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拜黃帝陵 張國燾退黨迎來和美人生(多圖)
 
夏聞
 
2012-8-11
 

張國燾全家合影

【人民報消息】中共雖然奪取了政權,但中共的頭領們卻大都下場淒慘,從人生幸福這個角度上,他們是徹徹底底的失敗者。這其實一點也不奇怪,鼓吹暴力鬥爭的共產主義是外來的洋垃圾,和我中華傳統的仁義禮智信格格不入,共產主義借機侵入我中華文明古國,手上沾滿了無數國人的鮮血,犯下了無數天人同怒的罪行。不管是真心還是無意,只要在其中起到了推波助瀾作用,就是對我中華犯罪,起到了大作用的,那必逃不脫報應的慘烈。

隨便看看這些例子就可以知道此言不虛。

毛澤東的兩個兒子一死一瘋,毛換了多個老婆,但一輩子也沒有相濡以沫的知己。毛唯一名義上的孫子在今天還在四處丟臉。毛一輩子都生活在算計之中,死後自己的政策也立刻被推翻,親信們被收監,屍體至今也無法入土為安。

周恩來一輩子無兒無女,從沒有完整的人生,幾十年一直生活在戰戰兢兢的恐懼之中。晚年患了膀胱癌都無法自己做主,因為毛不批准開刀,導致病情耽誤,最後死時極其痛苦。

劉少奇一生換了六個老婆,雖然和最後一任王光美感情還不錯,但夫妻之間最後連各自的生死都不知。劉的死狀極慘,被非人道虐待,身體上和精神上都被摧垮。 連累長子也自殺身亡。

彭德懷被紅衛兵毒打,肋骨打折。死前得直腸癌,周身疼痛,痛苦不堪,不得不在左下腹做人工肛門,排便完全無法控制。更不用說廬山會議後的十幾年一直在精神極度痛苦中度過。

打下大半個中國的林彪和自己的老婆兒子墜機異國他鄉,屍首無存。

類似的悲劇報應還有太多太多。


張國燾與毛澤東決裂才有好結局。
有一個人的早年和這些人的軌跡完全相同,但他的結局卻截然不同,他是中共發起人和創辦人之一,早期在黨內地位一度高於毛澤東。他曾經是紅軍中人數最多的紅四方面軍的頭領。他就是張國燾,中共早期殺害的無數無辜者的鮮血也應有他的一份。但不同的是,他最終卻能擁有一個正常人追求的人生。

雖然歷經動蕩戰亂的年代,他和家人卻一直平安無恙,他和夫人一生互敬互愛,貴賤不移。他的三個兒子都頗有出息,分別是大學教師,醫生和工程師。晚年的他兒孫滿堂,盡享天倫之樂,這些都有照片為證。雖然旅居加拿大,但他仍頗受當地社會尊重,1976年時任加拿大總理的特魯多還曾特別前去探望過他。他高壽82歲,晚年雖短時中風,行動受影響,但並不是什麼劇烈痛苦的病症。最後走時也是匆匆安詳而去。

中共的宣傳機器無法解釋退黨的張國燾比其它中共頭領好的多的人生結局,所以編造了他貧病交加,無錢安葬的晚年。但只要在北美生活過的人們,一眼就能看穿這個謊言。在這裏住老年公寓是一項福利,不代表兒女養活不起。老年公寓條件都非常不錯。張國燾最後中風後行動不便,住進老人院也合乎常情。老人院就相當於長期病房,所謂“凍死”是不存在的,如果是被凍死,張的家人完全可以在法庭向老人院索取巨額賠償,這家老人院也將面臨關閉。中宣部編造這個故事時,很可能把加拿大的老人院當成了秦城監獄。說張國燾的三個北美中產階層的兒子們出不起喪葬費用,那就更不值一駁了。

在中共的內部殘酷傾軋中,張國燾有機會反思共產黨的行為和本質。1938年4月,張國燾在祭拜黃帝陵後沒有返回延安,經過西安後來到武漢,隨後在報紙上公開聲明退黨,從此徹底改變了自己的人生道路。這裏有一個非常有意思的地方,就是祭拜黃帝陵,因為中華民族向來自稱是炎黃子孫,黃帝作為中華民族的祖先,一直受到中國人世世代代的敬仰,祭祀黃帝始於公元前442年。自唐大歷五年(770年)黃帝陵建廟祀典以來,一直是歷代王朝舉行國家大祭的場所。當時的國民政府每逢清明節,也派出代表祭陵。

而共產黨卻一直批判中國的傳統文化,黨徒恥於做炎黃子孫,卻奉馬克思、列寧等為聖人。對於祭祀黃帝陵自然不會感興趣。但出於對當時大統戰環境的考慮,為了政治目的,也裝模作樣派出代表參加,但也只在1937和1938年祭拜過兩次,隨著國共合作的淡化,中共再無祭拜過這中國人的祖先陵,在文革期間,黃帝陵甚至被永久性的毀滅了。直到2004年,面對巨大危機的中共才再一次出於政治目的,在重修的黃帝陵上進行國家公祭。

1938年,是張國燾被延安派出祭拜黃帝陵,為什麼張國燾去?也許上天看到張國燾還沒有完全斷掉自己炎黃子孫的血脈。雖然沒有記載張國燾在祭拜這座中華民族的祖先陵時,想了些什麼,祈禱了些什麼。但想必他祈求過黃帝祖先保佑他能夠平安脫離延安,想必他也真誠懺悔過往昔的所作所為。正如他在12天后,見到國民政府領袖蔣中正的時候,當著周恩來的面說“兄弟在外糊塗多年”。

祭拜黃帝陵後,張國燾一路有驚無險,雖然一度被周恩來控制在中共武漢辦事處,但最後順利和中共徹底脫離。兩個月後,他的懷著身孕的夫人楊子烈攜帶孩子也順利出走延安,家人團聚,冥冥之中如有神佑。


安享晚年的張國燾。
張國燾作為中共的締造者,他的退黨聲明在當時影響很大。更難能可貴的是,退黨後的張國燾,沒有選擇中立,而是積極的為消除共產主義的危害而努力。除了為國民政府工作外,1948年,他甚至自己籌款創辦了新聞周刊,取名《創進》,從而圓了他退黨後就有的“從思想上反共”的夙願。能認識到從思想上反共的重要,這說明張國燾對共產黨的危害有著很深的認識,也印證他當初退黨的真誠,並非只是為了逃脫避禍。

《創進》周刊認為中共“為了奪取政權”,“毫無道德倫理和國家存亡的顧忌”,“更不惜以百姓為芻狗”,“二十年來的悠長歲月之中,共黨浸沈於殘殺破壞擾亂之中”並且預言“假定共黨‘武裝革命’成功,繼軍事征服力量而起的,必然是一種獨裁政治無疑”。這些對中共的認識,今天看來,無疑是深刻準確的。

張國燾後來去臺灣,香港。曾經創辦《中國之聲》雜誌繼續反共,發表《我的回憶》一書,留下早期中共禍害中國的翔實史料。文革爆發後移居加拿大安享晚年天倫之樂。而此時他的那些早期的同僚們,晚年得到的卻是在文革中生不如死。張國燾的人生軌跡是上天從正面留給我們的見證。


張國燾與夫人,孫男孫女在加拿大公園遊玩。

(看中國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