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俩人进十八大常委会木已成舟(多图)
 
姜青
 
2012-8-9
 
【人民报消息】从北戴河传来的消息,下届7名常委人选已确定,他们分别是习近平、李克强、李源潮、汪洋、王岐山、刘延东(女)、俞正声。

对于现任国家副主席、军委副主席的习近平、第一副总理的李克强,和现任中组部部长李源潮,血债帮知道怎么折腾,这三人进政治局常委会木已成舟,只能变着法儿的臭他们。

这几年最常使用的方法就是罔顾历史,哪怕是上个月发生的事,这个月也敢歪曲到真假颠倒的地步。这种现象发生的次数越多,证明江泽民为首的血债帮越虚弱。

例如,江泽民臭不可闻,就反反复复说习近平是江提拔的;曾庆红十七大前突然被轰下台,却说他拿自己下台换习近平进常委;薄熙来被打下去后,就散风儿说李源潮见风使舵。

上海帮败在习近平手下


上海帮要把习近平处死在五大陷阱!

2006年9月24日,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被中共中央免去上海市委书记职务,停止其担任的中央政治局委员职务,并立案检查。陈良宇曾是继黄菊之后,江泽民的又一个得意打手,专门跟温家宝对着干。

江泽民的希望落空

四季发情的黄菊死于2007年5月,在他死前,最担心的就是上海地盘会被胡锦涛的人马占据。3月人大开会时,胰腺癌晚期的他被折磨的相貌完全走了样,但他要求露面人大主席台,并坚决要求见上海代表团。3月8日,黄菊在上海代表团停留了仅仅12分钟,他疼痛到连说话都断断续续,还给上海帮打气说:「上海近年建设、发展,对全国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上海干部队伍整体是好的,是能经受审查的。上海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领导班子整体是好的,上海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满意度是公开的。上海的发展和业绩是不能抹杀或否定的」。


汉奸出身的江弄个假爹江上青。
当时,江泽民最希望的是时任上海市长韩正接任陈良宇的市委书记,但上海市民早就要求「不正」的市长韩正下台,所以胡中央顺水推舟,表示不考虑韩正。实际上胡锦涛想借此机会削弱江泽民在发迹地的势力,但上海不是其它地方,胡知道江一定会全力保护地盘,于是在元老们的推荐下(其中没有曾庆红),同意用真货对付假货。用真太子党对付汉奸出身的假货江泽民。

2007年3月24日,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空降上海当一把手,外界没人能猜到这个结果。当时,果真发生假货怕真货的局面,江泽民坚决反对习近平上任,原因有二,一个是习近平当浙江省委书记时,曾被黄菊拉拢入江家帮,但习近平没搭理他。这事发生在2004年4月中旬,当时霸着军委主席位子的江泽民在高层和民间的怒骂声中早已无法「江前胡后」了,这使江心中恐慌,命令一心当总理的政治局常委、第一副总理黄菊借口到上海出席一次国际性会议,擅自召开了四省一市(上海市、江苏省、浙江省、江西省、安徽省)党、政、人大、政协四套班子领导人座谈会,煽动批判总理温家宝。但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没有表态,事后黄菊向江泽民汇报了会议情况,尤其对习近平的不满多抹了几笔,让江耿耿于怀。

其二是江泽民怕真太子党上台自己玩儿不转,更何况习近平是老老老资格的习仲勋的儿子。习仲勋生前最看不惯江戏子的一切作派,所以平日素无来往。2002年习仲勋去世时,鼠肚鸡肠的江正三权在握,却连一个挽联都没送,故意轻谩。被元老们认为「太过份了」。

习仲勋信任耿飚,是从20多岁开始的,因为几十年的相知相交,所以1979年他把儿子习近平托付给了时任国防部长耿飚。

一份久远的友谊──习仲勋与耿飚


耿飚长女耿莹(左)和小女儿耿焱。

习仲勋1913年10月15日生人,2002年5月24日去世,享年89岁。原国务院副总理、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耿飚2000年6月23日过世,比习仲勋早走两年,享年91岁。

耿飚有两个女儿,长女耿莹,是中国华夏文化遗产基金会的理事长;小女耿焱,曾求学于哈佛大学,在香港城市大学任教。

2010年8月15日,中国经济周刊以《耿飚:一位"无所畏惧的领导" 习近平给他当秘书》为题,谈到耿飚,篇幅较长,其中一个小标题是「习近平给耿飚当秘书」。耿焱谈到了父亲与习仲勋伯伯的友谊,以及习近平是如何去给耿飚当秘书的,在耿飚去世的十几年中,每年新年习近平都会给耿飚妻子赵兰香老人送贺年片,等等往事。

报导说,习仲勋是中共陕甘边区根据地的主要创建者和领导者之一,曾担任陕甘边区苏维埃政府主席。在庆阳的耿飚与习仲勋感情很深厚。耿焱说:「因为都很熟悉,他们俩性格都很耿直,几十年来都比较合得来,习仲勋伯伯的儿子近平还曾经在父亲身边担任秘书。「

耿焱对记者说:「近平先是在陕北插队,后来从清华毕业,就直接去了我父亲那儿,工作了大概3年。」

1979年,习近平从清华大学学成毕业后,分配到中央军委办公厅,担任当时的国防部长、政治局委员耿飚的秘书。

「父亲觉得近平是一个非常踏实的小伙子,用心学习。当时父亲有3个秘书,习近平最年轻。」耿焱说。

在习近平3年的秘书生涯中,「其中两年我父亲在任上。这段经历应该对他很重要,他可以参加很多中央的会议,参与一些军队、地方和外事的工作,有些会议、文件,中央怎么处理他应该都很清楚。」耿焱说。

习近平在担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前,还曾特意到耿家看望耿飚的妻子赵兰香老人,耿焱说,「当时他说那3年秘书工作对他有很大的作用。后来,在中央政治局他分管港澳台工作,当年我父亲曾负责港澳台工作,近平做秘书时看了很多的资料,还随我父亲接见港澳台的人物。近平说,那时候积累的经验和知识非常重要,接手工作的时候就不会觉得陌生。」

报导说,如今,每逢新年,习近平都会送贺年片给赵兰香老人,并写上「身体健康」等祝福语。

上海帮天天与习近平过招儿


陈良宇下台是江的失败!
2007年3月24日,离濒死的黄菊在北京见上海人大代表仅仅16天,习近平空降上海任市委书记,上海帮炸了窝,知道江泽民都顶不住了,自己硬抗不行,就下软刀子。到3月26日,仅仅到任才两天,习就收到市委九名常委、市政府五名副市长、市人大主任和四名副主任,以及市委、市政五十八个部门的「表决心」「表拥护」的戴高帽儿信函:例如「在习近平新书记正确、坚强领导下……」、「坚决拥护党中央的决定,以习近平同志为首的市委新班子……」、「二千万人民热烈欢迎新书记!」「习近平同志任上海市委书记,是党中央对上海市民的真诚关怀!」「习近平同志是经受考验的优秀领导者!」「各界人民盼望习近平同志领导上海再创辉煌,构建繁荣、和谐的国际大都市!」……紧接着,来自各区、局、县的一百五十多封恭贺信又送到习近平书记办公室。

闹剧刚表演一天,3月27日习近平就召开了第二次市委常委扩大会议,就「恭贺」「忠诚」信函,作了表态,说「不要搞形式,不要搞唯心、违心的东西,不要组织发动搞恭维一套的活动。……在实际工作中为上海市民多做些实事,解决社会突出问题,让中央放心,让人民高兴!」让江家帮碰了一鼻子灰,自讨没趣。

接下去,习近平与上海帮天天过招儿。

按中央规定,省部级官员住宅标准为250平方米,就是中央政治局委员,按规定也只有300平方米。而习近平当时还只是个中央委员,只能住250平方米的房子。

3月28日,上海帮为暂住西郊宾馆的习近平在襄阳南路安排了一幢800多平方米的英式三层独立花园洋房。超标超的没谱儿。习近平一进去就暗暗吃惊,紧绷的神经更抽紧了,他匆匆看了一下,转身就走,只说了一句话:「留给老同志作为疗养院,或者留给解放军伤病员,合适些。 」

习近平越是拒绝享受,江泽民以及江家帮越是害怕,于是设下个个陷阱。

中共规定,除用于接待外宾、陪同外宾,党政领导一律乘用国产轿车。但是上海帮违反中央规定,没有一人执行。习近平到任后,上海市立即从市政府外办调拨一辆奔驰(平治)400型轿车、一辆凌志轿车,作为习近平的专车。让他也别「洁身自好」。

中共还规定,中央政治局委员、副总理一级的官员,能配备保健医生,但非教授级。陈良宇违反规定,原保健医生是华东医院教授级全科专家。此次上海帮从二军医大调来教授级内科专家,配备给习近平。

中共还规定,省部级官员是不能配备专职厨师的,此次上海帮竟然从锦江宾馆抽调一名特级厨师为习近平一个人服务,打算把他撑糊涂了。

中共中央有规定:国家主席、副主席、总理、人大委员长、政协主席及政治局常委、中央军委副主席,才有资格乘用专列。

不符合上述待遇的原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因还有工作要与新上任的浙江省委书记赵洪祝交待,需要去杭州一趟,上海立即安排了驶往杭州的专列。

习近平不但一一婉拒,而且对前来送行的市委办主任说:「谁搞的?这是违纪的,是明知故犯。我不能搞『下不为例』!」习近平改乘面包车去了杭州。

上海帮又想出一招儿,让习近平在市党校给全市局级以上干部讲用「思想政治建设、组织廉政建设」。上海政界的贪腐大案很惊人,政治局委员陈良宇就是因此而进监狱的,几十亿的社保基金被私吞了,一千二百多亿税收下落不明;市区二级党政部门二千三百多个匿名帐户四百十七亿元人民币、二点七亿美元、二千一百多万欧元的来源问题;二百七十多亿国有资产外流问题……。习近平刚上任三天半,就哪壶不开提哪壶,不但达不到效果,只能是挨骂,使今后的工作更难开展。 习近平听完这个建议后,当场拒绝,说:先下去听听,多了解,多掌握一些情况,不搞形式。

上海帮撂挑子装死被摆平

习近平空降上海不听摆布,不与上海帮苟合,没招儿之下,上海帮只能耍无赖了,当即有二名市委常委、三名副市长躺到医院撂挑子装死,市委、市政府属下有四十多名区局级干部威胁要「病退」。贪官污吏们一起行动要把习近平赶走。

从2007年3月24日,习近平正式空降上海当市委书记,一个星期内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如果没有人出来摆平,那上海市委就会瘫痪。3月31日星期六晚,原上海市委书记、现任人大委员长的吴邦国被胡锦涛派遣乘专机去上海。上海市委把江泽民送进中央的「老首长」吴邦国看成是自己人,所以吴邦国在上海说话能管事儿。

吴邦国先后、分别会见了上海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市警备区领导班子,听完他们的诉苦后,出席了市委常委扩大会议,在会上讲了五点,首先提出上海领导班子只有一个核心,就是习近平。并警告市委、市政府班子,必须立即停止顶风搞派别活动。谁搞阳一套阴一套,谁就下。

不是让习近平下,而是让自己下,这可是老书记嘴里说出的话啊!上海帮一听都傻眼了:江主席这么关键的时候怎么不出来拍板呢?!

有与会者透露,当时会场的火爆气氛立即受挫,……全老实了。

血债帮放消息臭李源潮

最近血债帮放消息说,「被视为团派的中组部长李源潮,曾高调肯定薄熙来在重庆的政绩,但在重庆事件后,李源潮随即暗批薄熙来,帮助团派清理江余党。」这些消息是放给不知情的人看的。其实2010年李源潮就明告诉薄熙来,你升官没门儿。

薄一波2007年1月死了,薄熙来哭的死去活来,因为10月15日就召开十七大,遮荫的大树没有了,当副总理的美梦被温家宝破灭了。从拒绝到重庆就任到不得不去上任,薄熙来顶了一个多月的杠,在2007年12月捏着鼻子去上任了。到2010年12月,薄熙来在重庆折腾了整整三个年头。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以致于在2010年3月6日的两会记者会上,台湾东森电视台记者问其「打黑」动机是否是其在为进身中共十八大政治局常委捞取政治资本,被击中要害的薄熙来神情尴尬愣在那里好久,半天也缓不过劲来。


李源潮明告诉薄熙来升官没门儿!
2010年4月1日,离两会不到一个月,李源潮当部长的中组部出了一篇《仲祖文:如何克服『三年不动就有失落感』》。

报道说:「最近听到反映,少数干部私下坦言:『三年不动就有失落感。』为什么几年不提拔就有『失落感』?失落感从何而来呢?少数干部的失落感,大抵是从个人进退得失的斤斤计较中来,从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观念淡漠中来,从自以为是、自我欣赏的心态中来。这种失落感对干部的精神状态和身心健康有很大的破坏性。」

中央组织部是掌管党官们升降大权的部门,中组部部长是胡系人马李源潮。中组部在文章中以「自以为是、自我欣赏」不点名的批评薄熙来到重庆三年来不断上演丑剧。

中组部说:「少计较,多感恩,保持满足感。党的事业好比一条大船,我们不能『每个人都是船长』」。把薄熙来想手握党政军三大权的勃勃野心扒到光光。

「少而精的领导层,科学合理的领导层级,是整个干部队伍精干高效的保证」,言外之意,薄熙来不属于「少而精」的一员。

「而自己享受着党和人民给的「俸禄」而衣食无忧,又何以产生心态不平衡,几年不提拔就有『失落感』?」「千万不能无止境地追求职务的升迁。」

「中央多次强调对『老黄牛』式的干部不要亏待,不让老实人吃亏,不让投机钻营者得利。」也就是明告诉薄熙来:你唱红,你打黑,你都是在投机钻营,折腾到死,你升官也没门儿。两年之后,这番话果然兑现。

血债帮更挑动网友的情绪说,「四年前,薄熙来被贬至重庆走马上任,李源潮曾亲赴重庆亲口宣布对薄的任命,四年后的3月15,薄熙来的政治生涯走到了尽头,宣布薄被免职的依旧也是李源潮。」

那是当然了,中共中央组织部就是任免高级干部的部门,薄熙来是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国四个直辖市之一的第一把手,薄的这个职位决定了无论中央做出什么决定,都得是中组部部长去宣布,李源潮就是分工干这个的。不是他去,倒会成了媒体的一颗炸弹。

血债帮没别的本事,只能放各种假消息来抹黑政坛对手。到连海外一些媒体都来帮助江泽民诈尸,出脑残的假图片时,说明血债帮自己连蹦达的能力都没有了。△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