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米亞人叫苦連天 普京頭大了(多圖)
 
黎梓
 
2014-4-25
 



侵占僅一個月,克里米亞人怨聲載道,普京的頭不得不大!

【人民報消息】普京侵占克里米亞僅一個月,由於沒有得到想像中的好處,克里米亞人怨聲載道。普京搶了塊燙手山芋。

據英國《每日電訊報》3月20日披露,早在克里米亞民眾舉行公投的兩週多之前,俄羅斯總統普京就已決定通過武力方式吞併克里米亞。

克里姆林宮的觀察人士認為,普京2月25日或26日晚召開過一次高層秘密會議──就連他的外長謝爾蓋-拉夫羅夫都沒有與會資格,因為普京對他還沒有信任到那種程度。會議旨在制訂普京的入侵計劃。

據俄新社4月17日消息,在俄羅斯直播節目「普京熱線」中,有民眾問及克里米亞入俄一事,普京回答道:「俄羅斯從未計劃對克里米亞採取任何軍事行動,或吞併克里米亞」。

普京還說:「相反,基於如今地緣政治現實,我們將與烏克蘭建立我們自己的國際關係。但我們也始終希望,我們的人民,俄羅斯人民,以及講俄語的烏克蘭人民能夠在舒適的條件和局勢下生活,不會受到任何形式的欺壓。」

普京說的是「講俄語的烏克蘭人民」不會受到任何形式的欺壓,言外之意不會講俄語的烏克蘭人民會受到任何形式的欺壓。

一個會講俄語的烏克蘭人講述歸俄一個月來的遭遇

最近,克里米亞雅爾塔的烏克蘭族女性維多利-亞斯維特拉娜在戰爭與和平報導研究所(IWPR)網站上發表了一篇文章,描述她眼中的聞名世界的克里米亞歷史古城雅爾塔的現狀。她寫道:「我們處在一個虛幻的狀態」。

下面是她講的入俄這一個月來的遭遇:

加入俄羅斯後,居住在克里米亞的少數族裔生活發生變化了嗎?

我們現在處在一個虛幻的狀態。在雅爾塔,似乎一切都很正常。孩子們去上學,我們去工作。這裏也沒有俄羅斯軍隊。如果你不去看新聞,你會以為一切都在正軌之上。

而現實情況上,在你生活的方方面面,你都受到了衝擊。克里米亞的學校已經不按照烏克蘭的課程來上課,孩子們也不再參加與烏克蘭相同的考試。

如果在外面對別人說烏克蘭語,很多人都不會理你,如果你是一個人,甚至會有人去攻擊你。我的朋友之前告訴別人他支持烏克蘭,結果在回家的路上,他發現有20多人追趕他,並試著破門而入。

我是一名烏克蘭人,一想到在自己的國家不能說母語就覺得很痛苦。

當然,很多經歷過蘇聯時代的人,想法跟我不一樣。他們以為俄羅斯會增加福利支出,但是實際不是這樣的。當領取養老金的克里米亞人拿到第一筆俄羅斯發來的福利時,他們失望了,唯一的改變不過是烏克蘭的錢幣變成了盧布。

在雅爾塔這個多民族的地區,除了俄羅斯人外,還有烏克蘭人、韃靼人、格魯吉亞人、亞美尼亞人。我有很多不同民族的朋友,身份問題曾經對我們來說不是任何問題。

現在我被告知,若沒有俄羅斯護照就要離開這裏。我已經在這裏生活了10年,我有兩個孩子,我不想離開。而現在如果我不將烏克蘭護照換成俄羅斯護照,我就得向他們證明我在這裏生活的合法性。我們會在雅爾塔再住幾個月,等局勢穩定下來再考慮是離開還是留下。這裏有我的家,我更願意留下來。

克里米亞人棄光明投黑暗的苦日子




克里米亞老婦人手舉斯大林畫像為入俄高興!顯然她非常清楚
普京政府就是蘇共的變種兒。她愛魔鬼!

有人用各種各樣的理由為普京侵占烏克蘭國土辯護,其中一個理由是絕大多數克里米亞人都希望回歸俄國。看起來這是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但是,如果這是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那麼為什麼中共那麼多高層中層的官員、還有那些富商都把家眷送去美國等西方民主國家呢?為什麼有人偷渡去臺灣呢?難道不就是因為那裏的體制好嗎?

克里米亞人難道不知道普京是什麼人嗎?不知道俄國專門與邪惡為伍嗎?不知道歐盟是民主體制嗎?當然知道。克里米亞人自己投票棄光明投黑暗,他們的苦日子才剛剛開始。

北青網4月21日報導說:21日是普京簽署克里米亞入俄總統法令滿一個月的日子。在這一個月內,烏克蘭東部多個城市親俄勢力舉行遊行示威,要求進行公投加入俄羅斯,並有武裝人員占領當地政府大樓。已經加入俄羅斯的克里米亞,現在又是什麼狀態呢?當地的民眾對現在的生活滿意嗎?

「克里米亞現在的狀態似乎是停滯了。」克里米亞當地居民安東-扎瓦利說,「每個人都在觀望將要發生的事情,但是沒人知道下一步會是什麼。」

對於「新幣種」,沒人知道如何處理

北青網報導說:當獎學金幾天後發下來之時,安東-扎瓦利鬆了一口氣,但同時又覺得有些疑惑。

他在克里米亞的一家醫院上班,同時攻讀博士學位。多年以來,他已經習慣了用格裡(烏克蘭貨幣單位)的銀行卡,現在他必須跑到學校會計處小窗口,排上長長的隊伍,去領取一疊盧布(俄羅斯的貨幣單位),這一疊嶄新的紙幣還是連號的。

現在他想在辛菲羅波爾(克里米亞首府)使用這疊盧布。的士司機覺得用盧布有點莫名其妙,小店的老板氣不打一處來。沒人知道如何去處理這一夜間出來的「新幣種」。

辛菲羅波爾的銀行ATM機只是偶爾才會工作,大部分的ATM機上都貼著一張白紙,上面寫著「由於機器要換成俄羅斯系統,暫時不能工作,對您造成的不便表示歉意」。3月24日,克里米亞宣布正式採用盧布作為流通貨幣。商店的老板不得不借助計算器在俄羅斯盧布和烏克蘭格裡貨幣之間換算價格。

在城市的一個大型戶外集市上,掛著官方的貨幣匯率:1格裡等於3.8盧布,而在黑市,烏俄兩國貨幣的匯率是1:3.2。

從烏克蘭國籍變為俄國國籍,不是換一本護照那麼簡單。當地學生擔心在烏克蘭獲得的學位不會得到俄羅斯教育系統的承認,而老師們擔心在俄羅斯的教育體制下,自己要重新參加職稱的評定。

親普京的烏克蘭前總統亞努科維奇經過克里米亞逃到俄國,要求普京幫忙奪回總統職位,結果普京利用完他之後,亞努科維奇就成了被丟棄的臭襪子。現在誰還關心他在哪裏。

克里米亞成為俄國的一部份後汽油價格上漲30%




克里米亞人依然愛魔鬼斯大林,證明光改體制不行,還要清除腦中的毒素!

克里米亞被俄國占領後,一位老婦人手舉紅旗和殘害蘇聯人民的斯大林畫像欣喜若狂,這張圖片證明光改體制還不行,還必須清除民眾腦中的毒素,這是烏克蘭政府應該吸取的最大教訓!

所有等著普京送肥肉肥油來的克里米亞人,發現自己成為俄國的一部份後並沒有得到實惠,不但沒得到實惠,而且連車都必須少開,因為汽油價格上漲不是一點半點,而是30%!

在移民辦公室,人們排著長隊等著領俄羅斯護照,不領俄羅斯護照你就別想在克里米亞居住!商品的價格,除了汽油,連糖果在某些地區都上漲了30%。

最讓人抓狂的是,生活在黑海半島上的當地居民成為了俄國公民,但克里米亞與俄羅斯沒有陸地相連,過去該地區25%的天然氣、70%的水和90%的電力供應完全依賴烏克蘭,所有這些資源都是通過一條與烏克蘭大陸相連的地峽進入克里米亞的。現在變成兩個國家,俄國的遠水解不了克里米亞的近渴。

據俄新社14日的報導,目前烏克蘭供水量從50立方米/秒減少至16立方米/秒。烏克蘭還真仁慈,沒有你不仁我不義,把水都掐了,讓普京去想輒。

克里米亞議會的發言人弗拉基米爾-康斯坦丁諾夫安慰居民說,「我們已經得到了財政援助,所有的經濟問題都將得到解決。」但事實上所有的經濟問題都得不到解決,因為普京武力侵占克里米亞不是為了幫助這裏的居民,而是想著如何擴大自己的管轄權。

領土被吞併,法律系統已經徹底「癱瘓」

報導說:克里米亞的律師和法官抱怨說,現在的法律系統已經「癱瘓」了。

「現在根本就沒有法律可言。」辛菲羅波爾的律師阿卡熱姆維奇說,「烏克蘭法律在這裏行不通,因為我們已經屬於俄羅斯了。俄羅斯的法律在這裏也行不通,因為幾乎沒有烏克蘭律師精通俄羅斯的法律。」

「法院沒法辦公。」他補充道,「法官也沒辦法工作。」

一個半小時,旅遊局沒接到一個電話




這就是普京的形像!

克里米亞半島乾燥、大風肆虐,旅遊業是這裏的主要經濟來源,旅遊業的基礎設施都嚴重依賴烏克蘭。克里米亞地區的度假勝地和港口所必需的資源全部由烏克蘭本土提供。和烏克蘭一刀兩斷,克里米亞政府怎麼那麼決絕呢,真以為抱上了一條粗腿?!

報導說,克里姆林宮已經承諾建造一座大橋將克里米亞和俄羅斯相連,這是一個造價幾十億美元的工程,而且建成也需要多年的時間。

普京把克里米亞搶過來,是當作軍事要地的,決不會為其花那麼多錢造一座通往俄國本土的大橋。更何況普京在經濟方面已經玩兒不轉了。不可能為這個拖油瓶做什麼。

克里米亞靠旅遊業存活,而旅遊業又靠著烏克蘭的幫襯才可以運轉。在克里米亞,雅爾塔是在世界歷史上為各國所熟知的城市,克里米亞沒有任何一個城市比雅爾塔更受遊客追捧。這個位於高聳的克里米亞山腳下,每年吸引620萬遊客,為克里米亞提供了大量的工作崗位。「在雅爾塔,旅遊業就是一切!」沒有人來旅遊,經濟就死亡。

旅遊季在每年的6月-8月達到頂峰。現在已經是4月底了,旅遊高峰會不會到來呢?

當地的旅遊局負責人安德烈說。他坐在辦公室的大廳裡,手下的3名工作人員安靜地坐在辦公桌旁,一個半小時過去了,沒有一人打電話過來詢問旅遊的情況。這是誰之錯呢?

普京擔憂克里米亞的宗教信仰問題

拿下克里米亞還真痛快,但是到了手,普京的頭就大了,除了其它解不開的難題,最讓普京擔心的是宗教信仰問題。

克里米亞和塞瓦斯托波爾市加入俄羅斯已近一個月光景,普京領導的俄羅斯政府認為克里米亞韃靼人問題是其中最為棘手的。韃靼人是克里米亞這片土地上最為古老的民族,在這片土地上生活繁衍了八百餘年。

國土易搶,信仰難滅。

更令普京擔憂的是來自於境外伊斯蘭國家的援助,包括土耳其、沙特以及伊斯蘭銀行均向克里米亞韃靼人提供了資金和物資支持。

一個月前,當普京侵占克里米亞時,普京強硬地拒絕了韃靼族領導人要求民族權益的要求,但是韃靼斯坦共和國總統和大穆夫提卻依然在公投前夕率團訪問克里米亞,向韃靼族同胞提供援助。韃靼斯坦共和國在俄羅斯境內本身具有非常超然的地位,讓普京驚恐。

克里米亞到手後,渾身螞蟻的普京又鼓動烏克蘭其它地區鬧事,其實就是要吞併想加入歐盟組織的烏克蘭。

人們常說:黎明前的黑暗是最黑暗的,衝破黑暗就是曙光。也許現在就是這個特殊的時刻吧。△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