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系用輿論打的最兇的有三種人(圖)
 
姜平
 
2014-4-15
 



只要堅持順天而行,為中華民族興旺,就沒有不成功的道理!

【人民報消息】現在高層幕僚們達成一致的看法,認為江系用輿論打的最兇的有三種人:

第一種以溫家寶、習近平為代表,有權力也有決心要拿下江澤民及其至今不肯悔改的親信。

溫家寶離任前堅持把薄熙來送進監獄,徹底破了江澤民讓血債幫進入政治局常委會的美夢。江系失去理智的瘋狂是可以理解的,薄熙來失去了進十八大的機會就意味著江澤民接受審判的機率增加到百分之百。

江系打的最兇的第二類人,是打算金盆洗手的人、與江系漸行漸遠的人。明報老板就是一個,形勢變了,他不願意再幹了,想站到習近平一邊,但江系用死亡威脅他,他又接著幫襯老江。

前軍委副主席張萬年、郭伯雄、徐才厚的故事




2014年1月20日習近平率退休軍委副主席亮相,跟在習後面的順序是張萬年、郭伯雄和徐才厚。

張萬年1928年8月生於山東龍口,1988年9月被授予中將軍銜。1993年6月被授予上將軍銜。是十五屆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軍委副主席。2002年11月開十六大,張萬年已經過74歲了,但他希望再留任一屆軍委副主席,並過過 國防部長的權癮。結果被江澤民利用完,照樣退休回家。

郭伯雄1942年7月生於陜西省禮泉縣,是給江澤民站崗站成軍委副主席的。1992年郭伯雄還是47軍軍長,僅僅11年時間,他連跳四大級,官職升到頭兒了,成為軍委第一副主席,僅在胡錦濤之下。

90年代初,有一天江到陜西視察,順便去了47軍,江中午飽餐後要睡個午覺,郭伯雄一看升官的機會來了,趕忙把戰士轟走自己親自在門外站崗。 江睡醒後一推門,猛然見一衛兵筆挺的立在門前,這兵咋這麼老啊?定睛一看,原來是47軍少將軍長郭伯雄!好傢伙,江澤民到哪個軍也沒享受過這種待遇,對郭頓生好感。47軍的人說,郭伯雄關鍵時刻這一站,便站出了個軍委第一副主席!

徐才厚1943年6月生於遼寧瓦房店。1985年任16集團軍政治部主任,1990年任16集團軍政委。1992年11月任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助理,1993年5月兼解放軍報社社長。1993年12月任總政治部副主任兼軍報社社長。1994年8月任總政治部副主任。1996年任濟南軍區政委。
1999年9月任中央軍委委員,總政治部常務副主任。2000年12月任中央軍委委員,總政治部常務副主任、中央軍委紀委書記。2002年11月任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軍委委員、總政治部主任。2004年9月任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軍委副主席。2007年10月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2013年3月在中共兩會後卸任中央軍委副主席。

據最新消息,郭伯雄「被雙規」,徐才厚「被雙規和癌症死」,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恒癌症也做了數次手術但遮著掩著。

江系媒體放風威脅眾元老與軍頭

江系媒體最經常打的是眾元老與眾軍頭們,恐嚇他們如果不把習近平拿下,那習近平就會把他們以及他們的兒女都拿下。

以李鵬為例,江系媒體製造各種輿論打李鵬的女兒,反過頭來讓元老與軍頭站出來抵制習近平,說習近平觸犯了元老的利益,說習近平要把所有人都揪出來。

攪渾水的文章《一座孤城萬仞山》中有一段是這樣挑撥離間的:「所有的權力都可以讓給你習近平,要讓周(永康)和平落地。因為讓周和平落地,不是江曾(江澤民曾慶紅)對周的個人恩怨問題,更重要的是不能開常委被抓的先例,這扇門一但(旦)打開,門裡站著一幫人,習倒是成功了,這些人所有的安危都沒有了。」

文章是這樣威脅習近平的:「『黃河遠上白雲間』固可以表達習近平反腐的志向,但是,『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也可能是反腐失敗淒涼的前景。」

一位高層幕僚說,他所接觸到的元老軍頭從薄熙來的判刑得到啟示,他們認為習近平以反腐敗名義清除的是江系活摘器官的血債幫:

「我和我的孩子們沒參與過活摘器官,我們也不是血債幫,不在其中,我當然不緊張。」

「誰對號入座,誰就緊張。誰一緊張,我發現,就下令刊登幾篇老掉牙的反法輪功的文章……呵」

「是啊,我就奇怪,習近平一說反腐,江澤民…呵呵,就打法輪功。不信你注意一下,這個現象已經非常明顯了。」

「噢,說是保護我們,原來是江澤民想讓我們保護他呀!呸!」△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