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在讲什么…让普京尴尬 彭丽媛窃笑(多图)
 
萧良量
 
2014-5-22
 



5月20日早上,普京步出机舱门时,身后的随行保安撑开一把相当大的黑伞。



咦,你敢乍刺儿?!



你,你给谁遮雨哪?…求你了喔,总统在下面!



我强迫你,呜…还是玩儿不转!

【人民报消息】2014年5月21日,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第四次峰会在上海举行。参加亚信峰会的有46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客人,其中包括26个成员国。

5月20日清晨5点左右,俄罗斯总统普京抵达上海,开始为期两日的对华访问,期间将于与习近平举行双边会谈,当然还顺便参加亚信峰会和特意会见老下级、克格勃远东情报局间谍江泽民。

亚信峰会的客人当然对侵略他国的普京存有戒心,所以普京是出席该次峰会最不受欢迎的人。

据官媒报导,20日早上,上海当地刮风下雨。当俄罗斯总统普京步出机舱门时,身后的随行保安撑开一把相当大的黑色大雨伞。如果是美国总统的话,伞一定是拿在自己的手里,自己为自己服务,但这位前苏联的克格勃头子已经习惯于共产党的那一套,口称「为人民服务」,实际上是人民为他服务。

那位壮硕的保安绝对与那把特大雨伞相匹配,但是在风雨中,雨伞却不听他的使唤,不愿意为普京服务。伞的设计是罩儿冲下,雨水顺势淌下,人才不会被雨水淋到,结果强壮的大雨伞刚罩到矮小的普京头上,突然吹来一阵大风,伞趁势就造反了,真的反了,让普京也尝尝不按规矩办事的滋味。

到了上海,按照事先说好的,普京与克格勃老部下江泽民见了面。江泽民事先向中央写报告请求会见普京,理由是自己与普京是多年老朋友了,此次老朋友到上海,不见显得不礼貌,况且自己年岁也大了,不知是否还有机会。习近平把球踢给了普京,说普京愿意的话,就让外交部安排一下。普京表示同意会见。见了以后,江泽民才后悔见面了。

江泽民为什么后悔呢?因为会面的三天前,5月17日新华网刚刚以《揭秘:何事让江泽民一直后悔了几十年》为题漂白江泽民,说在反右时虽然江只是个处级干部,但面慈心软,多次保护同事不被扣上右派帽子。文章是谁写的呢?就是那个没见过江泽民、也不会说一句中文的花旗银行投资家罗伯特-劳伦斯-库恩。他写的江泽民传记题目是《他改变了中国:江泽民传》。

江传写道:「作为动力处的党支部书记,江泽民收到了需要从他手下清洗出去的『右派分子指标』。江觉得很多知识分子的观点和批评值得尊重,并且很有用。在身边的其他单位忙于清洗和惩罚的时候,江充满矛盾。 」

「江向他的好朋友、刚刚入党的沈永言倾诉说:『肯定是什么地方出错了。我们中间怎么会有那么多『右派』呢?他们都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呢?所有这些党培养和教育出来的知识分子怎么会突然变成『右派分子』呢?这不可能。我们应当尽可能多挽救几个人。」

「开始时,由于江的犹豫消极,他的下属中没有一个人被清除。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在比动力处稍微大一点的基建处,有11人被划成『右派』。随着时间的推移,江对这一官方运动的缺乏热情表现得更为明显,对他自己也更具危险。几个本来就嫉妒江的成就的狂热分子开始提出疑问,与他向沈永言提出的问题恰恰相反。一些人在私下说:动力处有那么多知识分子,怎么会没有『右派』呢?」

「最终,江迫于压力确定了两个人。其中一个有着类似宗教的思想。但江还要勉为其难地再找一个。那时在动力实验室里有两种不同的车床。一种是苏联制造的,刚运来不久;另一种是在1949年以前从美国进口的。正是这两套设备的差异使江找到了第二名『右派』──一个名叫葛冬青的中层干部,其过错就是他认为苏联车床比美国车床噪音大。」

在库恩笔下,江泽民缺少妒忌心,富有正义感,并且身体力行的帮助别人。结果,美好的形像没热乎两天就被普京给涂鸦了。

见面时,普京说:「我想再次对您在任时为俄中关系注入强大推动力表示感谢」,普京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么?江泽民怕这个,一直否认自己干过这个,结果让普京给穿帮了。

普京前些日子把克里米亚拿回来,说那地方历史上是苏联的,他也知道中国民众说江泽民出卖的国家领土也必须拿回来。普京心里不能不嘀咕,因此借此机会想把江当政时签署的卖国条约砸实了,而且还打算把这屎盆子扣到胡锦涛和习近平头上。普京与江会面时还含糊其词的说中国现领导层继承「这一方针」之类的话。

网上有一张图片,简直就是一张剧照,图片上一部份峰会的领导人站在一起,彭丽媛也在其中,习近平比划着不知在讲什么,但绝对与普京有关。别国领导人表情各异,有的在忍住笑,只有普京的肢体动作和表情非常尴尬和难堪,彭丽媛在旁边忍不住的偷笑。




习近平在讲什么…让普京尴尬,彭丽媛窃笑!

1999年12月9日和10日,江泽民在北京与来访的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签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俄罗斯联邦政府关于中俄国界线东西两段的叙述议定书》(以下简称《议定书》)。那片本来完全可以如香港、澳门一样回归祖国的土地,却被江泽民为了个人的目的,背着全国人民,拱手奉送给俄国,使中国的地图残缺不全。

1999年12月11日《人民日报》第一版中关于这个条约只有一个一百字的简短介绍。在江泽民委托库恩写的《江泽民传》中,对这样一件关乎国家民族的大事甚至连提都不敢提。事实上,江泽民与叶利钦的这次北京会晤在其传记中根本就找不到一丝踪影。为甚么江泽民要删节历史、刻意回避这次「大国领袖」的会晤呢?

因为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卖国条约,中间隐藏着惊天黑幕。在《议定书》中,江泽民出卖了100多万平方公里的宝贵领土,相当于东北三省面积的总和,也相当于44个台湾;江泽民还将图们江出海口划给俄国,封死了中国东北通往日本海的出海口。

江泽民出卖的中国北方领土有几大块,一块是外兴安岭以南、黑龙江以北60多万平方公里的「外兴地区」,另一块是乌苏里江以东的「乌东地区」,有40万平方公里,还有就是唐努乌梁海地区,有17万平方公里,以及库页岛,有7.64万平方公里。

该《议定书》彻底否定了清朝康熙年间中国官兵浴血奋战换来的中俄边界平等条约──《尼布楚条约》,承认了从中华民国到历届中共政府都拒绝承认的中俄不平等条约,包括《瑷珲条约》、《北京条约》等。不仅如此,《议定书》还将大片未经签约而被沙俄强占的领土永久性地划归俄国,这其中包括1953年联合国大会表决裁定为中国领土的唐努乌梁海地区(约17万平方公里,相当于贵州省面积),还包括连不平等条约《瑷珲条约》都承认是中国领土的江东六十四屯(3600平方公里,相当于香港面积的3倍多),以及自金代开始即归中国管辖、在《中俄尼布楚条约》中明确划归中国的库页岛(7.64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两个台湾面积)。




普京与江泽民会面当面揭出卖国土往事。

中国历代政府曾尽力抵制俄国的入侵,自中华民国以来的历届中国政府也都不承认不平等条约。中共政权也曾声明并坚守:「对于帝国主义给中国人民的边界线,中国历届政府都未予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也不予承认。」

这是因为,首先,按照维也纳《条约法公约》第52条规定「以威胁或使用武力而获缔结」的条约无效。而中国和沙皇俄国以及前苏联签订的一系列割地赔款的条约,如《瑷珲条约》、《北京条约》以及《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都是属于武力威胁下的典型不平等条约,因而是不具备法律效力的。比如清政府1894年甲午战争失败后,曾经签订《马关条约》,将台湾和澎湖列岛永久割让给日本,但是因为《马关条约》属于不平等条约,所以日本战败后,中华民国政府就恢复了对台湾的主权。如果援引《马关条约》为先例,过去割让给沙俄和前苏联的土地,现在的中国政府完全可以理直气壮的讨回。其次,前苏联列宁政府也曾经正式宣布这些土地归属中国,一度要归还这些领土,这也是中国将来讨还领土的法理依据。

至于连不平等条约都没有签,却被沙俄直接侵略强占的唐努乌梁海地区、江东六十四屯、库页岛等中国领土,更是完全可以依法讨还的。但克格勃间谍江泽民不但不讨还,反而又拱手送出去更多土地。

普京与江泽民会面时说的话等于是江卖国的证人,习近平说:「卖国贼一定要惩办,我决不当卖国的继承者!」

看来,普京此次来上海也不是件坏事。△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