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面臨抉擇:保護人證還是討好中共(圖)
 
李子木
 
2010-7-31
 

如何保持瑞士風光的美麗,這和政府的作為是有直接關係的!

【人民報消息】聯合國的總部在美國紐約,國際法庭在瑞士日內瓦,會議召開第三地在奧地利的維也納,國際法院,又稱海牙國際法院,位於荷蘭海牙,成立於1946年,是聯合國六大機構之一。

奧地利是1955年成為中立國的,1979年,維也納成為第三座聯合國駐地城市。

瑞士在歷史上是「永久」中立國,各種貪官污吏都把來歷不明的巨額資金存在瑞士銀行 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江澤民當政時,將20億美金先從香港中資銀行偷轉到波羅地海的中資銀行個人帳戶上,敗露後,趕快轉存瑞士銀行。

瑞士於1985年全民投票,決定是否加入聯合國,結果3/4國民反對,未成。直到2002年9月10日獲得多數國人同意,才加入聯合國。

無論瑞士加入不加入聯合國,它都是聯合國國際法庭所在地。正義和良知要在、也應該在這塊土地上鄣顯。

最近發生了一件事,是保護中國的罕見人證還是討好中共非法政權,成為瑞士面臨抉擇考驗的關鍵時刻。

阿不都熱依木,一位在新疆從事特警職業的維族人,他在職期間親眼目睹了異常紅火的死囚器官的非法交易。他從警察職位離職並隨後飛往意大利,他的安全隨即受到中共在意大利的情報人員的威脅。這說明了中共的間諜網無所不在。

阿不都熱依木說,在意大利他受到中共特務的嚴重威脅。於是,2008年他從羅馬進入申根國瑞士,意大利是申根區成員國,2008年12月12日起,瑞士也正式成為申根國。

申根區:正式加入申根區的國家間不需要陸地邊檢。這些國家按照統一標準要求接受入境和短期居留。

進入申根區境內,第三國國籍人員必須持有有效的旅行證件和簽證。並必須符合以下3個條件:

1、證實旅行目的和居留條件,擁有足夠的用於居留的費用,以及居留,返回居住國或第三目的國的計劃,擔保人或支付申請人費用;

2、不在被拒絕入境名單內;

3、不是公認的妨礙公共秩序,安全或國際關係人士。

持有中國護照的阿不都熱依木,就是根據申根區條款,從意大利順利逃到瑞士。

2010年7月29日,瑞士將前新疆警察阿不都熱依木用飛機送往意大利。但是沒有成功。這位中共非法器官交易見證人拒絕在日內瓦登上去羅馬的飛機。

阿不都熱依木對日內瓦《時代報》記者說,「警方告訴我:在羅馬,你將被釋放。我說不同意,我會使用極端方式,保證我不被送往意大利。警察說:如果不去意大利,你必須回到納沙泰爾。」因此,阿不都熱依木暫時回到了瑞士的納沙泰爾,等候下一步的裁決。

瑞士當局認為,根據都柏林協議,7月29日是阿不都熱依木可以逗留瑞士的最後日期,然後他應該被驅逐回意大利。瑞士的理由是,他於2008年通過羅馬進入申根地區,因此,意大利應負責其庇護程序。

但正因為中共特務在意大利非常猖狂,阿不都熱依木所掌握的新疆地區器官交易內幕信息又太過敏感,所以不管他泄密還是「自律」,中共都會感到阿不都熱依木是顆炸彈,不定什麼時候就會爆炸。為了消除黨的不安全感和恐懼感,中共特務必定要將他幹掉,那只是個時間問題。所以,阿不都熱依木死也不肯再回到意大利。

現在,阿不都熱依木被允許暫留瑞士。但是瑞士移民署還在琢磨著怎樣把這個燙手山芋趕快送回意大利,或中國。

瑞士聯邦移民署表示,對阿不都熱依木有兩個選擇。一個是嘗試重新申請把他遞交給意大利的期限。如果意大利同意,可能再次將他送往意大利。如果意大利拒絕,瑞士將啟動庇護程序。如果阿不都熱依木在瑞士不能得到庇護,他可能被送往中國。

瑞士納沙泰爾基督教社會中心律師表示,移民署應該靈活應用都柏林公約,即使申請人通過第三國(意大利)進入申根區,國家也可以自己處理庇護申請。

在民主國家,對待庇護者的申請,首先必須確認,申請人回國後是否會受到安全威脅。根據歐洲人權法院在這種情況下不得遣返回原國。阿不都熱依木的案例,再討論遣返回原國是否會受到迫害的問題,簡直是存心浪費納稅人的銀子。

日內瓦基督教社會中心庇護問題發言人布魯奇說:「顯然他應該被給予庇護。如果他被驅逐到中國,他將面臨迫害。他要告訴國際社會重要的信息。這是一個特例。」

他意味深長的說,都柏林公約允許瑞士自己處理這種特例。這個案件處理方法「只是(瑞士政府的)一個政治意願的問題。」

言外之意,處理不處理阿不都熱依木的申請庇護,等於是捏死不捏死禿子頭上的虱子。這個小菜碟兒,不是瑞士政府處理不了、或沒有權力處理,而是願意不願意得罪中共的問題。

這個問題就非同小可了,在正義良知和邪惡殘暴面前,任何國家、政府和個人都不可能有中立態度。聯合國國際法庭所在地,瑞士,正面臨抉擇。△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