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三俗”為何拿郭德剛開刀?(圖)
 
2010-8-9
 
【人民報消息】可能沒有人能會料到,自從中共中央號召要“堅決抵制庸俗、低俗、媚俗之風”——“反三俗”的短短時間內,一直順風順水的相聲演員郭德剛第一個被拿來“祭刀”。

郭德綱弟子李鶴彪因毆打北京電視臺記者被行政拘留7天;北京臺錄製的所有德雲社的演出節目已全部停止播出;郭德綱書籍和音像製品在北京已全部下架,北京圖書大廈音像部門的工作人員說收到相關通知已將郭德綱的音像製品下架,暫時封存在倉庫;郭德綱博客上的所有博文已被刪除……

同時,以中央電視臺為首的全國媒體喉舌全體出動,對郭德剛展開了聲勢浩大的口誅筆伐。央視這樣批郭德綱:“我們視線當中的另一位文藝界的公眾人物,他的徒弟動手打人,他自己則用罵人的方式為徒弟張目撐腰。在我們身邊更多的公民面前,這位公眾人物如此的庸俗、低俗、媚俗的表現,是多麼的醜陋”。

有評論認為,造成這種後果的主要原因是在發生郭德剛弟子打記者事件後,郭德剛的不當回應和狂妄,如果郭德剛能夠慎時度勢,低調回應,真誠道歉,就可能避免這場麻煩。此言雖然有一定道理,但仔細分析探究,發現也未必如此。

要反三俗,不說中國整體的文化領域、藝術領域充斥的低俗現象,就單說演藝界的個人,恐怕沒有比趙本山及其徒弟小瀋陽更低俗的了。趙本山的小品節目內容庸俗,言辭粗鄙,無聊下流,以嘲笑生理缺陷、插科打諢為能事。一諷刺殘疾人,二諷刺肥胖者,三諷刺精神病患,模仿殘疾人,把自己的歡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其徒弟小瀋陽把自己打扮成不男不女的人妖形象,醜化中國人形象。這還不算低俗嗎?




中共捧紅不男不女的小瀋陽。

反觀出身草根的郭德剛通過個人奮鬥和實力,在傳統相聲這個傳統的藝術形式瀕臨死亡之際重新給其注入了生機。郭德剛的相聲喜聞樂見,關鍵是用幽默的手法批評社會時弊;郭德綱曾經有一段相聲就是關於“反三俗”的,同樣是針砭社會的一些低俗的狀況,也包括官場和官方媒體的歪風。有一段郭德剛自稱“不讓播的段子”全文如下:

“這年頭,警察脾氣特橫,說打就打,說罵就罵,越看越像流氓;流氓啥事都管,組織紀律性不斷提高,越看越像警察。你能分得清,誰是警察,誰是流氓嗎?

這年頭,官員黑手常伸,得拿就拿,得摟就摟,越看越像小偷;小偷衣冠楚楚,風度翩翩教養十足,越看越像官員。你能分得清,誰是官員,誰是小偷嗎?

這年頭,明星時常犯賤,昨天賣給他,今天賣給你,越看越像妓女;妓女時尚新潮,風情萬種楚楚動人,越看越像明星。你能分得清,誰是明星,誰是妓女嗎?

這年頭,導演生性風流,玩了這個,再玩那個,越看越像色狼;色狼和藹可親,循循善誘誨人不倦,越看越像導演。你能分得清,誰是導演,誰是色狼嗎?

這年頭,學者專門溜須,上面說什麼,他就闡述什麼,越看越像屁精;屁精意氣風發,苦心鑽研拍馬之道,越看越像學者。你能分得清,誰是學者,誰是屁精嗎?

這年頭,教授一心向錢,手裏有什麼,他就賣什麼,越看越像商人;商人附庸風雅,臉上眼鏡身後書架,越看越像教授。你能分得清,誰是教授,誰是商人嗎?

這年頭,醫生心黑手辣,只管賺錢,不顧人命,越看越像殺手;殺手精益求精,宛若庖丁解牛嫻熟自如,越看越像醫生。你能分得清,誰是醫生,誰是殺手嗎?

這年頭,流言飛遍天下,基本屬實,極少摻假,越看越像新聞;新聞一屁倆謊,隱瞞真相胡吹亂侃,越看越像流言。你能分得清,哪是流言,哪是新聞嗎?

這年頭,電影枯燥乏味,從頭到尾都是宣傳說教,越看越像政治廣告;廣告越拍越精,畫面優美引人入勝,越看越像藝術電影。你能分得清,哪是電影,哪是廣告嗎?

這年頭,老板特別摳門,對員工錙銖必較刻薄吝嗇,越看越像乞丐;乞丐出手闊綽,山珍海味廣廈美軒,甚至還有小蜜,越看越像老板。你能分得清,誰是老板,誰是乞丐嗎?”

相對於靠春晚發家名利雙收的趙本山小瀋陽師徒,郭德剛成名伊始都沒有被黨的宣傳部門所收編,這表現在他對春晚的不恭不敬和不屑一顧上,他曾有段相聲《我要上春晚》,對春晚做了辛辣的諷刺。而春晚是代表黨的先進性文化和歌唱主旋律的大本營,因而郭德剛的此舉讓某些領導很是不快。

網絡記者、評論家北風表示:“我對郭德綱本無好感,但當有司動用到體制的力量來對付他的時候,我將毫無疑問毫不猶豫地站在郭德綱的這一邊。老郭憑一己之力讓相聲復活,經歷多少風雨,頂住了多少屎盆子,到頭來還是被極權統治以反三俗的名義拿下。在這樣吃人的社會裏,每個人都是草。”

中共歷來開展的類似“反三俗”之類的各種運動和活動,像三講、三個代表、八榮八恥之類,都是黨內鬥爭或是黨魁穩定權力的需要;同時又是利用搞運動的形式,進行所謂“統一思想”、封殺異己言論、消除影響統治穩定雜音的措施。中國文化“三俗”成風的根源是當局鉗制真正有創意、具有獨立性的藝術,是其高壓統治下的必然結果。

而被網友指為“反中華傳統文化的鬧劇”的春晚和不男不女人妖形象的趙本山小瀋陽之流,不僅不被當局認為低俗,反而堂而皇之的登上臺灣的國父紀念館演出,成為當局統戰的工具,把臉丟到臺灣去。

不怪有網友說:在黑暗的“舊社會”,藝人得罪了黑社會,就是今天郭德綱這個下場。此言極是!


(大紀元)有更動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