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街老鼠斯诺登在俄罗斯出门要乔装(图)
 
吴莱
 
2013-9-25
 



为江泽民卖命,斯诺登沦落到在俄罗斯出门要乔装!
(人民报制作)

【人民报消息】新华网9月25日以《斯诺登在俄罗斯生活:出门要乔装,学俄语速度快》为题,披露了斯诺登的俄国律师库切列纳满嘴跑舌头,把只在美国中情局的防务承包公司里工作了两个半月的临时技术助理斯诺登说成是「在中情局工作那么多年,是一个不错的专家。」

据新华网介绍,「库切列纳是俄知名律师,也是俄总统普京的顾问。库切列纳称,他免费为斯诺登工作。」

自斯诺登获准入境俄罗斯后,斯诺登的确切所在城市和具体住址就成了绝密,库切列纳从那时起就成为他的官方发言人。也许斯诺登感觉在美国太自由了,还是到中共国和俄国好,有人管着,让你说啥,你就得说啥,谁要顶着斯诺登的名义说任何话都不犯法,因为「剥夺政治权力终身」挺酷的!

新华网报导说,斯诺登的俄籍律师阿纳托利·库切列纳近日接受多家俄罗斯媒体采访,简要讲述斯诺登在俄生活状况,包括他乔装出门不被路人发现、学习俄语速度快等。

库切列纳律师在接受《总结》周刊采访时说,迄今为止,斯诺登出门时,没有人能认出他。「他从大家身边走过,大家都不会认出他。关键是着装和外貌上的一点变化。我没有撒谎:他确实自由地走在大街上。」

这我绝对相信,换上女装,涂上口红,……没人能认出这是斯诺登。不过,在西方社会,只有人民的公敌、间谍和特务才会如此胆颤心惊!

据人民报内幕消息《你死我活!习近平知道斯诺登情报来自老江》报导,2013年8月2日江系把黑客攻击和其它一切渠道得到的真消息假消息都准备好了,只再需要一个人,一个有美国国家安全局(NSA)承包公司工作经历的人。这个人不好找,因为愿意扮演这个角色的人就等于愿意毁掉自己的后半生。经过江系特工人员的观察和接触,30岁的斯诺登被选中了,为了钱他同意合作。

于是,斯诺登在今年2月底左右应征进入美国的防务承包公司博思艾伦工作。后来在香港,斯诺登对媒体坦承,说他为了「特定目的」而接受减薪。和江系给他的钱相比,再高的工资也是小钱。两个半月之后,江系命令斯诺登立即辞职,到香港去等待下一步的指示。

斯诺登对公司说自己要出国去治疗癫痫病,于是辞职在5月20日飞去香港。在香港逗留期间,江泽民的孙子、江绵恒的长子江志成坐阵指挥,利用斯诺登的「美国防务承包公司前雇员」身份,借他的口发布假消息。斯诺登在香港停留20天左右,按照部署,选择在习、奥会谈结束之时站出来爆料说:美国在监控世界,主要是中国!

斯诺登被利用完,美国宣布吊销他护照,当天江系就把他扔到俄国机场,让普京帮忙洗屁股。普京还不能不帮这个忙,江泽民当政时将40个台湾面积的国家领土拱手送给了俄国,斯诺登这么点事儿,普京不会不给面子,所以普京的顾问库切列纳才会为中共间谍斯诺登免费服务。

最不可思议的是,斯诺登在香港被宣传成世界英雄,斯诺登说美国主要监控中共国,那么为什么他的律师库切列纳接受多家俄媒采访时说:斯诺登在俄罗斯出门要乔装!

斯诺登从出生到去香港之前,在美国生活了30年,从来没有乔装过,也不需要乔装。到了香港之后,按照江泽民的指示、江长孙江志成的指挥,斯诺登不得不公布了自己的泄密者身份。之后,这位被江系称为「大英雄」的家伙就离开旅馆进入了香港的所谓「安全屋」。 进这个「安全屋」的律师后来受访说,斯诺登要求每个人都必须把手机关掉,拿出电池,再由他放入冰箱里(估计是没插电源的冰箱),斯诺登说怕有监听。

这些新闻无论怎样粉饰这个间谍事件,都告诉地球村一个残酷的事实,背叛民主阵营、投靠邪恶阵营的人,是逆天而行,心理一定是阴暗的、龌龊的,最后的下场是悲惨的。

斯诺登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他的父亲回忆说,他们父子最后一次聚会时,看到儿子心事重重、心绪不宁。后来才知道儿子被利用成为过街老鼠。

斯诺登的律师库切列纳在接受俄罗斯电视台采访时说,斯诺登的俄语进步很快,「就俄语而言,他学习得非常快……斯诺登只需几小时或几天,学习一下窍门,就可以说话了」。

什么窍门啊,北京出租司机说:英文很容易上口,比如「How are you(客套话:你好吗)」发音写下来就是「好啊优」,「Bye(再见)」更容易了,就是「白白」,北京人后面还加三个字「白白了,您哪!」。

中共国与苏联交好时,北京一个中学里一个年级14个班,只有两个班学英语,其余的都学俄文,与苏共交恶后,俄文课停了,12个班的学生又开始恶补英文。现在全世界通用的是英文,斯诺登吃饱了撑的,却开始恶补俄文。俄文是需要卷舌头打嘟噜的,若是舌息带短,斯诺登还得动手术挨一剪子喔。

库切列纳律师说,尽管在俄罗斯的生活对于斯诺登而言相对陌生,但他不后悔自己的决定。「他没有失望,认为自己做了正确的事情。」

普京的顾问当然要这样说,否则不等于骂庇护斯诺登的俄国总统是世界上最犯二的人吗?

有俄媒体问及,在中情局的承包公司当了两个半月的技术助理,斯诺登是否还有「猛料」尚未曝光,库切列纳回答说:「当然了,大家都知道,斯诺登在中情局工作那么多年,是一个不错的专家。」就是因为有满嘴跑火车的能力,所以库切列纳在俄国能成为总统普京的顾问。

9月25日,新华网报导说,「斯诺登的父亲有望近期赴俄探望儿子,斯诺登的母亲和一名长辈可能随行。」

几个月前就说斯诺登的父亲即日赶赴俄国探望儿子,又过了几个月,怎么反倒变成「有望」探望儿子?

这个闹剧斯诺登折腾了半天,最后真正被折腾的是他自己的老父老母亲。△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