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臉上的粉底霜掉渣渣兒了(多圖)
 
林淩
 
2013-10-3
 



江澤民是中國最大的賣國賊!

【人民報消息】最近,薄家對江澤民的「控訴」,讓江魂飛魄散。於是被江提拔起來的現任政治局常委劉雲山,借著自己掌握著全國的傳媒大權,為江澤民唱讚歌。不過,現在看中共山寨政府的門戶網站也可以看出江的頹勢無法逆轉。凡是歌頌江澤民的新華博客博主們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都不露出名字,不露任何信息。說白了,那就是江系自己在那裏玩兒。

最近有個博文《卸任後江澤民如何評價自己的在任歲月?》來源是「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是怎樣說的呢?「江澤民臨危受命,擔任中共中央總書記。」誰危了呢,是黨危了。六四天安門大屠殺就是江現場親自指揮的。為什麼要趙紫陽下去讓江澤民上來?是因為江在上海對學生的鎮壓有功。

漢奸出身改為「革命烈士」

電子工業部部長江澤民來到上海的時候是1985年,這是上海市委書記陳國棟和上海市長汪道涵一起大力推薦的結果。陳和汪這麼做是為了還江上青一個人情。江上青是江澤民的六叔,早年和汪道涵在一起,28歲時被流彈打死了。江澤民的父親是家裡的老大,是日偽漢奸高官,專門從事宣傳工作,所以江澤民知道宣傳的重要性,到現在不放宣傳部門的權。為了往上爬,江澤民在檔案出身一欄填寫的是「革命烈士」,把死了的六叔江上青說成是養父。

江上青曾經是汪道涵的頂頭上司。抗戰初期,汪道涵擔任江上青直接領導的中共安徽嘉山縣縣委書記,而陳國棟也因為江上青的大力推薦,擔任了安徽靈璧縣縣長。

四十多年後,這兩位出身華東系統的中共幹部都成了封疆大吏,對假稱江上青遺孤的江澤民大加扶持。

上海是好幾位中共大老每年過冬必去的地方,尤其是陳雲和李先念。這給了江澤民巴結權貴往上爬的可遇不可求的良機。

1986年江澤民在上海拉開了迫害的序幕

江澤民到上海時正趕上城市改革剛剛開始,百姓忽然發現副食品和其它日常生活用品的價格在一年之間上漲了百分之十七。此次物價上漲,被中共稱之為物價闖關。這關不但沒闖過去,反倒引發了巨大的社會不滿和學潮,學生要求政府解決兩個問題:一、生活費用增加;二、官員腐敗的問題。

當時中央還是胡耀邦主政,胡已經開始積極推進政治體制的改革。江澤民自然以改革派的面目出現。江跑到大學去對一萬多名師生發表演講,承認消費品價格的攀升出人意料,但是他又解釋說市場經濟最終會把價格穩定到一個合理的範圍。學生們當時聽信了江的話。

1986 年9月,臺灣第一個反對黨「民主進步黨」成立,十四年後,這個黨在大選中獲勝,開中華民國政黨輪替之先河。不少學生從美國之音中聽到了這一消息,以為中共國也應該可以成立反對黨,感到很興奮。

到了年底,在安徽省基層人民代表的選舉中,科大黨委不准許大學生和研究生與官方指定的候選人進行競選,直接引發學潮。12月初,中國科大等合肥高校上萬名學生先後兩次上街示威。消息傳至上海,令學潮規模擴大,上海同濟大學、交通大學學生紛紛上街響應,要求民主、自由、平等,並且提出廢除專制獨裁。其後學潮席卷北京乃至全國。

上海的學生要求與江澤民對話,並且提出了政治改革、新聞自由、放鬆控制等要求。江澤民帶著上海市委宣傳部長、有夫之婦的姘頭陳至立在86年12月8日到上海交大與學生對話。拉開了江澤民迫害的序幕。

下面是《江澤民其人》一書中對此的具體描述:

江澤民走上講壇的時候是帶著講稿的,他帶上老花鏡,攤開一張紙,開始大談經濟五年計劃的成果,但是這顯然不是學生們感興趣的東西,臺下三千多名學生噓聲一片。江澤民惱怒的抬起頭,擺出嚴厲的姿態盯著學生,看誰不把他放在眼裏。學生們照噓不誤。有學生喊道:「你那個東西,我們在報紙和電視上天天看,現在你應該先聽我們講!」還有學生開始喊抗議口號。

江澤民指著那個噓得最響的學生聲色俱厲的說:「你噓我是沒有用的,我告訴你大風大浪我見得多了!你叫什麼名字?你敢上臺來嗎?你敢上來講嗎?」

沒想到這位學生真的起身到了臺上,接過了麥克風,開始侃侃而談他的民主觀點。另外十多個學生也立即跳到臺上,和江澤民面對面地站著,準備跟他理論,這個陣勢讓江的兩腿有些發軟。這些學生要求新聞自由,要求對遊行示威進行公開、公正的報導,要求張貼大字報進行辯論。學生們的發言吸引了下面所有人的注意。

最讓江澤民大驚失色的是,他們竟然質問到一個極其敏感的問題:「你是如何當上市長的?」江一邊尷尬地賠著笑,一邊往後退,一直退到講臺邊上,並趁著大家沒有注意到他的時候,示意陪他一起去交大的陳至立把每一個上臺的學生都用照相機照下來,以便秋後算帳。

學生一陣激動的演講之後,終於,輪到江澤民說話了,「剛才我一進到校園,就看到你們的大字報,」江盡力堆出一臉笑容說,「你們要求建立一個『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這是1863年11月19日,林肯在葛底斯堡公墓為了紀念南北戰爭中陣亡的烈士發表的演講。現在我想請問你們,誰能一字不差地背下來這篇演說?」

激動的學生們不知道江澤民葫蘆裏賣的什麼藥,都不說話了。面對學生的沉默,慣於用作秀轉移視線的江澤民恢復了自信。他挺了挺肚子,清了清嗓子,開始用英文大聲背誦頭一天晚上反覆記憶的美國憲法的開篇部份,以及林肯1863年在葛底斯堡的演講。

不可否認,當年處於文革之後、改革開放的初期,學生們的英文水平普遍不高,江澤民一直背到他不會背的地方才停下來,洋洋得意地問「聽懂了嗎?我告訴你們,中國和美國的國情不一樣……」正當江澤民滔滔不絕的闡述什麼民主要以黨的領導為前提時,一位學生高聲喊道「我們現在要有憲法規定的遊行示威的自由,要新聞公開報導!」江澤民收起了擠出來的笑容,色厲內荏地說:「誰阻斷交通、破壞生產,就是阻斷改革,誰就要負政治責任!」這當然嚇不倒學生。任何一個國家的遊行示威沒有不妨礙交通的,如果以此理由進行限制,當然也就不存在憲法所規定的遊行示威的公民權利了。軟硬不吃的學生們雖然再沒機會拿到麥克風,但依然情緒激動的繼續和江澤民對峙。

下午的會見長達三個多小時,氣氛逐漸升溫。江謊稱有外事活動,離開了會場。因為心慌意亂,急於逃跑,江出門時一頭撞在半開的門上,雖然傷口不深,但流了很多血。江顧不上包紮,用手捂著額頭急步出門,鑽進汽車溜了。江澤民的狼狽逃竄被學生們當作笑話傳了很長時間。

江澤民回到辦公室,第一件事居然是親自打電話給上海交大的黨委書記何友聲,讓他到陳至立那裏去取下午發言的學生相片,並叮囑他一定要找出這些學生的姓名和所在班級。何友聲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連聲答應一定照辦。

隨後江澤民指示,上海交大因為搞資產階級自由化,必須關閉所有學生社團和學生刊物,除了舞會,不搞學生集體活動。江澤民那個時候就開始用聲色犬馬的方法轉移民眾對民主和人權的關心,這一招兒還比較奏效。等到1989年學潮興起的時候,各地學生遊行串聯如火如荼,上海交大的學生照樣關起門來搞通宵舞會,自此以後直到89年北京學生5月13日絕食,上海其他學校大學生都出來遊行聲援時,上海交大的學生還日日開舞會。直到1989年5月19日戒嚴的前一天,交大學生才出來參與了大規模的遊行。

在江澤民和交大學生對話的第二天,學生們湧上街頭,在人民廣場集會後遊行到市政府,要求繼續與江澤民對話。整個會面幾乎是頭一天的重覆。這次江澤民有了經驗,事先緊急命令2000名警察在廣場待命。在武力的保護下江澤民不再露出笑容,他非常強硬、寸步不讓,和前一天判若兩人。對話失敗,警察強行疏散聚集起來的學生,將最活躍者用大公共汽車拉走,學生們一哄而散。這兩天的經驗使江澤民嘗到了強權的重要和武裝鎮壓的甜頭。

報復心極強的江澤民絕不肯放過任何一個不服從他的人,當然更不會忘記當眾挑戰、讓他下不來臺的學生。那些被陳至立拍下照片的學生不是同一年級的,畢業時間不同,當時中國實行大學生畢業分配制度,身為市長的江澤民竟然有精力一直追蹤那些學生的畢業分配情況,直到他們一個不落的都被分配到窮苦邊遠地區才算完。

江澤民在六四之夜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說,「赴中央工作後,他對鄧小平明確表示:黨和人民把我放到這個位置上,我一定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一定做到『茍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這兩句話是林則徐所寫《赴戍登程口占示家人》中的兩句詩,被江引用過來了。

江都做了什麼呢?六四天安門鎮壓學生,拱手送出大片國土,和活摘器官。

2000年,三權在握的江澤民在中南海接見了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六十分鐘」節目主持人、著名記者華萊士,華萊士非常犀利的問及江與「六四」的關係,江的手下馬上打馬虎眼說,六四發生時江澤民是上海市委書記。實際上1989年5月份江澤民已經是中共黨的總書記,而且主持會議。

李鵬《六四日記》卻無情的證實了「六四」清場之夜,江澤民就在天安門附近樓上俯瞰屠殺全景。




六四天安門廣場,英雄獨膽阻止坦克前行!



六四恐怖之夜,江澤民正躲在天安門附近的樓上俯瞰屠殺全景!

1989年6月3日李鵬的日記是這樣寫的:「小平同志批淮了今晚的清場方案。江澤民同志在警衛大樓四樓上,從窗外可以直接看到天安門的動態。」

6月4日的日記李鵬寫道:「政治局決定加強宣傳小組,由江澤民同志負責,丁關根同志協助,起草一份中共中央和國務院《告全國人民書》。」

李鵬以明確具體的時間、地點證實了「江澤民是『六四』清場的一位決策者與領導者」,告全黨全國人民書「這份文件是江澤民同志主持起草的」。

至此,江澤民是六四最大受益者的謎底,終於解開。

江澤民是最大的賣國賊

許多人對江澤民為什麼簽訂賣國條約感到百思不解。 原來1945年前蘇聯紅軍突襲東北,獲得日本土肥原賢二的全部特工系統檔案,當然包括江澤民曾接受培訓的青年幹訓班的文字及照片檔案。此後在江澤民留學蘇聯時,蘇聯情報部門查看江澤民的檔案,發現了江澤民充當漢奸的歷史,便利用女色勾引江,讓江當間諜。色情間諜克拉娃笑稱:「江還需要勾引嗎?沒有比他更容易上鉤的男人了!」

1991年5月,江澤民以中共中央總書記身份出訪蘇聯,在參觀利加喬夫汽車製造廠時,克格勃就特意安排江澤民「巧遇」克拉娃。江一看到她當眾就流淚了,當晚江就和克拉娃共度了「美好時光」。回國就開始琢磨著把哪塊土地當禮物送出去。

薄家半點名江澤民「要死大家一起死」

谷開來被判死緩,薄熙來被判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力終身。看起來罪名很小,都是官場通病,但實際上真正的罪行是活摘器官和販賣屍體。薄家大呼冤枉,高調半點名江澤民,說是「某首長」制定的殺人政策,薄熙來夫婦不過是領頭人。薄瓜瓜更是說要和江澤民「要死大家一起死」。

薄家豁出去了,黨可不打算把「三個代表」江澤民豁出去。黨網說:「十三屆四中全會後的三年中,面對紛繁複雜的國際國內形勢,江澤民本著對歷史負責的態度,帶領全黨同志有條不紊、卓有成效地開展工作。在當時國內形勢趨於穩定、中央領導機構剛剛進行調整的情況下,人們最關心的問題是:改革開放以來的政策會不會變?對此,江澤民在十三屆四中全會上講話時明確指出,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形成的黨的基本路線和基本政策沒有變。他說:『在這個最基本的問題上,我要十分明確地講兩句話:一句是堅定不移,毫不動搖;一句是全面執行,一以貫之。』」

儘管薄瓜瓜要和江澤民共生死,但黨早已與江共了生死。所以黨想不垮,就一定不能讓江澤民倒,但會把薄熙來夫婦送上砧板。這是薄家沒考慮到的,薄家真正了解黨的是已經作了鬼的薄一波。△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