就過去了,在無神論的國度,除了金錢美女權力,媒體什麼都不會持續炒作。不過終於有人在東晉的《搜神記》中發現這個怪事並不那麼簡單,也並不是那兩位老人個人有什麼不妥,而是與朝廷內有人謀反有關。

《搜神記》卷六第二十篇記載,漢景帝元年(公元前一五六年)九月,膠東國下密縣有個人年紀七十多歲,頭上長角,角上有毛。京房《易傳》說:「宰相專制,就會發生有人頭上長角這種怪異的事情。」《五行志》認為,人不應當長角,就如同諸侯不敢興兵去討伐京城一樣。結果晉武帝泰始五年(公元二六九年),元城一位七十歲的人頭上長角,應驗了趙王司馬倫篡權變亂。

那麼,2009年有兩位老人頭上長出6厘米的犄角是否與體制內高層有人謀反有關係呢?確實有關係。這就是時任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市委書記薄熙來和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的篡權謀反聯盟。

十七大是2007年秋天召開的,中央委員、商務部長薄熙來提升至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市委書記,但薄沒有實現十七大當副總理的願望,就很難在十八大進入政治局常委會拿到中央政法委書記的職位,就無法完成非法綁架習,取代習近平的目地。

河水紅得像鮮血 追根追到薄熙來




2009年東莞200米河湧突如鮮血色,查不出原因。



經查,不是偷排污水造成的。

大洋網-廣州日報以《東莞200米河湧疑因工廠排污變紅色(組圖)》為題,刊登了一則消息,200米長的河湧突然變成紅色,引起住在附近的村民的恐慌。這件怪事也發生在2009年。

大洋網2009年7月22日報導,21日上午,住在廣東東莞萬江大汾村新基工業區的村民陳先生給記者打來電話,稱「早上開始,村裡的河湧突然變成了紅色,應該是附近的一家工廠偷排污水造成的」。
  
記者隨即趕到大汾村,看到一條200米長、3米左右寬的河湧已經全變成紅色,看著就像是鮮血;紅色的水沒有臭味。整條河湧繞著工業區,足有一兩公里長,但奇怪的是被染成紅色的卻只有200米長的一段。

染色的河湧旁是家羽毛球廠。負責人張先生看到記者,連連稱「不是我們偷排的」。再前面是一家印刷廠。面對記者的採訪,印刷廠的負責人也稱,「河湧被染紅,跟我們無關」。
  
21日下午,記者將此事向東莞市環保局和萬江環保分局反映,工作人員詳細記錄了記者講述的情況,然後表示,將安排工作人員前去現場調查核實,弄清楚是哪個工廠在偷排污水。結果找不著肇事單位,只好不了了之。

《搜神記》卷七第二十篇有一段記載可以解開這個迷:元康五年(公元二九五年)三月,呂縣發現流淌的鮮血,從東到西長一百多步。可是卻找不到這血來自何方。結果第八年,封雲起兵攻打徐州,殺傷了幾萬人。

薄熙來2007年12月23日去重慶市上任時已經臭名遠揚,再加上重慶市委基本都是土生土長的幹部,所以沒人聽他的。2008年6月薄熙來把遼寧省錦州市公安局局長王立軍調到重慶,連升三級當上直轄市的公安局長。重慶市開始唱紅黑打,薄用唱紅掩蓋黑打,利用媒體造謠誣陷,連原重慶市公安局常務局長、司法局局長文強都隨便處死,2009年7月天降異象,讓廣東萬江大汾村新基工業區的河湧裡突然出現鮮血般的河水。

到了2010年2011年薄熙來殺人更加瘋狂,甚至想把原重慶市委書記、時任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賀國強也給收拾了。2012年2月6日面臨被薄熙來暗殺的重慶二魔王王立軍逃進美國駐成都總領館,薄熙來的瘋狂戛然而止。這個處理方法連電影電視劇的編導都不敢用,但在現實中卻真實的發生了。

回過頭來看河水紅得像鮮血的那個新聞,整條河湧繞著工業區,足有一兩公里長,但被染成紅色的只有200米長,才恍然大悟世界上沒有偶然的事情發生。△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