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次爆出 趙本山宋祖英情兄妹內幕(多圖/視頻)
 
門禮瞰
 
2014-5-24
 



趙本山宋祖英情到濃處招江妒。



哪個男人的肩膀有肉,我靠哪個!



這小倆口兒!

【人民報消息】新華網5月22日,刊登了一組15張圖片,題目是《趙本山宋祖英兄妹情內幕》,內容從趙本山宋祖英1990年在央視後臺見面開始說起,儘管很多內容和圖片已經看過多次,但有些愛到深處情愈濃的細節和圖片還是第一次爆出。看了這些圖片似乎忽略了故事的男主人公,這位「大哥」不是趙本山。

宋祖英與趙本山此次演唱「二人轉 」的時候,正倍受三個男人寵愛,但這三個男人在法律上都沒有「宋祖英丈夫」的名份。他們是:江澤民、趙本山、羅浩。

趙本山曾說,他與宋祖英第一次見面是在1990年的央視春晚,當時宋祖英唱《小背簍》,趙本山演《相親》。由於兩人都是從農村走出來,所以聊得十分投機。這麼多年過去了,他們都依然把對方當家人一樣,互相需要幫忙的時候誰都不會推托,已經心照不宣了。

趙本山還曾說,自己最欣賞的就是宋祖英到現在都還沒變味兒,一直踏實、樸實、善良。「我總跟她聊,無論身上有多大的光環,不要忘掉如初的質樸,這種感覺對演員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丟掉這個不可能成為藝術家。」

趙本山把自己抬的高過江核心了,有「三個代表」指引航向還不夠麼?!



踏實、樸實、善良的村姑宋祖英!





老江下臺後,趙本山添補了空白!



英子這衣服是老江給置辦的,沒想到讓趙本山得了彩兒!

一個盒飯讓趙本山宋祖英情濃持續20年
  
報導說,一個是民歌天后,一個是小品之王,看似毫無交集的兩個人,他們的關係為什麼這麼鐵?其實,宋祖英和趙本山是多年的好友,從1990年的央視春晚兩人相識之後,兩人便成了「鐵哥們」。

私下,宋祖英有三個大哥,按時間順序是:羅浩、趙本山、江澤民。宋祖英曾經說新婚丈夫羅浩非常寵著她,是她的「大哥哥」。但江宋茍合時期,江澤民讓宋祖英與羅浩離婚,但羅浩離婚不離家,記者面前是「丈夫」,老江面前是宋家「保姆」。老江失勢後,復婚的羅浩對媒體說,宋祖英在家裏什麼都不幹,而且非常霸道。

1990年,宋祖英和趙本山第一次上春晚。當時,宋祖英24歲,由於緊張,排練時總出錯。對宋祖英一見傾心的已婚醜男趙本山為了引起她的注意,用幽默的話語不時逗得大家哈哈大笑。宋祖英坐在角落裏,對趙本山的說笑毫無反應。趙本山忍不住上前和她搭話:「我說得不好笑嗎?你咋就沒反應呢?」宋祖英不但沒回話,連看都沒看他一眼,就當他不存在。趙本山碰個軟釘子,無趣的閃到一邊。盒飯送來了,又累又餓的演員們蜂擁而上,宋祖英被擠到最後面。趙本山看到機會來了,膨脹的情欲撐大了他的膽兒。趙本山撥開人群,硬搶了一份盒飯,然後遞給宋祖英。沒拿眼夾他的宋祖英一楞,有些不好意思的說:「你先吃吧,我等會兒。」

「這是我冒著公憤搶到的勝利果實,你不吃對不起我。以後,我就做你的保鏢大哥,啥事兒我幫你解決!」從此,趙本山成了宋祖英的保鏢大哥,她有什麼難處,趙本山總是第一個挺身而出。第二年趙本山離了婚。

春晚正式演出就要開始了,看著臺下那麼多觀眾,宋祖英又緊張又興奮。為了消除宋祖英的緊張心理,趙本山讓她往演出大廳後面的牆上看,說:「你猜個成語。」宋祖英看了半天直搖頭。趙本山又提醒她一句:「看見什麼了?」「就是牆啊,沒別的。」趙本山說:「傻丫頭,什麼都沒有,就是目中無人!」

在江澤民的關懷下,第一次上春晚的宋祖英得了大獎,趙本山表演的小品《相親》也獲了大獎。

兄為妹養胃,妹為兄治腳

報導說,領獎時,趙本山向宋祖英豎起大拇指說:「你唱得真好,像百靈鳥一樣。」宋祖英感激地說:「大哥,這都要感謝你。」宋祖英上學時經常餓肚子,落下了胃疼的毛病,趙本山從東北給她帶來小米。小米屬溫性,東北人胃不好都要喝小米粥。他還給宋祖英拿來新花生,讓她胃疼時吃上幾粒生花生,因為新花生水分足,很養胃。宋祖英體會到有大哥關心的幸福。

一次,兩人聊天,宋祖英看到趙本山的腳總在動,就問他怎麼了。趙本山說小時候窮,沒有襪子,鞋都是露著洞的。東北冬天冷,就把腳凍壞了,每年冬天又紅又腫,春天癢得很難受。

沒多久,宋祖英回了一趟老家,翻了幾座山,腳上磨出血泡,總算找到一名苗寨的名醫,為趙本山配了治療凍傷的藥。趙本山治療一段時間後,凍瘡果然好了。

趙本山感動至極,暗暗發誓離婚。1991年夏天,趙本山離了婚,很多人都說他忘恩負義。紛紛而來的閒言碎語不是他情緒低落的原因,而是凈身出戶後向宋祖英做出的種種明確表示沒有得到回應。

宋祖英幹麼呢?忙著在北京的大小文工團和歌舞團考試,湖南的妹子肯定不會去東北與趙本山窩一輩子。那個時候,誰認識「宋祖英」是誰?所以宋祖英依然給趙本山打電話,給趙本山唱新歌,讓他提意見。趙本山終於認可了自己的「保鏢」大哥的地位,雖然他並沒有死心。

趙本山和宋祖英分別結婚

1981年,宋祖英進入湖南省古丈縣歌舞團當演員,1984年進入湖南省湘西苗族土家族自治州歌舞團當演員。1985年到北京的中央民族學院音樂舞蹈專業學習,1989年畢業後希望留在北京。

儘管1990年宋祖英在央視春晚唱了個民間小調兒,但這不說明什麼,到 1992年初,宋祖英在北京還沒有找到接收她的工作單位,長沙那邊的大哥哥羅浩勸說她回去,說好歹這邊熟人多,可以給她在長沙找到工作,不必回到湘西苗族土家族自治州。宋祖英覺得這是最好的安排,於是要求把自己的檔案發回湖南。

此時,趙本山在瀋陽出了車禍。住地下室的宋祖英有了羅浩當靠山,也有底氣掏出錢來買張火車票。風風火火趕到瀋陽之後,宋祖英在醫院裏意外發現另一個陌生女子在照顧趙本山,就悄聲問趙本山:「哥,你是不是戀愛了?」趙本山一個勁的搖頭,臉卻紅了:「哪有你這樣做妹妹的,給哥哥製造緋聞。」早已看出端倪的宋祖英笑著說:「沒戀愛你臉紅啥呀?」趙本山只得坦白,他和馬麗娟處得挺有感覺,準備出院後就結婚。

宋祖英也說出真話:「大哥成家有人照顧,妹妹也就放心了。我也準備結婚。」

1992年3月,宋祖英與羅浩結了婚,但她還沒死心,還在北京轉悠。

1989年5月代替趙紫陽當上總書記的江澤民,雖然在1990年春晚後臺牽過宋祖英的手,但畢竟才來中央半年多時間,鄧婆婆隨時一句話就能把自己拿下,所以江一直不敢輕舉妄動。到1992年,江澤民當政已經兩年多,鄧小平的身體狀況也日漸衰退,江才下令海政文工團把宋祖英收編。隨後,剛結婚沒幾個月的宋祖英就與羅浩離了婚。江澤民說不能讓外界知道,也不能讓羅浩當合法丈夫。於是,羅浩潛入地下,離婚不離家,成了江宋的擋箭牌。

2000年互聯網初起,把地球變成了「村」,好事壞事都瞬間傳遍世界,於是江宋茍合的醜事終於一覽無餘。

互聯網披露,認識江澤民之後的宋祖英變的張狂、歹毒和凶狠。除了把偷錢又主動原數歸還的小保姆江海平重判12年徒刑,讓她「代問江主席好」的地方官丟掉烏紗帽,而且起碼背負著兩條人命:天津的27歲女歌手謝津和人大副委員長成克傑。




背負幾條人命的宋祖英。

小保姆投案自首仍重判12年

1994年,江宋姘的正火,宋祖英已經從海軍招待所24小時應召,改為拿著中南海通行證,回家居住。這個邊遠農村的窮丫頭成了江的姘頭後,有了錢,也自我金貴起來,不再做任何家事,請了未滿18歲的湖南老鄉當小保姆。

新華網的報導說,當江海平父親知道女兒在1995年8月16日趁宋祖英外出之際,盜竊人民幣3萬5千元,美金 3000元、活期存摺(內存人民幣10萬元)後,立即帶著攜款逃匿到廣州的江海平返回北京投案自首。

儘管江海平年紀輕不滿18歲,屬於未成年犯罪,並主動投案,而且一分錢沒少都退還給了宋。但由於宋祖英發話要重判,北京市海澱區法院不敢得罪,於是在1995年底按照宋姘的意思,重判江海平有期徒刑12年,還居然剝奪人家政治權利2年。這個判決是不公開判決,外界沒有人知道。法院內部的人都忿忿不平,說:「仗勢欺人,這個女人的心實在是太歹毒了!」

直到2002年11月十六大江澤民被迫交出總書記和國家主席位子,又過了半年多,2003年6月15日已經坐牢7年半的江海平才被提前釋放。

新華網2003年6月23日話裏有話的報導,內地歌星宋祖英原保姆江海平,7年前盜竊宋祖英人民幣數萬元,後雖投案自首,仍被判重刑入獄12年,剝奪政治權利2年。判決後江海平先在北京市服刑,1996年8月被遣返回湖南省女子監獄繼續服刑,2003年6月15日被提前釋放。

法院的人私下裏說,如果不是2002年11月十六大江澤民失去了黨政大權,江海平那12年刑期一天也不可能少!

天津女歌手謝津發現江宋茍合證據被滅口


被滅口的歌星謝津。
因為和有婦之夫的江澤民鬼混,宋祖英有自由出入中南海的特殊通行證「紅卡」。一九九七年一天,借調到北京的27歲天津女歌手謝津乘坐宋祖英的車一同去中央臺錄音棚錄小樣,在車上謝津一邊說話一邊無意中掀開小工具箱,赫然發現一張「中南海通行證」(中南海紅卡),頓時驚得目瞪口呆。

謝津肚子裏擱不住事,不久此事就迅速傳開,傳遍總政歌舞團,以至於解放軍系統、廣電系統的一些文藝部門多次召開幹部、黨員、群眾會議,要求有關人員「不造謠、不傳謠、不信謠」,並將此作為一項政治紀律,要求必須嚴格遵守。謝津不久即被所在單位遣回原籍天津。謝津回天津後,宋祖英仍不依不饒向江澤民哭訴,在中國新年的凌晨,江派人潛入謝津家中,趁她熟睡之際,掐死後再從涼臺推下樓,徹底滅了口。

人大副委員長成克傑之死



前人大副委員長成克傑被江判死刑。

成克傑,壯族,1933年11月出生於廣西上林縣,1986年至1989年任廣西壯族自治區副主席。1989年至1990年任中共廣西壯族自治區委員會副書記、自治區副主席。1990年至1998年1月任中共廣西壯族自治區委員會副書記、代主席、主席。1998年3月任全國人大副委員長。2000年7月31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宣判,以受賄罪判處成克傑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關於人大副委員長成克傑之死原來只有一個版本,說是成克傑是少數民族,所以對少數民族出身的宋祖英熱情了點兒(不是舉動,而是語言),宋向江舉報有人對她熱情過度,江遂生殺心。後來袁紅冰爆出另一個版本,說成克傑的46歲情婦李平與宋祖英比情夫,宋向江吹沙塵暴,結果要了李平情夫成克傑的命。不管有幾個版本,講的都是宋祖英搞死成克傑的秘聞。




時代變了,趙本山敢摟江澤民的女人了!



保鏢大哥在此!

宋祖英對趙本山吐露實情

已經連續上了十年央視春晚的宋祖英神話終於被曝光。那段日子,宋祖英才感到互聯網的可怕。沒有互聯網,滅口一個謝津就解決問題,現在滅口多少人也不解決任何問題。宋祖英走到哪裏都碰到鄙夷的目光,上萬觀眾一起哄場。宋祖英不得不推掉演出,窩在家裏,手機關機。

趙本山對宋祖英說:「有保鏢大哥為你撐腰,你怕啥?有事跟大哥說,天塌下來,大哥頂著!」別理解錯了,趙本山說的「大哥」可不是自己。

為了讓宋祖英開心,趙本山安排了一場朋友聚,宋祖英就怕見人,當然一口拒絕了。趙本山故意激她:「如果你不來,我就讓大家都散了吧,就說英子不給咱們面子。」宋祖英最終還是去了。席間,大家都裝傻,趙本山還給宋祖英唱東北二人轉。看著宋祖英笑了,他才鬆了口氣。但他知道這種心事宋祖英只能裝在心裏。

後來,趙本山還說有個活動讓她幫忙,把宋祖英「騙」到了遼寧老家。坐在東北的土炕上,專門來核實那些傳聞,宋祖英哭了。她說,就是那該死的互聯網,不但搞的她身敗名裂,而且連羅浩都被人叫作「活王八」(被江戴綠帽子),羅浩回家跟她大發脾氣,說要麼她與江一刀兩斷,要麼他在湖南找人結婚。宋祖英既捨不得與江斷,更不能讓羅浩穿了她的幫,於是在保鏢大哥的面前痛哭不止。

趙本山說:「你要多理解他。我是男人,能理解他的感受。」「以後你就把這兒當娘家,想什麼時候回來就什麼時候回來,有事兒哥替你扛著。」娘家當然指趙本山的土炕,扛事兒的那個「哥」可不是指趙本山本人,而是指往宋祖英手裏塞小紙條,自稱「大哥可以為你做任何事情」的江澤民。

那時候,趙本山沒時間回家看老婆孩子,過份到了什麼程度?他回家,孩子都不認識他,以為趙本山是客人。他走時,孩子說「歡迎再來」。可趙本山卻有大把時間用在宋祖英身上,這到底為什麼,江澤民懂的。

江捧紅趙本山的後果




宋祖英在臺北的演唱會,趙本山以嘉賓身份力挺。



火熱的時刻,只是男主角換人!



打了雞血!

宋祖英稱呼趙本山「大哥」,而趙本山則稱呼宋祖英「妹子」。這是江澤民沒有黨政軍職位之後,才傳出來的。

每逢對方有重大活動,兩人總是要力爭到場祝賀捧場。宋祖英在鳥巢舉行演唱會時,趙本山專程從外地趕到現場帶頭擊掌叫好。此前宋祖英在臺北舉行個唱,趙本山更是推掉手中的活動飛抵臺北,以嘉賓身份力挺。

趙本山購買的「本山號」是本山集團購買的私人公務機,該機為加拿大龐巴迪公司生產的挑戰者850型公務機,飛機註冊號為B-7697,整機造價高達3000萬美元,約合2億元人民幣,機艙內最多設有17個座位。作為私人飛機,這架飛機平時維護費用價格也不菲,包括飛行員、日常維護和保險等費用需要500萬人民幣左右。而每小時燃料費用大概需要1.5萬元。就在宋祖英在臺北小巨蛋舉行演唱會的時候,趙本山曾特地搭乘「本山號」為宋祖英捧場,還上臺講笑話:「我是聽宋祖英的歌……變老的。」而且,倆人在記者面前大方留下曖昧的姿態和眼神。你倆咋不照顧老江的感受呢?!

薄熙來當市委書記時,宋祖英去站臺,在重慶舉行「愛我中華-放歌重慶」個人演唱會。過去宋祖英幾次個人演唱會都是巨金聘請外國大牌來提高觀眾吸引力,但由於江澤民勢弱,趙本山成了宋祖英重慶演唱會上的唯一一位嘉賓。趙本山不僅無條件現場助陣,還借出自己的私人飛機「本山號」給宋祖英,負責來回接送。江澤民行嗎?所以,此時已經交權近10年的老江,看著這個癟三兒男,人五人六兒的向自己的女人獻殷勤,一點兒輒都沒有。

這也不能全怪宋祖英。誰讓你江澤民指示曾慶紅捧紅了趙本山,讓他賺足了錢,有能力搶你的女人。△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