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在講什麼…讓普京尷尬 彭麗媛竊笑(多圖)
 
蕭良量
 
2014-5-22
 



5月20日早上,普京步出機艙門時,身後的隨行保安撐開一把相當大的黑傘。



咦,你敢乍刺兒?!



你,你給誰遮雨哪?…求你了喔,總統在下面!



我強迫你,嗚…還是玩兒不轉!

【人民報消息】2014年5月21日,亞洲相互協作與信任措施會議第四次峰會在上海舉行。參加亞信峰會的有46個國家和國際組織的客人,其中包括26個成員國。

5月20日清晨5點左右,俄羅斯總統普京抵達上海,開始為期兩日的對華訪問,期間將於與習近平舉行雙邊會談,當然還順便參加亞信峰會和特意會見老下級、克格勃遠東情報局間諜江澤民。

亞信峰會的客人當然對侵略他國的普京存有戒心,所以普京是出席該次峰會最不受歡迎的人。

據官媒報導,20日早上,上海當地刮風下雨。當俄羅斯總統普京步出機艙門時,身後的隨行保安撐開一把相當大的黑色大雨傘。如果是美國總統的話,傘一定是拿在自己的手裡,自己為自己服務,但這位前蘇聯的克格勃頭子已經習慣於共產黨的那一套,口稱「為人民服務」,實際上是人民為他服務。

那位壯碩的保安絕對與那把特大雨傘相匹配,但是在風雨中,雨傘卻不聽他的使喚,不願意為普京服務。傘的設計是罩兒沖下,雨水順勢淌下,人才不會被雨水淋到,結果強壯的大雨傘剛罩到矮小的普京頭上,突然吹來一陣大風,傘趁勢就造反了,真的反了,讓普京也嚐嚐不按規矩辦事的滋味。

到了上海,按照事先說好的,普京與克格勃老部下江澤民見了面。江澤民事先向中央寫報告請求會見普京,理由是自己與普京是多年老朋友了,此次老朋友到上海,不見顯得不禮貌,況且自己年歲也大了,不知是否還有機會。習近平把球踢給了普京,說普京願意的話,就讓外交部安排一下。普京表示同意會見。見了以後,江澤民才後悔見面了。

江澤民為什麼後悔呢?因為會面的三天前,5月17日新華網剛剛以《揭秘:何事讓江澤民一直後悔了幾十年》為題漂白江澤民,說在反右時雖然江只是個處級幹部,但面慈心軟,多次保護同事不被扣上右派帽子。文章是誰寫的呢?就是那個沒見過江澤民、也不會說一句中文的花旗銀行投資家羅伯特-勞倫斯-庫恩。他寫的江澤民傳記題目是《他改變了中國:江澤民傳》。

江傳寫道:「作為動力處的黨支部書記,江澤民收到了需要從他手下清洗出去的『右派分子指標』。江覺得很多知識分子的觀點和批評值得尊重,並且很有用。在身邊的其他單位忙於清洗和懲罰的時候,江充滿矛盾。 」

「江向他的好朋友、剛剛入黨的沈永言傾訴說:『肯定是什麼地方出錯了。我們中間怎麼會有那麼多『右派』呢?他們都是從哪兒冒出來的呢?所有這些黨培養和教育出來的知識分子怎麼會突然變成『右派分子』呢?這不可能。我們應當盡可能多挽救幾個人。」

「開始時,由於江的猶豫消極,他的下屬中沒有一個人被清除。與之形成鮮明對照的是,在比動力處稍微大一點的基建處,有11人被劃成『右派』。隨著時間的推移,江對這一官方運動的缺乏熱情表現得更為明顯,對他自己也更具危險。幾個本來就嫉妒江的成就的狂熱分子開始提出疑問,與他向沈永言提出的問題恰恰相反。一些人在私下說:動力處有那麼多知識分子,怎麼會沒有『右派』呢?」

「最終,江迫於壓力確定了兩個人。其中一個有著類似宗教的思想。但江還要勉為其難地再找一個。那時在動力實驗室裡有兩種不同的車床。一種是蘇聯製造的,剛運來不久;另一種是在1949年以前從美國進口的。正是這兩套設備的差異使江找到了第二名『右派』──一個名叫葛冬青的中層幹部,其過錯就是他認為蘇聯車床比美國車床噪音大。」

在庫恩筆下,江澤民缺少妒忌心,富有正義感,並且身體力行的幫助別人。結果,美好的形像沒熱乎兩天就被普京給塗鴉了。

見面時,普京說:「我想再次對您在任時為俄中關係注入強大推動力表示感謝」,普京這不是哪壺不開提哪壺麼?江澤民怕這個,一直否認自己幹過這個,結果讓普京給穿幫了。

普京前些日子把克里米亞拿回來,說那地方歷史上是蘇聯的,他也知道中國民眾說江澤民出賣的國家領土也必須拿回來。普京心裡不能不嘀咕,因此借此機會想把江當政時簽署的賣國條約砸實了,而且還打算把這屎盆子扣到胡錦濤和習近平頭上。普京與江會面時還含糊其詞的說中國現領導層繼承「這一方針」之類的話。

網上有一張圖片,簡直就是一張劇照,圖片上一部份峰會的領導人站在一起,彭麗媛也在其中,習近平比劃著不知在講什麼,但絕對與普京有關。別國領導人表情各異,有的在忍住笑,只有普京的肢體動作和表情非常尷尬和難堪,彭麗媛在旁邊忍不住的偷笑。




習近平在講什麼…讓普京尷尬,彭麗媛竊笑!

1999年12月9日和10日,江澤民在北京與來訪的俄羅斯總統葉利欽簽定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俄羅斯聯邦政府關於中俄國界線東西兩段的敘述議定書》(以下簡稱《議定書》)。那片本來完全可以如香港、澳門一樣回歸祖國的土地,卻被江澤民為了個人的目的,背著全國人民,拱手奉送給俄國,使中國的地圖殘缺不全。

1999年12月11日《人民日報》第一版中關於這個條約只有一個一百字的簡短介紹。在江澤民委託庫恩寫的《江澤民傳》中,對這樣一件關乎國家民族的大事甚至連提都不敢提。事實上,江澤民與葉利欽的這次北京會晤在其傳記中根本就找不到一絲蹤影。為什麼江澤民要刪節歷史、刻意迴避這次「大國領袖」的會晤呢?

因為這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賣國條約,中間隱藏著驚天黑幕。在《議定書》中,江澤民出賣了100多萬平方公里的寶貴領土,相當於東北三省面積的總和,也相當於44個臺灣;江澤民還將圖們江出海口劃給俄國,封死了中國東北通往日本海的出海口。

江澤民出賣的中國北方領土有幾大塊,一塊是外興安嶺以南、黑龍江以北60多萬平方公里的「外興地區」,另一塊是烏蘇裡江以東的「烏東地區」,有40萬平方公里,還有就是唐努烏梁海地區,有17萬平方公里,以及庫頁島,有7.64萬平方公里。

該《議定書》徹底否定了清朝康熙年間中國官兵浴血奮戰換來的中俄邊界平等條約──《尼布楚條約》,承認了從中華民國到歷屆中共政府都拒絕承認的中俄不平等條約,包括《璦琿條約》、《北京條約》等。不僅如此,《議定書》還將大片未經簽約而被沙俄強占的領土永久性地劃歸俄國,這其中包括1953年聯合國大會表決裁定為中國領土的唐努烏梁海地區(約17萬平方公里,相當於貴州省面積),還包括連不平等條約《璦琿條約》都承認是中國領土的江東六十四屯(3600平方公里,相當於香港面積的3倍多),以及自金代開始即歸中國管轄、在《中俄尼布楚條約》中明確劃歸中國的庫頁島(7.64萬平方公里,相當於兩個臺灣面積)。




普京與江澤民會面當面揭出賣國土往事。

中國歷代政府曾盡力抵制俄國的入侵,自中華民國以來的歷屆中國政府也都不承認不平等條約。中共政權也曾聲明並堅守:「對於帝國主義給中國人民的邊界線,中國歷屆政府都未予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也不予承認。」

這是因為,首先,按照維也納《條約法公約》第52條規定「以威脅或使用武力而獲締結」的條約無效。而中國和沙皇俄國以及前蘇聯簽訂的一系列割地賠款的條約,如《璦琿條約》、《北京條約》以及《中俄勘分西北界約記》都是屬於武力威脅下的典型不平等條約,因而是不具備法律效力的。比如清政府1894年甲午戰爭失敗後,曾經簽訂《馬關條約》,將臺灣和澎湖列島永久割讓給日本,但是因為《馬關條約》屬於不平等條約,所以日本戰敗後,中華民國政府就恢復了對臺灣的主權。如果援引《馬關條約》為先例,過去割讓給沙俄和前蘇聯的土地,現在的中國政府完全可以理直氣壯的討回。其次,前蘇聯列寧政府也曾經正式宣布這些土地歸屬中國,一度要歸還這些領土,這也是中國將來討還領土的法理依據。

至於連不平等條約都沒有簽,卻被沙俄直接侵略強占的唐努烏梁海地區、江東六十四屯、庫頁島等中國領土,更是完全可以依法討還的。但克格勃間諜江澤民不但不討還,反而又拱手送出去更多土地。

普京與江澤民會面時說的話等於是江賣國的證人,習近平說:「賣國賊一定要懲辦,我決不當賣國的繼承者!」

看來,普京此次來上海也不是件壞事。△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